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颤抖吧渣渣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 退婚(二)

第三十二章 退婚(二)

        永定侯府在石鼓巷,距离丹阳街不远。

        坐车的话,半盏茶的功夫就到了。

        出徐家的时候,徐定元瞧了一眼盛明玉雇来的马车,觉着那马车破败不堪,里头又没什么陈设,就提议让盛明玉坐了徐家的马车,同他一起去石鼓巷。

        盛明玉原先不想和徐定元同坐一辆马车,但思来想去,还是上了马车。

        车轮轱辘轱辘地转了几十转,终于到了位于石鼓巷的永定侯府。

        看着面前的高门大户,盛明玉心中,不由得生起了一阵感慨。

        在原身的记忆里,她是盼着能嫁到这样的高门大户来的。

        她想着,若是嫁给了石泉,便能改变自己的命运,能叫明珏同她一起,过上好日子。

        只不过,在她看清楚石泉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之后,这样的想法,她便不会再有了。

        盛明玉在心底里深深吸了几口气,随着徐大舅舅,一同进了永定侯府。

        徐大舅舅叫随身的小厮,扣开了永定侯府的大门,先是出来一个守门的小厮,之后又出来一个管事模样的中年男子。

        管事识得盛明玉,是自家公子的未婚妻,入府禀报之后,石泉也跟着出来。

        管事不过才进去一会,片刻之后,就引着石泉到了院子里。

        石泉先是打量了盛明玉一番,又把目光,投在了盛明玉身前的徐大舅舅身上。

        这些日子他一直都在找盛明玉的下落,他去了几次盛府,皆没有见到盛明玉。

        守门的婆子说盛明玉出去外头了,不知何时回来。等了几次,没等着盛明玉回来,石泉也渐渐失了耐心。

        不过盛明玉今日,怎么会想着上他们侯府的门来?

        还把她的亲舅舅,也带了过来。

        还没等石泉反应过来,盛明玉已经走近了石泉,面容冷淡,说话的语气,也是冷冰冰地,未曾带着一丝一毫的感情。

        “石泉公子,不知侯夫人可在?我今日过来,是有要事要同侯夫人商量的?”

        有要事要同母亲商量?

        石泉盯着盛明玉看了半晌,眼前的盛明玉,心中到底在盘算着什么?

        她要找母亲,究竟要做什么?

        “盛明玉,你今日过来做什么的?老老实实同我说清楚,这些日子,你一直闭着我不见,到底是什么意思?”

        盛明玉并未回答他方才的问题,而是避过他的那些问题,直接问道。

        “石泉公子,不知侯夫人可在?”

        石泉被盛明玉冷冰冰的面容,冷冰冰的话语,彻底激怒了,一把拽过盛明玉的手,高声问道。

        “盛明玉,你今日到底是过来做什么的?找我母亲做什么?”

        “退婚!和石泉公子退婚!”

        盛明玉简单明了地回了他,挣脱了他那只紧紧拉着她的手的手。

        退婚?

        石泉把眸光投在了盛明玉的脸上,细细打量起来。

        敢情她今日带着徐家的人过来,是来和他退婚的?

        这个时候,突然有个丫鬟走了过来,朝着盛明玉福了一礼,就道。

        “盛姑娘,我家夫人有请!还请两位随着我过来!”

        盛明玉点了点头,从石泉身旁绕开,跟着丫鬟就进了不远处的一个院子。

        院子里,永定侯夫人正在廊下逗着雀鸟。

        廊下挂着数十个鸟笼,每个鸟笼里,都装着一只品种不一的金丝雀。

        许氏听见声音,转过头来看了眼进了院子的盛明玉和徐大舅舅。

        许氏得了诰命,所以在府里,穿着打扮惧是不凡。

        “明玉,今日怎么想着过来了?难不成是这么些日子不见,想伯母了?过来,让伯母好好瞧瞧你,看看是胖了还是瘦了?”

        又是这样假惺惺的问候。

        若是换作以前的盛明玉,或许还会相信许氏这些话。

        可如今的她,却是不会相信许氏那些话。

        许氏不过是瞧着有外人在场,装模作样给外人瞧的罢了。

        谁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关心她。

        “侯夫人,明玉今日过来,是有事与你商量。”

        还没有等盛明玉把话说完,许氏就突然开了口,抬起头看了眼盛明玉,面上就笑了起来。

        许氏的笑声,极其吓人。

        “这么些日子不见,听说明玉的胆子,越发大起来了?”

        “今日是过来退婚的?也不找面镜子,仔细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就凭你这样的姑娘,我家泉儿愿意娶你,你能够嫁到我们永定侯府,是你几世修来的福分。”

        “如今还带着人过来退婚!你还要不要礼义廉耻了?没有侯府这些年的接济,你和你那弟弟,早就去喝西北风了。”

        许氏说着,两只眼睛恶狠狠地瞪着盛明玉。

        之前她就在石泉的口中,听说了盛明玉的种种了,没曾想,她今日竟胆大妄为到上门来退婚。

        面对许氏那些言语,盛明玉并不在意。

        许氏之所以这么说,无非是想要讽刺她,她和明珏之所以能活到如今,靠的都是永定侯府的接济。

        我呸!永定侯府,何曾接济过她们姐弟二人?

        许氏这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了!

        看着盛明玉不说话,许氏又开始斥骂起来。

        “盛明玉,就你这样的货色,白送给我们家,我们也是不要!你不是口口声声说着要退婚吗?你去写了退婚书来,我们家签上字,这就退了婚。”

        话音刚落,许氏就让丫头拿出了已经准备好的退婚书来。

        方才许氏骂了那么多,没成想,她竟然连退婚书也准备好了。

        这样还省得自己当面写了。

        不过方才许氏说,永定侯府接济过她们姐弟二人,正好当着徐大舅舅在场,她就揭破永定侯夫人许氏那张丑恶的嘴脸,让徐大舅舅好好看看,她们永定侯府,到底是一群什么样的人。

        “听着侯夫人方才说,侯府接济过我们姐弟二人,那么我想问问,侯夫人什么时候接济过我们姐弟二人的?怎么我一点也不知情?”

        许氏没想到,盛明玉竟和她较真起来。

        这些年她怎么就没有让人接济过她们姐弟二人了?

        “明玉,这些年,盛府里的吃穿用度,哪一项不是我吩咐底下人置办的?”

        “还有泉儿,每回我听说盛府已经揭不开锅的时候,我不是让泉儿送了银子过去,难不成那些东西,那些银子,都是叫狗吃了?叫狗用了?”

        许氏说着,越发起劲。

        指着盛明玉的鼻子,又斥责道。

        “好你个忘恩负义的货色!我今日不教训教训你,你是长不了记性,是吗?”

        许氏说些,递了个眼色给身边伺候的婆子。

        婆子马上就懂了许氏的意思,赶忙下去取了藤条上来。

        许氏接过藤条,一步一步朝着盛明玉走了过来。

        盛明玉并不退让,而是继续待在原地。

        今日有徐大舅舅陪着她过来,难不成许氏还敢当着徐大舅舅的面,教训她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