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祖武天仙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风雨欲来

第十九章 风雨欲来

        深巷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未时,在天边的那几片阴翳的乌云,终是挥洒下了春日的甘露。

        小雨淅淅沥沥的下,似乎并没有停止的节奏。托这场春雨的福,在无名小巷深处此前曾压抑的气息略微缓解,甚是幸哉!

        春日逢甘露,是谓天泽。一方百姓,正是借此甘露才得以春耕,然后春种秋收。所以,春雨开年,一般都会是福泽之年。

        然,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如此,天地分阴阳,事物分正反。有欢喜,自然就有忧愁。

        只见无名小巷深处,正有着一瘦弱身形模样的少年,正在四处奔走着,他仿佛全然不在意这场春雨般,任由其挥洒在自身的长袍之上,他似焦急、似忧愁、更似无奈。

        这名少年便是此前毁掉阵法的林凡。之所以会不停的奔走着,是因为他发现此地远非明面上的那么简单,在这一方土地之下,似乎还有着不可知的秘密。

        即便是有幸读过林家古籍的他,也不能解释巳时在这里所发生的,虽然仅仅是片刻,但却让他心绪久久不能平静。

        “算了,眼下还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先得想办法救出云姨她们!”林凡忽地起手,在朦胧春雨中,给了自己一巴掌,借此让自己内心清醒。

        “可如何寻找,这恐怕是个难题,毕竟离入夜没有几个时辰了。”他喃喃自语,脸上的神情,在忽快忽慢地变化着。

        片刻后,只见他微微摇头,并长叹口气,渐渐地在老巷消失了身形,看其方向应该是奔着那林枫斋而去。

        平州城内,某荒废庙宇。

        在城东的五十里巷子,有着一处荒废的庙宇。庙宇原本是平洲人的祈福之地。但在早年间,平洲百姓在这里祈福时,却意外引发了地震。

        而平洲的百姓又非常的迷信,所以就认为这里是众神仙所厌恶的,然后就招致天怒。遂,这里就再无人祈福,并渐渐荒废了,且成为了平洲人所忌讳之地。

        虽然庙宇荒废了,但是造庙宇之人真可谓是大周的能工巧匠,其庙宇建筑主体结构历经几十年风雨,而今安在。

        再看屋檐之上,那漆青色的瓦砾,几十年来,都不曾破损。若是将庙宇内丛生的杂草清理一番,想必这里定会向曾经那番,大有广纳四方来客之神韵。

        走进庙宇深处,会发现正殿之中盘坐着些许人员,或为年纪轻轻之孩童,或为中年妇孺,还有几名,白发垂肩的老者。

        这些人正是先前被神秘黑衣人抓走的无名小巷中的贫民,只见他们现在各个畏手畏脚,抱头蜷缩在一起。

        而在这些人之外,在内殿的外面,更是有着三名黑衣人的执守。他们眼中精光流露,似不敢走神,在时刻地盯着内殿。

        毕竟,对他们来说。能否开启大阵的关键就在于这些贫民身上。

        “呜...”

        内殿之内,忽地传出了一名女孩子的抽泣之声,其声响之绝望无不在牵动着众人的心。

        这让令在她一旁的中年妇人不禁为之言语相劝:“傻孩子,人生来不就是要死的吗?有什么好怕的,难不成?你舍不得那憨货。”

        中年妇人一句话,好似一语中地。只见那女孩子脸蛋之上略微浮现一丝胭脂红。遂听她抽泣道:“那...个傻子有什么好想念的,只不过我想到了...人家还没嫁人!还没吃到那憨货给我买的糖,就这么不明不白死了,岂不....便宜死他了。

