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颤抖吧渣渣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八章 验尸(下)

第四十八章 验尸(下)

        展红凌亲自送着盛明玉回了盛家大宅。

        盛明玉把今日的验尸单交给展红凌后,她今日的工作,才算完毕。

        刚回到府里,只见安心哭着脸跑了出来,来迎接盛明玉。

        “姑娘,展捕快到底把你带去哪里了?奴婢可是担心死了。奴婢在屋里坐卧不安,就是等着姑娘回来。”

        盛明玉转了一圈,让安心看见自己安然无恙。

        “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没事的没事的!我随着展捕快去了一趟城外的义庄,随她看了几具尸体。”

        “啊!”安心大叫一声。

        盛明玉也被安心这一声大叫给惊到了。

        “姑娘,你怎么能去那种地方呀?我听说城外的义庄,一向瘆人得很!”

        “我还是让人去摘几片柚子叶吧!待会姑娘用柚子叶洗洗澡,去去身体里的晦气。”

        安心话罢,唤来了两个小丫鬟,交代她们去后花园去柚子树上摘几片柚子叶后。

        安心就亲自去了柴房,给盛明玉烧水去了。

        用柚子叶洗过澡后,盛明玉屏退了屋里伺候的丫鬟,躺在榻上,脑中又回想起今日这桩案子。

        这桩案子,她总觉得透着一丝说不出来的古怪。

        四个死者,都是盛贵妃身边伺候的宫女。

        是盛如华派去江州柳州采办药材的。

        盛如华到底派她们下去江州柳州,是采办什么药材?

        难不成盛如华不知道,江州柳州爆发了瘟疫,可以把活人变成嗜血的怪物吗?

        自从盛如华入了大内,得了官家宠爱,做到宠冠六宫的盛贵妃之后,盛明玉对盛如华,就感觉有些陌生。

        盛如华是盛国公府的二姑娘,当初盛国公夫妇原先是想要让盛如玉入宫的,可那个时候,盛如玉就已经喜欢上了石泉,说什么她都不愿意进宫。

        盛如华不过是盛国公夫妇推出来,用来代替盛如玉入宫的人选罢了。

        盛如华如今虽得宠,却没有为官家生下过皇子,就连唯一的公主,也是入宫的第一年生下的。

        这些年来,盛如华一直无所出,却牢牢掌握着后宫。

        在宫中,母凭子贵,就算赵皇后和苗贤妃不得宠爱,但官家总会看在她们二人诞育了皇嗣的份上,给她们几分敬重。

        若官家大年归去,到时候继位的,也只会是皇子,不是公主。

        没有皇子,盛贵妃终究有失宠的一天。

        盛明玉在心中想了许多,她猜测,这些事情,一定和盛贵妃,有脱不开的干系。

        不过她如今可没有什么闲心,来管盛国公府自己的家务事。

        既然是盛国公府自己的家务事,就让她们自己去处理吧!

        横竖这些事,已经同她没有多少干系了。

        一大早,盛明玉刚从榻上爬起来。

        就听前院伺候的婆子说,说盛国公府的三姑娘过府来看她。

        如兰?

        她怎么会想着过来看自己?

        由安心伺候着梳洗过后,又在屋里用过早饭,盛明玉就去了前厅。

        盛如兰已经在前厅里头,等了她许久了。

        今日如兰穿了一件青兰色绣兰花萱草的褙子,外头又罩了一件水纱衣,一脸淡妆,身后跟着两个伺候的小丫鬟。

        还没等如兰开口,盛明玉就先开口问了她。

        “如兰,你今日是过来做什么的?我还没起,就听见前院的小丫鬟过来禀,说是你过来了。”

        盛如兰仔细地打量了一番四周,随后略带示意地看了盛明玉一眼。

        盛明玉马上明白了如兰的意思,如兰这是担心屋里有安插进来打探消息的内线。

        小心一点也好,盛明玉让安心屏退了屋里伺候的丫鬟。

        看着屋里的丫鬟婆子去了大半,盛如兰这才放低声音说道。

        “我听我屋里伺候的丫鬟说,说你前些日子去了永定侯府,退了那门同石泉的婚事,石泉可不是什么好人,明玉退了那门婚事,也好。”

