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颤抖吧渣渣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八章 顾虑(下)

第一百一十八章 顾虑(下)

        “太后娘娘,都是儿媳的不是,要不是前殿实在是挪不开,也不会叫太后娘娘,住后头这简陋的大屋。”

        赵皇后跪在李太后面前,给李太后请罪。

        李太后是由胡统领护送过来的。

        胡统领把李太后一护送过来,赵皇后就让把坤宁殿后面的一排大屋,收拾了出来。

        这一排大屋,原先是赵皇后用来堆放自己的箱笼的。

        但李太后过来,也不好得叫太后娘娘住了偏殿或是内殿。

        偏殿和内殿,地方狭小,一个屋子里,最多待两三个人,再多了就塞不下了。

        所以就只能委屈了李太后,住进这装潢简陋的大屋了。

        所幸李太后,并无半点怪罪,只是道。

        “皇后,这次多亏你了,要不是你及时唤来了禁军,又叫禁军带了火炮火枪,护住坤宁殿,只怕我们也不知道要躲哪里去了?”

        “魏国大长公主和当阳郡夫人,昨日也入宫来了,不知她们二人,可出宫了?”

        李太后问了皇后一句。

        皇后也不敢欺瞒李太后,马上回禀道。

        “回太后娘娘的话,魏国大长公主和当阳郡夫人,昨日夜里就出宫去了,昨日夜里,东华门外,还没有聚集了那样一批怪物。”

        听着皇后这么说,李太后心中,暗暗叹息了几声。

        魏国大长公主和当阳郡夫人,怎么就那么幸运?

        前脚她们二人刚出宫,后脚就有这么多的怪物,涌入宫中来。

        李太后心中对魏国大长公主有气,一巴掌拍在了身旁的高几上,震得高几上头摆着的碗盏,迅速跌落在地,摔得粉碎。

        “太后娘娘,您这是?”

        皇后不解,忙问了句。

        皇后抬起头来,打量了一遍李太后的身边,才发现李太后的身边,竟没了福姑姑?

        以往都是福姑姑在太后娘娘身边伺候,怎么今日就不见福姑姑了?

        难不成福姑姑已经遭了那些个怪物的毒手?

        皇后心中这样想着,多嘴问了李太后一句。

        “太后娘娘,怎么不见福姑姑?福姑姑不在太后娘娘身边伺候,到底去了哪里?”

        听着皇后这么问,李太后突然咳嗽了几声,似乎是在提醒皇后。

        “一早我就让福星出宫去了,想来如今宫门关闭,福星也没有回来,只怕是在外头。”

        皇后知道自己不能再问下去,只得点了点头。

        “既如此,要不要儿媳吩咐了胡统领,接了福姑姑入宫来!”

        李太后又咳嗽了几声。

        “皇后不必多此一举了!如今宫里那么多的怪物,我担心福星若是进宫来,只怕会遇上那些个怪物。”

        李太后话罢,又紧接着道。

        “皇后,哀家乏了,想要先歇下了,若是没有什么旁的事,皇后就请先出去吧!”

        说着,李太后就由谭嬷嬷搀着,进了内殿去休息。

        而皇后,则是回了自己的殿里去。

        她只觉得奇怪,好端端地,太后娘娘遣了福姑姑出宫,到底是为了什么?

        还有太后娘娘无缘无故问起魏国大长公主和当阳郡夫人,这又是为了什么?

        皇后不解,马上让小寒请了胡统领过来。

        “胡统领,太后娘娘身边伺候的福姑姑,你可知道,是去了什么地方?怎么方才本宫向太后娘娘问起的时候,太后娘娘支支吾吾半晌,就是不曾回我!”

        半晌之后,小寒的额头已经磕破了,鲜血染红了小寒面前大半的地砖。

        “小寒,不是我不愿意放过你,只是你的主子,皇后不愿意放过我!回去禀了你主子皇后去,除非官家亲自过来请我,否则无论谁过来请我,我都是不会离开清宁殿的。”

        盛贵妃话罢,冷笑了数声,跟着一旁伺候的春桃,就进了内殿去。

        小寒回去禀了皇后。

        在皇后面前,哭成了个泪人。

        “皇后娘娘,贵妃娘娘,她欺人太甚!奴婢不过是得了皇后娘娘您的吩咐,去请了贵妃娘娘过来,没成想,贵妃娘娘竟让奴婢跪下,让奴婢给她磕了几个头,才叫奴婢起来。”

        “可贵妃娘娘不叫奴婢起来,奴婢哪里敢起来?奴婢就一直磕头一直磕头,就这样,额头就磕破了。”

        听着小寒这么说,赵皇后扫了一眼小寒额头上的伤痕,的确是额头磕在地砖之上,所造成的。

        “皇后娘娘,奴婢说是皇后娘娘想要请贵妃娘娘过去,可贵妃娘娘只说,除了官家亲自过去请她,否则什么人进去请了贵妃娘娘,贵妃娘娘都不会过来的。”

        小寒说着说着,又哭起来。

        赵皇后交代了太医几句,叫太医先带着小寒下去,把小寒额头上的伤痕,包扎好再说。

        待太医离开之后,皇后带着俞娘子和苗娘子,进了隔壁的偏殿。

        “皇后娘娘,那盛贵妃,实在是欺人太甚!都什么时候,还非要官家亲自过去接她,她才肯过来避难。也不想想,她什么身份?官家什么身份?官家万金之躯,可不能有一丝一毫地损伤!”

        俞娘子心底里实在是气不过,当着皇后和苗娘子的面,狠狠地说了盛贵妃一顿。

        此事虽说是盛贵妃做得太过分,但如何盛贵妃的怀里,怀的是官家的子嗣,就算皇后不为了盛贵妃考虑,也要为了盛贵妃怀中,官家的子嗣考虑。

        “还是请了梁都监,带了皇城司的一对好手,去接了盛贵妃过来吧!官家先前在偏殿,已经让胡统领,出了宫,去请了开封府府尹进来了。”

        “宫里的禁军,只能用来保护官家的安全,盛贵妃那边,就让梁都监亲自过去一趟吧!”

        听着皇后娘娘这么说,俞娘子和苗娘子,也只能跟着点了点头。

        除了这个办法,已经没了更好的办法了。

        皇后让大寒督促着坤宁殿伺候的宫人,把殿后的一排大屋,收拾了出来,给李太后住。

        旁边的两个厢房,则是给几位皇子公主住。

        皇后住在内殿,陪着官家。

        俞娘子和苗娘子,住在内殿旁的偏殿。

        “皇后娘娘,若是照我说,若是那盛贵妃,连梁都监都请不过来,盛贵妃那边,皇后娘娘还是别大费力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