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颤抖吧渣渣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藏宝图

第二十七章 藏宝图

        听着管事这样说,盛明玉让管事燃起了耳房之中的烛火。

        管事点燃了耳房之中摆着的几盏烛火,耳房里头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方才管事说这些个箱子,都是元王府着人送来的。

        盛家与元王府并无来往,元王府为何要送几个大箱子过来?

        让管事依次打开了面前摆着的几个箱子,一个红漆木的箱子之中,装了满满的布料,盛明玉走上前,摸了几匹布料,俱是上好的锦缎。

        这些锦缎,若是在外头那些个绸缎庄,布庄,少说也值数十两银子一匹。

        盛明玉让安心清点了一番箱子里面的布料,有三匹云锦,三匹华锦,还有几匹苏杭过来的上好布料。

        这一箱子的锦缎布匹加起来,少说也值几百两银子了。

        只是她不清楚,元王府让人送来这一箱锦缎布匹,到底想要干什么?

        不对,这些锦缎,应该是陈苍着人送来的。

        他让人送来这许多锦缎,究竟意欲何为?

        再打开另外三个箱子,一个箱子里装了些胭脂水粉,一个箱子里装了些小玩意,还有一个箱子里,装了几件已经做好的衣裳。

        看款式颜色,像是如今东京城最流行的天青色百褶裙。

        青蓝色的衣裙,穿着女子身上,宛如披上天边云彩一般。

        得知盛明玉在耳房里,明珏捧了书本就过来了。

        看着屋里摆着的几个大箱子,明珏不知里头是什么,走近了盛明玉就问道。

        “姐姐,这几个箱子之中,是什么东西?又是什么人把这些东西送过来的?”

        盛明玉笑着拍了拍明珏的脑袋,这些事情,若是她自己不和明珏说清楚,以明珏这样多疑多思的性子,一定会向别人打听的。

        与其让明珏下去同别人打听,索性她现在就告知他。

        “这里头都是些锦缎布匹,还有几件衣裳,一些胭脂水粉!是元王府着人送过来的。”

        “咱们家和元王府并无往来,元王府为何要叫人送了这些东西过来?难不成是那日那个公子,着人送来的?”

        看着面前的这几个大箱子,明珏想起来。

        那日有黑衣人带着姐姐不知去了哪里。

        难不成这些个东西,便是那日黑衣人送过来的?

        看着明珏凝神思索着什么,盛明玉忙道。

        “明珏,这些东西,都是那日姐姐在广场上救下的举子家人送来的。说不定那元王府的什么亲戚,那日也在那群举子之中。为了鸣谢我的救命之恩,特地让人送来的。”

        只有这样解释,才能让明珏相信,方才她所言非虚。

        听着盛明玉这样说,明珏也觉得盛明玉说的对。

        他们盛家同元王府素不相识,元王府突然着人送来这么多东西,不是为了鸣谢那日姐姐在广场上揪出了刺杀张先生的真凶,帮着元王府的什么人,摆脱困境。

        还能是因为什么?

        “明珏,你要知道。这世上的人情往来,都是建立在利益之上的。若非姐姐有利用价值,他们也不会着人送来这么多东西。这些东西虽无用,但我们叫人拿出去变卖,也还是能换些银子的。”

        眼前的这四个大箱子里头的东西,盛明玉都不会动。

        她会吩咐管事下去,找个合适的机会,找个又能出得起价格的买家,把这些东西都变卖了。

        如今她需要的是银子。

        这四个大箱子里头的东西,对她作用不大。

        与其堆在这里生灰,还不如变成银子得好。

        嘱咐管事几句,盛明玉就把变卖这箱子之中东西的重任交到了管事手上。

        眼前干瘦干瘦的中年男子,便是如今盛府里的钱管事。

        钱管事母亲留下来给她的人。

        对她一向忠心耿耿,变卖这些东西的事,交给他来办,她也能放心些。

        ……

        永定侯府。

        留香居,永定侯夫人许氏自己的院子。

        许氏是如今永定侯石璋的原配夫人,也是石泉的生母,永定侯府的当家太太。

        许氏出身江南名门许家,许家在当地,也是有名的名门望族。

        许氏之所以会嫁到永定侯府来,是因为当初永定侯老侯爷,一眼就从江南的几大世家女子之中,挑中了许氏。

        小花厅里头,今日平阳侯夫人李氏入府来,许氏在小花厅中陪着她,二人在厅中说说笑笑。

        前些日子,永定侯夫人得了李太后的赏识,李太后也抬举她,封她做了一品诰命。

        而她身旁的平阳侯夫人李氏,出自李太后的母家,也是多年前就封了一品诰命夫人之人。

        在平阳候夫人李氏面前,许氏收敛了许多。

        “听说这些日子,你家泉儿,和盛国公府的二姑娘,走得比较近呀!外人皆传,说你家泉儿已经打定了主意,想要娶了盛国公府的二姑娘了。”

        平阳侯夫人李氏皮笑肉不笑地看了眼身旁的许氏,就道。

        “这怎么会?莫不是你听错了?和我家泉儿有婚约在身的是盛家长房的大姑娘盛明玉,不是那盛国公二姑娘。”

        许氏讪讪地笑了笑,试图掩住面上的尴尬之色。

        看出了许氏的有所隐瞒,平阳侯夫人李氏也就没有继续说下去。

        既然许氏不愿告诉她,她也不好得继续再问下去。

        不过这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许氏心里,可比她要清楚得多。

        待平阳侯夫人李氏走后,许氏就让身边的大丫鬟芳雪,去请了石泉过来。

        这事到底是怎么传出去的,她一定要好好问问他才是!

