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祖武天仙在线阅读 - 第十章 通络境

第十章 通络境

        “今天可是宗族大会,我要是不来看看你,说不定你又睡过了呢?”清儿嘴一哼,喃喃道。

        林凡眉头一紧,陷入了深思。这几天所经历的事情确实是太多了,连这宗族大会的事情自己都是已然忘记了。

        说起林家的宗族会议,自打林凡有印象以来,便是每半年在北楼召开一次会议,讨论着族内全年的资源分配和坊市的买卖。最主要的是安排族内子弟的修炼资源。而这次召开,却早了足足两月有余,想必又是那几个长老在滋生事端...

        “我才没有睡过,你看我这不是醒了吗?即便多睡会也没什么吧!你看我这伤势...”林凡嘻嘻笑道,并起身整顿了身形。

        “还不是昨天你瞎折腾,说我走以后有没有按时休息!”此时清儿神情一转,神色严厉了些许,不苟言笑道。

        “还真没有,嘻嘻...”

        此刻的林凡也是整理好了身形并且起身,近距离一观。和往常有着些许不同,身形略微蜷曲,想来是昨日的越阶战斗所致。

        不多时,两人身形便是伴随着东方的朝阳,离开了老院落。

        傅家,议事厅。

        虽说是清晨,可傅家的议事厅此时却满堂而坐。厅堂之上,在上座有着一名中年男子,下座两侧坐着四名老者。目观其神情,眉头紧皱,面庞焦急。在上座之人更是额头青筋暴突!看来,有什么愤怒之事让其一反常态。

        “哼!云儿和二长老昨夜未归!为何不报影卫!”

        上座之人,怒不可遏的对着下面喝道。云儿可是自己栽培的下一任族长接班人,二长老又是掌握全族经济的人,两人的失踪,怎能不叫人愤怒?若有什么三长两短,即便是自己突破,他平洲傅家怕是元气大伤了。

        “族长您先息怒,云少爷的性子我们也了解,或许只是去了别的城市,何况二长老也在,那可是淬骨七境。”

        “北部四城想悄无声息的处理掉云儿和傅山长老的人,恐怕还不存在!”厅下一名长老语气委婉地连连说道。

        “三长老!我要的是结果!一夜未回连个音信都没有,你又何尝敢说他二人无事?傅阳震怒的声音,轰鸣厅堂。让在场的众长老,无不冷汗直流。

        换作是以前,傅家众长老并不用像现在这般对其低声下气的,耐何这傅阳前阵子出关突然突破至气冲境。如此实力,众长老就是有怨言也不敢声张。

        有着气冲境强者撑腰,他傅阳才敢对林家大肆侵吞,毕竟十八年前的事情,他也是有耳闻的,说不定林家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族长,我看这事还得从长计议,或许云儿在外面得罪了什么不该得罪的人也说不定,总之,我一定会率影卫彻查此事的。”大长老傅岳淡然道。傅岳是淬骨九境,在傅家的地位又是仅次于族长,所以倒是没有像先前三长老那般拘谨。

        “三日之内!无论生死!把结果给我!如若不然,你们长老堂!该换人了!”傅阳怒气未消,眼中余光威压着众人。

        “把炎儿叫来!"傅阳随后又对先前的三长老喊道。

        三长老应声而动,他可得罪不起如今的家主了,不然自己长老的地位也是不保了。

        不多时,便见到了傅炎摇摇晃晃地走入了厅堂,他并无傅云那般城府,浑身散发着跋扈的气息。看其衣裳,凌乱不堪,很显然是刚睡醒,极不情愿的被带来。

        “父...父亲您喊我?”傅炎揉了揉朦胧地睡眼,极不情愿的说道。

        “孽子!你大哥一夜未回,你倒是睡得安分,我切问你,那林家的林凡是和实力?”

