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颤抖吧渣渣在线阅读 - 第七章 地藏阁(求推荐求收藏)

第七章 地藏阁(求推荐求收藏)

        齐名马上把妙儿抱了起来,看着她伤处不断涌出的鲜血,瞬间染红了他的手和大半衣裳。

        齐名在心里开始担心起来,若是妙儿因此没了这个孩子,可怎么办?

        他还怎么和母亲说,让母亲允准他纳了妙儿入府。

        那些个围观的百姓,有几个胆大的又站了出来,对着齐名怀中的妙儿,又是一阵指责。

        “齐家公子,连佛祖菩萨都看不下去了去,出手惩治她了。难不成你还想要娶这个女人入府吗?”

        另一个穿着绘粗布衣裳的妇人走近徐敏,一边指着此刻正躺在齐名怀里昏迷不醒的妙儿,一边又安慰起徐敏。

        “夫人您瞧,这老天爷还是站在您这边的。那女人竟在佛寺面前做出这样的事情,这是报应呀!这就是活生生的报应呀!”

        报应不报应的,她不知道。

        徐敏只知道,若不是妙儿今日将自己引来这里,当着自己的面,和齐名做出如此暧昧之事,她今日也不会有这样的下场。

        不过既是老天爷帮了自己一把,也好。

        望着此刻躺在齐名怀里,面色苍白,奄奄一息的妙儿。

        徐敏对她没有半分同情,也同情不起来。

        盛明玉看着齐名仍旧紧紧抱着妙儿,实在是看不惯他这样做,自己的妻子此刻就站在自己身边,不去安慰,却抱着个丫头站在对面。

        “齐少爷,妙儿之所以会这样,纯属作孽太多,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这样的女人,你还是早早弃了的好”。

        面对周围人的冷眼和指责,齐名也忍不下去了。

        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他之所以要娶了妙儿入府,纯粹是因为她腹中怀了自己的孩子,若是没了这个孩子,像她这样出身低微的小丫头,又怎么会入得了自己的眼?

        妙儿一时疼得受不了,突然醒了,可一醒来就对上了齐名清冷的眸光,眸光中没带着一丝温柔,清冷异常。

        这是怎么一回事?

        被齐名紧紧抱在怀里的妙儿伸出手想要去摸齐名的脸,含着泪试图安慰他。

        “少爷,若是这个孩子没了,我还可以再为你生一个。求你不要抛弃我,不要抛弃我!我已经没地方可以去了。”

        看着妙儿充满期盼的眼神,齐名并未做出任何回应,反而冷冷地回了句。

        “妙儿,若这个孩子保不住了,你也别想进我齐家的门了。当初我与母亲说好,说若是你怀了我齐家的孩子,我齐家自可以敞开大门迎你进来。若是没了孩子,就你这样的出身,便是死,也不能死在我齐家。”

        齐名话罢,招手唤了身后的两个齐家奴仆上前。

        把怀中仍旧流血不止的妙儿,交到了他们手中,并嘱咐了句。

        “带她下去,若是能抱住腹中孩子,就带她回来。若是保不住腹中孩子,就别带她活路了。”

        齐名陌生的动作,冰冷的话语,厌恶的眼神,让妙儿心里生起了一股莫名的害怕。

        若是她真的没了这个孩子,齐名会不会真的不要她了?

        不会娶她入门了?

        想到这里,妙儿的面上,又是害怕又是担忧,若真的离了齐家,以她如今这样的身份?

        只怕没有哪家会愿意收留下她的?

        既如此,她索性一死了之,来化解自己做出来的孽。

        齐名把妙儿放了下来,正要让那那个奴仆带她走的时候,只见她径直地朝着齐名身后的一颗大树奔去,只听见“砰”的一声,妙儿就生生碰死在了树下。

        血肉飞溅,齐名并未来得及避开,妙儿头上碰出来的血,全部飞溅到了齐名身上。

        谁也想到,妙儿竟当众碰死在了齐名身前。

        齐名面上并没有太多的悲伤,掸了掸方才溅在自己衣裳上的血珠,让方才那那个奴仆,把妙儿的尸体到下去处理了。

        这件事就以妙儿的死结束了。不过没了一个妙儿,齐名也还会去找其他女人,徐敏在寿春伯府的日子,照样不会好过。

        所以无论怎么说,还是要让徐敏怀上孩子,有了孩子,徐敏在寿春伯府也就有了依靠。

        就算寿春伯夫人再如何不喜这个儿媳,也会看在孩子的份上,不会太过为难与她。

        这是徐敏这一次看清了齐名真实的模样,只怕也不大愿意同他有孩子了吧?

        盛明玉交代了徐敏几句,让她务必好好照顾自己,努力怀上孩子,这样她在寿春伯府才有一席之地,寿春伯夫人也不会太过为难她。

        告别了徐敏,盛明玉进了普济寺。

        今日她来普济寺的目的,主要是来祭拜死去的爹娘。

        寺里的知客和尚把盛明玉引到了地藏阁,给了知客和尚一吊钱,盛明玉拿着自己带来的香烛进了地藏阁。

        普济寺的地藏阁里,供奉了东京城里许多世家大族故去人的灵位,所以地藏阁的香火,比起普济寺前面几个大殿,要多些。

        盛明玉排了半个时辰的队,才得以进了地藏阁。

        地藏阁共有三层楼。第三层楼,楼里供奉的是京里故去的皇亲国戚的灵位,没有专人指引,一般的香客根本无法进入。

        第二层楼,供奉的则是京里故去的达官显贵的灵位。这一类人是生前在世是朝中的肱骨之臣,死后因为种种原因,没有进入太庙供奉,辗转就把灵位移到了普济寺的地藏阁。

        第一层楼,也就是盛明玉今日要去祭拜的地方,这层楼里供奉的灵位,除却一些故去的小官家眷,还有就是故去是平民百姓,商贾人家的灵位也可以供奉在这里。

        盛明玉找到父母的灵位,一番祭拜过后,正准备出了地藏阁,却叫旁人给叫住了。

        “你便是盛大人的遗孤?盛家的二姑娘?”声音就在身后,盛明玉回过头,只见一个身穿一袭黑衣的俊俏男子,就站在自己身后。

        男子看了她一眼,做了个“请”的动作,又道。

        “盛姑娘,我家公子有请。”

        到底是什么人,既知道她是盛家的姑娘,又知道她是盛大人的遗孤。

        还有,他这是要请自己去哪里?

        不过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她还是跟着过去看看。

        若是他敢起什么歹心,普济寺来上香的香客这么多,她一时大叫起来,只怕他们这些人也很难脱身。

        盛明玉跟着男子,上了地藏阁的第三层楼,也就是供奉着宫里皇亲国戚灵位的那一层。

        他们既然能上了这层楼,难不成是京里的皇亲国戚?

        盛明玉在心里留了个底,不过既然他们是皇亲国戚,请自己这样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女来做什么?

        “公子,盛姑娘带到了。”

        男子将她带到楼上的一个禅房里,毕恭毕敬对着身前穿着锦衣华服,正躬身祭拜着的男子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