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祖武天仙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战炳青(四千字求收藏推荐)

第十三章 战炳青(四千字求收藏推荐)

        夜深人静,一袭黑衣的林凡,在漆黑的夜色下,隐匿在了一座建筑前的不远处。

        建筑从远处观之,有三层,通体较为古朴,外观也是经岁月的洗礼,甚是疮痍。看其结构依稀能辨认的出是桦木主体。就连大门上的牌匾也是久历风雨,两个若大的字,镌刻着什么,早已是辨识不清。

        建筑有两扇残破不堪的木制大门,约莫有两人高。虽说其残破不堪,却从里面洋溢着浓郁的灵材气息,四散而出。即便是在远处,也能感受到这些来自天地的馈赠之物。

        没想到,这刀盟还真是监守自盗,如此数量的药材,竟这般随意存放。

        想来这建筑应该是刀盟的宝库,因为在其周围竟有着巡逻的刀盟卫兵,看编制,有二十人左右。他们分成两组,不停地在建筑周围巡逻。与先前的山门卫兵不同,眼前的这些人,个个实力强悍,赫然都有着锻体九境实力。

        “如此看来,想无声息潜入,怕是要废一番功夫了。”林凡惆怅了些许,似乎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静穆地呆在原地,不曾潜入。

        以他现在的实力,想要做到避开二十人的耳目,悄无声息般潜入,怕是有些困难。毕竟,先前与傅山一战的内伤尚在,容不得冒险。

        “老二,你说这盟主最近怎么跟着了道一样?弄这么多药材,就堆放在这里面,也不怕被抢?”建筑前一名巡逻卫兵此时停下了脚步,对着身旁的人打趣道。

        “老大,这你就不懂了吧,盟主那是深谋远虑!在平洲,谁敢吃了熊心豹子胆动刀盟?刀盟与雷家现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动刀盟不就是在动雷家吗?卫兵憨憨一笑,说到这里,一种身为刀盟人的自豪油然而生。

        他不曾理会老二这番虚伪的言语,只见其眉头深皱,深思了起来。现在确实如这二弟所说,眼下平洲的势力极其微妙,各方势力无时不刻的在暗自互相博弈。

        说不定哪天就是一场腥风血雨来临,势力大洗牌。还好刀盟如今背后有雷家撑腰,倒是不用太担心。不过转念一想,这和他也没什么关系。毕竟,他只是小小的一个卫兵头目,何须如此深思?

        “你啊,还是好生巡逻吧!不然你这个月的晌钱若是少了,可不要来找我!”思索之后,大哥对身旁的老二厉声道。

        “是!是!是!老大教训的对。”身旁的人连连点头,心想着自己这个月去那醉仙楼快活的钱,可全是老大发放,若是得罪了他,怕是又要独自去找那拇指姑娘了!他可是一点都不喜欢那姑娘,既粗鲁又蛮横的,又难以让人启齿。

        不多时,两人便又恢复了平静,相继巡逻了起来。若真是出现了什么差池,他二人就是掉脑袋也担负不起,怎敢再多疏忽大意?

        先前那一幕,林凡皆看在眼里。他一直都在等待一个时机,伺机而动。然而这些卫兵训练有素,不曾懈怠。

        长夜漫漫,纵使卫兵精力再充足,仍会出现疏忽。百密一疏,眼下正是卫兵换班交接的时刻,也是其防守最为薄弱的时刻。

        先前的那两名卫兵不知是睡过了头,还是怎么了,一直未前来交接。这让尚在巡逻的另外两人困意大生,不多会,已是纷纷倚靠在了墙角,打起盹来。

        “是时候了!”

        林凡低语,轻身一跃,施展着隐动诀便消失在了长夜中,奔着那刀盟宝库而去。

        嗖嗖嗖!

        一袭黑衣的林凡落地,他已是避开了卫兵,来到了这刀盟宝库之中。眼观面前的东西,倒是没有什么值钱的。

        原本属于灵药坊的药材存放在二层,四散其中。庞杂的数量即使是带上数十枚纳戒也装不下,这也是为什么刀盟敢把药材放在此处的原因。

        纳戒在大周本就是稀少之物,寻常纳戒也就能装那么几方空间的东西而已,要是把眼前的都装下,那得多少纳戒?如此数量的纳戒在其北部四城怕是不存在。须知,几大家也就那么几枚而已。

        然别人装不走,不代表林凡装不走。项链空间,乃是林母留下的神物,区区几十方药材,岂有装不下之理?

