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颤抖吧渣渣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 验尸(下)三千字大章

第四十七章 验尸(下)三千字大章

        接过了老管事递过来的验尸单,盛明玉细细查看了一番。

        孙仵作虽说年纪老迈,但所幸还是遵着验尸的步骤,一步步进行验尸的。

        死者皆是女性,年龄皆没有超过四十岁。

        没有什么共同的特点,死者之间,也没有什么联系。

        可以这么说,死者之间,是互不相识的。

        既然死者之间是互不相识的,那么凶手作案的动机,到底是什么?

        凶手又为何会盯上这些死者?

        看了孙仵作的验尸单,盛明玉没有得到自己所想要知道的信息。

        想必那些信息,孙仵作也还没有找出来吧?

        既然孙仵作没有找出来,那就由她亲自来找。

        听说盛明玉想要重新再查验一次这些尸体,义庄的老管事,赶忙让底下的衙役,去取出了孙仵作来验尸,没有带回去的那些验尸器材。

        烧起了皂角苍术,耳房里的尸臭,渐渐被皂角苍术的味道,给掩盖下去了。

        换上了展红凌事先就准备好的验尸服,盛明玉戴上了验尸的时候戴的手套,随后开始验尸。

        不过她验尸的时候,还得让身旁的一个人,把她查验出来的东西,记录在验尸单上。

        很显然,那个记录的人,就是展红凌。

        毕竟的展红凌把她从城里带出来的,她不来做那个记录的人,什么人来做这个记录之人?

        因着死者皆是女性,所以盛明玉查验尸身的时候,屋里的男性,就都退了出去,只留了盛明玉和展红凌。

        在停尸的耳房里,盛明玉一面查验着,一面把查验的结果说出来,由展红凌亲自记录在验尸单上。

        第一具尸体,看上去死亡时间已经超过一个月了,除却没了双臂,身体上的其他部位,都在。

        第一具尸体,也是这四具尸体中,腐败最严重的一具尸体.。

        浓浓的尸臭,瞬间压过了皂角苍术的味道,朝着盛明玉的口鼻袭来。

        盛明玉赶忙让展红凌找了块厚实的布,帮盛明玉把口鼻遮盖起来。

        遮住口鼻之后,那浓浓的尸臭味,才觉得消散了不少。

        可是还是有尸臭,渗透了那厚实的手帕,进了盛明玉的口鼻之中。

        “尸体的致命伤,就是失了双臂之后造成的大量出血。”

        方才盛明玉仔细检查的时候,发现尸体上除了双臂那里的巨大创伤之外,再没有发现其他创伤。

        没找到伤口,说不定是中毒死的。

        盛明玉用银针戳进死者的咽喉腹部的时候,银针皆没有发黑,所以死者是中毒而亡,可以排除这个可能。

        盛明玉查验尸体的时候,突然间,第二具尸体的手臂,抽动了一下,吓得展红凌赶忙把手中的验尸单,扔了出去,砸在了尸体上头。

        “啊!盛姑娘,有鬼呀!那具尸体活了,方才我瞧见她的手臂,动了一下。”

        展红凌紧紧地躲在盛明玉的身后,推着盛明玉不断朝那具尸体走去。

        盛明玉只觉得无奈,亏得展红凌自己,还是个见多识广的捕快?

        怎么连具尸体也害怕?

        日后还怎么抓贼?

        “展捕快,你不是见多识广吗?怎么连这么一具尸体,也害怕得不行?”

        盛明玉这样说着,只见展红凌仍旧害怕得紧,紧紧地躲在盛明玉的身后,死死地抓着盛明玉的手,一刻也不敢松开。

        看她这么害怕,盛明玉决定还是不吓她了。

        方才展红凌说第二具尸体的手臂动了一下,盛明玉转过身,来到了摆放第二具尸体的床榻旁,细细查验了一番这第二具尸体。

        眼前这第二具尸体,并不是活了,而是尸体冷冻过后,又遇到高温,所产生的反应罢了。

        上一世,盛明玉遇见那从宫里出来的大夫的时候,跟着那大夫学了很多。

        那大夫不仅医术高明,而且对于验尸,还有着自己的一套方法。

        只是上一世她跟着那大夫,才学了几日,懂的只是一点点皮毛。

        她原想要跟着那大夫继续学下去,可那大夫后来有事,就离开了东京城,,不知所踪。

        不知道这一世,她还能不能再遇见那大夫,向他再学学这医术。

        四具尸体查验过后,盛明玉并未发现什么不妥,这四具尸体,都是被人一刀毙命的。

        伤口处极深,足足砍入了骨髓之中。

        想必那凶手行凶的时候,应该使了极大的力气。

        或者说,那凶手必定是个练家子,所以砍下手臂和双腿的时候,都是一刀就下来了。

        若换作一般人,只怕就算皮肉都砍烂了,也没有办法能完完整整把双臂或是双腿给卸下来。

        盛明玉心中,已经对凶手有了明确的方向了。

        要不就是市场之中,专门屠宰的屠夫,要不就是有些身手的练家子。

        方才在盛明玉检查的过程中,盛明玉还发现了极为关键的一点,在孙仵作的验尸单里头,并未出现的。

        就是眼前这四具尸体,五脏六腑都被震碎了。

        除却了有功夫内力在身的人,一般人很难做到这一点,一掌就震碎了人的五脏六腑。

        展红凌也是练家子的,不妨让她来看看,这凶手的功夫,出自何门何派?

