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纹龙快婿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章 信口雌黄

第一百二十章 信口雌黄

        龙君尘信口雌黄的本领一直很厉害,头头是道的理由张口就来,一边说着,一边还举起了右手,真的在起誓g。

        “哎哟,姐夫,我真是拿你没辙,行吧,我豁出去了,我告诉你,你千万千万不要给别人说啊,不然,我可能要丢饭碗呢。”杨仔新苦涩地笑了笑,不过,还是决定把事情的始末全盘托给龙君尘。

        就在杨仔新跟龙君尘交谈的功夫,唐婉莹忽然从办公室里面走了出来,“那个姓龙,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我问你点事。”

        这边杨仔新的口好不容易才刚刚撬开,那边唐婉莹又莫名其妙地把刚刚轰出去的自己给叫了回去,龙君尘是有苦难言啊。

        “诶诶诶,姐夫,唐队叫你呢,你还不高兴,快去呗,你看那模样,应该是原谅你了。”杨仔新一看到唐婉莹出现,自己也不想随便把案情透露出去,索性顺水推舟,把龙君尘朝着唐婉莹的办公室挤了挤。

        龙君尘无奈,只能是耷拉着脑袋,走进了唐婉莹的办公室。

        唐婉莹之所以这个时候去叫龙君尘,还不是因为刚刚才接到上头的指示,这一切,要怪,就只能怪路一鸣,办事情过于拖沓,直到现在才告诉唐婉莹上头确实要求重新调查崔德胜的案子。

        就像上次,龙君尘要一份关于刘月月自杀案当年的卷宗,路一鸣是磨蹭了好半天才弄出来,这次也一样,虽然狼萧昨天就打了招呼,但是路一鸣是等到今天龙君尘来才想起去通知重案一组龙君尘接手崔德胜案子的事情,所以,唐婉莹也是刚刚才知道。

        唐婉莹一开始也以为路一鸣搞错了,确认了半天才发现,这个来接手此案的人,竟然就是刚刚那个吊儿郎当的混不吝,这让唐婉莹想死的心都有了,这种温室里的花朵,皮肤白净得像是雪山的莲花,还懂得办案,不会见到血腥的场面就呕吐不止吧?

        尽管心里有偏见,很不爽,但军令如山,她只能照办,所以,她硬着头皮把刚刚轰出去的龙君尘重新叫回了办公室。

        “哟,唐队长,这么快就回心转意了?”龙君尘一进门就换上了一副恬不知耻的无赖表情,看得唐婉莹差点没忍住又把枪给掏了出来。

        “姓龙的,咱们有事说事,你不要在那里诋毁我的名声!”唐婉莹怒不可遏地说道。

        “诶诶诶,姐夫是杨仔新自己叫的,可不是我让他叫的,这点,咱们得说清楚。”龙君尘一本正经地哼了哼鼻子,不满地叫冤道。

        “你!行了,你是不是来查崔德胜的案子。”唐婉莹手头事情一大堆,懒得跟这个厚颜无耻的家伙磨嘴皮子,当即挑明了说道。

        “嗯,现在,调查到哪一步了?”一听到案子,龙君尘的玩笑之心立马收敛,一脸严肃地盯着唐婉莹,这般一百八十度的态度转变搞得后者忽然间有些不适应了。

        “所以,就是你怀疑崔德胜是被人谋杀咯?”唐婉莹想起了自己本来都要下班了,却被莫名其妙已经被结案的案子要求留下来重新调查,心里一下窜起一股小火苗,她玉臂环绕,饶有兴致地看着龙君尘。

        龙君尘对于唐婉莹目光中显而易见的幽怨不以为意,撇了撇嘴,“这是上头的意思,我只是奉命调查,你别问那么多了,婆婆妈妈的,跟个老太婆一样!”

        “喂,你这人,说话能不能有点风度,打扮得衣冠楚楚的,原来只是空有个皮囊罢了。”唐婉莹非常不爽龙君尘的语调,非常不客气地挖苦道。

        “哟,那这么说来,唐队长是承认我的皮囊不错咯?”龙君尘嘴贫接话的本事一向很好,他眉尖一挑,嘴角勾起一抹戏谑。

        “姓龙的,我见过不要脸,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你要再这么油嘴滑舌,信不信我。。”

        “咋地,又要掏枪?”龙君尘似笑非笑地接过了唐婉莹的话头,故意提了提裤子,气得后者是牙根直颤,满脸羞红。

        “那你说,你为什么怀疑这件案子并不是一起意外?”唐婉莹一看话题又被龙君尘这臭小子给带偏了,加上自己斗嘴也完全不是对手,忙咳嗽了一声,将话题拉了回来。

        “我刚刚去过法医处了,查到了死者体内含有苯乙胼,这种东西,一旦与发酵剂接触,就会触发突发性心脏病,致人死亡。”龙君尘背着手,一本正经地说道。

        但是唐婉莹可没有什么医学知识,所以听到龙君尘这话云里雾里的,不由得有些恼怒,愤愤地说道:“所以到底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死者有忌口,比如酒精、芝士,只要吃了这些东西,就会产生我刚刚所说的反应,因此,如果有人要杀他,完全可以让他吃下这些东西,神不知鬼不觉地让他去见阎王爷。”龙君尘摇头晃脑地解释了一下。

        唐婉莹总算是听明白了龙君尘的意思,纤纤的玉手托住下巴,沉声问道:“但是,这也有可能是死者误食?”

        “不排除这个可能,但是一般服用这种药物的人,会注意这些的,否则,他早就死了。”龙君尘目光森然,直直地盯着唐婉莹。

        “那你想怎么查?”唐婉莹没办法,只能是认命了,看来手头,又得多一个案子了。

        “我都说过了,接着你们的查,我问你,你们现在查到哪步了?”龙君尘皱眉问道。

        “我也说过了,之前我们是按自然死亡处理,没有怎么调查!”听着龙君尘不耐烦的语调,唐婉莹也来了脾气,咬着银牙回击道。

        “没调查,我去,你们有没有搞错,我就说,你这种小丫头片子,当不了组长的,随随便便就胡乱断案,真的是,我勒个去!”龙君尘一听什么线索都没查,瞬间头就大了,不满地抱怨道。

        “姓龙的!你说谁是小丫头片子?我告诉你,你要调查,自己去调查,我不管了!”唐婉莹平日里是一个不苟言笑的冰山美人,尤其是在办案的时候,更是保持着绝对的冷静,而今天,连她自己也没想到,面对一个臭流氓,她会如此的失态。

        “诶诶诶,路局长已经说过了,要你们配合调查,这样,没线索不要紧,我现在就去调查,你借我点人手,这总行吧?”龙君尘压下心中的烦躁,心平气和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