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颤抖吧渣渣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三章 皇嗣

第八十三章 皇嗣

        “皇后娘娘,贵妃娘娘千金之躯,怎么能让这样一个乡野大夫来触碰?”

        “皇后娘娘,贵妃娘娘的龙胎,一向都是由我和鲁太医负责,若是皇后娘娘对皇嗣有什么疑问的话,大可以来问了我们二人。”

        张太医说着,手上揣着一本盛贵妃这些日子以来的脉案。

        把脉案递给了那胡大夫,胡大夫就看了起来。

        “皇后娘娘,贵妃娘娘自怀有身孕之后,身子就有些不适,这两日总是大病小病不断地,我和鲁太医已经开了药方给贵妃娘娘。”

        “若是贵妃娘娘照着这药方吃下去,不过几日,贵妃娘娘的病情,一定可以得到缓解的。”

        此时说话的,仍旧是方才说话的张太医。

        赵皇后也是听过太医院的这一张太医的,听说张太医的医术,是整个太医院里头,最好的。

        且还是盛贵妃的心腹之一。

        得了盛贵妃的恩宠,整天在太医院里头耀武扬威,连太医院院判都不愿意放在眼里。

        “张太医,胡大夫是太后娘娘嘱咐了福姑姑,亲自从宫外请进来的。”

        “贵妃娘娘若是不相信妾所言,大可以亲自去了上清宝应宫,见过太后娘娘她老人家,亲自问问她老人家也好,只是不知道贵妃娘娘为了这样的小事去见了太后娘娘,会不会打扰了太后娘娘她老人家清修呀?”

        苗娘子面上带了几分浅淡的笑意,就这样替赵皇后开了口,解了围。

        盛贵妃不语,冷笑着看着面前的苗娘子。

        苗娘子见盛贵妃不曾开口辩解,看了眼前头的胡大夫,就给盛贵妃介绍起了胡大夫的医术。

        “胡大夫在外头,也是有名的妇科圣手。太后娘娘他老人家知道了贵妃娘娘这些日子身子不适,左请一个太医,又请一个太医。”

        “见太医院的太医瞧不好贵妃娘娘的病,太后娘娘这才叮嘱了福姑姑,把胡大夫请过来,替贵妃娘娘看诊的。”

        苗娘子对盛贵妃这么说,转过头对着身旁的胡大夫就道。

        “胡大夫就上前去为贵妃娘娘好好看看吧!看看贵妃娘娘的病灶,到底是在哪里?”

        胡大夫得了吩咐,向着躺在榻上的盛贵妃福了一礼,就走了上来。

        盛贵妃依旧不说话,朝着殿里伺候的丫鬟使了眼色,让她们不要上前来拦阻,就让胡大夫上来替她诊脉了。

        诚如苗娘子所说,胡大夫是太后娘娘专门请进宫里来的。

        所以若是盛贵妃不愿让胡大夫看诊的话,盛贵妃就会间接得罪了请了胡大夫进宫来的李太后。

        李太后虽不管事,已经退居了上清宝应宫,但到底李太后还是官家的嫡母,官家就算是见了太后,也是以母后相称。

        官家素来仁孝,以天下养太后。

        得罪了太后,就等同于得罪了官家。

        这样愚蠢的事情,盛贵妃暂且还不会干。

        张太医此时也不敢轻举妄动了,只能瞧着那个从宫外请进宫来的胡大夫,替贵妃娘娘看诊。

        只见贵妃娘娘面上并不半点不妥。

        难不成贵妃娘娘心中已经有了打算?

        张太医原想开口问问贵妃娘娘的,但顾忌到屋里还有旁人所在,就闭上了嘴。

        “既然是太后娘娘着了福姑姑替本宫从外头请进来的大夫,就让这大夫过来,替本宫看看吧!也好让本宫知道,到底是宫里太医院的太医们,医术要精进些,还是宫外胡大夫的医术,要精进些。”

        盛贵妃朝着赵皇后和苗娘子笑了笑,就道。

        听着盛贵妃这么说,赵皇后马上叮嘱了胡大夫。

        “胡大夫,既然贵妃娘娘都这么说了,就请胡大夫,给盛贵妃好好看看吧!”

        话罢,胡大夫已经跪在了盛贵妃的床旁,一只手搭在了盛贵妃的脉上,开始诊起了脉。

        “禀皇后娘娘,贵妃娘娘的身孕,已经三月有余了,若是再过半月,想必到了那个时候,胎像也越发稳定了。”

        胡大夫此话一出,不仅赵皇后惊住了,就连一旁的苗娘子和福姑姑,也惊住了。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难不成盛贵妃的真的有孕?

        赵皇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又问了胡大夫一句。

        “胡大夫,你可看仔细了?贵妃娘娘身孕,当真有三月了?”

        胡大夫俯身跪下,跪在了赵皇后面前的地上,一五一十地回禀道。

        “回皇后娘娘的话,小人哪里敢欺瞒皇后娘娘。贵妃娘娘的身孕,的确已经三月有余了,再过些时日,贵妃娘娘的胎像就稳定了。”

        听着胡大夫又复述了一遍方才那番话,赵皇后愣了愣,片刻没有反应过来。

        还是苗娘子推了赵皇后一把,赵皇后这才反应过来。

        扫过一眼躺在榻上的盛贵妃,对着仍旧跪在地上的胡大夫就道。

        “既然胡大夫都说贵妃已有了三个月的身孕,这些日子贵妃就老老实实地待在殿里吧?不仅哪里也不能去,贵妃这些日子的饮食,可要好好注意些。”

        赵皇后话音刚落,又交代屋里伺候的几个宫女嬷嬷,看好了盛贵妃的胎后。

        赵皇后一行人,就回了坤宁殿。

        俞娘子得了消息,也跟着赵皇后,回了坤宁殿。

        “你好好解释解释吧!到底盛贵妃是真的有孕,还是假孕争宠的?”