        因着要见儿子,许氏回屋换了身大红色遍地金的湘绣褙子,绾了个圆髻,发上簪了一支赤金芍药镶嵌红宝石的簪子。

        簪子上的红宝石,在阳光的照耀下,耀眼夺目。

        这是永定侯石璋与许氏的定情信物之一。

        当初石璋便是握着这根簪子,去了许家,把许氏娶回来的。

        看着石泉一脸怒气冲冲地过来,许氏面上,满是不高兴,还没等儿子走近她,就开始斥骂道。

        “你可知道?你想要娶盛国公府二姑娘的事情,已经传遍整个东京城了。难不成你是想要败坏了咱们家的名声?别人都在背地里议论咱们家吗?”

        听着许氏这样说,石泉面上的怒意更盛,不顾屋里还有伺候的丫鬟婆子,开口就道。

        “阿娘,我怎么会不顾及咱们侯府的名声?我也不知道,如何就走漏了风声?”

        “我带着如玉去了一趟盛家大宅,见了盛明玉。原想着把她哄乖,让她顺顺利利地嫁过来的。可谁知道,她竟不愿嫁到咱们家来!还说要与儿子退婚?”

        “什么?她当真这么说的?”

        听着石泉说了一番,许氏面上,满是吃惊。

        紧接着,她又追问起来。

        “她莫不是吃了雄性豹子胆,竟说出这样的话来?她想要退婚?这退婚是该她提出来的吗?”

        “也不看看她自己是什么货色?盛家长房已经衰落,如今的盛国公府,才是如日中天!”

        “儿呀!她要退婚,也成!她同咱们家退婚了,你便能去盛国公府提亲了,求娶盛如玉。”

        石泉有些意想不到。

        没想到原来在阿娘的心中,也是盼着他能够和盛明玉退婚的。

        屏退了小花厅里头伺候的丫鬟仆妇,许氏留了石泉下来,有事要交代与他。

        “听说盛家大宅里头藏着一份前朝的藏宝图,盛国公夫人之所以想要拿走她手上的这间宅子,就是想要得到那张前朝的藏宝图。你可曾向她打听过,那藏宝图究竟有没有?”

        许氏之所以一直不让石泉和盛明玉退婚。

        有两个原因,一来是听说盛家大宅里头有一份藏宝图,而那份藏宝图,只有盛明玉一人知晓。

        泉儿娶了盛明玉回来,那盛家大宅,不就如同探囊取物一般。

        得了盛明玉,就等于得了藏宝图。

        二来便是,听说那盛家大宅之中,还藏着炼制不死仙药的方子。

        若是得了方子,这传说中的不死仙药,她也能够得到了。

        只可惜她原本打的好好的算盘,就这样落空了。

        不行,再怎么说,也得在退婚之前,让泉儿问出那前朝藏宝图才行。

        “泉儿,这些日子你先别着急地提出退婚这件事,你先哄着那盛明玉些。至少要从她嘴里,问出我们想要的那些东西才行!还有就是,盛家大宅藏着前朝藏宝图的事情,你千万不能同旁人提起!”

        许氏看着眼前的儿子,语重心长地提醒道。

        “阿娘说的,儿子都明白了。儿子一定不会先提出退婚来的!”

        石泉留下来又陪着许氏说了几句,就离了许氏的留香居。

        又过了些日子,明珏手上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只是还不能做太重的活计。

        盛明玉心疼弟弟,就让明珏整日待在屋里,读书习字。

        适当地锻炼手上的右手,以便能够更好的恢复。

        这一日盛明玉去了妙元仙观出摊,卖了一张炼丹药方,帮了一两个人算命测字。

        瞧着天色渐晚,盛明玉就要收摊回府。

        路过寿春伯府的时候,盛明玉想起了徐敏。

        这些日子不曾见她,听说她回了一趟徐府,事后又被寿春伯夫人和齐名,哄着骗着又回了齐家。

        盛明玉知道齐名肯定不待见自己,所以她并不想入府去见徐敏。

        而是找了寿春伯府的门房带了话去给徐敏,请了徐敏出来,她就在寿春伯府外的茶楼,等着她来。

        没过多久,徐敏得了消息,就带着丫鬟出府,来了盛明玉所在的茶楼了。

        “明玉,不知你把我喊出来,是有什么话想要对我说?”

        看着徐敏的气色不错,穿戴整齐,打扮显得年轻,就知道这些日子在寿春伯府,想必齐名也没有太过为难于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