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颤抖吧渣渣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内乱(二)

第一百二十二章 内乱(二)

        赵皇后跪在李太后面前,给李太后请罪。

        李太后是由胡统领护送过来的。

        胡统领把李太后一护送过来,赵皇后就让把坤宁殿后面的一排大屋,收拾了出来。

        这一排大屋,原先是赵皇后用来堆放自己的箱笼的。

        但李太后过来,也不好得叫太后娘娘住了偏殿或是内殿。

        偏殿和内殿,地方狭小,一个屋子里,最多待两三个人,再多了就塞不下了。

        所以就只能委屈了李太后,住进这装潢简陋的大屋了。

        所幸李太后,并无半点怪罪,只是道。

        “皇后,这次多亏你了,要不是你及时唤来了禁军,又叫禁军带了火炮火枪,护住坤宁殿,只怕我们也不知道要躲哪里去了?”

        “魏国大长公主和当阳郡夫人,昨日也入宫来了,不知她们二人,可出宫了?”

        李太后问了皇后一句。

        皇后也不敢欺瞒李太后,马上回禀道。

        “回太后娘娘的话,魏国大长公主和当阳郡夫人,昨日夜里就出宫去了,昨日夜里,东华门外,还没有聚集了那样一批怪物。”

        听着皇后这么说,李太后心中,暗暗叹息了几声。

        魏国大长公主和当阳郡夫人,怎么就那么幸运?

        前脚她们二人刚出宫,后脚就有这么多的怪物,涌入宫中来。

        李太后心中对魏国大长公主有气,一巴掌拍在了身旁的高几上,震得高几上头摆着的碗盏,迅速跌落在地,摔得粉碎。

        “太后娘娘,您这是?”

        皇后不解,忙问了句。

        皇后抬起头来,打量了一遍李太后的身边,

        “皇后,哀家乏了,想要先歇下了,若是没有什么旁的事,皇后就请先出去吧!”

        说着,李太后就由谭嬷嬷搀着,进了内殿去休息。

        而皇后,则是回了自己的殿里去。

        她只觉得奇怪,好端端地,太后娘娘遣了福姑姑出宫,到底是为了什么?

        还有太后娘娘无缘无故问起魏国大长公主和当阳郡夫人,这又是为了什么?

        皇后不解,马上让小寒请了胡统领过来。

        “胡统领,太后娘娘身边伺候的福姑姑,你可知道,是去了什么地方?怎么方才本宫向太后娘娘问起的时候,太后娘娘支支吾吾半晌,就是不曾回我!”

        魏国大长公主久居城外的上清宫,性子一向温和,若非逼不得已,实在是受不了了,魏国大长公主也不会当着太后的面,亲自处置了福姑姑。

        且魏国大长公主这么做,是得罪了太后娘娘了。

        不过大长公主是先帝爷的嫡亲姐姐,当今官家的嫡亲大姑母。

        官家并非太后娘娘亲生的,若是追究起来,想必过后,也是会不了了之的。

        一个是本朝的太后娘娘,一个是本朝的大长公主,偏了谁也不是,只能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皇后没打算继续问下去,吩咐胡统领几句,嘱咐了胡统领下去守着。

        并交代了胡统领,方才她找了胡统领过来,说的这些话,千万不能传出去。

        胡统领出去之后,皇后又让大寒去请了俞娘子和苗娘子过来。

        ……

        坤宁殿后面的一排大屋,李太后坐在窗下的软榻之上,郑姑姑端了一盘蜜橘过来,准备给李太后剥橘子吃。

        “太后娘娘,这些蜜橘是皇后娘娘宫里小厨房的管事,专程给您送来的,说是孝敬你老人家的。”

        “那小厨房的管事,姓孙,因着她的侄女,在宫中犯了偷窃,被皇后娘娘请了宫正司的人过来,提去了宫正司的牢房。”

        郑姑姑一面说着,一面又给李太后剥着蜜橘。

        “那孙管事求皇后娘娘不得,又转过头,来求了太后娘娘您。”

        郑姑姑跟在李太后身边伺候的时日,比福姑姑待在李太后身边伺候的时日,要长。

        所以福姑姑死了之后,李太后马上就让人请了郑姑姑回来,帮衬她。

        吃着郑姑姑剥好的蜜橘,李太后问了身旁的郑姑姑一句。

        “那个孙管事,想要我怎么帮她?”

        李太后说着,扫了眼身旁伺候的郑姑姑。

        郑姑姑忙低下头来。

        “她的侄女,到底是偷盗了皇后宫中的什么东西,才被移交去了宫中司查办的?”

        郑姑姑也不瞒李太后,就道。

        “孙管事的侄女,因着偷了皇后娘娘梳妆台前的一盒胭脂,就叫皇后娘娘喊了宫正司的人过来了,不过一盒胭脂罢了,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是皇后小题大做了。”

        李太后并没有听着郑姑姑继续说下去,打断郑姑姑的话,就问道。

        “到底是皇后小题大做了,还是你隐瞒了事实的真相,没有告知与我?到底是偷盗了皇后宫里的什么物件?”

        郑姑姑被李太后突如其来的一番话给吓到了,不得已,只能把实情,一五一十地说给了李太后听。

        “回太后娘娘的话,是凤印!那孙管事的侄女,偷盗了皇后娘娘的凤印,所以才被皇后娘娘请了宫正司过来查办的。”

        郑姑姑话落,慌忙跪倒在地,一个劲地求了李太后恕罪。

        “求太后娘娘恕罪!老奴不是故意要隐瞒太后娘娘的,只是那孙管事,已经递了银子给老奴,让老奴在太后娘娘面前,说这些话的。”

        见郑姑姑一个劲地磕头求饶,李太后只低下头看了一眼,就一连叹了几息。

        “偷盗皇后的凤印,若是照着宫中的规矩,就算是把那丫头打死了,也是不为过的。如今不过是请了宫正司来查办,皇后还是很仁慈了。”

        “若换作是我,一定叫人打残了那丫头的手脚才行。”

        李太后这么说,郑姑姑更是吓得不行。

        “太后娘娘,都是老奴的不是,但请太后娘娘看在老奴伺候了您这么些年的份上,就饶过老奴吧!”

        李太后不说话,一连又叹息了几声。

        “你在我身边,也是伺候了这么些年的,我对你,也是极其放心的。没成想你才来了坤宁殿,就给我惹出这么大的祸事出来。”

        “皇后素来秉公执法,只怕是不会轻易放过你的。我也不想保你,因为你实在是太过无用的,无用的人,继续留在我身边伺候,也是无用,待怪物被处置之后,你也就跟着出宫去吧!”

        听着太后娘娘这么说,郑姑姑被吓得,当场晕倒在地。

        郑姑姑好不容易才回到了李太后身边伺候,如今太后娘娘又要赶了她出去,她不想出宫去,她只想留在太后娘娘身边伺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