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颤抖吧渣渣在线阅读 - 第六十九章 被困

第六十九章 被困

        若是她直截了当地告诉了安心和吴伯,这树林附近,都是些瘟疫病患。

        一到夜里,就会变成嗜血的怪物,到处杀人,他们二人会不会因此被吓到。

        盛明玉扫了眼坐在地上的安心和吴伯,这破庙四处漏风,还有那么多的破洞,只怕也不是一个安全之地,还是要尽快离开得好。

        不过现如今,就算她们想离开了,也走不了了。

        她们如今所在的耳房里头,除了香案下面有藏身之地以外,再没有其他能够藏下他们三个的地方。

        “吴伯,附近的山林之中,常有山匪作祟,他们经常下山来烧杀抢掠,方才走在路上的时候,我就听见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说不准就是那群山匪下山来了。”

        吴伯是娘亲身边的旧人。

        且在外院行走,对于山匪一事,他或多或少也是听说过一些的。

        所以只有盛明玉那样说了,吴伯才会相信。

        这附近的山林中,当真有山匪。

        安心一听见盛明玉说起山匪二字,马上开始慌了起来。

        “姑娘,既然这附近的山林之中有山匪,要不咱们还是先避一避吧!奴婢听说那些个山匪都是些杀人不眨眼的,万一他们一个不小心,伤了姑娘,就是咱们这些个在姑娘身边伺候的人不够尽心了。”

        安心说着,想要拉着盛明玉一起,躲在香案下头。

        只是要躲起来之前,还是得先确认一下,这耳房的木门,是否牢固。

        若是不牢固,被那些个瘟疫病患冲了进来,那可怎么办?

        盛明玉和吴伯商量过后,决定让吴伯前去查看一番那耳房的木门。

        又搬了几块大石头,挡在了那木门前头。

        “姑娘,到底出了什么事?咱们为何要躲在这破庙里头?”

        趁安心没注意,吴伯拉着盛明玉到了一旁,问盛明玉道。

        不是她想要瞒着吴伯,只是那些个瘟疫病患一到夜里,就变成嗜血的封口怪物。

        见人就咬,晚上实在是不宜赶车。

        只能暂时先躲起来,待太阳出来,那些个怪物躲起来之后,才能启程。

        “吴伯,我……”

        正当盛明玉要把这些事,告诉吴伯的时候,盛明玉就听见了屋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似乎是朝着破庙这边过来的。

        一听见声音,盛明玉赶忙拉着吴伯和安心,躲进了香案下面,又找了几块木板,牢牢地挡在了前面。

        因着香案上头供奉的是一尊弥勒佛的雕像,所以香案很大。

        就算是香案下面,也有很大的空间,她们三人躲在下面,还能挪动一下身体。

        “姑娘,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奴婢心中害怕!屋外是不是闯进来了山匪?”

        安心说着话,手中抓着火折子的手,都有些微微颤抖。

        没有看见外面的场景,盛明玉不敢断定,到底闯进婆母里头的,是人还是那嗜血的怪物。

        突然间,耳房的木门被人推开了,有两个人慌慌张张地躲了进来。

        “大哥,我害怕!现在外面那么多嗜血的怪物,咱们怎么回去呀?”

        透过木板间的缝隙,借着外头微弱的月光,盛明玉看清楚了此时耳房里头,已经进来了两个人。

        他们二人进来之后,马上又关紧了屋门,搬了她们方才还没有来得及搬过去的大石头,挡住了屋门。

        “大哥,咱们会不会死呀?我还没有娶媳妇的,我可不像被那群怪物就那样咬死!”

        一个身形有些微胖的男子,抓着身旁一个穿着黑衣男子的手,就开始哭了起来。

        “你一个男人,怎么遇到事情,也同那些个娘们一样,哭哭啼啼地。你到底还是不是男人了?”

        男子蹲在地上,似乎在打量着眼前这间耳房。

        另一男子则是哭哭啼啼不止。

        突然间,屋外又传来了极其惨烈的叫声,随后就是一阵接着一阵的喊叫声。

        “大哥,它们来了!咱们怎么办呀?”

        外头的喊叫声,把先前还在大哭不止的男子,一下子给吓停了。

        “我哪里有什么法子?还不是你自己要下山来的!明明知道这座庄子,已经被那些个怪物给侵袭了,你还要下山来,你这不是在自寻死路吗?”

        男子蹲在地上说着。

        这个时候,屋外突然响起了一阵极大的敲门声,似乎是有四五个人此刻正站在耳房之外,敲门一样。

        安心被这一声音给吓到了。

        要不是盛明玉及时用手捂住了安心的嘴,只怕安心方才已经喊了出来。

        “姑娘,咱们该怎么办?到底屋外的,是一群什么东西?”

        吴伯听着那阵强烈的敲门声,心里也犯起了嘀咕,到底此刻在屋外的,到底是一群什么东西。

        紧接着,敲门声突然停了。

        又传来一阵极其惨烈的叫声,像是有人,被什么东西,活生生咬死了一样。

        听见这声音,方才那身形有些微胖的男子,马上被吓得瘫倒在地。

        “大哥,我们是不是就要死在这里了。我还没有娶媳妇的呀!能不能让我先娶了一个媳妇,再让我死呀!”

