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祖武天仙在线阅读 - 第二章 往日秘辛

第二章 往日秘辛

        林府,北楼,二层。

        北楼二层一直是林家的重地,如若不是遇到什么大事,一般不会轻易开启,今日的开启,或许并不是迎接少年那么简单。与一层相比二层倒显得质朴多了,除了四周的墙上挂着不知其著处的几幅画作,并没有着过多的装饰。

        屋内也仅仅有着五把会客椅,看来应该是议事用的,就连房间的采光也不是很好,整个房间略显的昏昏沉沉。

        “凡儿,这段日子你幸苦了,想必受了不少委屈吧!”房间内林父用慈祥的声音说道

        “爹,是孩儿不才,没能激活灵台!言罢,少年扑通地一下双膝跪倒在了地上,先前含着的泪光,此时也是变成豆大的泪珠潸然而下。

        "呜呜呜..."

        "不过孩儿还是取得了元阳门的准入门资格,灵台的问题,孩儿一定会寻求办法解决的!"随之一声哭诉,一股明显不甘且略微稚嫩的声音从少年口中传出。

        “傻孩子,快起来,男儿膝下有黄金,怎能轻易跪下呢。”林父双手扶起少年,关心说道。

        “如今凡儿也是十五岁了,有些事情也该告诉你了,总一直瞒着你也不太好,你可知是何事?”林父眉光紧皱,语气沉稳道。

        “是清儿吗?”少年如今已是站了起来,个头居然隐隐有些要超过林父的样子。

        “是关于你娘的。”林父说道于此,语气变得无比沉重。

        少年也是陷入了深思,要知道从自己出生的那天起,便是没有见过娘亲,是爷爷和父亲一直把我带大。

        提起娘亲,长辈们却总是闭口不提,六岁那年爷爷曾对我说,娘亲在我出生后不久便参加了一场大周战斗,陨落在了北山......,等我在大了些,想了解事情的真相,爷爷便离奇的失踪了。

        这具体的事情便一直压在心底,希望自己有朝一日强大了事情便可以随之浮出水面。没想到今天父亲居然郑重提了此事,看来当年的事绝非爷爷说那么简单。

        而少年思索之际,林父便是已然讲起曾经的往事。提起往事的林父,神情也或多或少的变化着,即有着年轻时的朝气,好似雄霸一方的强者。也有着为人父的慈祥关怀,但更多的是无奈之色,一种言语无法表达的无奈。

        十八年前,林家并不是像现在这样没落。也并不是在平州城立足,而是在那大周的都城天武城,同天武的其他四大家族并称着大周五族。

        五族同中州上三大宗门,下三派一样。是大周开国之基,历代先祖乃大周栋梁。然而事出有因,你爷爷在当年不满上代周王安邦之政,在天武城得罪众多武臣,惹得君臣众怒,进而使得林家一落千丈,失去了在天武立足之地,遂来到了平洲。

        而我在当年乃是五大族,上三宗之内,绝对的天才之一。还为及三十的年岁,便以是打破了体内的灵轮,一举踏入武皇境。

        一族,双武皇!这便是曾经林家的仰仗!

        而你娘便是我在还未踏入武皇境所认识的,那时你娘是天之骄子,是星月宗观山老人最小的徒弟,也是近百年来被誉为“百年未有之天才”,最有可能跨越天坎以武破空入仙之人......

        所以那时为父就在想,能博得你娘的心,或许是上辈子修来的缘分。但好景不长,一次意外,我发现了你娘的真实身份。

        她,便是天启一族的天启圣女。从西北来到中州,从中州边塞来到天武。为的就是打入周人内部,从内部瓦解周人,以完成天启百年之大计。至于计划是什么,当时你娘倒是没有仔细地说,我也没有深追究。

