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颤抖吧渣渣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章 验尸(上)

第四十六章 验尸(上)

        不知怎么了,听着那男子当着那妇人的面,为自己辩驳了几句,盛明玉的心里,顿时就对那男子,萌生了些许的好感。

        重活这一世,她还从来没有发现,原来有人还会维护她。

        原来还有人,一直记挂着她。

        听着院墙那边没了声音,盛明玉觉得,那边似乎也没了人。

        既然没了人,那她也就早点休息吧!

        因着快到了下场的日子,私塾的课业要紧,明珏这些日子就一直留在了私塾里。

        盛明玉在家中领着几个丫鬟仆妇,做了些开胃的点心出来,让安心送去私塾给明珏。

        今日盛明玉去了五岳观出摊,今日不是五岳观开法会的日子,前来进香的香客很少,盛明玉只卖了几道驱邪挡灾的符咒。

        看着天色渐晚,盛明玉就嘱咐安心开始收摊了。

        “盛姑娘,这么早回去做什么?要不你在继续留在这里,再摆一会摊?”

        盛明玉一回过头,只见展红凌,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自己身后。

        展红凌一袭红衣似火一般,肤白如雪,怀中挎着一把雪亮的佩刀。

        难不成功夫高的人,走路都是无声的?

        方才展红凌朝她走过来的时候,她就没听见任何响声。

        “我给盛姑娘的卷宗,盛姑娘可曾看过了?不知盛姑娘对这杀人分尸,有没有什么看法?”

        她能有什么看法?

        方才展红凌都说了,凶手是杀人之后,进行分尸的。

        发现的第一具尸体,少了两条胳膊。

        第二具尸体,则是少了两条腿。

        第三具尸体,则是少了心脏。

        第四具尸体,则是少了脑袋。

        这杀人分尸案的卷宗,展红凌昨日已经嘱咐衙门的信使,给她送了过来。

        昨夜在前院书房的时候,她就细细看过几遍了。

        她只觉得能够犯这个案子的嫌疑人,一定有足够高的心理素质。

        一般的男子,连杀鸡都不敢杀,更别说,提刀去分尸了。

        且能够如此熟练地掌握刀的力度,不破坏尸体的其他部分,凶手应该个屠夫或者是个厨子。

        屠夫,专门在市场里,负责屠宰各种活物的。

        基本上都是一刀毙命,能够清楚得知道,动物的死穴在哪,怎么做才能又快又准地杀死动物。

        厨子,虽说平日里接触不到活物,接触到的都是已经处理好的鸡鸭鹅,但厨子的刀工,一点也不亚于屠夫,甚至比起屠夫,厨子的刀工,还要更加精进。

        厨子清楚的知道动物的血管在哪,所以下刀的时候,他们会小心翼翼避开这些血管。

        不至于让喷溅出来的血,污染了食材。

        盛明玉把自己的分析,说了一遍给展红凌听,展红凌也觉得,盛明玉说的在理。

        这些日子她所调查的,就是这东京城里所有市场中的屠夫,酒楼的厨子。

        “不知盛姑娘什么时候得空,陪着我去衙门的停尸院,看看那几具尸体?”

        展红凌面上笑了笑,淡淡地说着,重重拍了拍盛明玉的肩膀。

        要她亲自去看看尸体?

        她不去,她不想去!

        方才她已经说了,这是桩杀人分尸案,有些尸体没了手,有的没了脚,还有的没了头,如此一想,那是有多吓人。

        盛明玉正要说话,却一把被展红凌拽了起来,展红凌拽着盛明玉,就上了隔壁的一辆青油布马车。

        “盛姑娘,不好意思了。你是衙门外聘的仵作,还是去看看尸体得比较好!”

        什么!

