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祖武天仙在线阅读 - 第七章 当个黄雀不香吗?

第七章 当个黄雀不香吗?

        拍卖场内气氛凝结,静的连众厢房之中的心跳都都隐隐约约的能听见。

        “一千一百万。”

        率先打破沉寂的还是那西北的厢房。

        “一千五百万。”

        “一千六百万”

        “二千万”

        ......

        “三千三百万!”

        林凡不曾与之竞价,毕竟以林家现在的实力而言,这价格已经是天价了。更何况在先前更是五百万拍得了那晶莹羽翅。

        不过这云丹价格倒没有继续上抬,也是在三千万的时候戛然而止了,不知道是谁拍的,能一下子拿出三千万,在这平州城也算是凤毛麟角了。

        “恭喜四号厢房的这位买主,作为附带,我们还将为您免费送出一张净月阁的黑晶卡。”

        三星老者平静的声音覆盖全场,似乎在告知众人一样,你们拍到了这个级别也有此待遇一样。

        众人无不为之投来羡慕的眼光,纷纷盯着老者手中的那张黑晶卡。

        要说净月阁的买家和卖家也是有着明确的等级划分,白晶卡,银晶卡,紫晶卡,以及那黑晶卡。林家和众平洲家族持有的仅仅是紫晶卡,由此可见那黑晶卡的稀有程度了。

        黑晶卡与紫晶卡不同的是,享有着极大地特权,减免九成手续费,假使自己的拍品竞价到了一定程度,所减免的手续费可想而知。

        但这一切与林凡无关了,此刻他正在想怎么才能把云丹弄到手,先前灵儿答应他说有办法,可现在精神世界里面沉寂的跟个木头桩一样,任凭林凡怎么喊她,她都不回应。

        “诶!”林凡不禁微叹。好像这云丹本该属于自己一番。

        不多时,厢房门外传来了阵阵敲门之声。断断续续地,因为力道小,敲门的声音跟个蚊子打鸣一样。不仔细听,还真听不到。

        "来了!”

        林凡低沉了一句,并起身,前去开门。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此前带领林凡前来的中年美妇,风雅。

        在风雅的身旁还有着一人,一袭黑衣。以林凡现有的精神力也尚不能探出其境界,想来此人是保护风雅的吧。

        只见风雅手中端呈着那晶莹羽翅,拍卖时林凡并未仔细观摩这羽翅,毕竟当时的注意力都在清儿身上。

        羽翅色泽通透,表面伴有阵阵流光,倒不是很大,大概八寸之样。仔细观之,每根羽翅的根结处有些许纹路,看起来像是符文又抑或是什么族群的印记。

        不过这晶莹羽翅属实不凡,林凡一抹精神进入其中,欲要寻个究竟,险些不能撤回。

        “看来拍卖场的这些人,所言是真的了,确实有古怪。”

        林凡心里想着。就在林凡这一愣神的功夫,已是几分钟过去。

        “怎么,林凡弟弟还刁难起姐姐不成了?让姐姐一直在这端着,也不把这宝贝收起来。要是摔坏喽,姐姐可不负责任哦”风雅妩媚般说道,

        林凡一回过神,便是把那羽翅收进了项链空间。随后嘿嘿笑道:“还不是风雅姐姐身姿妩媚,是个男人都免不得多看几眼。"

        这一言,惹得清儿在一旁白了几眼林凡,却也未曾多说什么。清雅是有些阅历的人,清儿这神情变化怎能逃的过她的双眼,遂即开口道。

        “你瞧,你这小女友都生气了,你要是在多看姐姐几眼,姐姐也不会说什么,可你这小女友会不会.....”