        “展捕快,你快过来看看!方才我查验尸体的时候,发现这四具尸体的五脏六腑,都被人以极大的力气震碎了。我想着,应该是凶手所为。”

        盛明玉说着,撩开了盖在尸体上头的白布,褪去了尸体身上所着的衣裳,让展红凌用她自己的方法,查验了一番这四具尸体的五脏六腑。

        “盛姑娘,你说的不错,这四具尸体的五脏六腑,确实被人用强劲的内力给震碎了,看这模样,只怕是个武林高手,身手不会在我之下,甚至于比起我,他的内力还要高出我许多。”

        展红凌查验一番之后,朝着盛明玉缓缓说道。

        既然尸体的五脏六腑是被人用强劲的内力震碎的,那么杀死她们的人,就不是她们搜查范围之内的屠夫或厨子了,该是内力深厚的武林高手了?

        既然是武林高手,那么搜捕就如同大海捞针了。

        她这辈子也就别想找出真正的凶手出来了。

        就在展红凌唉声叹气,正准备走过来,拉着盛明玉走的时候。

        盛明玉突然想起来,既然凶手是武林高手,震碎了死者的五脏六腑,那么死者按道理来说,应该也是命不久矣了。

        只是为何凶手又要砍下死者的双腿双手呢?

        这不是给查案的人留下证据吗?

        难不成真正杀死死者的,并非是那武功高强的武林高手,而是另有其人吗?

        既如此,还是让展红凌照着她原本的思路,追查下去,说不定能查到什么蛛丝马迹,或是破案的关键。

        看着盛明玉一副低头不做声的模样,展红凌抬起头来,朝她看去。

        “可是想到了什么?不妨同我说说?”

        查到这里,又验过了尸体,盛明玉还不清楚,那四名死者,到底是什么身份?

        盛明玉决定问问展红凌,说不定能从死者的身份这里,发现什么。

        “展捕快,不知眼前这四具尸体,到底是什么身份的人?”

        听着盛明玉这么问,展红凌走近了盛明玉,环顾了一番四周,见四周无人,这才拉低了声音,小心翼翼地回了身旁的盛明玉。

        “盛姑娘,你眼前的这四具尸体,都是在宫里伺候的。是盛贵妃身边伺候的宫女,盛贵妃派去江州柳州,为她采办药材的宫女。”

        “半个月前接了贵妃娘娘的命令回京,谁知道还没有入宫,就接二连三地死了。这些日子有人传闻说,说这四个宫女,带来了江州柳州的瘟疫,这才引来了杀身之祸。”

        “还有便是,她们四人回来的时候,据说是坐着马车回来的,马车里头还摆了一个巨大的箱笼,发现尸体的时候,却没有找到她们带入京中的那些个箱笼。”

        “这是为了钱财而杀人的?”

        盛明玉反问了一句。

        展红凌摇了摇头,拉着盛明玉的手,就出了耳房,准备回去衙门给府尹大人复命。

        “这些事情太过蹊跷,盛姑娘还是不要问了。不过我可以准确地告诉盛姑娘,那箱笼里头装着的,绝不是什么财物!而是祸害!天大的祸害!”

        展红凌说到最后,突然笑了起来。

        盛明玉被她的笑声吓了一跳,后退了几步。

        展红凌见她一副心惊胆战的模样,又转过身来,拉起她的手,往马车走去。

        “展捕快,你方才说什么祸害?怎么我一点也不明白?”

        “难不成那箱笼里,装了会吃人的妖怪不成?”盛明玉问了一句。

        展红凌没有做声,让车夫开始启程。

        既然是她把盛明玉请过来,自然要完完整整地给她送回去。

        “箱笼里头装的不是要给,是人,极其可怕的人?”

        盛明玉听得一脸懵。

        展红凌说那几个宫女带进京的那箱笼里,装的是人,这怎么可能?

        若是那箱笼里头装的是人,长时间待在箱笼里,说不定已经死了,哪里还能活着?

        不是人,一定不是人!

        盛明玉像是累极了,刚上了马车没多久,就睡着了。

        展红凌怕她睡在马车里着了凉,拿出了一床被子,给盛明玉盖上。

        慢慢地,展红凌也闭上了眼。

        她哪里能告诉盛明玉,那四个宫女带进京中的箱笼,就是开封府负责接受的。

        因为好奇,她打开过箱笼看了一眼,箱笼里头装着的,的确不是财物,而是祸害!

        天大的祸害!

        盛贵妃竟然大胆到把江州柳州的瘟疫患者,用马车带进京中来?

        她到底想要干什么?

        那是嗜血的怪物,吃人的妖怪!

        白天陷入沉睡,晚上越加疯狂的妖怪。

        至于那箱笼的下落,她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她可以确定的是,有人已经把那箱笼,运进宫了。

        一场未知的暴风雨,正在悄然而至。

        至于这场暴风雨究竟是福还是祸,那就不得而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