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历史小说 - 汉末任逍遥在线阅读 - 第158章 帝王之怒

第158章 帝王之怒

        洛阳皇宫,裸泳馆。

        “陛下,来玩儿嘛……”酥嫩的声音撩拨的刘宏蠢蠢欲动,但是刘宏实在是太累了。

        刘宏被小太监们搀扶着,一步三摇的向前蹒跚而行,似乎一阵风就能把他吹倒。

        刘宏刚刚走出裸泳馆,被小风一吹,倒也稍微的清醒了些许。

        “陛下,太傅袁隗求见。”一个宫人禀报道。

        刘宏可以不把别人当回事,三公的面子还是要给的,更何况袁隗是袁家最重要的几个成员之一。

        刘宏有气无力的道,“宣他在未央宫等着朕。”

        “诺。”宫人领命而去。

        未央宫。

        “臣袁隗叩见陛下。”袁隗恭敬的行礼。

        “爱卿平身吧,”刘宏道,“爱卿深夜前来所谓何事?”

        “陛下,求陛下为微臣做主啊。”袁隗流泪道。

        “哦?”刘宏很是诧异,心想还有你袁家摆不平的事,就道,“爱卿但讲无妨,有朕为你做主。”

        袁隗一副可怜巴巴的表情道,“微臣那不成器的两个表侄儿,赵构和秦桧,已经永远的留在了雁门了。”

        “公路与那两个小子交情甚厚,听闻这两个小子的死讯,整日是以泪洗面啊。”

        “爱卿此话当真?”刘宏也不由得有些吃惊,道,“赵构和秦桧可是朕亲自任命的议郎,而且还带着朕的使命去雁门。”

        “难不成,雁门守将如此胆大包天?朕有点不敢相信。”

        袁隗道,“陛下,臣的猜测应该是不会有错的。”

        “您想想,这两个不成器的小子,被派出去时间有多长了?”

        “三月中旬您就派出去了,现在已经是六月下旬了。”

        “臣算拖拉一些,算四十天到雁门,而现在他们已经被派出了一百零三天了,陛下就没觉得可疑吗?”

        “……”刘宏眉头一皱,道,“袁爱卿,这三更天,你就来和朕说这些?”

        袁隗怡然不惧,道,“陛下,您派往雁门地区的使者,从未有九十天以上而未归者。”

        “而赵构和秦桧为我袁某人的子侄,百日未归,不能明察其中的情况,我心难安啊。”

        “臣这十余天的时间,每天都是提心吊胆得,还梦见秦桧托梦于我说让我为他们报仇,说是并州刺史麾下骑都尉任毅害了他和赵构的性命。”

        “赵廷尉和秦将军这几日也是心神不宁,就托臣来找陛下,还请陛下为臣等做主。”

        刘宏眉头一挑,道,“朕知道了,你们下去吧。”

        “诺,陛下。”袁隗一拱手,退下了。

        “哼!”刘宏重重的哼了一声,“把阿父和阿母给我找来。”

        刘宏一声令下,自有小太监去传令了。

        过了一会儿,张让和赵忠小跑着来到了未央宫。

        “陛下,”赵忠和张让行了一礼,道,“深夜唤老奴二人前来,所为何事?”

        “张让,你看看你给朕推荐的好人选!”刘宏拍着桌子道,“此儿胆大包天,朕的人都敢屠戮,他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皇帝!”                张让微微一愣,道,“陛下何出此言?”

        刘宏直接把袁隗写的弹劾奏章推到张让面前,道,“你自己看看吧。”

        张让展开奏章,上写着:陛下,我那不成器的侄儿赵构和秦桧,三月初三日离开洛阳,至今已一百零三天未归。

        据老臣所知,未尝有出使雁门逾八十天未归者,所以,我那侄儿,多半是在雁门遇害了。

        可见雁门守将鹰视狼顾,藐视朝廷,恳请陛下将凶徒绳之以法,以慰亡者的在天之灵。

        张让看完,也是眉头紧皱。

        张让是个权倾天下的大太监不假,而且阉党和清流纷争不断也不假。

        但是,和清流一党不同,阉党,绝大多数是忠于皇权的。

        君不见,明朝末年九千岁魏忠贤权倾朝野,崇祯说拿下不就拿下了。

        崇祯的权术水平,老实说奇臭无比。明末那么多名将,刘挺,孙传庭,卢象升,秦良玉,袁崇焕,包括吴三桂(这个人可耻,但情有可原,罪无可恕,与范文程,宁完我,钱谦益这些人还是有本质区别的),他一个都没有善加利用。

        崇祯除了骨头很硬,论手段,其实不怎么样。

        就这么一个人,九千岁说搬倒就扳倒,要说魏忠贤对崇祯没有丝毫的忠诚,想都别想。

        而清流就不一样了。明朝有很多皇帝落水而死,死的很蹊跷。

        他们得死,特别是正德皇帝,要是没有那些自诩为清流的人在暗中捣鬼,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张让道,“这个雁门守将,不是穆利吗?咱家想来,这个穆利,应该没有这么大的胆子才是。”

        “阿父你错了,”刘宏道,“穆利早就在将近五个月之前被人杀死了。”

        “只不过,朕也想不到这个年纪还没有加冠的小子,出手会如此狠辣,简直是不把朕放在眼里。”

        “陛下,”张让道,“你是说,那个南阳张家举荐的那个没有加冠的少年吗?”

