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颤抖吧渣渣在线阅读 - 第三章 明珏(求收藏求推荐呀)

第三章 明珏(求收藏求推荐呀)

        明珏瞧着面前同样正望着他的盛明玉,他的这个姐姐,他还是知道的。

        父母走了这些年,一直是姐姐在苦苦撑着盛家,用父母活着时留下来的积蓄,供他读书习字,供他考科举。

        姐姐肩上的重担,实在是太重了。

        他想试着帮她分担一些,可她每次都不让。

        看着熬得越发憔悴的盛明玉,明珏又开了口。

        “喝了药,姐姐可觉得好些了?要不再睡一会?”

        以往盛明玉喝了药,都会躺在榻上,再睡一会。

        可他今日见她毫无睡意,精气神很好的模样,不知又是有什么事,在困扰着她了。

        “不了,不睡了,姐姐很好,你无需担心。”盛明玉说着,冲着明珏笑了笑,她此刻的确很好,好得不能再好了。

        哪里会有什么睡意?

        窗外的雪又下了起来,不一会,窗外这个不大不小的院子里,就落满了雪花。

        白茫茫一片,真干净。

        若是人心能有这样干净,便好了。

        那这世间,再没有什么好人坏人之分了。

        明珏看着盛明玉推开窗,呆滞地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的雪景,看她面上渐渐带上几分笑容,他也就不再说话。

        嘱咐了安心几句,让安心仔细看住盛明玉之后,明珏就出去了。

        如今这诺大的盛家大宅,伺候的丫鬟仆妇,屈指可数,盛明玉屋里还有两个丫鬟伺候,一个是贴身伺候她的安心,另一个便是烧水煮饭的厨娘檀娘。

        而明珏身边,却只有一个长随小厮洛山。再之后便是府里的账房先生一位,前院的管事婆子,并上两个丫头两个护院。

        整个盛家大宅,统共就十一个人住在里头。

        仅有的收入,便是变卖父母在时,母亲留下来给她的那点嫁妆银子,还有母亲带过来的陪嫁。

        盛明玉和几个丫鬟仆妇平时也做些绣活,做几双鞋子,纳几双鞋垫,绣几方丝帕,拿去街上卖了换些平时明珏的零用钱。

        盛明玉坐在廊下绣着一方丝帕,不知过了多久,安心就来报,说是石泉来了。

        他来了?他来做什么?

        难不成还想要求她原谅不成?

        既然是要见他,若是让他瞧见自己一脸的冷漠,只怕不大好,盛明玉还是带上了几抹笑意,掩下了面上的冷漠。

        父母死的那几年,她是将希望寄托在石泉身上的。

        她希望能嫁去永定侯府,做了候门长媳,靠着石泉,改变她如今的人生。可当她知道他靠不住之后,她便再没起了这个心思。

        与其想着靠别人来改变自己的命运,不如自己崛起,自己改变自己的命运。

        前院伺候的管事婆子张妈妈领着石泉进了盛家内宅来,盛明玉如今所在的院子,便是盛家内宅里头的,第一个院子。

        “张妈妈,你家姑娘可是真的醒来了?大夫可曾来看过,有无不妥?要不要伤及肺腑?”

        张妈妈一向不喜盛明玉的这位未婚夫,领着他进门来,就没有再给过他什么好脸色看。

        “石公子,我家姑娘到底如何,你进去看一看便知。听说我家姑娘受伤的时候,是石公子在我家姑娘身边,可曾瞧见什么可疑之人没有?”

        “没有,怎么会?明玉是自己跌倒在地的,受伤的时候,身边并没有旁人。”石泉讪讪地笑了笑,掩盖住了自己心头的不安。

        若是他说,是他亲眼看着盛明玉滚下亭子的,到时候可就解释不清了。

        张妈妈送着石泉进了盛明玉屋里,她有些不放心石泉一个人在盛明玉屋里,就跟着进去了。

        盛明玉坐在屋里的梅花木的凳椅上,石泉自己搬了凳椅过来,坐在了盛明玉的身边,一番准备嘘寒问暖。

        “明玉,你可好些了?头可还疼着,要不要紧?”

        盛明玉的额头上,如今还包着纱布,要不要紧,难不成他看不出来吗?非得开口亲自问她吗?

        盛明玉不愿同他说太多,只是道。

        “已经好了许多了,只是头还疼着,大夫说养几日就好了。”

        说到这里,盛明玉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准备询问那日之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石泉,这两日不知怎么一回事,我总感觉,那日是有人推了我一把,却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推的。那日你也在我身边,你可曾瞧见了?”

        石泉不想告诉她那日是盛如玉推她的,一来是希望此事就此掩盖过去,二是免得节外生枝,惹出一堆麻烦。

        “那日是你一不小心摔倒了,我正要去扶你,你却滚下了亭子。我心疼极了,真的。”

        为了防止盛明玉起疑,石泉特地加上了最后两句。

        是么?

        怎么她那日感受到的是盛如玉推了她一把,将她推下亭子的。

        既然他不愿同自己说实话,她也就没有继续问下去的必要了。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日后她会一点一点地查明,并连本带利还回去的。

        额上受了伤的盛明玉,越发显得楚楚动人起来。

        面色有些苍白,朱唇越发红润,让人看了,不由得连魂魄都勾了去。

        她的这张脸,和如玉的太像了。

        实在是太像了。

        打住心思,石泉萌生了去意。

        “既然明玉的身子并无大碍,我也该走了。我给你明珏二十两银子,叫明珏给你买些东西补补。你这身子,该好好补补了。”

        哦,原来他还舍得为自己花银子?石泉话落,回过头又看了她一眼,跟着张妈妈就出了屋子。

        见石泉离开后,一直躲在屋里的明珏,终于出来。把石泉口中的二十两银子,搁在了桌上。

        “这就是他给的银子!他一个堂堂永动侯府的公子,东京城里响当当的人物,二十两银子,就把咱们给打发了。”

        “咱们盛家虽然败落,却也不差他这点银子,我这就拿去还了。”说着,石泉抓起搁在桌上的银子,就要往外走去。

        “别胡来!”盛明玉叫住了他。

        明珏什么都好,就是太沉不住气了,往后是要吃大亏的。

        二十两银子,有总比没有好。

        反正也不叫她还。

        拿着这二十两银子,上个月亏欠屋里丫鬟仆妇的月例银子,也能给了。

        “银子留下来吧!咱们日后用上银子的地方,还很多。”

        盛明玉说着,听见了院外传来的一阵马蹄声,越传越远,渐渐地就消失了。

        “姐姐,你和石泉的这桩婚事,退了吧!他如今是东京城赫赫有名的大人物,而姐姐不过是破落门户的孤女,别说他看不上你,便是永定侯夫人,也不会让姐姐这样的人入府的。”

        “之所以如今还未差人来退婚,不过是忌惮着盛国公府的权势罢了。”

        明珏说着,看着盛明玉不语,他也就没有继续说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