        只见林凡唇齿微合,双手飞速变动,一记法决自林凡手中打出,眼前尽数的药材,皆被纳入项链空间之中。

        要是被刀盟知道今晚药材如数回到了灵药坊手中,刀盟大当家会不会被气死?毕竟,当时劫掠这批药材时,刀盟可是损失了一名淬骨三境强者!

        淬骨境强者又何尝不是在这小小的平州城之地,势力立足之根本呢?

        “嗯?”

        林凡眉梢微转,面带疑惑,似乎楼上有什么呼唤着自己。

        片刻之后,他已是到了这三层。纵观三层倒是没有那么多的药材。不过在几十方的空间,却有着一口大黑棺,通体漆黑,在阴冷的夜色下透着诡异的气息,棺木表面黑光流转,宛如魔神棺邸一样。

        近而观之,棺木上镌刻着一幅星图,似乎与天上的二十八星宿互相照应。仔细观看,又更像是一幅地图,再指引着什么?

        林凡向来不信邪的,习武之人,以武证道,道以明心。武道,便是天地间的正道,乃万年不变之真理。

        “刀盟把这棺材放这干什么,也不怕折煞了气运?”林凡额头微皱,双手尝试着推开棺木,却被无形禁制阻碍了。

        明心引!

        心头低喝,他催动着精神秘法,意要打破禁制,只见漆黑的棺盖开始猛烈震荡起来,似反抗一样,并发出吱呀吱呀的诡异声响,摄人心魄,若是一般人在此,怕是会被吓得丢了魂。

        “成了!”

        一股念头自他心中产生,这禁制,仿佛就是曾经天启所设下的一样,几番纠缠,终是解开了。

        于是乎,他便推开了那棺盖,毕竟,他也想知道,究竟是什么能让自己如此心神不宁?

        扑通!

        他像是见了什么妖邪般,一个趔趄。身子后仰,屁股猛然摔坐在了地上。

        空棺!

        一口空棺!

        这一刻,任凭他心性再好,也不由地躯体打颤。

        居然是一口空棺!怎会如此呢?棺中的人去哪了?

        思索之际,他总觉得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然未及深思,更诡异的一幕出现了,眼前的大黑棺居然自己在一点点消失!它!居然有意识。

        林凡看着那渐渐没入虚空之中的黑棺,冷汗直流。这黑棺!不是刀盟放在这的,而是它自己出现的!似乎在等他!

        他得出这么一个结论,心头久久不能平静,世上怎会有如此诡异的事?

        漆黑的夜,肃杀的山风,诡异的黑棺!

        这一晚,他经历的太多了,即便是如数收回了药材也不能平静。此地不宜久留,得抓紧撤退为上,谁知道消失的黑棺会不会再次出现?会不会再引来强者?林凡做好决定,遂即起身,准备离开这不祥之地。

        “阁下既然来了,不妨就把命留在这吧!”

        忽地,黑暗之中,传来了一声冷喝,打破了空间的虚无。

        林凡暗惊,果然先前耽误的时间太多了,还是引来了刀盟的注意。

        “受人所托,今日特来此取些东西。”林凡老气横秋般道,生怕露出马脚。

        “取东西?阁下与林家是何关系?傅山的事想必也是你而为吧?”黑夜之中,男子淡然道。似乎是对自己的实力有着绝对的自信,并不把眼前的人放在眼里。

        “哼!与你无关。恕在下失陪了。”话音一落,隐动诀已是急速的运转,飞速的向外奔去。若是战,也不能在此,留在此地势必会引来更多的强者。

        “哪里逃!”黑夜中的人一声大喝,猛然追逐起来,在他看来,此人敢夜闯刀盟,绝非等闲之辈。

        呼!

        阴森的寒风吹过,另此时在场的二人下意识地打了个冷颤。眼下二人已是离开了刀盟的势力范围,来到了千里无人的荒山之中。

        “不逃了?那就把命留在这吧!”刀盟追来的男子脱掉了外衣,露出狰狞的古铜色的肌肤,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妖艳,裸露在外的躯体,似乎有着异样,看来有什么招数要施展。

        奔雷拳!

        男子大声呼喝,右臂青筋暴突,化成鬼神般朝林凡冲来,拳风所至,就连空气都被压缩的尖锐起来,发出嘶啸之声。

        林凡起身一跃,欲要将这拳闪开,从男子的拳劲来看,这至少是一名淬骨七境的强者。硬撼!只能伤及自身。

        碎山掌!

        轻松一躲,林凡闪过了那夺命得一拳,然后转身一掌,便是击在了一拳落空的男子身上。

        只见男子毫发无伤,随后又投来一丝讥讽的目光,并历声道:“这傅家隐动诀果然在你身上,既然如此,那我便杀了你,取来那武法!”