        “正是此人,”刘宏道,“其实早在他见我第一面的时候,我就该想到的。”

        “当时他想当一个行军司马,朕授予他骑都尉一职,此子还以能力不足为由推三阻四。”

        “想来,恐怕此子当时已经有了不臣之心,只是朕当时没有看出来罢了。”

        张让闻言,眼珠咕噜咕噜的转了几转,道,“好一个奸滑的小子,把咱家也耍的团团转。”

        “当时,此子向咱家要官的时候,执意要去边军任职,还美其名曰保卫边关。”

        “我看此子的真正目的是牢牢地把边军改编成自己的部队,然后躲过朝堂之上和那些老狐狸明争暗斗。”

        “亏我当时还以为那小子是一个忠义之士,现在看来,这个小子不仅比那些老狐狸还觉乖,而且行事狠辣。”

        “此子不除,将来必成大患。”

        刘宏揉了揉有些发胀的脑门,道,“阿父,阿母,对付此僚,可有良策教我?”

        张让和赵忠对视了一会儿,谁也没有想出一个万全的解决办法来。

        过了一会,赵忠试探的说道,“要不要派遣丁原之并州狼骑,来干掉这个小子?”

        刘宏道,“此事不妥。此子固然可恨,但此子也为守卫雁门关做出了贡献。”

        “若丁原和此人二虎相争,皆伤亡惨重,则异族会趁虚而入。”

        “这样只会做出让蛮夷之人获利的事情来,朕是不会同意的。”

        刘宏看着二人也一时半会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就道,“算了,朕再派遣一个宦者令去连威吓带安抚此子,看看此子到底寓意何为。”

        “朕要看看,这个雁门守将,到底是不是个彻底的反贼。”

        “你们都下去吧,朕一个人安静会。”

        领导发话了,赵忠和张让就鱼贯而出了。

        众人都走后,刘宏再次来到了裸泳馆。

        这一次,刘宏没有让任何一个宫女下水,而是自己默默的脱下龙袍,一个猛子扎进了水中。

        “丁建阳做的是有些过火了,”刘宏想道,“把这个小子的侯爵,钱粮兵甲都贪了,这个小子不暴跳如雷才怪!他可不是孔文举这样的谦谦君子。”

        “不过你这个小子,你是在打朕得脸,是在打大汉得脸!”

        “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这些你的爹妈都有没教导过你吗!”

        “朕,朕……”

        刘宏越想越气。

        他自从继承皇位以来,没有一个人敢这么明目张胆的不给他面子。

        哪怕是朝堂之上那些世家老狐狸,最多不过是阳奉阴违罢了。

        而自己这么被一个草根出身得人无情的打脸和践踏,刘宏不仅气大了,还气疯了。

        刘宏很想破口大骂,有一万句妈卖批要讲。

        但是刘宏先是长在民间,后来进皇宫学习礼仪,那些祖安用语早就忘的一干二净了。

        刘宏骂不痛快,心中就有郁结。

        刘宏越想越气,脸色越发的苍白。

        “咳咳咳咳……”刘宏剧烈的咳嗽了起来,还咳出了血。

        刘宏得身体本来就不好,而且被任毅这么一刺激,原本肺腑就有点陈年旧疾,现在直接加重了。

        “陛下!”早有几个眼神比较尖的宫女,上来扶住了刘宏。

        “陛下您没事吧?”其中一个粉嫩嫩的软妹子柔声关怀道。

        “朕没事,”刘宏艰难道,“朕只是被那些乱臣贼子给气到了,你们扶朕去何皇后处就寝吧。”

        几个软妹子闻言,不再多言,轻轻的搀扶着刘宏回到椒房殿就寝。

        “陛下,您脸色怎么这么差!”何皇后急忙上前,喝道,“是不是你们照顾不周?若是,等着一人一小瓶鸩酒吧!”

        “皇后娘娘饶命啊!”宫女们纷纷求饶。

        眼前的这位何娘娘,可是位说到做到的狠人。当年王皇后及负盛宠,还不是说毒杀就毒杀了,刘宏连个屁都没放。

        “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的猛士兮守四方…………”刘宏口齿不清的缓缓吟唱着,双眼无神。

        “高祖皇帝,宏无能,宏被贼子们欺负了。请高祖爷显灵,助宏攘除奸凶,兴复汉室!”刘宏疯疯癫癫的嘟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