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颤抖吧渣渣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卷入风波(一)

第十八章 卷入风波(一)

        初春三月,万物复苏。

        庭院里的一众柳树,都焕发出了新芽来。

        明珏躺在屋里待了几个月,手上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只是若想要恢复到没有受伤之前,只怕还得另请大夫,另用药,才能恢复如初。

        今日灶上熬了明珏的药,盛明玉陪着安心一起把药端去了明珏所在的书房。

        还没等盛明玉走进去,只听见屋里传来了明珏一阵又一阵的训斥声。

        “滚!你们给我滚!我不需要你们!我的手一定能恢复如初的!我一定还能提笔写文章的!我能的,我一定能的!”

        盛明玉让安心端着药在屋外待着,她则是先进去看看,看看屋里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屋里,书案上的笔墨纸砚,一应物品,都被扫到了地下。

        两个丫鬟,一个小厮战战兢兢地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抬,就这样受着明珏的训斥。

        明珏抓起书案上的一个砚台,正要往着小厮身上砸去的时候,却被盛明玉制止住了。

        “明珏,你这是做什么?手上的伤,咱们可以慢慢治,何必拿着丫鬟小厮出气呢?”

        盛明玉一把抓住了明珏准备朝着小厮身上砸去的砚台,一边又朝着跪在地上的丫鬟小厮使了眼色,让他们先出去。

        丫鬟小厮得了示意,慌忙站起身来,看了盛明玉一眼,就退了出去。

        “姐姐,我的手伤是不是痊愈不了了?你告诉我,是不是?”

        明珏说着,带着几分哭腔,紧紧地抓住了盛明玉的胳膊,不断摇晃着她的身子。

        盛明玉也有些无奈,她不知该如何向明珏解释这件事。

        他的手伤,不是不能彻底痊愈,而是彻底痊愈,需要找到医术比之前为明珏看诊那大夫更要精湛的大夫。

        只是那洛阳的金大夫,她该上哪去寻他呀?

        “明珏别担心,你的手伤,姐姐一定会想办法治好的。你现在先安心养伤,等过些日子,姐姐寻了新大夫来,再给你重新诊治,你要相信姐姐。”

        盛明玉温声说着,试图让明珏稳定下来。

        听盛明玉这么说,明珏的情绪也渐渐稳定下来,见明珏情绪稳定下来,不再似方才那般激动,盛明玉忙让安心端了药进来。

        伺候着明珏喝下后,盛明玉也出了书房。

        盛明玉刚出明珏的院子,前院伺候的门房就过来报信,说是瞧见永定侯府的马车来了,像是石泉过来了。他还有脸过来?

        伤了明珏的手,还有胆子过来?

        她今日不想他!也不想他再踏入他们盛家。

        让安心去交代了门房伺候的小厮几句,让那些小厮把石泉乱棒打出去。

        辗转又过了一个月,盛明玉这些日子并没有去出摊,而是一直待在府里,照顾着明珏。

        不过瞧着院里的桃花灼灼,想着外头的桃花,肯定也开得更好吧!

        盛明玉这些日子除了去三清观,五岳观出摊之外,其余时间,都是在府里陪着明珏。

        她让安心去明珏屋里看了一眼,见明珏躺在榻上歇着,嘱咐明珏屋里伺候的仆妇几句后,盛明玉就带着安心出了盛家。

        今日各家各户出来踏春游玩的人可不少,瞧着一辆辆精致华美的马车,往着城外的桃花庵去。

        盛明玉带着安心,走在那些马车的后头,也往着桃花庵的方向去了。

        走了没多久,盛明玉就发现前方的一群少年之中,有一道熟悉的身影?

        是明珏?

        盛明玉不敢确定,拉着安心的手,挤进了前方那一众少年之中,发现其中一个手上缠着绷带的少年,正是明珏。

        明珏现在不是该在屋里好好歇着吗?

        怎么就出来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

        难不成明珏趁着她出门,也跟着偷溜出来了?

        盛明玉让安心待在原地,她上去走了几步,朝着明珏喊了几声。

        “明珏,你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明珏似乎是听见了她的声音,回过头来,就瞧见自家姐姐站在自己身后,他有些慌乱,想要往身旁的一众少年之间钻去。

        只是还没有等他钻过去,盛明玉就走在了他的身边,拉着他的手,到了一处无人的巷道。

        “明珏,你今日怎么出来了?我不是让安心去你的院里看了,见你在睡觉吗?怎么就出来了?”

        明珏看了眼盛明玉,久久不语。

        片刻之后,才没好气地问了句。

        “姐姐怎么也出来了?”

        明明是她问明珏,如今反倒是变成明珏过来问她了。

        难不成她去哪里?

        还需要向明珏一一汇报吗?

        “我在家里待的烦了,特地出来走走。那么你呢?你又是出来做什么的?”

        明珏听盛明玉这么说,马上把她的话,原封不动地回了她。

        “姐姐,我也是在家里待的烦了,想要出来走走,难不成姐姐不让我出来走走吗?”

        明珏这么说,盛明玉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是好。

        确实是,前些日子她把明珏一直拘在府里,让他好好养伤,疏忽了让明珏出来走走,这样对伤口的愈合,也是有一定帮助的。

        心情好了,自然这伤势也会慢慢好转的。

        在明珏身边打量了一圈,见明珏身边并没有伺候的小厮,想必他今日出门,并没有带着什么小厮。

        不如让安心跟着明珏,她也好放心些。

        看着前头人群聚集,明珏凑近了盛明玉,和她说他今日出来的目的。

        “姐姐,今日翰林院大学士张先生出来,会路过此地。姐姐知道我一向仰慕张先生的文章,所以我今日出来,也是去迎接张先生的。”

        翰林院大学士张先生?

        盛明玉在脑海之中搜索了一番此人。

        盛明玉虽不科考入仕,却也是听说过后来又那张先生的。

        张先生是个爱才之人,是前朝中了三元及第的第一人,先帝和当今官家,都对他极其尊重。

        因着张先生的名气很大,所以每回出来的时候,那些个得了消息的举子秀才,都会抢着过来,见上他一面。

        瞧着前头一辆装饰华美的马车慢慢驶了过来,明珏看了几眼那马车,是张先生的马车,来不及和盛明玉告别,就朝着那马车跃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