        “灵台不通的废物罢了,即使侥幸进得了元阳门,也只能止步于武徒了。”

        说道这里,傅炎的嘴角一紧,一想到前些日子自己大败于他,就气不打一处来,回来找了好些丫鬟撒气都没能忘却。

        “你还知道废物二字?我让你去提亲,你到好,给傅家闹了个天大的笑话!回来也是不思进取!来人,罚他受八十武棍!”

        傅阳说完,先前不知何时拿到手中的杯子也是被震的破碎,散落一地。

        众长老一听,纷纷求情,毕竟这傅炎也是傅家的次子,让他们动手,就等于得罪了这纨绔的少爷,以后的日子也定不会好过哪去。

        然族长之命谁敢忤逆?除非是他不想活了。

        “炎少爷!不能怪老朽了哈,老也是迫不得已。”四长老已然是拿着武棍挥打了起来。

        武棍不同于一般的棍棒,因为武者的身体强于一般人,所以,大周朝为了惩罚有修为的武者就锻造出了武棍,专用来惩罚修炼之人。没想到今天为了惩罚傅炎,武棍都是被动用。想来也是傅天一视同仁。

        “啊!...爹快让他停手,炎儿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丢傅家的人了..."

        厅堂之上顿时嘶哄连天,但也未能阻止武棍的落下,一棍接一棍。

        噗!

        “林凡,我要你不得好死!有机会我一定要你在平州城丢尽脸面!”    傅炎已是被打的近乎昏迷,似乎今天发生的这一切都归咎于林凡,没有林凡!自己就不会丑态难堪!

        随着最后几棍落下,傅炎上已经被打的体无完肤。本是凌乱的衣衫,此时也是血迹与汗水混合着。再看身形也早已没了先前那般蛮横跋扈。

        “四长老,抬他下去吧,等他醒来转达他,要是还不知悔改,就别说是我傅阳的儿子!"傅阳淡然道。

        恨子不成材啊,他傅阳何尝不想留下一门双天才的佳话,奈何这傅炎还是太稚嫩,不懂得事近人为。想到这里,傅天也暗自摇头,如今傅云失踪,傅炎又此般模样。怎叫人安心。

        “大长老,你且吩咐下去,一个月后,我要在傅家举办宴会,以此庆祝本座踏入气冲境,还有!一定要记得亲自把帖子送到林家,我要让他知道,谁才是这平洲城的真正强者!”

        傅阳说完,眉梢更是多了几分自信,想来一举吞并林家的日子不远了。

        ......

        午时三刻,天高气爽,阳光明媚。北楼外聚散着或大或小的人群,有孩童,也有长者。毕竟今天乃是族中的大日子。

        “云成哥哥,你说今年还会是凡哥哥当选吗?”北楼前一名女孩童笑嘻嘻说道。

        “或许吧!凡哥哥自阳关回来后就一直神秘兮兮的,应该是在准备什么。”名为云成的孩童言道,眼睛之中也在飘忽着一丝不定。

        “凡哥哥会当选的!他可是我们的大哥哥呢!若不是凡哥哥,我们又怎能进入锻体一境呢。”女孩童随后又肯定般言道。

        两名孩童你一言,我一语,很快便是没入了那人群之中,再无声息。

        林府,北楼,一层议事大厅。

        与北楼二层相比一层倒显得恢弘大气多了,柳木制的主体结构,敞开式的大厅,和能容纳得下近五十人左右的厅堂。并且在厅堂的上座更是有着一把百年桦树木制的椅子,椅子木纹清晰,结构一体,浑然天成,仔细观之,竟有微光流动。想必能造出此椅子的人绝对是大周的能工巧匠。

        椅子之上坐着一名中年男子,正是林凡的父亲,林天。然而此时他正愁眉不展的看着厅堂之下。

        “林天,你莫要在袒护你儿,这林家的少年才俊也该换人了!林凡的天废脉,现在满城皆知,你这又是何苦呢?”厅堂中一名白发老者据理力说道。

        “是啊,族长,你看林家现在处境很微妙,稍有不慎,我们岂不是会被逐出平州城!”