        “自永定侯病了之后,侯府就像失去了主心骨一样,永定侯夫人许氏这些日子频频入宫,先是去见了皇后娘娘,随后又去见了苗娘子,盛娘子。许氏想要求了皇后娘娘恩典,让她去拘押永定侯的庄子上,看永定侯一眼。”

        “只是看守庄子的人,毕竟是管家身边的皇城司的守忠,没有官家的意思,谁敢私自放入进去?这件事情,也就此做罢了。”

        听着盛如兰一番话罢,今日她之所以过来这么一趟,是专程来和她说这些事情的?

        不过从如兰说的这些话中,盛明玉得到了一个信息,便是永定侯的病,肯定是越发严重了。

        外头说的那些个什么好转,都是皇城司放出来迷惑人心的消息。

        许氏想要见永定侯一面尚且都难比登天。

        那么其他人,也就别想接近永定侯了。

        不过永定侯到底生的什么病,难不成真的是那能够把活人变成嗜血怪物的瘟疫?

        “如兰,你可知道,那永定侯,生的是什么病?”

        盛明玉抬起头看着眼前的盛如兰,淡淡地问了句。

        盛如兰摇了摇头,这些事情,她不大清楚。

        自然也就不敢断定,自己说的是否属实。

        不过她可以告诉盛明玉一点的是,永定侯府的好日子,怕是要到头了。

        若永定侯病逝,那么继位侯爷的,必定是石泉。

        只是石泉到底年轻,对侯府的运作,也不太清楚。再加上有那样一个亲娘在身边,这侯府不败落,那真的是奇了怪了。

        盛如兰今日过来,就是同盛明玉说这些的,还有便是她还要提醒盛明玉几句。

        “明玉,我爹已经知道了你认识元王世子的事,那日我爹我娘在书房里头说事,我正巧路过,听了几句。见她们二人又说起你的婚事,说是想要把你,嫁到王府去!”

        “这些日子你就不要出门了,老老实实地待在府里!免得节外生枝!”

        盛如兰一番话罢,马上就跟着起身了。

        盛明玉让安心送着盛如兰出去,她则是继续待在屋里,想着盛如兰方才那些话。

        盛国公又是怎么知道,她认识元王世子的?

        难不成是那日去上清宫的时候,盛老夫人身边伺候的那吴婆子瞧着她和陈苍说了几句,就误以为他们之间是认识的?

        这该死的婆子!

        若是她下次再遇见那婆子,一定要好好教训一顿才是。

        盛明玉用过晚饭之后,就接到了明珏同私塾里递出来的消息。

        教书的先生家中出了急事,要停几日课,所以就给私塾里的学生,放几日假。

        正好明珏在私塾里也待得腻烦了,盛明玉也想要去私塾里,接了明珏出来,让明珏好好休息几日,准备两个月之后的下场。

        私塾距离盛家大宅所在的清水巷,还是有些距离的。

        所以盛明玉让门房备了马车,她准备带着安心出去。

        这些日子里,她用卖驱邪符咒的前,在马车行,买下了一辆属于自己的马车。

        从今以后,每次出去的时候,再也不用吩咐安心到马车行去租车了。

        车帘轱辘轱辘地转了几十圈,到了集市的时候,突然就停了下来。

        “姑娘,前头堵车了,咱们得等一会了。”

        车夫的声音从前头传来,盛明玉才知道前面已经堵起车了。

        在马车里待了半个时辰,盛明玉只觉得闷热无比,撩开车帘,打算透透气的时候。

        只见马车外头,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一袭青衫,如棵挺拔的青松一般,骑在马上,正朝着四处张望,似是在找寻着什么人一样。

        那少年的身形,很像那日夜里,从隔壁翻过来,又找了梯子,顺着梯子爬过去的那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