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颤抖吧渣渣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卷入风波(三)

第二十章 卷入风波(三)

        盛明玉又看了眼那些个巡城的卫队,看他们身上所着的盔甲,该是五城兵马司的人才是。

        既是五城兵马司的人,今日为何会无缘无故出现在这里?

        难不成是出了什么大事?

        想起了明珏说要去见张先生,盛明玉心里感觉有些不对劲。

        难不成这些个五城兵马司的人,是奔着张先生来的?

        张先生是翰林院大学士,按理来说和五城兵马司的人并未有什么交接才是。

        安心紧紧地跟在盛明玉的身后,不断往着街头围着的人群奔去。

        街上的百姓,原来都聚集在前方看热闹了。

        可到底是什么样的热闹?

        竟能吸引了这么多的平民百姓,不顾五城兵马司巡逻的人,驻足下来围观的。

        不一会,盛明玉拉着安心的手,便挤进了围观的人群之中。

        围观的人群瞧着一小娘子拉着个丫鬟飞快冲进来,担心盛明玉打到自己,纷纷避让开来。

        果不其然,明珏真的出事了。

        只见明珏和十几个年龄相当的公子少爷,一同被捆了手脚,扔在了地上。

        在他们身后躺了具尸体,看那具尸体的年龄及穿戴,盛明玉猜测那具尸体应该是明珏口中的那翰林院大学士张先生才是。

        在那具尸体上,只见一把匕首,正正地扎进了尸体的心脏处。

        这是怎么一回事?

        难不成是明珏身边那堆人之中,有人刺杀了张先生?

        想到这里,再看到明珏身后的那一众五城兵马司的人,正手持利刃对着他们。

        盛明玉不禁脸色雪白,拉着安心的手,又从人堆之中挤了出来,来到一颗树下。

        盛明玉倚着树,就开始在脑中细细思量起来。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见自家姑娘面上一副焦急之色,安心赶忙开了口,问了姑娘。

        “姑娘,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呀?为何公子会在那些人之中?”

        她要是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就不会退到这树后来了。

        她之所以退到这树后,就是知道有人必会在这树后说前面的闲话的。

        果不其然,有几个穿着不凡的年轻公子,正聚在一起,指着前方围着的那些人,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真是造孽呀!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个杀手,竟一刀杀死了翰林院的张先生,如今那个杀手正混在前面那群少年之中。若是找不出来那杀手,只怕是要连累了那些少年的。”

        听见了声音,盛明玉赶忙凑了过去,问了方才说话的那公子。

        “敢问公子,那个杀手是从那里钻出来的?他到底是怎么杀了翰林院的张大学士的?”

        盛明玉这么一问,方才说话的那几个公子,看了眼盛明玉,瞧着盛明玉的穿戴打扮,不像是乡野村妇,倒像是东京城里的官家小姐。

        只是她问这些个做什么?

        看着那些人用疑惑的眼色打量着自己,盛明玉忙解释道。

        “几位公子别误会了,我不是什么歹人。只是我的亲弟弟也牵涉其中,为着弟弟的性命着想,我只能大胆问几位公子了。”

        听着盛明玉这么一解释,倒也说的过去。

        既如此,他们索性就把此事的前因后果,和眼前这位姑娘说上一说。

        几人商量过后,最后决定由方才说话的那个公子来给盛明玉解释。

        “姑娘,今日是翰林院大学士张先生外出讲学的日子,所以便聚集了很多举子,前来听学。”

        “张先生说着说着,突然从人群中飞出一把飞刀,正正地扎进了张先生的心脏处,张先生死了,那些举子忙凑了上去,想要查看张先生的伤势。”

        “只是还没有等他们凑近张先生,五城兵马司的人就得了消息,说是有人行刺了翰林院的张大学士,就带着几队人马围了过来。”

        盛明玉听着,面色的焦急之色更盛。

        这该怎么办呀?

        明珏卷入了这样的行刺事件中,若是最后找不出真正的凶手,岂不是连累了明珏?

        从方才那人说的话中,盛明玉找到了几处疑点。

        张先生刚死,五城兵马司的人就得了消息,赶了过来?

        为何会这么凑巧?

