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颤抖吧渣渣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九章 阿蝉

第一百零九章 阿蝉

        亲眼看着官家喝过汤药之后,苗娘子就退了下去,内殿之中,只剩下官家和赵皇后两个人。

        这些年来,她还是头一次离官家那么近。

        也是她头一次发现,原来她和官家之间的距离,也是可以像平常夫妻一样,凑得那么近。

        “这些日子辛苦你了,一直在忙里忙外!如今宫里出了这样的事情,还是你临危不乱,请了胡先进宫来,把宫中的那些个贵眷,都带来了坤宁殿暂避。”

        官家说着,伸出手紧紧抓住了赵皇后的手,把赵皇后的手,紧紧握在自己手里。

        “官家,这些都是臣妾应该做的,官家只需忙着朝中大事即可,后宫,有臣妾替你看着,就行。”

        赵皇后看着官家,结结巴巴说出来这些话。

        她不知道该和官家说些什么,也知道官家想要问她什么。

        “你还是像以前那样,无论是做什么事,都无需我为你操心。”

        说到这里,官家突然顿了顿,抬起头细细打量了身旁的赵皇后一番。

        “阿婵!这些年来,你对我的态度,还是这样,丝毫不变吗?可还记得你当初进宫来的时候,事事都办的极为妥帖,得了大娘娘和小娘娘的喜爱。”

        坤宁殿内殿。

        官家正躺在内殿皇后的榻上,身旁有太医看着,俞娘子和苗娘子,也坐在一旁。

        细细地打量着躺在榻上的官家。

        二人面上,惧是忧虑之色,心中各自打着各自的主意。

        如今官家昏睡不醒,那朝中和宫中的大事,便只能交由皇后娘娘暂时代理了。

        只是皇后娘娘在偏殿之中,和三司的两位大人,商量了那么久的事情,迟迟不见回来。

        到底皇后娘娘和两位大人,在商量着什么事情?

        俞娘子站起身来,走到了官家的榻前,看着正躺在榻上,昏睡着的官家,就对着身后的苗娘子说道。

        “贤妃妹妹,你说官家到底怎么了?怎么睡了这么些个时辰,还不见醒来?莫不是……”

        因着接下来的话犯了忌讳,俞娘子马上停了下来。

        见俞娘子这副模样,苗娘子知道她如今心里正打着算盘。

        官家如今尚未立储。皇后娘娘所出的两个皇子,又都不争气,不是官家心目中的太子人选,俞娘子自己也有皇子。

        三皇子素来机敏好学,比起他的两个哥哥,要好了许多。

        只是看官家的模样,似乎也不太中意三皇子,不然也不会选了那么多的宗室子入宫,来陪着几位皇子一道读书。

        太后娘娘曾和她说过,官家很喜欢元王家的小世子陈苍,说那个孩子,是个不可多得的人物。

        元王爷替官家镇守边关,战功赫赫。

        元王爷又是官家的手足,官家与元王爷,素来手足情深,说不准官家真的会立了宗室子做太子。

        俞娘子如今之所以这么关心官家,无非是在关心着,官家到底打算立谁做太子。

        是皇后娘娘所出的两个皇子?

        还是她所出的皇子?

        苗娘子觉着,俞娘子现在想这些,实在是有操之过急的嫌疑。

        官家如今不过是昏睡了几个时辰,又不是生什么大病,现在提立太子的事情,只怕不大妥当。

        苗娘子在心里把俞娘子的心思,猜透了七七八八,准备提点她几句,叫她不要走错了路,还不自知。

        “俞妃姐姐,官家不过是昏睡了几个时辰罢了,会醒过来的,且官家的身子,如今正当盛年,是不会有什么事的。”

        “俞妃姐姐不如去喊了宫女进来,叫宫女去坤宁殿的小厨房,做几道官家爱吃的饭菜过来。若官家待会醒来,想必是饿了,正好用些饭菜。”

        俞娘子懂了苗娘子的意思。

        她这是在提点自己。

        如今官家的身子正当盛年,还没有到了该立太子的时候。

        且宫里有那么多宗室子,官家也没说从现在的几个皇子之中挑好的。

        就算自己所出的三皇子,比起皇后娘娘所出的两个皇子,要争气得多。

        可皇后娘娘,毕竟是几个皇子的嫡母。

        无论是立嫡还是立长,都轮不到俞娘子所出的三皇子。

        所以即便三皇子再如何出色,但出身出来,就已经卡死了。

        苗娘子虽说如今只有一个女儿,但苗娘子和官家,毕竟有着亲戚情分在的。

        官家算得上是苗娘子的表兄,也算得上是苗娘子的乳兄。

        因着官家的乳母,当阳郡夫人许氏,是苗娘子的亲生母亲。

        苗娘子自幼又是在李太后身边,由李太后亲自教养着养大的。

        李太后也会帮衬着她。

        不像自己!

        纵然自己的身后,是整个俞家。

        入宫之后,她的路,走得也不比旁人要轻松得多。

        要不是有皇后娘娘的处处帮扶照顾,只怕她也生不出来三皇子。

        既如此,这太子之争,她还是不参与进去得好。

        待俞娘子走后,官家也跟着就醒过来了。

        见身旁伺候的是苗娘子,官家特意让苗娘子,坐到自己的身边来。

        屏退了殿里伺候的宫人内监,整个殿里,就只剩下官家和苗娘子二人。

        “心禾,这些年,可算是苦了你了。我一向宠着盛贵妃,就疏忽了你们这些个身边人。过来,让六哥好好看看你!”

        苗娘子坐在官家身旁,依偎在官家的怀里,抬起头,只见官家正低下头来瞧他。

        官家的眉眼,依旧和年轻的时候,没什么两样。

        年轻的时候,她总觉得官家是少年老成,明明没有多大年纪,还像个孩子一样,就弄成个小大人的模样。

        后来她才知道,原来官家之所以要把自己弄成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样,是因着底下的朝臣,需要官家弄成少年老成的模样。

        若官家只是少年天子,压不住底下那些个朝臣,那些个朝臣,就会顺着杆子往上爬,连皇帝都不敢无视。

        自从苗娘子嫁给官家之后,她已经甚少听见官家喊她做“心禾”了,心禾这两个字,从官家的口中说出来,她只觉得陌生了不少。

        “官家这些年,已经甚少喊妾做心禾了,不过在妾的心里,妾始终是官家的心禾!”

        苗娘子说着,面上笑了笑。

        官家把苗娘子搂得越发紧了。

        “有我在你身边,那些个嗜血的怪物,一时之间也闯不进来的。”

        话罢,官家又想起了皇后,准备向苗娘子问问,到底皇后去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