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历史小说 - 从长坂坡开始在线阅读 - 第0323章 那个丑男人出现了

第0323章 那个丑男人出现了

        江陵城内的曹仁决定按兵不动,江陵城外的江东军营,宴会在如期举行。

        周瑜布置埋伏江陵城内的是伏兵依旧早早的准备好了。

        如果曹仁来,那可就算是闯进了他的圈套,若是他不来,于己方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损失。

        总之就是一个以自己依旧刘备等人为饵,专门给曹仁准备的。

        至于曹仁他会不会咬钩,周瑜从心里期望是让他咬钩的。

        连姜子牙直钩都想要钓到鱼,更不用说摆好了鱼钩的鱼竿了!

        反正周大都督是个老渔夫,目前他认为没有比他还会钓鱼的人。

        就算是硬钓,大都督那也要钓上几把,过过瘾!

        此次出席周大都督宴会,邀请三兄弟社团的代表人员有刘备、诸葛亮、关平、魏延、简雍。

        宴席之上,众人其乐融融,尤其是有简雍这个润滑剂,更是让宴会上了一个高(和谐)潮。

        刘备对于大都督在夷陵城之胜,表示了深切的赞扬,实在是用兵如神,让人叹为观止。

        大都督延续了赤壁之战的优良战绩,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定能攻克江陵城,擒住曹仁,匡扶汉室,铲除汉贼。

        刘备举着漆耳杯道:“诸位,为大都督共饮此杯。”

        关平坐在一旁吃着马肉,不想饮酒,也不知道诸葛军师出门前跟自家扛把子说了些什么话。

        这奉承的话,倒是说了好几句,可都不带重样的了。

        莫不是戴高帽的技能发扬光大了,反正周瑜听得是面上带笑,诸多江东武将也是笑呵呵的。

        当然了,其中有那么一道目光不被奉承话吸引,还总是时不时的瞥着关平。

        对于吕蒙的小心眼,关平也不在乎,反正他现在想要干掉自己,又干不掉的样子,着实想让人发笑。

        倒是关平时不时的瞥几眼,对面角落里的一个丑男人。

        长相真的是比帐内脸上有刀疤的人,还要难看三分。

        关平扔下骨头,思索着,那个隐藏角落里,充作观众的莫不是就庞小鸟吧?

        毕竟他现在担任的是周瑜帐下的功曹一职,出现在这里属实正常。

        不过看庞统在角落里的样子,倒是无人注意。

        而且他好像也未曾想要让人注意,毕竟长相实在是对不起旁人的双眼了。

        从古至今,当官可都是要看长相的。

        要是世家子弟也可以不看长相,如今大汉倒是将门出将,相门出相。

        关平随即把目光瞥向他出,想着要不要吃完饭后再去与庞小鸟接触一二?

        反正周瑜这个颜控,也打心底里看不上庞小鸟。

        趁着大都督没死之前,让小鸟跳槽,不知道有可能没有?

        还有陆逊的消息,关平也好长时间未曾听闻了,这件事应该与赵爽闲聊说上一说,掌握一些消息。

        自家社团还没有在江东铺开谍子的关系网。

        反正又不是找老婆,男同僚他长得丑就丑,有才华帮助自家社团做大做强贡献出一份力,就可以了。

        庞统他名声在外,他与庞德公是从子关系,庞统也好为旁人扬名,多为士族子弟所喜。

        大家往庞统身边一站,不仅可以让他帮助自己扬名,还可以衬托自己的英俊,倒是大批人想要与他结交。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第一点,大汉如今养名当官的制度并没有改变。

        关平收回视线,看向一旁的周大都督。

        周瑜此时也是兴高采烈的遥举漆耳杯,向着刘备道:

        “刘皇叔过誉了,倒是刘皇叔率领麾下短时间内占据荆南四郡,切断了江陵城的粮道,才算的上大功。”

        关平笑了笑,周大嘟嘟也是老阴阳师了。

        刘备倒是无所谓的放下漆耳杯,摇头道:

        “荆南四郡皆是胆怯之兵罢了,不值一提,想我当初兵不过千,将不满十。

        焉能与江东强将精兵相比?赤壁鏖战,皆是大都督之功啊!”

        鲁肃捏着胡须,倒是没言语。

        关平反倒是差点笑出了声,自家社团扛把子也是个厚黑之人啊。

        反正功劳都是大都督的,与旁人无关,更是江东之主吴侯无关。

        “哎,刘皇叔这话便是说错了。”周瑜也同样放下漆耳杯笑道:

        “刘皇叔麾下的将不满十,可是连曹操都羡慕的,我也是羡慕的很。”

        “哈哈哈。”

        众人皆是哈哈大笑,两人开始相互吹捧了。

        周瑜瞥了一眼帐中的人:“更何况刘皇叔麾下猛将频出,小将关定国连斩十八蛮将。

        仅用五百人便平定了数万五溪蛮人的叛乱,当真是后生可畏!

        似我在夷陵城以多欺少,斩杀五千余曹军算不得什么。”

        刘备瞥了一眼旁边啃着马肉的关平,倒是摸着胡须道:

        “定国有如此战绩,皆是云长他教导有方。”

        关平听到自家主公说自己的名字,这才抬头,放下手中的马肉,用矮案上的布巾擦了擦手道:

        “大都督不必妄自菲薄,我听闻贺公苗打山越才是手到擒来。

        似我这种战绩,怕是丝毫放不到台面上来,连我都未曾在意过。

        斩杀多少蛮将没什么可得意的,我倒是希望能多斩杀一些曹将。

        帐中之内谁都知道曹军多如狗,曹将遍地走,能人颇多,与曹军作战,那才算是能在世间扬名呢!