        “你是雷家的人吧!身为三大家却和这刀盟同流合污?那三成灵药坊的生意怕只是借口吧!只怕你另有所图。”见男子打出奔雷拳,林凡就知道了面前乃是雷家之人,这奔雷拳正是雷家绝不外传的武技。

        他炳青怎会不知其中利害,族中那几个老家伙所图甚广,想必是在觊觎那林家之密。可眼前的黑衣人着实让他头痛。

        傅家的隐动诀如何巧妙,他是深知的,以前和傅山过招时,便是被其身法所制。可眼前的黑衣人施展却完全是另一番意境,和其争斗,更多的是消耗你,任凭你再三攻击,只能做困兽之斗。

        “是又如何!我乃雷家三长老,雷炳青。受家主之命,前来保护刀盟!”雷炳青应声道,同时也是在找这隐动诀的破绽。

        “那你就留下吧!既然对林家不利,那就别想活着离开了!”

        林凡话音一落,转闪躲为攻击,一拳袭至炳青。

        崩拳!

        崩拳,人阶高级武技。暗含七重内劲,臻至大成,七重内劲叠加,可碎万斤巨石。林凡这一拳虽未大成,但却切实的击在了炳青身上,只见炳青被这一拳击中,面色铁青,裸露的肌肤微微凹陷。

        “哼!”

        一声冷笑,面对这般攻击,他丝毫不畏惧。只见其体内的灵气自八脉疯狂汇聚于右臂,然后凝聚于掌心,他开始动真格得了!

        雷家成名绝技!风雷手!

        这一掌,声势浩大,天地都为之呼应,夜空之中隐隐有雷鸣之声若隐若现,炳青的右臂伴随着山风再一次怒涨了起来,其手掌更是恐怖,先前凝聚的灵力在掌心翻涌,大有风雷遮天异象。

        雷彻天地!

        炳青怒喝,掌风夹杂着雷电之力,带着毁灭般的气息向林凡扑面而来。

        隐动决!

        林凡身影极速闪躲,奈何这一掌堪有毁天灭地之势。

        噗...

        大口的鲜血自林凡口中喷出,身上的一裘黑衣被狂暴的气息轰的破乱不堪。身形也是摇摇欲坠,险些摔倒。这一掌,尤为霸道。纵使逆天身法加身,也不能尽数避开。

        “只能这样了吗?”林凡苦笑,精神一呼,陨仙已被其拿在了手中,陨仙一出,随之凶煞之气四散开来,天地为之变色,鬼神为之哀嚎,山风呼啸而至,丝毫不能阻挡其毁灭气息。

        “呵呵,拿把残剑又能如何?”炳青望着那落败之人,不由地嘲笑一番,再他看来黑衣人已是强弩之末,不足为惧。

        然而,他的想法很快就转变了。因为他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他惊悚,他不安!只见眼前的落败之人气势大涨,境界居然隐隐有超出他的迹象,随后他更是惊的大嘴一张,下巴都快掉了。

        平洲城怎会有如此强者?

        这是林凡第一次正式拿起陨仙,上次见幽冥拿起时,便直接越了一境。此次他拿起也是直接越了一境到淬骨境,不过残剑同时也在疯狂的蚕食他自身的灵力,若不速战速决,怕是会被拖垮。

        “这是你自找的!炳青!”

        林凡振臂一挥,庞大的剑气伴随着山风呼啸而至,恐怖的剑气威压丝毫不次于先前的风雷手。

        呲!

        剑气横扫炳青的身体,后者还处于震惊之中,他尚未来得及反应,便是被腰斩,削成了两半。不曾见血水飞溅,剑气之快,快到身体都未作出反应,血液也随之蒸发。

        炳青就这么死了!死在了轻敌!死在了陨仙之下。

        数万年前,陨仙一出,即使武仙也要身陨!

        噗...

        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林凡勉强稳住身形,收起了残剑。这剑真是吸血鬼,挥动一剑,险些把他自身吸干。

        他拖着摇曳的身形,勉强走到炳青的尸体前面,弯腰拿起了他的纳戒。脸上浮现出了笑意:“灵阶风雷手吗,从今往后是我的了!”

        起身后,他看了一眼天色,确实不早了。再拖些时间便是要天亮了,得赶紧回灵药坊了,免得众人生疑心。

        至于那苦命的炳青,林凡自没有再做处理,任其曝体荒野。其实留着尸体也好,告诉他雷家!林家有着神秘强者,容不得他们放肆。至于神秘强者是何人?那就不从而知了。

        不多时,林凡消失在了天际线。而此地,也给平洲的人留下了一个未解之谜,谁有如此实力,能灭杀掉雷家三长老!不动声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