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颤抖吧渣渣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卷入风波(五)

第二十二章 卷入风波(五)

        “姑娘,不知你看出什么没有。”

        盛明玉回过身来,指着张先生泛黑的手指甲道。

        “展捕快,人若是中毒而亡,在死了之后,毒素会渗透到全身,有的人中毒死了,眼耳鼻皆会流出黑血,有的人中毒死了,表面上看没什么反应,不过细看指甲,就会发现指甲有些泛黑,是慢性中毒的表现。”

        张红凌听得一个头两个大,她只是一个追捕凶手的捕快,哪里懂得这些个仵作的行当。

        不过听着盛明玉分析得头头是道,她也就相信了。

        “这位姑娘说的不错,张大人确实是慢性中毒而死的,不过小人敢断定,张大人也知道了自己中了毒,付过一些解毒的汤药,不过没能找出解药,还是有毒素残留在身体之内。久而久之,张先生的身体就会被这些残留的毒素渗透。”

        张姓仵作很赞同盛明玉的观点。

        前世的盛明玉,的确学过些皮毛的医术。

        是跟着一个大夫学的。

        在明珏死后的几年了,盛明玉一直在佛寺里为明珏祈福,她在佛寺里遇见了一个大夫,他是从宫里御药局出来的御医,医术精湛,比起这世上的大夫,都要高出许多。

        不仅如此,他对验尸,也有着自己的一套法子。帮着别人破了几次谋杀案。

        那大夫觉得和盛明玉投缘,就教了盛明玉几分医术。

        不过也就是这几分医术,也够盛明玉受用终身了。

        两年后她回了盛家大宅,再没见过那大夫。

        盛明玉让人掀开了盖在张先生尸体上的白布,细细地看了眼张先生胸口处的伤痕,伤痕极少,很准地就扎在了张先生的心脏处。

        看来行凶者是想一刀毙命。

        不过他没想到,张先生的心脏,恰恰与常人不一样,远了几分。

        突然间,盛明玉发现张先生的手紧紧握成了拳状,像是握着什么东西一样。

        还没等告知身后的展红凌,盛明玉就先一步掰开了张先生的手,张先生的手里,竟抓着一脚破布。

        看那破布的模样,像是张先生受了伤之后,从凶手衣服上撕扯下来的。

        有了这条线索,那真凶也就能浮出水面来了。

        盛明玉把那一角破布,递给了展红凌。展红凌细看过之后,就让人拿了下去比对,若是谁衣裳上正好缺了这么一角,便是行刺张先生的凶手了。

        找出了真凶,也就能还了明珏和那些个无辜受牵连举子的清白了。

        不过在此之前,她想要验证一番,方才她瞧见那个行为举止和其他举子不一样的人,到底是不是行刺张先生的真凶。

        得了展红凌的允准,盛明玉再次来到广场上,来到了那个行为举止与其他举子不一样的少年身边。

        “敢问公子贵姓?”

        那少年不屑地看了盛明玉一眼,并未回答。

        瞧着那少年没回答盛明玉,展红凌拎着刀就走了上来,把手中的钢刀架在了那少年的脖颈上。

        “姑娘问你话,你就老老实实回答!否则休怪姐姐手中的刀剑无眼,一个不小心,你的人头便咕噜咕噜滚下地了。”

        被展红凌这么一说,那少年才不急不慢地回道。

        “小人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城北赵村葛二蛋。”

        行刺张先生的凶手,必定苦练了数次,才会如此快狠准地一刀毙命。

        盛明玉猜想,多次的练习,眼前的少年身上,必会有老茧。

        如今被扣在广场上的举子,大多数些手无缚鸡之力之力,连刀剑也不曾碰过之人,手上必定没有老茧。

        “若想证明你不是凶手,便摊开手,让我们瞧瞧。大家都知道,被扣在这里的,都是些文弱书生,平时连杀鸡都不敢杀的人,手上必定没有老茧。你手上若有,便足以证明你便是行刺了张先生的真凶。”

        被盛明玉这番话一刺激,那少年一个哆嗦,面上有些发青。

        可马上又回过神来,指着面前的盛明玉就怒道。

        “哪里来的小姑娘,竟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胡说八道!我手上哪里有什么老茧?”

        说着,他马上就摊开手来。

        只见他的手上,出现了几道新鲜的伤口,此刻正鲜血淋漓着。

        “方才起来的时候,一不小心被地上的石块划伤的。还请姑娘和两位大人说说情,给我些止血的药材,不然小人的性命,可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说着,那少年的眼神,就在展红凌的身上,不断游走。

        为了隐藏他手上的老茧,竟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划伤了自己的手。

        不过她还有后招。

        “展捕快,麻烦你把方才在张先生尸体手中发现的那一脚破布拿来,方才我瞧着这少年的衣角破了个洞,看来那一脚破布,就是他衣服上的。”

        听着盛明玉这样说,那少年脸色马上发白。

        他还想要为自己辩解几句,可盛明玉已经认定了他是凶手。

        “凭个一脚破布,就能认定我是行刺张先生的凶手,姑娘莫不是没有熟读大陈律法?”

        盛明玉笑了笑,不应他,只道。

        “你说你不会功夫,那么为何你脚上的鞋子,如此干净。你仔细看看你周围的那些人,那个脚上不是沾满泥土,偏你的如此干净。”

        “我记得今日出门之时下了雨,路上皆是泥泞,你脚上却没沾染上一点泥土,说明你的轻功,也是不凡。”

        在场的众人,哪个脚上的鞋底,没沾上些泥土的,偏偏眼前这少年鞋面,鞋底,干净无尘,并无沾上一星半点的泥土。

        他若是不会功夫,那那双干净的鞋子,又该做何解释?

        盛明玉话罢,展红凌已经叫人拿来了那一脚破布,在那少年衣裳上一对比。

        果然,把一脚破布就是他衣裳上的。

        眼看着自己的身份即将暴露,那少年马上就发起狂来。

        “张先生是我杀的,就是我杀的!那样怎么样?没成想,我做的如此天衣无缝,竟被你这样一个小丫头给识破了!我是赵家人,你们谁敢动我?”

        赵家?

        当今赵皇后的母家?

        “展捕快,张大人,拿下他,细细查问。看看他真是赵家人,还是临死之前,想要攀咬上其他人?”

        盛明玉很果断,还没等张松和展红凌做出决断,她便替她们二人做出了决断来。

        听得盛明玉大喊了几声,替她们快速做出决断,展红凌马上带着几个衙役,上前扣住了那少年,并往少年口中塞了块破布。

        临死之前还想攀咬其他人,看来他已做了必死的准备,所以塞块破布是避免他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