        更何况赤壁鏖战,皆是大都督之谋划,放眼历朝历代,能有几人做到如此谋划?”

        近些年来,江东的山越没少发生叛乱,贺齐这个专打山越的将军,各种讨平叛乱,设置新县。

        尤其是去岁,曹操大兵压境的期间,有当地强族伙同山越一同谋反叛乱,然后贺齐去了,叛乱者顺利的打出GG。

        顺便把他大败俘虏的山越人编练成军,变成他贺齐的下属,随着他滚雪球似的继续平乱。

        这点,就是许多人都达不到的技能了。

        关平这话说的漂亮,直接抬高了一直在后方为江东平叛的贺齐。

        如果不是关平,大家都很难想到贺齐一直很活跃,江东众将的关注点皆是眼前的江陵城以及整个荆州,还有面对的曹军。

        至于江东内部的山越人,他们仿佛都不怎么放在心上,反正没有贺齐搞不定的。

        只是近来豫章郡山越的叛乱,还未曾被豫章太守孙贲给平定,反倒是一副愈演愈烈的态势。

        然后紧随自家主公的脚步,把赤壁之战的功劳,全都堆在大嘟嘟的身上。

        但不得不说,周瑜麾下士卒士风劲勇,将士用命,领导水平也是一流的。

        周瑜笑了笑,并不想理关平,而是转头继续与刘备说道:

        “刘皇叔,你觉得接下来,我们该如何对待曹仁?”

        吕蒙满脸笑意,大都督根本就没有把关平放在眼里,也是,二人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鲁肃摸着胡须依旧没言语。

        倒是老将黄盖的表情颇有些耐人寻味,大都督如此胸襟宽广之人,焉能对关平如此这般?

        人家对你一阵推崇夸耀,就算你对他心有不满,但该有的气度还是要有,至少应一声,也不算是失礼呀。

        刘备瞧了一眼自家侄儿,随即摸着胡须笑道;

        “大都督,我不善谋略,此事还是与我家军师商议一番吧。”

        周瑜这才看向陪坐的诸葛亮开口道:“不知诸葛孔明有何高见?”

        “大都督,实不相瞒,亮久不饮酒,今日说有庆功宴,不议公事,我方才喝的多有些醉意,唯恐说错了,故而一直未言。

        好在我之前与定国了解前线的情况,也曾商议一番如何应对曹仁。

        若是大都督想今日知晓,那便问一问定国,若是不想今日知晓,那便改日再言,可否?”

        诸葛亮面色微红,似酒意上头,可若真是上头,还能说出如此有逻辑的话,那便是喝的假酒了。

        你不想理关平,那我偏要让你理他!

        刘备看向诸葛亮,眼里止不住的笑意。

        周瑜脸上的笑意依旧未曾减少,开口道:“既然话说到这里了,那便听一听关小将军的高论。”

        关平晓得大伯父护犊子的性子出来了,毕竟自家侄儿没少给他争光。

        而诸葛亮那是人精中的人精,自然是晓得自家主公什么意思。

        你不想听,那我偏要让你听,而且说的更大声,反正我不讨厌你,你讨厌我,是你的问题,雨我无瓜。

        “好叫大都督知晓,曹仁城中粮草颇多,利于持久,若是曹仁今晚不来袭营,那我们便没机会了。”

        关平此话一出,着实让周瑜眨了下眼睛。

        没想到被他猜到了自己的心思。

        “什么?”鲁肃此时在也坐不住了:“曹仁会趁夜色来袭营?”

        江东诸将左右看看,眼里露出疑惑,那岂不是遭了?

        “子敬先生无忧,我相信大嘟嘟他早有准备,否则焉能如此大摆宴席?”关平倒是安慰了鲁肃一句。

        鲁肃这才放下心来,随即拱手道:“大都督,可是如此?”

        “诸位放心,此事我早有安排。”周瑜也不在隐瞒,对着众人道:

        “公绩他率军埋伏在暗处,就等着曹仁出城呢,若是他敢出城,那江陵城便是我们江东的了!”

        众将这才左右看看,发现凌统果真不在。

        此时大家在吃吃喝喝庆祝胜利,而凌统被大都督寄予厚望,正趴在草丛里喂蚊子!

        埋伏一手,等待着曹仁来袭营呢。

        角落里的庞统笑了笑,今天这出倒是有点意思,关平关定国到不似是被人吹嘘出来的名声。

        至于传闻当中的刘备刘玄德,那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

        孔明,他,呵呵,对于与自己捆绑扬名的旧友,庞统对他此时的行为举动,并不觉得有什么意外的。

        关平见周瑜安抚了人心,这才笑呵呵的道:

        “故而我家军师谋划,大都督继续围攻江陵城。

        而我等分兵进攻江陵城的侧后方,让它成为一座孤城,不知道大都督意下如何?”

        分兵!

        这正是周瑜所希望的,同时也代表了江东武将的大多数想法。

        与周瑜同去夷陵城征战的将领,对于关平拐走了曹军将近千余匹战马耿耿于怀。

        马对于江东而言,实在是过于珍贵,那他娘的可是命啊!

        被关平吃了独食,他们怎么会不眼红?

        结果费那么多人力,好不容易诓骗曹休等人夺取夷陵城,想要的战马,愣是没得到。

        这事,在谁心里放着,不是个疙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