        男子又开始哭喊起来。

        屋外的那群怪物,似乎是听见了男子的哭喊声,越发兴奋起来。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个时候,屋门已经开始摇晃起来,被搬到屋门前,堵住了屋门的那些个大石子,正在不断往里挪动着位置。

        看样子下一秒,那屋门就要坍塌下来一样。

        “赶快过来帮忙呀!帮着堵住屋门,若是放了那群怪物出来,咱们就死定了呀!”

        男子马上冲到屋门前,把屋里剩下的那些个大石头,又迅速搬到了屋门前,堵了起来。

        另一男子见状,赶忙过去帮忙。

        不过屋外的怪物,听见响声,越聚越多,就算他们搬来了再多的石块,眼前这扇屋门,显然是挡不住了。

        “快找地方躲起来呀!”

        男子喊了句,剩下的那男子,马上开始在屋里找能够藏人的地方。

        这个时候,男子突然在屋里发现了两个大箱子,里头装着许多经书。

        “快把箱子腾出来,我们躲进箱子里去!”

        挡住屋门的男子,又喊了句。

        剩下的那男子,马上开始腾出那两个大箱子里头的经书,就在屋门快要坍塌下来的前一刻,屋里的那两个男子,迅速躲进了那两个大箱子之中。

        屋门坍塌之后,屋外那些个已经变成嗜血怪物的瘟疫患者,正源源不断往屋里涌进来。

        盛明玉赶忙让安心熄了手中的火折子,三个人紧紧抓着一块木板,就这样躲在了香案下面。

        “姑娘,我害怕!那些人到底是什么人?”

        安心手中虽抓着那木板,但手还是忍不住,开始颤抖起来。

        “姑娘,到底屋里的这一群怪物,是什么东西,是从哪里来的?”

        见盛明玉不说话,吴伯也跟着问了盛明玉一句。

        不是她不愿意和他们讲清楚,屋里这一群怪物,到底是什么东西,只是现在时机未到,那群怪物还没有出去。

        若是一个不小心,遭那些个怪物听见香案下面传来了声音,就凭手中这几块破旧的木板,哪里挡得住那么多的怪物。

        “吴伯,安心,你们先不要问了,咱们撑到天亮再说。待天亮了,那群怪物也就散了,到时候我再详细地和你说一遍。”

        盛明玉压低了声音,对着身旁的安心和吴伯解释道。

        似乎是因为没看见屋里的人,屋里的那些个怪物,突然发起狂来,开始不断在屋里寻找。

        还好盛明玉他们三人躲在香案之下,那些个怪物,一时之间很难发现,如今就有三人,躲在香案下面。

        “姑娘,难不成屋里的这些个怪物,就是江州柳州的那些个瘟疫病患?”

        “小人听说,在江州柳州出现了一种瘟疫,能够把死人复活,变成嗜血的怪物,难不成屋里的怪物,就是那些东西?”

        吴伯忙问了盛明玉一句。

        盛明玉点了点头。

        如今屋里的怪物实在是太多了,不能发出丁点的声音。

        见姑娘点了点头,吴伯才恍如恍然大悟一般。

        “前些日子我就听说江州柳州的瘟疫,已经蔓延到了京师来了,没成想,原来已经到了京郊的庄子里。若是小人早知道这件事,就不会带着姑娘出来返险的,都是小人的不是,还请姑娘恕罪。”

        “哪里会是吴伯的错?是我要出门来找小蝶姐姐的,要不是我特意求了吴伯,吴伯也不会出门的。若是害,那便是我害了吴伯。若是咱们三人真的命丧于此,都是我的不是。”

        盛明玉看着面前的吴伯和安心,缓缓道。

        《太上玄妙经》里头写了,那些个嗜血的怪物,因为温度的原因,太阳出来的时候,它们就会集体躲到阴凉处,待太阳落山之后,才会出来。

        如今离日出,至少还有几个时辰,不知道她们二人能不能撑到那个时辰。

        不止盛明玉心中在担心,旁人的心中,也在担心。

        “大哥,那群怪物走了没有,我快憋死了,我快撑不住了。”

        方才躲进箱子里的时候,他没有吸够足够的氧气,所以在箱子里还没有待上几个时辰,就已经撑不住了。

        “撑住!不想死就必须给我撑住了!要是你出来了,肯定会被那些个怪物咬死的。要么就撑住了,别出来,要么出来就被那些怪物咬死,你自己想好了。”

        香案下面空间密闭,就算有丁点缝隙,能进来的空气,也是微乎其微。

        安心已经撑不住,先倒在了地上。

        盛明玉喊了安心几句,安心都没有醒过来。

        “姑娘,安心姑娘怕是被闷着了,等透透气,安心姑娘就能够醒过来了!”

        吴伯紧紧抓住面前的木板,没有让木板掉下来。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若是不继续呼到新鲜空气的话,最怕她们三人,会被活活闷死在这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