        小女孩这一言,让此时的大家,都不由地心神一松,没那么紧张了。果然,心思单纯,天真无邪就是好,就连面对将死的境况,也能保持那般玲珑的心态。

        “你呀!就知道吃,若是真被你这小丫头长大了,铁蛋会养得起你?”中年女子见状,也随之嬉笑般道。

        “我不管!我不管!若是我没死,我定要他去给我买,谁让他答应我的。”小女孩,此时已转抽泣为嬉笑,似乎心态已经调整过来了。

        中年女子见小女孩神情好转,遂喜笑颜开,与之同时她也陷入了思忖。

        云姨与小雅是一同被抓到这里的,她也不知道这些黑衣人到底在筹划些什么。在她被抓走时,她依稀记得看见了一名年轻人,而这年轻人,好像就是这些黑衣人的首领。

        因为一众黑衣人对他畏手畏脚的,而且言听计从。然后,未等云姨多观摩,她们一众人等便都被打晕了,等醒来便都在这内殿之中了。

        “好冷,这北方的气候果然不寻常。”

        蓦然,殿外传来了一名黑衣人的不满之声,他们身着的衣服乃是火云纱织就的,是有着防风防雨的奇效。可此时,竟也招架不住北方的雨露时节。

        雨时骤降的气温,让他们难以适应,毕竟他们是来自福泽之地的东南,怎会受得了这一隅之地的平洲?

        “也不知道三爷和少宗主何时过来!若不是三爷交代过这些人不能动,要不然,那小妞早已被我...”此时另一名黑衣人耐不住漫漫小雨,意淫笑道。

        这名黑衣人姓谢,在家里排行老八。因为天生长着一张猥琐脸,以至于在进了荒神宗时大家都管他叫蟹八叔!

        这让他很不愉快,但也不得不接受,谁让自己实力弱呢?

        “你快收起那小心思吧,三爷说了,今晚这些人都是九死天罗大阵的养料,动不得。你若是敢动,说不定三爷一怒把你切了,让你再也不能...”先前那名男子闻之,不禁嘲笑道。这蟹八叔,真是只会下半身思考,一点脑子都不长。

        “???”

        蟹八叔一脸黑线,言语错乱,欲要和这身旁的黑衣人开打。

        然,忽逢变动。就连一直在一旁的第三名黑衣人都不禁眉头微皱。

        “怕是来麻烦了!”

        三人不约而同的在心里想着,同时精神高度集中,开始了戒备。他们可不想出乱子!毕竟,他们谁都承担不起少宗主的怒火。

        窣!

        一阵狂风卷入庙宇,并且一道人影伴随着狂风突然出现在了一众黑衣人的视野。

        “敌袭!”

        一名黑衣人反应过来,随即怒喊道。

        只见突然出现的人,一身灰色长袍,眉间气宇轩昂,面容朝气蓬勃,仔细观之,赫然是一名少年,而这名少年便是林凡。

        平州城的外地人很少,所以要想查出些蛛丝马迹也很简单,有钱能使鬼推磨,在一番金钱的诱惑下,没有人能藏匿的住身形的。

        皇天不负苦心人,终于是被他找到了黑衣人关押云姨她们的地方,就在这城东的荒废庙宇。

        他俯首而视,看着面前的三名黑衣人。冷淡道:“是你们抓了人吧!那就把命留在这吧。”

        短短几字,暗含明心引精神之意,这令三名黑衣人闻之不由心生惧意。

        同时,内殿之中,云姨见状,不禁心神一松,心里释怀着:“林少爷来了,想来大家有救了。”

        而在云姨身旁的小雅也是,肉嘟嘟的小脸开怀一笑:“凡哥哥来了,凡哥哥来了,我就不用去死了...”

        “呦呵!”

        蓦然,一声冷笑打破了沉寂,因为他们不约而同的发现,面前的少年仅仅只是通络五境。通络五境,那是什么概念,他们随便一人,一只手便可将之灭杀。

        而如今,这蚂蚁一样的人,敢在他们面前放肆,还口出狂言,这难道不是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吗?

