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历史小说 - 从长坂坡开始在线阅读 - 第0280章 后知后觉的大嘟嘟(求订阅求月票)

第0280章 后知后觉的大嘟嘟(求订阅求月票)

        “如何做?”

        曹洪的两条毛毛虫得意的挑了挑道:“文烈,江陵城外江东周瑜那厮如何做的,我们在夷陵城下就如何做!”

        堆土山。

        万箭齐发。

        虽然慢,但架不住攻城的时候好用啊。

        压制城墙上的江东士卒,不让他们还手,给己方士卒攻城制造良好的输出环境。

        此次曹军士卒的箭矢储量丰富,本就是为了夺取夷陵城后固守带来的物资。

        箭矢就是重要的攻防武器。

        “叔父英明。”曹休先是捧了一句,随即开口道:

        “此地树林颇多,我们也可制造简易井阑,压制城内的守军,双管齐下。”

        “好,此事皆可由文烈做主,我只要拿下夷陵城,为征南将军分忧,休叫江东鼠辈猖狂。”

        “喏。”

        身后偏将皆是应声。

        曹军将士皆是砍伐山木,以树栅进行自卫,免得被人夜里袭营。

        就算是简易的树栅围着,也比什么都没有要安心的多。

        要不然大家都处于一个时刻紧绷的状态,稍微有些风吹草动,便能在夜里炸营,让敌军所乘。

        曹军辎重被护卫在四个营的中间,曹字大旗随即的树立在选好的营地中央。

        樵采、放牧、饮水都被划分出区域来了,一条河流在营寨中流过。

        曹休很仔细,也很珍惜自己第一次能够掌握如此多的人马,这是一次历练的机会。

        可以说虎豹骑虽然是曹老板的心腹嫡系部队,战力强悍,可真没打过什么恶仗,几乎都是顺风顺水。

        故而曹纯、曹休虽然为虎豹骑统领,但升迁一点都不快。

        没有那些外姓将领获封的爵位以及领土多,因为人家打的可都是恶仗。

        直到曹老板后面击败马超的骑兵,虎豹骑才算是打了一场恶仗,并且彻底奠定了这支军队的名声。

        所谓的强队,从来都是踩着别人的脑袋上来的。

        精锐的曹军骑兵依旧在四处巡逻,免得有人从夷陵城内跑出来,向江陵城外的周瑜报信。

        一些眼力好的士卒被派上了高山以及树梢上进行瞭望,监视四周的环境。

        夷陵城曹休他们吃定了,绝不许城内的任何一个人逃出去。

        待到夜色渐深,曹休命令麾下士卒前去把夷陵城四周的鹿角全都给烧了。

        一举两得,借此发出亮光,免得有人趁着夜色逃走。

        破坏鹿角只有两种法子,要么烧,要么拔。

        在一片火光当中,夷陵城的江东士卒人心惶惶,下一步他们就该攻城了。

        实在是夷陵城距离山间较近,没得护城河。

        这无疑给防守带来很大的压力。

        可甘宁依旧不怕,与身边众人谈笑自若,可光他一个人笑也是不行,身侧的士卒心里发虚。

        旁边的丁奉更是无所畏惧,也越发的佩服甘宁的勇敢。

        曹洪骑在战马之上,命令士卒堆土山,上高台,向城中射箭,箭如雨下的时候,曹军士卒扛着云梯就开始冲锋。

        第四日,甘宁虽然面上在笑,但也撑不住了,他晓得大哥苏飞说的是对的。

        “兴霸,在不派出信使,夷陵城怕是要撑不住了。”苏飞有一次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我的大兄弟,都这个节骨眼了,可别在硬撑着了,要不然咱们都完了。

        “大哥说的对。”甘宁举着举牌道:“今夜我就派出信使,快马加鞭,相信明日大都督就能收到消息。”

        苏飞暗暗点头,但愿还能来得及。

        若不是曹军放话说围而后降者不赦,城上的守军说不定就会有起了心思的人。

        曹洪丝毫不会担心夷陵城拿不下来,这几日城内的江东鼠辈早就被射的不敢露头了。

        “叔父,这些人还在死扛。”

        曹休也坐不住了,三日还未曾攻下小小的夷陵城,实在是让他有些难以接受。

        而且时间越长,周瑜就会越快得到消息,到时候消息被他们前后夹击了。

        而且树栅的防护性很低,只是暂时性质的营地,若是利用火攻,定然是守不住的。

        赤壁一把火,烧得己方大溃败。

        曹休对于防火这方面,特别的在意。

        “文烈不必忧心,明日定能拿下此等小城,我看他们还有多少人能够消耗的起。”曹洪混不在意的道。

        “可是叔父,我们拖的越久,江陵城外的周瑜就越有可能知道夷陵城被围的。”

        “哈哈哈。”曹洪放声大笑道:“如今夷陵城被我们围的水泄不通。

        我保准连一只鸟它想要飞出来,也得被我们射下来来,文烈,你信不信?”

