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颤抖吧渣渣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人算不如天算

第十四章 人算不如天算

        听他这么一说,盛明玉才明白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

        只是这事已经超过她的能力范围了。

        她不过是一个招摇撞骗的神棍,才刚开张,就遇上这样的事。叫她如何是号?

        难不成真的要帮他化解这些事情不成?

        她又不是神仙,就算她是神仙,也不能叫皇帝改口吧?毕竟这桩婚事是皇帝御赐的。

        哪里有叫皇帝收回旨意的人?

        她长这么大,还从未见过让皇帝改口的人,即便有,此刻已经骨枯黄土了。

        陈世美见盛明玉久久未有所动,以为盛明玉也怕帮着他,惹上事情,和观里那些个只知道骗人钱财的臭道士一样,当即就要扔下银子离开这里。

        “我知道此事没人能够帮我,我也就不为难真人了。这次测字多少银子,你开个价吧!”

        看他如今的所作所为,已不再像是个乡里出来的汉子了,已经和京城里那些个纨绔子弟的所作所为别无二致了。

        盛明玉朝着安心使了眼色,让安心喊了他留下,炼丹的方子都还没有卖给他,他怎么能走?

        安心得了吩咐,马上就喊住了转身就要离去的陈世美。

        “陈公子留步,家师有几句话还有一个方子,要给公子。”

        盛明玉快速在纸上写了几行字,是她对陈世美的嘱托,还有连带着那张炼制太上玄明丹的方子,一起递给了陈世美。

        陈世美接过安心递来的方子和写了盛明玉话语的纸。

        “若想要破解公子如今困局,唯有亲自前往乡下,接了乡下的父母妻子过来。当今官家以仁孝治天下,李太后虽不是官家生母,但官家对李太后却是事必躬亲,入奉起居,对太后照顾无微不至。”

        “若官家思及你孝顺父母之心,怜爱妻子之心,或许能解了你的困境。切记,切记,凡事不可急躁。”

        这是盛明玉在那张纸上写的东西,被陈世美一字一句地读了出来。

        的确,若是他早早地回乡把父母妻子接回来,不被京师的美人财富所迷住,说不定如今的困境,早就迎刃而解。

        看着陈世美心情转好,面上挂满了笑容。

        安心也开了口,准备向她要银子了。

        “陈公子,你现在付银子了。家师测字不收银子,但是附带的那张炼制丹药的方子,却是要收银子的。那张方子,一百两银子。”

        陈世美也不犹豫,从怀中掏出了一张一百两的银票,就递给了安心,随后朝着安心和坐在摊里的盛明玉一拜。

        “多谢二位真人,真人的大恩大德,世美没齿难忘。”

        她今日的目标,就是卖出去一张方子,既然这张方子已经卖出去,她就准备收摊了。

        不然待会妙元仙观的法会结束,那些个牛鼻子老道出来,看见她在这里借着妙元仙观的名头,招摇撞骗,那就不得了了。

        收着收着摊子,只见一个有些失魂落魄的女子,带着几个伺候的丫鬟婆子,朝着盛明玉这边走了过来,想也没想,就坐在了她摊前的摆好的凳椅上。

        “道长,我想要卜一卦!可否请道长帮我卜一卦?”

        见来了生意,盛明玉赶忙让安心停止了收拾,将方才收进箱笼里的那些个龟壳铜钱八卦,又重新摆了出来。

        “姑娘,家师只测字,不卜卦?姑娘若是要卜卦,不如去其他地方吧!”

        还没等盛明玉暗示她,安心这个傻丫头已经开了口。

        谁说她不会卜卦的?她会呀!

        安心这么说,不是把上门的生意,给赶走吗?

        那姑娘还没说话,身后跟着的丫鬟瞅了一眼安心,又瞅了眼盛明玉,开始骂骂咧咧起来。

        “你们这什么破算命摊?连卜卦都不可以?若是得罪了我家姑娘,我让我家老爷来给你们查抄了!看你们还怎么替别人测字算命?”

        安心这个小丫头,可真是够惹事的。

        盛明玉给安心使了眼色,叫安心闭口不言,她马上在纸上写上一段话,递给了面前的那姑娘。

        “烦请姑娘恕罪,小徒顽劣,口不择言,还望姑娘恕罪。既然姑娘要卜卦,那我便起卦吧!”

        那姑娘看了信,又看向了身旁的安心,问了句。

        “小道长,你师傅是不会说话吗?怎么用纸写?”

        安心点了点头,就道。

        “的确如姑娘所说,家师确实不会说话。家师年轻的时候,曾道破许多天机,如今遭了天谴,夺去了家师声音,导致家师不能说话。还望姑娘见谅。”

        没想到,安心说起谎话来,还真是一套一套地。

        什么道破天机?

