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历史小说 - 汉末任逍遥在线阅读 - 第147章 万蚁噬身

第147章 万蚁噬身

        周伯通不以为然的哈哈大笑:“我周伯通活了九十九岁,打架,从来没怕过谁。”

        “小儿,你尽管放马过来,我都接着。”

        “老儿你这是找死!”欧阳锋爆喝一声,阴森的白骨散发着瘆人的紫气,就像一片令人窒息的乌云。

        “哈哈哈哈哈……”周伯通放肆大笑道,“老毒物,不错,不错,有趣,有趣。”

        “看你汗涔涔的样子,这就是你的绝杀了吧,有点意思。”

        “吃我一招,空明拳!”

        周伯通也不躲,也没见怎么运气,直接用自己的拳头迎击欧阳锋的白爪。

        结果轰的一声,然后就是一声咔擦的脆响声。

        周伯通岿然不动,而欧阳锋的右手指甲脱落,手臂粉碎性骨折。

        “周伯通,你!”欧阳锋失魂落魄的用左手指着周伯通,一脸不可置信。

        “哈哈哈,”周伯通依旧是嘻嘻哈哈的笑着,“老毒物,你还别说,你这八层功力的九阴白骨爪还真厉害。”

        “要不是我的先天功大成,老顽童还真打不过你。”

        “先天功大成?”欧阳锋一脸颓废:“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当年中神通王重阳,都没有练到先天功大成。”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欧阳锋歇斯底里的咆哮着,然后就疯疯癫癫的笑了起来,“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啊!!!”欧阳锋仰天咆哮一声,滚滚黑气萦绕在欧阳锋全身,欧阳锋俯下身子,咕呱一声巨响。

        周伯通见状,连忙低喝一声:“傻小子,快帮我一把!”

        说完,一股透明的气罩罩住了任毅等人。

        郭靖也连忙运气内气,把雄厚得金色内气灌注到了气罩上,气罩变得金黄金黄的。

        “嘭!”一声比落地雷还要响十倍的巨大响声在众人耳边炸开。

        这声巨响,让在场的所有人的听力都短暂失聪了片刻。

        响声过后,地上只有一滩污血,还有一顶西域风格的帽子。

        “哇咔咔,”周伯通手舞足蹈道,“老毒物居然自爆了。”

        说完,周伯通也是忍不住,稍稍的吐了一口血。

        “前辈,你没事吧?”任毅连忙道。

        “小伙子,”周伯通扭过脸来,直勾勾的盯着任毅道,“你人很好,就是功夫太差了点。”

        “这点小伤,对于我老顽童来说,根本就不叫事。”

        “对了娃娃,”周伯通话锋一转,道,“我看你这情形,是受过很重的内伤吧?”

        “老前辈慧眼如炬,”任毅如实答道,“晚辈在抗击鞑子得战斗中,手刃了二百个鞑子,脱力了。”

        “然后在梦中,不知就如何来到了此处。”

        周伯通不以为意道,“小娃娃,你能来这里,是你的造化。”

        “不管你是哪里人,小小年纪,敢当兵杀鞑子,我老顽童敬你是个英雄。”

        “娃子,坐下,老顽童好好和你瞧瞧。”

        任毅闻言,乖乖的坐在了地上。

        周伯通宽大的手掌运上暖洋洋的内气,轻轻的贴在了任毅的后背上。

        “你不是这里的人,”周伯通道,“傻小子给你过渡过内气,是也不是?”

        “老前辈,”任毅道,“准确的说,我都不知道,你们是哪个朝代,因为你们的服装和说话方式,与我们那个朝代的人不同。”

        “而且,我没记错的话,我们的皇帝叫刘宏。”

        “至于郭大侠给我过渡内气,也实在是机缘巧合,托郭大侠的福了。”

        周伯通嘻嘻哈哈道,“原来是古人,有趣有趣。”

        “虽然你是汉末时候的人,”周伯通道,“我看你年龄还小,我老周明年就虚岁百岁了,叫你一声小娃娃也不为过。”

        没等任毅插话,周伯通继续道:“小娃娃,这次你也多亏了傻小子给你过渡的内气。”

        “要是没有傻小子给你过渡的内气,就凭你这三脚猫功夫,就铁铁的死在战场上了。”

        “对了,”周伯通一拍脑门,道,“我老周虽然不爱看书,但也想起了一段记载。”

        “中平元年三月,黄巾起义。随后,匈奴单于铁木真携鲜卑首领慕容恪计大军十万,兵寇雁门关。”

        “时并州刺史麾下骑都尉任毅,年十四,率雁门军及百姓一十四万,与异族血战于雁门。”

        “雁门军民疏于战事,任毅无后援,其战也,惨烈非凡。”

        “任毅麾下大将典韦,冉明,黄忠斩首皆数百人,讨伐敌猛将速不台,慕容复及博尔术;张辽等五六人皆百人斩。”

        “主帅任毅亦二百人斩,力竭。”

        “后天降陨石,覆灭异族军。”

        “是战也,雁门军民十四万人幸存者百余人,主将任毅亦昏迷不醒数日。异族军除铁木真,慕容恪等数个首领仅以身免,余众全军覆没。”

        “此战,若非天降陨石,大汉危矣。此战非雁门军民之罪,亦非任毅指挥不当,实乃并州刺史尸位素餐,任人唯亲,否则,此战何至如此惨烈邪?”