        若不是巧合,那今日这一场行刺事件,便是事先预谋好的。

        今日来见张先生的那些个举子,不过做了那人的替罪羔羊罢了。

        不过很不巧的事,五城兵马司的人来的及时,想必那个行凶的人,也没能趁乱逃走,想必如今还在明珏身边的那些人之中。

        只是想要找到真正的凶手,谈何容易?

        还有便是,她一个姑娘家家的,若是想要调查清楚此事,她的身份也不大便利。

        看着盛明玉经久不语,面色越发苍白起来,想必是在心中忧心她那弟弟了。

        “姑娘,张先生是翰林院大学士,又是太子侍讲,太子对张先生一向礼重又加。如今张先生遭了行刺,若是不查明真凶,只怕你弟弟和那些个无辜的举子,是要惨遭牵连的。”

        方才同盛明玉说话的男子,又细细打量了她一番,看着她神色越发紧张,想必是在担心她口中的那个弟弟吧?

        “看姑娘的穿着打扮,该是大家闺秀,快些喊人回去寻家中长辈过来吧!”

        家中长辈?

        她还有什么家中长辈?

        父母亡姑,祖母又不问世事多年,难不成要去盛国公府,找那些人?

        不行!她绝对不会去的!

        若是她把这些事都告知了盛国公府的那些人,只怕那些人不会帮她,反倒还会落井下石。

        若连带她一起也下了大狱。

        那么父母留下来的那座盛家大宅,在盛国公夫人眼里,岂不是如同探囊取物了。

        她绝不能叫这样的事情发生!绝对不行!

        盛明玉又看了眼远方的明珏,只见明珏和那些举子跪在广场上,旁边有士兵虎视眈眈地看着他们。

        明珏胆子小,连瞧见了老鼠都会害怕,如今被那些杀人如麻的士兵瞧着,只怕早就吓破胆了吧?

        盛明玉试图让自己镇定下来,再想想看,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拯救明珏的。

        她毕竟是重活一世之人,一定有什么办法能够帮助她拯救明珏才是。

        看了眼前方人影攒动的广场,她想到了个主意。

        先问问清楚今日是五城兵马司的什么人来才是。

        “不知今日来的是五城兵马司的什么人?”

        盛明玉这么一问,方才说话那三人,面容有些诧异。

        这小娘子问这做什么?

        难不成是心中已经有了法子?

        三人心里暗中思付,面面相觑半晌。最后三人拿定了主意,还是由方才回盛明玉话的那男子回她道。

        “姑娘,今日来的是五城兵马司的副指挥使张松大人。”

        担心眼前这小娘子会为了弟弟,去向那张松求情。那男子又提醒了句。

        “姑娘,若是你为着弟弟,要去向那张松求情,我还是劝你,早早打消了这个念头。”

        “那张松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仗着做了五城兵马司的指挥使,就借着宫里的由头,在城里随意抓人,杀人。死在他手下之人,没有一千,估计也有八百了。”

        “还有便是,那张松还是个好色之徒,姑娘生的这样貌美,还是别去遭他那样的人欺负了。姑娘还是想想其他法子吧!”

        听他这么说,盛明玉不由得抬头瞧了那男子一眼。

        男子见盛明玉这样盯着他瞧,耳根子瞬间就红了大半,红的就像要滴出来血一样。

        低下头暗道:眼前这姑娘怎么这样瞧着他?

        “多谢公子提醒,那容我再想想其他办法。”

        在他还没有说出张松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的时候,盛明玉当时在心里面想的,就是去找那个张松求情,叫张松放了明珏。

        可她知道张松是什么人后,还是早早打发了这个念头。

        像张松这样的人,她实在招惹不起。

        这个念头还是早早打消得好。

        “今日元王世子爷也来了,听说世子爷是个善良温和之人。姑娘不妨去求求他,看看他有没有什么办法?”看着盛明玉一脸焦急的模样,那男子又给她出了一个主意。

        既如此,她便只能赌一把了,看看那个元王世子陈苍,愿不愿意帮她了。

        盛明玉带着安心,转过身给身后的三人福了一礼。

        “大恩不言谢,三位公子的大恩大德,小女往后必会偿还。”

        “你叫什么名字?”

        方才一直和盛明玉说话的那男子,追了过来。

        “盛明玉!”盛明玉并未回头,而是直接回了他的问题。

        知道盛明玉的名字之后,那男子便再没有追上去,而是驻足在原地,口中念念有词。

        “明玉,明玉。皎皎月光如明玉,确实是个好名字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