        “我当是武道强者在此呢,敢如此放肆,原来仅仅是个通络境的小鬼。王叶,这小鬼的命我要了,你们谁都别抢!”蟹八叔对着另一名黑衣人呲鼻笑道,言语中充满了戏谑。须知他们三个人,虽然在宗门身份不高,但对付眼前的小鬼,简直绰绰有余。

        “诶呦,那可别弄坏他的脸啊...”被唤作王叶的人,诡笑连连,这让蟹八叔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最受不了王叶的双重性格,一旦王叶遇到美男子,则就会变了个人一样,开始取向不正常。

        而那最后一名黑衣人,则与之相反。他一句话都不曾说,因为他知道自己即将面临着死亡的威胁。老练的经验在告诫着他,此子定恐怖如斯!

        林凡看着那三人,心中自嘲了一番,似想到了些什么。

        旋即,只见他单臂一挥,残剑陨仙赫然握在了手中。面对三个淬骨境强者,不能硬耗,必须速战速决。

        见林凡拿出陨仙,那戏笑的二人,和那冷淡的黑衣人,都猛然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遂,他们不再嘲笑,而是相继使出绝招。

        “离火掌!”

        “浩然拳!”

        “回天劲!”

        三人犹如逆天魔神,体内灵台的灵力疯狂的运转周身。这一击,集他们毕生修为。若胜之则好些,败之则会死!

        然而,三人的攻击还未及林凡周遭三丈之内,便是被一股罡劲化为了虚无。

        气冲境!

        三人心中大生寒意,须知只有气冲境强者才能做到灵气自骨骼而散发出,然后形成罡气护体。

        明明眼前的少年仅仅只是通络境强者,究竟如何直越两境到气冲?

        是那诡异残剑!

        三人心中顿时想通,也只有这样解释才能如此了。

        然,林凡哪能给他们思索时间?

        遂见他,双手持剑,合臂一挥!一股铺天盖地的毁灭气息随之而来,让他们都来不及闪躲。

        唰!

        两颗滚血的人头落地,其面容表情甚是惊恐,还未反应过来,便是被林凡斩去了性命。

        扑通!

        仅剩还活着的蟹八叔,跪倒在了地上,隐隐约约能看见腰部一寸之下,湿漉漉的,很明显是被吓尿裤子了!

        林凡,留他只有一个原因。他要清楚今晚到底是什么人会对众贫民下手。

        “我且问你,你们是什么人,目的何在?”林凡收起了陨仙,旋即开始质问了起来。

        “我,我们...来自东南的荒神宗,而我只负责看守这些人,真的没做什么事,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此次行动只有三护法和少宗主知道。”蟹八叔,断断续续的回答着,很显然已经被吓得丢了魂。

        “那你们少宗主和那护法实力如何?”

        “气冲三境和气冲一境”

        嗯?

        林凡听到此处,神情一紧,若是淬骨还好说,气冲境…

        “那我能走了吧!”此时在蟹八叔眼中,早已视林凡为武道大师!

        “当然!”

        林凡话音一落,猛然一掌便是打到了蟹八叔身上,一溜烟的功夫,便是收了其性命。

        若在平常,这一掌哪能击死他,奈何后者毫无防备。可怜了,这蟹八叔,风流了半辈子,最后死于非命,甚至连最后都不曾合眼。

        在内殿之中的众人见此,都无不为之震惊。武者,都这么强吗?

        林凡见再无强者出现后,他对着众人交代了几番,切莫将今天的事情传出。这样即是为他们好,也是为自身好。

        而内殿的众人,暂时都被他安排到了林枫斋,因为在那里相对来说,较为安全些,黑衣人若想再动手,怕是很难了。至于小雅和众孩童,则是被林凡送去了灵药坊,想来铁蛋也是想念他们了。

        在安排好了这一切之后,林凡又独自回到了无名小巷,静待那剩下的黑衣人和所谓的少宗主到来。

        毕竟,好戏才刚刚开始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