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历史小说 - 从长坂坡开始在线阅读 - 第0246章 出来混总是要(求订阅求月票)

第0246章 出来混总是要(求订阅求月票)

        周瑜放弃攻城,选择野战?

        刘备捏着胡须,曹军虽然经历赤壁大败,但其步骑野战的战斗力也是棘手的很。

        双方人数相当,江陵城在刘景升的经营下,可谓是铜墙铁壁,轻易攻不破。

        周公瑾若是选择强行攻城,江东士卒损伤必然极大。

        若是如此,那自己接手攻打江陵城的机会就变大了。

        可惜,周公瑾也非常人,试探性攻城发现行不通,立刻转变思路。

        反倒继续打造攻城车等迷惑城内的曹仁,坚定曹仁信心,让他产生江东会继续攻城的错觉。

        “哎。”刘备叹了口气,颇显得有些无奈:“周郎之谋,倒是举世无双,他本就与小霸王孙伯符情同兄弟,在江东军中威望甚高。

        经赤壁一役,连孙文台原来的那些老将对周公瑾也是服气的很。

        如今江东将士用命,上下一心,这江陵城必定会为他所夺啊。”

        “主公所言是及!”

        徐庶此时也颇为束手无策,本打算平定荆南四郡,先把握一个基本地盘后,在掉头攻入南郡,分一杯羹。

        毕竟千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

        现在就算是想借着帮助江东攻打南郡之名,合理的进入南郡插一脚,为己方夺得荆州做准备。

        可周瑜硬生生顶住了曹仁的压力,回复说目前不需要刘皇叔的人来帮忙。

        既然刘皇叔率兵断了江陵城的粮草来源之地。

        荆南四郡蛮人以及宗帅较多,刘皇叔初来乍到,难免有宵小之人跳出来作乱。

        刘皇叔还好好镇守荆南四郡,以免我等后背被偷袭。

        待到将来江东力有不逮,在请刘皇叔前来帮忙。

        这话说的有退有进,总之给搪塞回来了。

        孙刘两家击败曹操大军后,荆州必然成为两家划分的利益,谁都不愿意被对方夺了去。

        故而等曹操一走,两家相争是必然结果。

        利益已经从共同抗曹,变成分配荆州地盘,为壮大自家社团做准备。

        “主公,某思来想去,也只有向吴侯孙权那里写一封信,兴许能够改变目前的江陵局面。”

        “我要如何给孙仲谋写信?”刘备倒是被勾起了想法。

        要是想要掌握荆州,必须占据南郡,其中江陵城又是重中之重。

        “我听闻吴侯孙权他率领三万大军围攻合肥小城,而合肥城中只有三千曹军,吴侯攻了两月,还未曾攻下。

        孙权必定心中焦急,兴许还会伸手向周瑜要援军。

        若是周瑜服从孙权的调令,兵力减少,我等必有机会北上,寻得机会拿下江陵城。

        若是周瑜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呵呵,周大都督可谓是功高震主,君臣必出隔阂,对我们将来也是有利的。”

        对于这一战报,徐庶是有些诧异的,吴侯孙权十倍围之,两月还没攻下,当真是不容易。

        携赤壁大胜之威,孙权就算无脑用人命填,也能消耗的合肥小城内的士卒撑不住了。

        难不成是孙权他劝降不成,没有围三缺一,反倒直接围起来了?

        而且还分兵去打九江,更是让徐庶诧异。

        如此一来,反倒衬托着江东人马,步战落入了下乘。

        曹军步骑当真是厉害!

        徐庶摸着胡须,若不是天命在主公这边,孙刘两家在赤壁鏖兵赢了。

        曹军步骑当真是横行天下,尤其徐庶还进过曹营,仔细看过他们的军容,以及日常训练,自家步卒除了一些老卒,大多数并不是精兵。

        刘备摸着胡须默然不语,此事倒是有些,有些想做呢!

        徐庶见主公未曾决断,遂笑呵呵的转移话题:“对了,主公,定国那里战事如何?翼德将军可捞着仗打了?”

        一提起这个,刘备顿时满脸笑容:

        “哈哈哈,果然不出元直所料,三弟他未曾捞着仗打。

        等三弟率军赶到益阳的时候,定国已经大败蛮兵!