        清儿闻之,脸色绯红。

        林凡倒也是脸皮厚,拱手作辑,淡然一笑。

        “风雅姐姐可知拍走那云丹是何方势力?”林凡为了云丹,也是不顾规矩,开始询问了起来。

        “怎么,林弟弟也在打那枚丹药的主意?姐姐劝你还是放弃吧,那人不是你们林家惹得起的哦。”

        风雅未曾多说,便是和那名黑衣男子一同走出了房间。看神情似乎有些不满,看来是此前林凡的询问触及了风雅的底线,毕竟再怎么熟悉,风雅是净月阁的人,要遵从净月阁的规矩,不能越线。

        突然坐了冷板凳,林凡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诶,还是太冒失了。”林凡感叹着。

        正当林凡和清儿准备离开净月阁时,脑海中一声萝莉音却奇迹般响起。

        “二货废柴,你是不打算要那枚云丹了吗?这么急着离开。”脑海中的灵儿诡笑着道。

        林凡也是气的想揍她,可一看见脑海中那少女,又无从下手。

        “诶,真拿你没辙啊!刚才你怎么不出来。现在人家早就带着拍品不知去哪了!”

        “切!人家刚刚那是去吃饭去了!怎么许你在这卿卿我我的泡妞,还不让本小姐吃饭呀!不让本小姐吃饭,饿瘦了,你可要负责任的,我要去告你虐待少女!”

        林凡脸一黑,心想一缕精神会饿?你骗鬼呢啊!

        “我自有办法知道他在哪里?”灵儿那双大眼睛呲溜一转,像是想到了什么。

        “嗯?真的吗”林凡在脑海之中回应。

        “那是自然,本小姐的精神力岂是你这种二货废柴可比,先前我已探知拍下那云丹的人,他体内有着我一丝印记,天涯海角我都能给你寻回来。还不快夸夸我?”灵儿自信般笑了笑。

        “你还是担心一下你自己吧,就你现在那点实力,还不够人小喽喽揍得,你还想灭口越货?”灵儿随即又冷言道。

        是啊,自己这实力。去了还不够给人看的,去了也是送死去了。

        灵儿看着林凡那低沉样,又不忍心道:“不是还有本小姐罩着你吗?你怕啥。只要你事成之后给本小姐买足够的棒棒糖,那么我便考虑帮你一把。”

        熟悉的声音响起,林凡微微一笑。

        “走吧清儿,我们去干一票大的。”

        笑嘻嘻的林凡拉着清儿的小手走出了厢房,奔着那阁外之地走去。

        ......

        不知不觉,已是午时。晨时初升的太阳亦是艳阳高照,强烈的光芒闪耀着平州城的子民。

        街巷上的人不见少,反而隐隐有些增多的迹象。林凡带着清儿此番前去,便是那城东二十里处的密林,密林也算是平洲人的忌讳之地吧。

        因为在早些年间,密林曾发生怪事。每至半夜,阵阵啼哭声便会从密林深处传出,曾有武道强者一探究竟,结果愣是被林子里的野兽驱逐了出来。

        自此平州城的百姓盛传,密林有吃人的怪物,即便是武者去了也是十分危险,街坊邻居都已此警告者自家孩子,不要调皮去那密林,久而久之,密林便是平洲人的忌讳之地了。

        林凡小时候便听说过那个地方,要不是灵儿告知先前拍走云丹的人去了密林,也是极其的不愿前往。

        “凡哥哥,前面便是客栈了,我们去歇息吧,何况你早上还没吃饭呢!”

        一声言语,打断了林凡思绪。林凡看了一眼清儿,同时自己的肚子也是咕噜咕噜的叫了起来,想来自己几乎忘记了吃饭。

        林枫斋,平洲有名的客栈。其斋内特色一手烤鸭便使其名传千里。客栈不大,仅有两层,一层是招待来吃饭的客人的,二楼乃是上房。

        在一层,桌位有着几十张,不过基本上是爆满的状态。由此可见林枫斋的生意是有多么的好了。

        林凡与清儿入座在一层的西北角,略显清净,隔着木窗,倒也能看见街上行人,也算一番风景。

        “噗!”

        忽地,从东南方向传来了一声巨响,桌子已是被打翻,在桌下躺着一人,只见那人脸部变形,本是破旧的衣衫也随桌面溅了一身油。

        “下等人,也敢占本大爷的位置?”