        因为那时我和你娘已然是爱到深处,你中有我,我中有她。为了维系这段爱情,我们彼此之间约定好了,这是两人之间最大的秘密,绝不外传。

        就这样为父背着这个秘密一直到有了你,当时不是为父不想继续瞒着,而是在十五年前天启的四大护法齐至平洲,意要把你娘强制带走。

        为父在打破体内灵轮的禁锢成皇的那一天还在想,今后我也是雄霸一方的强者,哪怕你娘是天启的圣女,我也依然能保护她。然在绝对的实力面前,绝对的自信是多么地可笑。四大护法,均为武圣境。

        在圣境面前你连一只小小的蚂蚁都不如,圣境强者若想让你死,你绝不会活到下一息。

        你娘的肚中那时以怀有了你,所幸你娘的感知异常强大。强大到可以一念覆盖北部四城,在四大护法悄然入关时便以感知到。

        本来按照日子来算,你娘产下你的时间应该会晚一月左右,但眼前可时间可不会再给你一个月了。你娘那时说,四大护法最迟五天到北部四城区域范围内。仓促的时间来不及我们所做准备,你娘或许预知道了我和你爷爷必然保不下她。

        同时你娘也知道,如果她回去了,肚子中的你肯定活不下来。所以你娘做了动用天启圣法,提早产下你这个决定。

        用圣法提早产下你,你娘会面临着极大的风险,同时也会引来极大的波动,圣境强者必然会察觉,为了隐藏使用天启圣法产下你的波动,来保全你的出生不被发觉。

        你娘和我还有你爷爷,便用天启的另一圣法,创造了你眼前的这个房间,也就是你现在所在的这个北楼二层,说是房间,其实是一方空间,空间之内隔绝一切空间之外的规则,在这里,人的精神碎念也尚可存留。

        关于北楼二层真正的秘密,族内知道的也就仅仅我和你爷爷而已,此事万不可外杨,如若传了出去,想必以现在的林家怕是会被灭族。

        虽然构筑了绝对的空间,但要顺利的产下你也是要做着相当多的准备,才能万无一失。令我跟你娘没有想到的是,失误还是出现了。

        或许是动用圣法早产的缘故,就在你出生的那一刻,些许血脉之力被永远留在了娘胎之中,想必这正是你灵台不通的原因所在吧。如若不然,可能你身怀的就不是祖武废脉了,而是那真正的天级血缘八脉。

        当时早以容不得在多想,保护你们娘俩便是我的本能。然时间却以到了先前推算的第五日,果不其然,四大护法齐至平洲,意要带走你的娘亲。我和你爷爷都是倔强之辈,你娘三番五次的劝阻我们把她交出去。可我们就是死不交人,负隅顽抗。

        以卵击石,便是那天的结果。我的灵台被废,境界暴跌至淬骨七境,没有灵气,不能运转武法,现只能凭借着曾经强悍的肉体战斗,你爷爷也与我一样境界暴跌。

        但他的灵台尚有一丝活力不至于一点武法也运转不了。但是不知为何,你爷爷在六年前就突然失踪了,杳无音讯。你爷爷在族中的话,即便是境界暴跌,在平州城尚可......林父不禁感叹了起来。

        “这些年,我很无助很自责,自责没有保护好你娘,没有带给你一个完整的家庭。也恨自己实力不足,任人宰割。但我相信我的孩子,一定不会重蹈我的覆辙。”林父忽然仰头合眼而又看了面前的林凡说道。

        “我想你现在应该会有很多的问题,不过此时不应由我来回答了!”言罢,林父未等少年回话,便对着先前不知何时拿到了手中的项链说道。

        只见林父对着项链喃喃自语,项链好似听懂了他在说什么一样,自觉地发起了光。然后随着少年的视线渐渐浮空,与之同时,四周的景色也是骤然一变,景色以快到视觉无法所及的速度与星空万千繁星交织着。

        房间不在是房间,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几十丈的朦胧空间,少年和父亲所站的这里,正好是这片空间的中心,一片繁花盛开的花园,仔细观之,更是有着一条溪水穿园而过,闻之,花香四溢,景色美不胜收。

        而此时那项链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换交织着。如若有旁人在这里,肯定不会相信眼前的这一切。因为,那光的中心,似乎是一道人影,从虚无缥缈,到越发真实,最后竞变成一长发齐腰的妖娆女子,看其体态丰满动人,正和蔼地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向少年走来。

        眼前突然出现的长发女子,另此时少年也是视线模糊起来,似乎是泪光,少年视线所及之处不曾离开该女子身型。还未等少年言语,长发女人便是用清秀的口吻说:“那个刚出生时的爱哭鬼都长这么大了啊!”