        “叔父说的是。”

        “我们耗的久,虽然有风险,可是城内的江东士卒会如何想?三天了,还没有援军出现。

        稍微有些脑子的人就该知道周瑜那也没得时间来救他们了。”

        曹洪脸上带着大笑:“兴许过了今夜,他们便战心皆无,我们便能轻松拿下夷陵城。”

        曹休望着夷陵城上还在奋力抵抗的江东士卒,总觉得叔父说的话,他不太认同。

        “牛金,上前擂鼓,让麾下儿郎加把劲,城破之后,自是重重有赏。”

        “喏。”

        牛金大声应下,上前擂鼓。

        太阳慢慢升起,照耀大江。

        江陵城上一早起来巡逻的曹仁,趁着天色未亮,挥手让麾下把象人放在脚底,变成真人站岗。

        三天了,夷陵城那里还没有传来消息。

        而江东大营也没有任何的反应。

        足可以说明此时此刻,夷陵城被己方士卒围攻当中,怕是岌岌可危。

        甘宁他想送信也送不出来。

        曹仁摸着乱糟糟的胡须,他很想看见周瑜得知真相后的那种神情。

        江东帅帐之内,一名负羽士卒急忙单膝跪地,大声汇报道:“禀大都督,甘宁将军派我来送口信。”

        “什么口信?”

        “夷陵城已被围攻三日,城外突然出现了五六千的曹军。”

        “什么!”

        周瑜猛地的站起身来,这种情况,当真是他没有想到的。

        曹军竟然三日前就去围攻夷陵城的,他怎么就没发现?

        “速速擂鼓聚将。”

        周瑜大声吩咐了一声后,随即详细的问了战况。

        咚咚咚的聚将鼓被敲响。

        关平猛地惊醒,从卧榻之上坐起来,瞥了一眼帐外,没发觉天光大亮呢。

        睡在关平对面的黄盖猛地的掀开被子,大声叫嚷,让亲卫给他着甲。

        关平随即又躺下,只要不是曹仁出城袭营,那就没什么大事。

        这个时间点,倒是个袭营的好时间,可惜曹仁不会轻易把握住的。

        “定国,速速起来,一定是有事发生,否则公瑾他不会如此早就开始聚将的。”黄盖一瞧关平又躺下了急忙出声。

        “黄公覆老将军,你们聚你们的将,我去做什么?徒徒惹人厌,若是有事,你再叫我,天色还早,再睡会。”

        “哎呀,定国,勿要再睡,定是有大事发生。”

        “能有什么大事发……”

        关平猛的又坐起来了,一定是夷陵城被曹军围攻了。

        否则近期南郡能有什么大事发生?

        可是曹军是什么时候神不知鬼不觉的摸到夷陵城外的?

        “黄公覆老将军说的是,我险些误了大事。”关平也急忙掀开被子,开始穿衣着甲,随便洗漱一番。

        夷陵城啊,曹洪必败,这个时间点必须要去捡些便宜啊。

        “必定是夷陵城被曹军围了,大嘟嘟的钓鱼计策起效了。”关平笑呵呵的跟黄盖说了一句。

        “啊,定国所言当真?”黄盖侧头笑问道。

        若真是如此,那可就太好了。

        没让人等太久,大都督的帅帐里就站好了一群人。

        周瑜见人都到齐了,也没墨迹,直接开口道:

        “夷陵城被围,总计六千余人。”

        黄盖瞥了一眼睡眼朦胧的关平,好小子,果然让他猜到了。

        “大都督,赶快发兵了,这是我们的好机会。”吕蒙急忙出列,面上带着欣喜的笑容。

        “是啊,大都督,大都督的计策终于奏效了,曹仁他上当了。”一帮的韩当也是颇为兴奋。

        硬攻江陵城,风险太大,这些损失江东损失不起,只有主动让曹仁出城野战才能减少江东的损失。

        “甘兴霸已经苦苦支撑了三日,诸位都说说要如何做?”