        倒下的那人身前有着一名衣着高贵的跋扈少年叫嚷道,看其年龄不是很大,与林凡相差无几,而出手掀翻桌子打人的便是他。

        倒下的人不曾回话,双拳在握,躯体在阵阵颤抖,像是在畏惧,也像是要反击,久久不曾起身。

        本来是想吃个便饭就去追那携带云丹之人的,现在看来眼前的事不得不管了。林凡心想着。

        “欺人太甚!”

        清儿娇喝道,欲要上前制止,被林凡拉住了。

        “先等等看,我想他应该不会就这样甘心趟地上的。”林凡淡淡道。

        果不其然,那名倒在地上的少年猛然起身,先前紧握的厚重双拳也是重重轰击在了跋扈少年胸口。

        面对突如其来的一击,跋扈少年有些措手不及,一个摇晃,险些倒在地上。而这一拳用尽了朴素少年全部力量,挥出后便再次倒在了地上。

        “还敢还手?给我揍!”

        跋扈少年对着身旁的人喝到,看来此人身份不低,竟有三名锻体七境强者保护。

        “该出手了!”

        林凡身先动,而后言,起身一跃,便是来到了先前被揍的朴素少年面前,将之扶起。

        “没事了!接下来交给我吧。”

        林凡虽无灵力,但毕竟也是锻体九境的肉身,先前傅炎通络三境都不是其对手,更何况眼前这几人,几个回合照面之下,已然全无还手之力。

        “疼...诶,轻点。”

        跋扈的少年此时已是不知被何时过来的清儿教训者。

        “让你欺负人!我看你还敢不敢。”清儿小嘴一呼,年纪轻轻竟有一番大家长气息。

        “啊...不敢了!姑奶奶你饶了我吧。"

        跋扈少年丑态毕露,一点先前嚣张的气焰都没有。

        “那还不快滚!”清儿厉色道。

        只见那跋扈少年,连先前打斗掉下来的鞋子都没来的及穿,呲的一溜烟,便跑的没影了。

        “诶,你这下手比我很多了,你就这么放他走,不怕日后他报复?”

        “我有凡哥哥,我怕什么!”

        林凡叹了口气,看了眼天色,时候不早了,是该追逐那携带云丹之人了。

        面前这位少年是自北川城来的,少年说什么也要表示谢意,因为林凡急于赶路,便是留下个姓名与住处便带着清儿飞奔而出。

        毕竟,云丹的事大,事关自身。

        ......

        风急天高,乌云遮耀阳。

        密林此时迷雾重重,不知是天气缘故还是人为因素,总之此时的密林绝对气息恐怖异常。

        因为,林凡在远处正目睹着一场大决战,为首的是一名中年男子,和一名中年美妇。

        男子与美妇正合力围追着一名老者,老者气息悍然已达淬骨九境大成,距气冲境仿佛只有一步之遥。

        “羽哥,这老儿还挺顽强的,你我二人合力都不曾拿下他。”美妇淡淡道,气息似乎还有些焦急,显然是刚经历过一番大战。

        “我灵力还尚可,先前也没想到,他有这般实力,倒是低估了。”

        男子环看了四周道。

        “如今,得你我二人合力全力一击才能重伤于他”

        “好!羽哥。”女子决然道。

        大战的同时,林凡也是在精神世界中百般询问是否有把握战胜那老者,灵儿的性格可想而知啊,一直不曾出手,反而气林凡。

        “我说你急什么!本小姐既然说帮你了就肯定帮你”

        “你丫的倒好,急的跟个丢尾巴的兔子一样,你知不知道,这密林还有多少强者在虎视眈眈盯着这肥肉!”

        “丫的,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你不知道吗?”

        “当个黄雀!它不香吗?”

        灵儿连连娇呼道,本是嫩气的音色也是被气的尖锐。

        “诶,我这命!难道这辈子不能翻身了?"

        这一顿连呼,连林凡都不禁大叹了一声,搞得在一旁的清儿都是连问他怎么了。

        “当个黄雀确实挺香的!”林凡喃喃一笑,微声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