        俘虏了两千余蛮兵,斩杀作乱的五溪蛮王洛比柯。”刘备又与徐庶说了一次,心中颇为得意。

        刘备又细细的把定国所作所为说给徐庶听。

        “哈哈哈哈,定国用兵之法越发纯熟了。”徐庶摸着胡须大笑几声。

        当初华容小道的时候,关平的所作所为,就让徐庶对其印象深刻。

        徐庶骨子也是颇有冒险的精神,倒是赞同关平所言派大军掳掠五溪人口,把他们编入军户,如此才能多收赋税。

        给麾下士卒找媳妇意在稳定他们,把他们套牢。

        乱世相争,不在乎,钱,粮,人。

        当兵作战本就是危险异常,若是没有丰厚的赏赐,老秦人缘何能闻战则喜!

        大家都是俗人,除了一些只在乎心中信念的士卒,大多数都是有所欲求的。

        连这些都不能满足他们,他们凭什么要给你卖命!

        在荆南四郡这地界,就不应该有浮客以及不在官府管控当中的百姓。

        军中士卒若是能与五溪女人结成姻亲,倒也能收拢人心,两家成为姻亲,从此减少叛乱的根源。

        简直就是双赢,对五溪蛮人有好处,对自家势力也有好处。

        说不定还能找一些蛮兵编入队伍呢,这也是一大助力,弥补治下人口不足的窘境。

        只是孔明他不同意,言五溪人栖息之地,多有瘴气,泽池,汉军冒然进入,定会遇到危险。

        “定国用兵之法,也是让我颇为欣慰,只是云长他言,定国此番作为,不值一提,嘴上说着儿子不争气。

        其实我知他心中十分欢喜,只是轻易不肯夸人,生怕儿子会骄傲。”

        刘备说完之后便放声大笑,二弟对于儿子的宠爱有时候就是太能憋在心中了。

        当时听闻儿子被围,当机要请战去营救。

        徐庶自是晓得云长是何等的性格,笑了笑,于是趁机谏言道:

        “主公只需给吴侯孙权去信一封,言我等在荆南四郡的战事进行的颇为顺利,特别是要在信中大夸特夸关小将军的战绩。”

        刘备望着江水笑道:“元直勿忧,想必早有奏报送到孙权那里去,让他知晓。”

        “主公,此次我们就佯装不知荆南四郡有孙权的探子即可。”徐庶捏着胡须,同样望着缓缓流过的荆江之水:

        “希望我们孙刘两家经此赤壁大胜,定要一鼓作气,多夺回一些被曹操占据的土地与人口。

        他们两面作战进展皆无,我方合兵一处却战果连连,主公此信写的慷慨激昂就足以刺激孙权了。”

        “刺激孙仲谋?”刘备捏着胡须笑了笑。

        “我们两家本就是盟友,如今我军取得辉煌战果,若是江东再无战绩,他面上挂不住。”

        “元直的主意倒是不错。”

        刘备摸着胡须点点头,如此一来,且看孙仲谋真正的心胸到底有多大了!