        “小娃娃,老周算了算时间轴,”周伯通继续道,“你就是并州刺史麾下骑都尉任毅讳子坚,对吧?”

        任毅道:“老顽童,你猜对了,小将就是任毅。”

        周伯通道,“有趣,有趣,老周活了百岁,第一次见到前朝的活人。”

        “你呆好了别动,我要为你冲破经脉了。”周伯通忽然一脸严肃道,“打通了经脉,你武学上的枷锁也就打破了。”

        说完,周伯通瞬间变成庄严宝相,雪白的头发在内气的激荡下倒飞了起来。

        “先天功!”周伯通低喝一声。

        顿时,任毅就感觉有一条火龙在自己体内上下翻滚,汗水顺着头顶不断的流下来,就好像被烈日暴晒一样酷热难耐。

        但是,这股难耐的热却没有给自己带来一丝无力的感觉,反而感觉自己的四肢百骸突然莫名的通透了起来。

        然后,突然,任毅感觉自己的身体又像万蚁噬身一样,那种生不如死的痛感深入到了任毅的灵魂里。

        任毅刚想惨叫挣扎,却发现自己全身上下的穴位都被周伯通定住了。

        “小娃娃,你可千万要忍耐住,”周伯通道,“这修炼,本就是逆天之举。”

        “而你受了重伤,修复本来就不易,而且要强行提升境界的话,这万蚁噬身之苦,是躲不过的。”

        “你的意念如何抵挡这个痛楚,都无关紧要。重要的是,身体千万不能乱动。”

        “只要你的身体不随意动,这次突破,就不会失败,也不会伤害你的身体。”

        说完,周伯通徐徐道,“娃子啊,我跟你讲个故事吧。”

        “我就跟你讲讲我爷爷铁臂大侠周侗的故事吧。”

        “我爷爷是个大豪杰,大英雄,绿林的朋友们都尊称我爷爷一声关西铁臂大侠周侗。”

        “在我小时候,我认为我爷爷就是神仙,无所不能。”

        “我爷爷常对我说,我们老周家的男子汉,最喜欢的就是打架。路见不平,或者敢和咱们瞪眼的,就揍他个破落户。出了事情,让他来找我周侗就是。”

        “我现在和小时候,除了长出了满头白发,其他的没什么分别。我从小到老就喜欢和人打架,然后就是各种玩。”

        “我爷爷这一辈子,最杰出的徒弟有四个,分别是岳飞,林冲,卢俊义和史文恭,可惜,没有一个能善终的。”

        “我爷爷活了八十岁,没于宣和元年。这一年,我十三岁。”

        “其实我爷爷没于宣和元年,也挺好的。”

        “老顽童这辈子最痛楚的时光,不是我爷爷和父母去世,而是靖康之耻。”

        “屈辱啊。”

        周伯通偷偷抹了把眼泪,道:“当年,我才十八九岁,也是个热血青年,就参加了军队。”

        “我本意是凭借我爷爷交给我的一身武艺,保家卫国,驱除鞑虏。”

        “奈何赵佶这狗皇帝被吓破了胆,直接把把皇位让给了赵桓。”

        “赵桓则更加可恶,竟然被吓得跑去金营议和。”

        “当晚我就杀死了守卫,离开了军队,四处流浪。”

        “果然不久后,靖康之变就爆发了。”

        “山河破碎,金国人的铁骑肆意践踏我中原大好河山,女子遭到非人的凌辱。”

        “我能做的,也只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了。”

        “可是老顽童一个人,如何能力挽狂澜呢?我杀了上千的鞑子兵,又有何用!”

        说到伤心处,周伯通禁不住老泪纵横。

        任毅听得也入迷了,完全忘记了身体上的痛苦。

        任毅听到此处,也不由得怒发冲冠。

        屈辱,太屈辱了。要说中国历史上最屈辱的时刻,北宋末年,清朝末年和晋末这三个极品可以排并列第一。

        因为靖康耻,大宋国也被后世在茶余饭后被戏称为大怂国。

        经济极端发达,奈何皇帝可以说是全史最怂,没有之一。

        人慈禧太后虽然丧权辱国,量中华之物力,结予国之欢心。

        可是人家真刀真枪的拼过命。

        而大怂国的宋钦宗直接跑到敌方的军营里去议和,这是怎样一种怂他妈给怂开门—怂到家的极品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