        “族中青年才俊又不是他一个人,你瞧大长老的孙子不也是一只脚踏入了通络了吗,假以时日定能再现平洲一段佳话!”

        厅堂之中,议论纷纷,有的保持中立,不愿得罪人,有的明显站在了大长老一边,很明显,有人在背后操控这场会议,族内的会议,无外乎是权利的重新更迭。想来林家的处境也着实堪忧,内忧外患。

        “够了!”

        林天一声大喝,打断了议论。在他看来,未来的魁首理应还由林凡当选,奈何此次反对的声音太大了,自己都隐隐有些压不住。

        林天看着厅堂的众人,心里很不是滋味。这些年林家确实没落了,在自己这代,血脉之力便是已然枯竭,偌大的林家也就原族长和林天曾经达到过武皇境,其他人!连气冲境都不曾达到。这也是当年林家败走天武城的另一大原因。

        “快看,快看!这不是林凡吗?他居然来了!”

        “什么?那个惹得傅家少爷的人居然还敢来此?要不是因为他,我们林家能损失这么多的生意吗?”

        “那旁边的不是清儿女神吗!怎么又和这个废物走一起去了!离清儿远点!”

        厅堂外面的人群传来了嘈杂的喊声,似乎都是在讥讽。但如此的讥讽,却丝毫没有影响到林凡的内心。因为明心引的缘故,这些过江之鲫的言语就如累瓦结绳。

        不多时,林凡已是在清儿的搀扶下,走进了厅堂之中。

        “我对那什么魁首,没什么太大的兴趣!毕竟一年后我就去元阳门修炼了,也请...诸位长老不要为难我父亲了,”

        林凡诚恳的说道,因为内伤的缘故,话音还有些顿挫。

        “哼!你说不要了就不要了?本来就没想再给你,你还沾沾自喜上了。”厅堂之中,一名和林凡年纪相仿的人嘲笑道。

        “不得无理!雨时。”大长老林惊山说道。

        眼下林惊山正在为孙儿争取魁首,如若就此坏掉了自己掌权的计划,那这些日子的努力可就白费了。

        “他一个废物,有何可无理的,要不是他得罪傅家,我们至于这么惨吗?”林雨时傲气的说道,丝毫不给在厅堂上座的林天族长面子,这可真是仗着有人撑腰,胆大妄为啊!

        林凡还是很淡然,仿佛与自己无关一样,仅仅是露出了诡异的笑容。清儿也是在一旁为林凡说话,毕竟,他可是亲眼看见林凡灭掉淬骨境的强者,并且一丝痕迹都不曾留下。

        “我没有太多的精力去跟你理论这个,我来此只是来领差事罢了,毕竟按林家的族规,到了十五岁,就要在家族中工作,才能换取资源。”林凡平静道,让人很难相信,前阵子还血气方刚的少年现如此老练。

        “嗯?那你先过了我这关如何!”

        林雨时气焰大涨,似乎忘记了林凡能越阶战斗,只见林与时拿出了一枚丹药,随之磕下。

        “通络五境!”

        林家众长老大呼,这简直是不要命,如此用丹药提升,怕是会留下不可知的后患。

        林凡并没有太大的震撼,现在在她眼里,只有通络七境以上的人才值得认真对待,只见林凡身形一闪,便是直接出现在了林雨时身后,一掌侧击,面前的少年便已是倒下。然后对着倒下的少年淡淡道:“诶,想要做我的对手,你在沉淀几年吧,现在只怕是不行。”

        “这是通络境!”

        林天脱口而出,在场众人也无不震惊!此前的废物通络了!

        这便是通络境?林凡会心一笑,眼下的不足以让自己自豪什么,抓紧修复经脉才是其首要。

        “我能走了吗?大长老。”林凡客气一笑,看着那面露精光的七旬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