        像周公瑾此等扭转乾坤,再加上人心所向之将,一个不好,就会遭到君主的猜忌。

        徐庶微微拱手行礼,望着荆江北岸,盟友之间哪有什么真感情,也就是为了各自的利益,相互算计罢了。

        周瑜用的是阳谋,那徐庶反手给的也是一个阳谋应对。

        只是人心这种事情,当真是经不起太多考验的。

        三方之间相互谋划,也在相互算计,盘子就这么大,我多拿走了一块,他就少了。

        谁能如意,到头来还得看各自的手段如何。

        刘备对于徐庶也是信任的,当初是他自荐投奔在自己的麾下,几年后,又把孔明推荐给自己。

        此等个人情谊,君臣之间已维持数年。

        长沙郡,临湘县。

        张幼景急忙带着五溪蛮兵战败的消息回到了张家。

        厅内的气氛十分沉重,五溪蛮王洛比柯身死,新王沙摩柯对于刘皇叔可是推崇的很。

        关平大败蛮兵,俘虏众多,可谓是风头正盛,更是让那帮五溪蛮人感到惧怕。

        张家在想要掌控五溪蛮人,蛮王洛比柯一死,此事对于张家而言,实在是太过于棘手。

        由此一想,五溪蛮人怕是要脱离张家的掌控了。

        坐在首位上的张叔景,仿佛老了几岁,浑身都变得有些佝偻了。

        此次,他竟然没有赌对,没有赌对,对于家族而言,必定会受到损伤。

        二哥张仲景名声在外,但只能算是个吉祥物,张家大事小事皆是决于张叔景。

        造成张家如今的窘迫情况,他难逃责任。

        只是谁也没有料到,这帮五溪蛮王洛比柯带着两万精兵去攻打五百士卒,竟然会落得身死的下场,当真是让人唏嘘。

        可他死了也就死了,此事乃是张家而起,就算落幕也是要由张家的低头而结束。

        战争是政治的延续。

        张叔景想要利用战事来影响长沙郡太守关平实施的政策,结果五溪蛮人掀起的战事败了。

        听小弟的意思,双方短时间内也不会打起来了。

        五溪人重新缩回他们的老家。

        留在原地承受战败的后果只能是他们张家。

        “三哥,此事已经不可挽回,莫不如让二哥去与刘皇叔说一说。”

        张幼景劝了一句,关平此一战,便让荆南四郡大多数人全都哑了火,那些蛮兵可不是战力低下之人。

        五溪蛮王洛比柯根本就没把关平等汉军放在眼里,结果落得尸首分离。

        这场战事,他也算是经历者,当真是瞧出来了刘备的实力。

        怨不得在赤壁之战的时候,刘备能赢,其麾下士卒以一当十,个个奋勇向前,悍不畏死,如此一来,横行荆南四局不在话下。

        刘备在荆南四郡就算站稳脚跟了。

        其余宗帅,就是想要闹事,也得掂量掂量自己有没有五溪蛮人的实力。

        免得最后落得身死族灭的下场,关平可是个狠人,他并没有亲自动手斩杀洛比柯,而是让蛮王的接任者沙摩柯杀了前蛮王。

        “还有张新,此人绝不能留。”老六又说了一句,张新就是被派去益阳县,给五溪蛮人找内应的人。

        如今,事败,为了保住张家的利益,知情人都得死。

        “就算刘捷等人想要向关平邀功,卖了我们张家,那也是死无对证。”

        他并不同意跟刘备坦白,若是把这件事情摆在明面上,张家会付出更大的代价。

        如今死的只是五溪蛮人,包半城终将是长久不了,作恶多端,死了张家也不会在意。

        “如此掩耳盗铃之事,那我们张家还如何能在刘皇叔这里获得利益?

        莫不如改过自新,刘皇叔也是个仁义之人,定不会为难我等。”

        “不可,虽是我为,但绝不能落人口实。”

        张叔景跪坐在矮榻上,听着几个弟弟在争吵,张家接下来的一步要如何走!

        “都别吵了,树欲静而风不止。”张叔景摸着胡须惨笑一声:

        “此事乃是老夫一人所为,就算将来问罪,皆是记着往我身上推就好。”

        “三哥,这是说的什么话,当初是兄弟几个一起做出来的决定。”张显景有些急了:“事情不一定会按照我们所预料到最坏的思路去发展。

        刘备若是想要让二哥为他效命,如何能动得了我们张家!”

        “刘备是个至诚君子,可他手下的那些人呢,临湘县其他大姓会放过我们吗?”

        张叔景这话一出,几个老兄弟皆是没有言语,痛打落水狗的事情他们常干,对于这种事情熟悉的很。

        可十年打狗人,转眼变成被人打的狗。

        这身份上的转变,让他们极其不适应,在五溪蛮人前往益阳县之前,任他们在如何思索,也没有料到五溪蛮人会败,而且一败涂地。

        甚至连场翻身仗都没得打,那些大姓若是不趁着此机会来敲他们张家一笔,这些年,他们也就白被张家给敲了。

        张叔景想到了如何与刘备善后,如何跟族长交代,如何继续打压临湘县大姓的后续步骤。

        可唯独没有想到,这盘棋,硬生生的被关平给翻了,反倒是斩了他的大龙,让他措手不及,导致所有的后续法子都没法展开。

        张叔景不晓得,兵不习战,如驱羊入虎狼之口。

        关平手下虽然只有五百老卒,但历经战火的洗礼。

        而五溪蛮人近些年可未曾经历过大的战事,荆南四郡叛乱,那也是好几年前的事情。

        洛比柯上位后,寻常也不组织大规模的练兵,寻常的械斗,顶多是村级战斗,不会扩大。

        五溪蛮人的战斗力下降的太快,也在情理之中。

        张家妄图以战事影响关平下发的政事。

        现在战事失败,目的没有达到,那张家就要承受政事上的打击!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