        俞娘子跪在地上,一个劲地给赵皇后磕头。

        “求皇后娘娘恕罪!妾实在是不知道,原来盛贵妃,是真的有孕。”

        俞娘子话落,似乎又是想到了什么,赶忙站了起来,对着上首坐着的赵皇后道。

        “皇后娘娘,这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官家三个月前,并没有临幸过盛贵妃,她的身孕,又怎么会是三个月?”

        “妾前些日子去了皇城司,调来了盛贵妃这些日子得临幸记录,发现三个月前,官家病了一场,身边什么伺候的人也不要,唯恐过了病气。”

        “那日盛贵妃虽去了官家殿里,陪着官家,但官家身子孱弱,并未行房,所以盛贵妃的身孕,绝对不是官家的。”

        赵皇后这回不相信俞娘子的一面之词,吩咐了小寒,去了皇城司,拿了官家这些日子的临幸记录过来。

        赵皇后仔仔细细地翻找了一遍,找到了三个月前,官家临幸的记录。

        才发现原来官家三个月前,真的病了一场,而且病得不轻。

        那临幸记录之上,还有当时为官家看诊的太医,写下了脉案。

        照着太医的脉案分析,官家那日的身体,的确不宜行房。

        可也不能完全排除,官家没听了太医的叮嘱,坚持和盛贵妃行了房。

        若是官家真的没有和盛贵妃行房,那盛贵妃腹中的皇嗣,又是从哪里来的?

        难不成真的是盛贵妃,偷运了宫外的男子进宫,打算借种生子吗?

        此事绝没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还是先差人去禀了太后娘娘,看看太后娘娘听后,打算如何定夺。

        若是贸贸然直接去了盛贵妃的清宁殿,只怕又要遭她颠倒是非黑白了。

        到时候反咬她们几人一口,说这皇城司取出来的临幸记录是伪造的,那可怎么办?

        小寒得了赵皇后的吩咐,马上就去了上清宝应宫,去求见李太后了。

        上清宝应宫后头的佛堂里,李太后坐在里头,听着几个大和尚讲经。

        “太后娘娘,皇后娘娘身边的小寒过来了,说是皇后娘娘有极其要紧的事情,托了小寒过来,打算告知太后娘娘的。”

        今日李太后请来讲经的几个大和尚。

        都是城里大相国寺有名的得道高僧。

        难得入宫来讲经,李太后实在是不愿意放弃这个宝贵的机会。

        “皇后到底是有什么要紧的事,要小寒亲自来见了哀家。”

        李太后转过头,问了身后伺候的福姑姑一句。

        被李太后这么一问,福姑姑当即就有些结结巴巴起来。

        “太后娘娘,听小寒姑娘话里头的意思,似乎是为了贵妃娘娘腹中所怀的皇嗣。”

        听着福姑姑出口了“皇嗣”二字,李太后一下子就直起身来,由福姑姑搀着,出了禅房,去了隔壁的小厅。

        “贵妃腹中的皇嗣怎么了?难不成贵妃真的是假孕争宠,来哄骗官家和哀家的?”

        李太后还不知道盛贵妃已经有孕之事,所以才会这么问。

        “太后娘娘,贵妃娘娘,确实已经有了三个月的身孕。只是皇后娘娘调来皇城司手中的记事档的时候,才发现原来三个月前,官家生了一场急病,太医的脉案上说官家不宜行房。”

        “但又说不准,官家最后到底有没有和盛贵妃行房。皇后娘娘拿不定主意,又不敢贸然去清宁殿查证,就来禀了老奴,请太后娘娘定夺。”

        “若真的官家那人和盛贵妃不曾行房,那盛贵妃腹中的身孕,已经有了三个月了,这事就实在是太过蹊跷,其中说不定又藏着什么算计。”

        福姑姑不敢欺瞒李太后,把小寒对她说的,一五一十都禀给了李太后。

        李太后听福姑姑这么说,也觉得此事,隐隐透着股不对劲。

        “官家可晓得此事了?”

        李太后面色淡淡,又问了身边伺候的福姑姑一句。

        “回太后娘娘的话,这件事官家暂时还不知情,这些日子前朝政务繁忙,官家整日在福宁殿召集大臣,已经几日不曾踏足后宫了。”

        福姑姑话落,又问了李太后道

        “太后娘娘可是要把这件事,告知官家不成?”

        李太后面上满是愁容,心中暗暗叹了几息,还是道。

        “这件事先别让官家知道,待你们下去查清楚,到时候再禀明了官家也不迟。只一点,你们下去查这件事的时候,务必要避着点皇城司。皇城司里,都是官家的耳目。稍有不慎,就会走漏了消息。”

        “若是真的知道了贵妃腹中的孩子,不是官家的,是外头的野种,纵然贵妃宠冠六宫,也是不能留了,还是要早早除了的好。皇家血脉,容不得他人肆意混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