        大都督这话一出口,就让帐内众将皆是惊讶不已。

        曹军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夷陵城外?

        而且他们还围攻了三日,此前一点消息皆无!

        方才脸上还喜气洋洋的诸将,此时面色也不禁有些错愕。

        实在是没有料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关平也是颇为诧异,认真瞧着周瑜的面色,看他面上阴沉的样子,不像是在演人,反倒是被曹仁演了的意思。

        从江陵城里出来几千人,江东愣是提前一点消息都没得到,而且直到现在还没发现。

        江东到底有没有得谍报人员啊?

        听闻可是跟曹老板的校事学习设立的,难不成相互对比之下,竟然如此让人失望。

        亦或者是周瑜他根本就没有掌握校事?

        随即关平点点头,大概自己猜对了,孙大帝着手对内监视的事情,并没有公之于众,对外的谍报组织,反倒是弱于真正的校事。

        要不是甘宁冒死派出信使,大家说不准还得被蒙在鼓里。

        谁都清楚夷陵城是诱饵!

        谁也盼望着曹仁会分兵攻打夷陵城!

        可谁都没有料到,竟然是如此知道这件事的结果的!

        程普急忙抱拳道;“大都督,我等应速速带领人马去支援兴霸,免得夷陵城被曹军所得。”

        “是啊,若是再晚了,可就来不及了。”吕蒙急忙抱拳道:“大都督,速下决断。”

        “可是曹仁知我离开营寨,江陵城外兵力空虚,必定会引军来袭,如若这般,那此处营地应该如何驻守?”

        吕蒙看向一旁的副都督程普,随即抱拳道;“两位都督,莫不如留下凌公绩守护江东大营,我等前去救援。

        我预测此次解救夷陵城,内外夹击,连带赶路的话,用不了太长时间,十日足以。”

        “十日?”

        周瑜皱眉头看向一旁的凌统。

        “都督,我保证凌公绩他能够率军坚守十日。”

        “大都督,副都督,你们尽管去救夷陵城,我自能保证十日内,江东大营绝不会陷落,落入曹仁之手。”

        凌统更是挺胸抬头,出列领命。

        “好,那我便依你十日。”

        “多谢大都督。”

        凌统领命退回队伍当中。

        一旁的吕蒙也是暗暗松了一口气,此次前去解救兴霸,让公绩驻守大营,也是为了缓和他们之间的关系。

        让兴霸能够放下戒心,希望二人有朝一日能够和平相处。

        其实吕蒙想多了,当初凌统因为同僚辱骂他爹跟他,一退再退后,直接拿到砍了他。

        就算吕蒙在怎么缓和,这杀父之仇,也不会在凌统心里过去的。

        “大都督,为了以防万一,应当让刘皇叔的人按照计划,立即过江,一同围困江陵城,如此,也更加把握一些。”鲁肃急忙开口建议道。

        “子敬先生,莫不是信不过我?”凌统直接站起来反对。

        “公绩所言差异,孙刘本就是联盟,如今我等遇到危险,刘皇叔作为盟友,岂会坐之不理?”

        鲁肃言罢侧头看向一旁的关平向他眨眼:“是吧,关小将军。”

        关平这才出列道:“孙刘本就是盟友,如今曹仁神不知鬼不觉的派出士卒围攻夷陵城,必定要让他的人有来无回,围住江陵城,打击曹贼,匡扶汉室,我大伯父自然愿意如此做。”

        “好。”周瑜直接起身道:“周泰。”

        “末将在!”

        “着你三百兵马,与关小将军的千余骑兵一同前往夷陵城,入城支援兴霸。”

        “喏。”周泰应下,顺便瞥了关平一眼。

        “大都督,夷陵城小,我不会率领我的人入城,留在外围做牵制与袭扰,我想能取得更大的战果。”

        关平直接表示拒绝,骑兵进了城,还能做什么,有了机动速度,我要玩运动战的,谁要帮忙进城死守。

        “随你!”周瑜摆摆手道;“只希望关小将军能够帮忙吸引曹军铁骑的视线,助我部下入城与甘兴霸汇合。”

        “这点,我自会办到。”

        “好,那就有劳关小将军了,快些出门准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