        听了长发女子的话,少年好似懂了些什么。想说的话却浮在了唇边,迟迟没开口。此时长发女子转而看向了身后的林父并开口道:“这么多年了你终于舍得让我出来看一眼孩子了,按理算来,凡儿想来今年应该是十五岁了吧!”

        此时长发女子面前的林父不再坚毅,目光带着歉意还有情意望向了女子。那双久经磨砺的双手已是激动地震颤不已。

        眼前的女子虽仅仅只是一缕残念,但自从心爱的人被抓走后,将近二十载未见,虽是短暂的重逢,但却无法掩饰内心的激动。同时林夫也深知,或许这可能是自己这辈子最后一次见到她了。

        “是...”紧张的林父有些顿挫的回答。

        “那凡儿应该已是通络成功喽?”长发女子温柔道

        “是的,正如当时你所预料那样,是出了一些问题。凡儿的体内没有灵气,灵台宛如一潭死水!”林父道。

        “诶,我现在只是一缕残念在此,按照当时的计划,我在交代好事情之后便是会消散。凡儿的事情即便是我本人在这也是无能为力!”长发女子不禁无奈感叹道。

        “你是娘亲?”少年此时在也忍不住心理那莫名的暖意,失声大诉。

        “傻孩子,难不成我还能是是你失散多年的姐姐不成?”长发女子突然幽默了起来说道,打破了场面的郑重。

        "我本是一缕残念,托此空间才能驻留片刻,虽刚相见,但是我的时间不多了,你且听好。"长发女子珍重的望着少年道。

        为娘的对不住你,刚出生便不得不离开了你,但是娘也为你留了几样东西,你暂且收好记好,待有一天你解决了灵台问题,他将是你此生修炼的基石。

        其一,这处空间将尽数纳于此前你父亲的项链中,算是我为你留下的一方空间储物。不同于纳戒得是,此方空间可纳人,且较纳戒而言不知大了几个范围。

        其二,这缕残念消散时会化作封印进入你意识中,每当你实力精进了便会解封一点。你想要知道的都在其中,解开全部,你怕是差不多七八境的圣者了吧。

        其三,此方空间有着为娘当时为你所留的一颗引神珠,当你想要打破体内灵轮禁锢时便可将其寻来祝你一臂之力。

        最后,不到圣者境千万不要来西北寻我!想要救出为娘,武圣境是那底线,千万不要来自投罗网。

        “我走了,以后凡儿便交给你了...”言罢长发女子最后注视了一眼林天,便化作一缕白光没入了少年脑海之中。

        这几十丈空间也是,也是在逐渐收缩,还未及反应便是化作流光消失不见,而此时的林凡,脖子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圈项链,正是此前林父手拿的那个。与之前不同的是,后者倒是又精致了些,更适合男人去佩戴。

        房间还是那个房间,只不过这一次是真的变成普通的房间了。

        “走吧,现在倒好了,本族的秘密在你身上了,算了不提这个了,你该见见清儿那丫头了,你不在这几天他可是把为父折磨坏了。”林父耸了耸肩,好像是一提到清儿,林父就很服气一样。

        一想到清儿,少年的心情却反倒没那么沉重了。可是少年的心里却还是暗暗地发誓,自己一定要将母亲救出来一定一定。不过,这个想法只有他自己知道罢了,并且也转念而过。

        “是该瞧瞧那傻丫头去了!”少年微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