        什么遭了天谴?

        说的跟真的一样。

        她要是有那样的神通,还用得着在这里摆摊哄骗世人?

        听安心这么说,那姑娘细细打量了面前的盛明玉一番,怕她看出自己没有喉结,盛明玉赶忙用长长的胡须遮住了喉咙处。

        “没想到,原来张天师在这世上,还有传人呀。既然你说你是张天师的传人,我姑且就信你一会。你给我卜个卦吧?看看我近来运气如何?”

        一般来说,上算命摊来算运气,命运的人,这段时间运气都不会太好,必定是霉运当头,诸事不顺,才会想着到算命摊上来算命,算运气的。

        盛明玉虽未学过,但是张天师的那本《太上清明经》里头有过记载,她看过一些先天八卦演变的规律,照着这个规律推算,应该八九不离十,是能够推算出来的。

        让那姑娘把生辰八字递给了安心,安心又把生辰八字递给了她,她照着那姑娘的生辰八字,开始推演起来。

        一副神神叨叨的模样,让安心有了片刻的错觉。

        自家姑娘,看来是个做神棍的好手。

        在口中念念有词着一段不知名的经文,盛明玉就卜了一卦,盛明玉并未先看卦像,而是问了那姑娘,近来所求什么。

        “姻缘,道长。我想来算自己的姻缘。近来家中长辈,给我指了婚约,让我嫁给一个不喜欢,甚至是素未谋面之人。这些日子我叫了些人,一直跟在那人身边,今日见他来了妙元仙观,我便跟着也一起过来了。”

        盛明玉点了点头,把她方才卜算得出的东西,写在了纸上,再结合了那姑娘的实际情况,盛明玉又写了几句。

        “万般天注定,半点不由人。此卦象不吉,也不凶,实属稀松平常的一卦。不过卦象显示,既然这桩姻缘不是你所要求的,还是早早退了的好。对你好,对那人也好。”

        “真人说的极是,只是这桩婚约,并非是我想要退,就退的了的。这桩婚事家中长辈已经给我做了主,我也只能听着长辈的吩咐做事。纵然是嫁给一个我不喜欢之人,也是要嫁的。”

        女子话落,放了一锭银子这桌上,站起身就要离开。

        盛明玉赶忙让安心去阻止了她,她还有话没有对她说的,这些话,是一定要交代清楚。

        把她想要说的那些话写在纸上,又让白荷拿了张炼丹的方子,夹在纸里,就递给了她。

        “姑娘留步,家师说姑娘既是有缘之人,她必会相助与姑娘的。这纸上有几句话,是家师吩咐下来,让我交给姑娘的。姑娘看了之后,理解了家师的意思,姑娘这些个烦心事,也就能化解了。”

        女子接过安心递给来的两张纸,抬起头又看了眼坐在摊里的盛明玉,见她面色平静,不像是个出来坑蒙拐骗的神棍。

        若不是看她的样貌还算长得像个好人,她也不会坐在这里,听她胡扯一通。

        既是修行之人,好好修行你的便是,干涉这尘世间的烦心事做什么,出来摆摊替人测字算命,不觉得哗众取宠,有碍修行吗?

        “真人的话,我都记住了。真人交给我的纸,我一定好好保管,好好研究,好好参悟,争取早日脱离烦恼。”

        “不过我的烦恼,连我自己都解决不了,看了姑娘的几张纸,便能解决吗?”

        女子笑着站了起来,由着身后的丫鬟婆子搀着,上了停在不远处的一辆马车。

        看着那辆外头装饰得极为华美的马车,那马车里面,想必更加富丽堂皇。

        若她所猜不错的话,方才那姑娘一定是出自世家大族的姑娘,否则出手也不会如此阔绰,付钱的时候就扔了一锭银子出来。

        “姑娘,也不知那姑娘会不会看了你写的那些话?我看那姑娘穿着打扮,惧是不凡,身边还有跟着几个伺候的丫鬟仆妇,说不定是什么国公府出来的姑娘小姐呢。只是既然大户人家的姑娘,跑出府来算姻缘做什么?”

        说不准她是春心萌动了,想出来算一下自己的姻缘。不过方才盛明玉瞧她的模样,不像是一般姑娘的春心萌动,而是藏了心事。

        既然是旁人的闲事,她也就不管了,准备收摊走人了,再不收摊,只怕该等妙元仙观里那些个牛鼻子老道来赶她们走了。

        转眼半个月过后,盛明玉已经卖出了五六张炼丹的方子了,只有道观开法会的时候,她才会去出摊。

        所以每回出摊之前,她都会事先叫安心去打探打探,看看五岳观,三清观,妙善仙观这些个道观,什么时候开法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