        盛明玉欲要挣扎反抗,想要下了马车,可展红凌把雪亮无比的佩刀露了出来,架在了盛明玉细皮嫩肉的脖颈之上,一不小心,就是一道血淋淋的痕迹。

        见自家姑娘上了那辆青油布的马车,安心马上就追了出去。

        她想要追上那辆马车,可她一个人,怎么跑得过一匹马,还没跑出几步,安心就气喘吁吁,停在了原地。

        趁着展红凌没注意,盛明玉忙掀开了车帘,朝着站在不远处的安心,喊了几句,让安心先回去。

        展红凌不敢对她如何,一定会安然送她回去的。

        安心点了点头,表示明白,把摊位收走之后,雇了一辆马车,就先回了盛家大宅。

        车轮轱辘轱辘地转了数十圈,始终还没有到达目的地。

        盛明玉坐在马车里,已经有些慌了起来。

        “展捕快,咱们这是要往着哪里去?”

        “衙门的停尸院,已经停满了尸体。府尹大人让我们把那些尸体,移去了城外的义庄,由衙门负责义庄的人,专门看守。”

        听见展红凌说了义庄二字,盛明玉马上就后悔了。

        展红凌这厮,竟然要把她,带去义庄?

        盛明玉在心底里抱怨了几句,暗暗骂了展红凌几句,这才做罢。

        片刻之后,就到了城外的义庄。

        义庄建在城外的南坡,那里无人居住,僻静得很,把义庄建在那里,也不至于影响了周边住着的百姓。

        马车停靠在了义庄外的巷道里,盛明玉和展红凌,先后下了马车。

        进了义庄之内,有专人领着盛明玉,去后院的停尸间,看那几具尸体。

        “这位便是展捕快请回来破案的仵作吧?看着这样年轻,真的能破了这桩案子吗?”

        引路的衙役,看了眼紧紧跟在展红凌身后的盛明玉,就问道。

        虽说他们已经预先知道了,今日展捕快会带了一名女仵作来,但瞧见盛明玉模样生的那样的好,他们的眼中对盛明玉也生起了几分不解和诧异。

        怎么好端端一个姑娘,会来做仵作这样的脏活累活呢?

        实在是让人不解。

        进了停放那几具尸体的耳房,盛明玉只觉得,一股股的冷气,直往身体里钻。

        盛明玉一连打了几个冷颤,被冷得瑟瑟发抖的时候,展红凌赶忙让人,拿了一件棉布袍子过来,披在了盛明玉的肩上。

        “盛姑娘,这些日子天气炎热,府尹大人担心这些个尸体腐烂了,到时候不便查验,就让人搬了冰块过来,堆在了这里。”

        盛明玉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紧紧系紧了袍子,盛明玉走近了那几具尸体。

        没有着急着让人掀开盖在尸体之上的白布,盛明玉先问了看守尸体的衙役几句。

        “这四具尸体,是案发之后直接送来的?有没有其他人接触过?”

        “府尹大人交代下来,除了衙门的仵作之外,不许旁人靠近这几具尸体。在盛姑娘还没有来之前,府尹大人已经让衙门的孙仵作来查验过了,只是孙仵作毕竟年事已高,查验得或许没有那么仔细,府尹大人怕出了什么纰漏,遗漏了什么重要的证据,这才让展捕快,请了盛姑娘过来的。”

        义庄的老管事,手中端着盏油灯,给盛明玉仔细地解释道。

        既然这几具尸体,已经被其他仵作查验过了,那她在查验之前,很有必要看看上一位仵作,查验出来的结果了。

        “不知孙仵作可留下验尸单,若是有验尸单,还请老管事取出来,给明玉看看。明玉想要看看,孙仵作查验的结果是什么。”

        听着盛明玉想要验尸单,义庄的老管事,面上有些为难。

        眼前这盛姑娘,还不是衙门的正式雇员。

        这验尸单,只有衙门正式的雇员,才能查看。

        若是就这样交给了盛姑娘,只怕有些不妥。

        正当老管事为难的时候,展红凌却点了点头,就道。

        “既然盛姑娘想要看看孙仵作查验出来的验尸结果,你们就快些取出来,给盛姑娘好好看看吧!”

        既然连展捕快都这么说了,那他们就只能把孙仵作查验过后,留下的验尸单,取出来,给了面前的盛明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