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颤抖吧渣渣在线阅读 - 第一章 识破(求收藏求推荐)

第一章 识破(求收藏求推荐)

        晨起。

        窗外已是大雪纷飞的场景,昨日天气还有些回暖,盛明玉以为今日会继续放晴。

        谁能想到昨日夜里,竟下起鹅毛大雪起来。

        这是她与东京永定侯世子石泉订婚的第三个年头了,石府依然没有叫丫鬟递来消息,石泉除了一月有三日来陪她之外,其他时间,她一概是见不到那位东京城赫赫有名的永定侯世子石泉的。

        外人皆道,永定侯世子入宫,李太后将安和郡主赐婚于他,命他不日完婚。

        他在宁寿宫回绝了李太后的赐婚,并和太后解释,他已有了心上人,已和心上人有了婚约,不能再娶郡主。

        安和郡主是李太后娘家的侄女,颇得李太后和当今官家的喜爱,安国公夫妇也凭着女儿受太后皇帝的喜爱,在东京城中站稳了脚跟。

        盛明玉推开窗,伸出手捧住了飘飘落下的雪花,雪花落在手心,受了热,半晌就化成了水。

        “姑娘,车驾已经备好了,赶车的车夫是夫人留下来的人,不会将夫人今日外出之事说出去的。还望姑娘放心。”

        小丫鬟安心,是盛明玉的随身丫鬟,伴着盛明玉长大。

        点了点头,安心给盛明玉换了衣裳,自己换上了盛明玉先前穿着的衣裳,睡在了盛明玉的榻上,等着她回来。

        今日一早,她便得了消息。

        说永定侯世子石泉今日去了城外的三清观,在观中与美人相会。

        而那美人,便是她的亲表姐。

        盛国公府的大姑娘,盛如玉。

        她盛明玉和她盛如玉,是盛家的一朵并蒂双生花。

        容貌生的有七八分相像,若是不细看,只怕难以辨别出来,谁是如玉?谁是明玉?

        盛如玉的人生,正应了她的名字。

        如玉,如意!

        盛国公府的二姑娘盛如华一入大内,便受到了官家的疼爱,官家亲封她做盛贵妃,赐居福宁殿。

        盛如华入宫不到一年,就帮当今官家,生下了登基后第一位公主。

        母以女贵,渐渐地,这位盛贵妃的权势越发大了起来。

        官家颇爱公主,便是当今太子,二皇子生母的赵皇后见了她,也不得不给她几分薄面。

        盛明玉知道,盛国公的这两位姑娘,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盛贵妃是靠何种手段做上的贵妃之位,她不在乎。

        她如今在乎的,是那位盛如玉,为何还要霸占属于自己的东西?

        做为盛国公府的嫡长女,得着爹娘兄弟的宠爱,她还有何不满足的?

        为何还要来夺走自己所爱?

        马车到了城外的三清观,盛明玉下了车,嘱咐车夫几声,就匆匆进了观里。

        来之前,她便打听到了今日石泉是在何处与盛如玉见面的。

        绕到了花园,过了凉亭,只见离她不到数百米的地方,这有一对青年男女,在亭中有说有笑。

        似是听见了她的脚步声,二人停止了言语,朝她看了过来。

        女子容貌和她生的很是相似,唯有一点不同是,就是女子朱唇下方,有颗不大不小的朱砂痣。

        人称那叫美人痣。

        哦,是美人痣吗?

        她可不信!

        盯着她细细看了一番,那身着华衣,梳着坠马髻的女子,“啧啧”了几声,面上带了淡笑,朝着身边的男子望去。

        “石泉哥哥,你的未婚妻到了,你还不出去迎接?外头下着那么大的雪,万一冻着了,可怎么好呀?”

        女子说话的声音很慢,带着软软诺诺的江南口音,让人听了,不由得心生怜爱。

        细小的腰肢被男子搂在怀里,像是一用力,这腰肢就会被扭断一样。

        她盛明玉和她盛如玉一样,皆是由江南来北的人,不过她的口音,却不如盛如玉那般,娇软可人。

        “如玉何必说这样的话?你如今在我怀里,难不成还能叫我下去接她上来?”石泉面带温柔看了眼怀中女子,又转过头,看了此刻正站在石阶之下,雪花落了满头的盛明玉。

        不知怎么地,看着突然出现的盛明玉,他心中生起了一股烦躁之情。

        他和盛明玉这桩婚事,是两家父母做主,他本来就不喜她。

        她如今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女,拉扯着一个弟弟,要不是靠着亲戚的接济,只怕她如今所在的盛府,都能叫她给败了。

        原先永定侯府的权势不如盛家,这桩婚事,便没有退的理由。

        如今盛家败落,盛国公府权势日益昌盛,前些日子李太后欲将安和郡主赐婚与他,他之所以不愿娶郡主,要留着这门婚事。

        为的就是将来用盛如玉来替了她。同样都是盛家的女儿,娶她还不如娶个盛如玉。

        不过若是她也愿意嫁给他,他倒是不嫌弃,虽说盛家败落了,可破船也有三斤钉,更别说那诺大的盛府了。

        得了她的身子,那盛家大宅,不照样是他的囊中之物。

        若日后嫌了她,大不了娶了回来之后,直接丢去后宅,不管就是。

        此时的盛明玉,已经看清楚面前这二人真实的嘴脸,既如此,她便不再同她们虚与委蛇。

        淡漠的眸子迸发出一股冰冷的寒意,盛明玉提着裙角,就上了台阶,打算上来避避风雪。

        看着盛明玉走了上来,依偎在石泉怀中的盛如玉,也起身过来迎她,上前一步,搀住了上来的盛明玉。

        “二妹今日怎么过来了?这雪下得如此大,若是有发了风寒,只怕没十天半个月是好不了的。”

        盛如玉一副关心切切的模样,让人看了,还以为是真的关心她盛明玉的。

        可她心中怀着什么样的心思,她盛明玉怎会不知?

        “石泉哥哥,还不过来扶着你未婚妻,若是一不小心摔了,我可是要怨你的。”

        盛如玉紧紧地抓着盛明玉的手,她可以感受到,被盛如玉抓着的皮肤,此刻已经有了火辣辣的刺痛感。

        石泉也起了身,厌恶地看了眼盛明玉,又把眸光,落在了盛如玉越发厚实的胸脯上。

        盛明玉想要挣脱她的手,挣脱了几次无果,盛如玉也感觉到了,她想要走。

        面上笑了笑,又一副热情起来。

        “二妹,难得出府一趟,你也不要走了,就陪着我们说说话吧!石泉哥哥许久未见你,想你可是想的不得了的。”

        “说你一介孤女,拉扯着弟弟,又掌着那诺大的盛家,委实是了不起呀!是女中豪杰呢!”

        盛明玉不打算理她,没也想过把她方才所说那些话当真,只是想要走。

        “如玉,可以放我走了吧?”

        盛明玉将声音压得很低,似乎是在求她。

        盛如玉假装没听见她的声音,而是抬起头,朝着石泉的方向,恶狠狠瞪了一眼。

        继而才假装听到她方才所言一样。

        “哦,是做姐姐的疏忽了,原来还抓着妹妹的手,姐姐这就松开来。”

        盛如玉一放手,只见盛明玉的手臂上,多了一个火红火红的手掌印,上面还被盛如玉的指甲,抓得破了皮,此刻正火辣辣地疼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