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承平伯夫人的客厅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继续

第三十章,继续

        还是寿星老人的南宫夫人哭兮兮的,愈发的不好看,晋王梁仁足够有耐心,听她边哭边说。

        南宫夫人难免得意,把眼泪往梁仁衣服上抹着,坦然的提出要求:“殿下不愿意处置承平伯夫人,那把隆盛商行以后的生意全给我。”

        她伏在梁仁的怀里撒着娇,也就没有看到梁仁的眼睛眯了眯,带着危险的意味。

        “好吗?”南宫夫人得不到回答,仰面看他。

        这个角度她额头的三个包油亮的像刚出锅,受到外伤后会泛青带紫,把三个包围住,像南宫夫人多长出一个额头,怪异的很。

        梁仁没有笑,这个女人的上一句话让他笑不出来,他轻轻抚着她的后背,语声也极温柔,看上去关怀的很:“隆盛商行有哪些生意?”

        南宫夫人叫了出来:“就是承平伯活着的时候,隆盛商行与他家的生意,我要那些,我要全部,否则殿下就得处置承平伯夫人,她殴打的可不是我一个人,就算我们去她家说错话,她可以报官不是吗?她是个诰命就可以把人打到大街?全是证人。”

        嗓音凄厉,把主人得不到的心情展露,梁仁悄悄放下心,他知道南宫夫人在拈酸吃醋上主意层出不穷,那种属于男人猜不出女人天生会的坏招损招源源不断,可是说到正经事情,她像个没有心思的小孩子。

        和她玩笑起来:“为什么相中隆盛商行,我以为你挟伤报复也应该要求最富裕的泰丰商行,次一等也是龙门商行,隆盛是个怎么样的小小宝地,被你相中。”

        他口吻调侃。

        南宫夫人完全认真。

        “泰丰商行、龙门商行可没有人打我,我就要和承平伯府勾勾搭搭的隆盛商行,殿下不帮我出气,我凭自己让承平伯夫人无钱可用,无地可住,无路可走。”

        承平伯夫人毫不突兀的再次占据梁仁脑海,那双令梁仁记忆深刻的指责眼神,仿佛在说这可能吗?

        对于一个四十来天赢官司的人,这可能吗?

        梁仁微笑:“区区一个隆盛商行,是不可能做到。”

        南宫夫人哪里听得懂,她拧着身子又叫:“我不管,我要试试,如果隆盛商行不能让贱人服软,殿下再让泰丰商行、龙门商行这些大商行把生意给我的店铺。”

        贱人?

        梁仁拧拧眉头,扎耳朵。

        收起笑容,正色的警告那不安分的人:“她诰命在身,再也不许你这样说话。”

        “哼,”

        这一声很轻,不过是南宫夫人的再次撒娇般抗议:“她又不在,怎会知道?”

        “你知,我知。”梁仁发觉自己对承平伯夫人的维护转为明,又起笑容,解释道:“朝廷定的法度,难道我不守着?我自己定的法度,难道我不守着?明处暗室都一样。”

        南宫夫人怕再纠缠“贱人”这个称呼,妨碍她讨要隆盛商行,背后骂人,对方也听不见,坏她的财路,这才是正经事,和梁仁再次纠缠隆盛商行。

        梁仁陪她胡扯,冷不丁的南宫夫人冒出一句:“殿下难道不奇怪吗,承平伯府的店铺和隆盛商行来往,他家却富的流油,如果不是打几十天的官司,谁能想得到有那么钱被人拐,”

        她颦起眉头:“嗯,隆盛商行有问题。”

        她瞎寻思着,没有看到梁仁看似温柔的眼睛又冒出寒光。

        知道的太多,可不是好事情,梁仁这样想着,南宫夫人无疑对他有用,并且有用过多回,同时她的想法称得上简单,吃醋上面虽刻薄歹毒,没有大的意外出现,梁仁愿意养她到老。

        殿下不怕自己娶妻以后南宫夫人大闹,她至多也只能和外宅的人发发脾气,自己的正妻总是出身名门,又不住在一起,南宫夫人她哪里敢?

        也没有机会。

        不能任由这女人自寻死路,梁仁沉下脸:“你胡搅蛮缠也就是了,真的和别人作对我不会答应,”

        南宫夫人打断他,又哭起来:“我没有看错吧,殿下是真的相中承平伯夫人,我和谁作对了?您相中您有理,可我也有功啊,我怕殿下和她面皮都薄,不知哪年才说开,我特意带着姐妹们上前为你们揭开窗户纸,我们被打,殿下您也没有主持公道啊.....”

        “我的意思是承平伯爵虽不在,朝廷爵位也应该得到敬重。”

        南宫夫人哭哭啼啼的讨要好处,梁仁的话呢,她当然也得听进去,她的依靠只有晋王梁仁。

        第二天笑眯眯的送走梁仁,想来好处还是有的。

        .....

        齐贵感觉很糟。

        南宫夫人在南兴的口碑不好,这与她以色事人并且大模大样,还因此嚣张有关,她没能动摇乔老爷等人义愤下维护的承平伯夫人,隆盛商行无没有官老爷维护也没受影响。

        生意倒好,老板内心不好。

        抽完一袋烟,齐贵得出结论,他弄错了。

        晋王没有处置承平伯夫人,南兴王城里不止一个人认为晋王殿下对承平伯夫人与众不同,谁让殿下的枕边人清一色的没了丈夫,齐贵也这样想不奇怪。

        大家都暗戳戳的想着,甚至不敢在自己的想法里把谜底戳破,齐贵为生意大胆的想又想,拜见承平伯夫人是他铤而走险的一着。

        不管是承平伯夫人并不知情,仅仅在殿下面前提上一笔,让隆盛商行露个脸儿,还是承平伯夫人知情在殿下面前争取这笔生意,都冲昏齐贵的脑袋。

        他走入林府。

        出来和南宫府斗上一出。

        现在后悔莫及。

        这生意是违禁物品,承平伯不在不仅是没有人再照顾他,而是齐贵想另外找个求援的人都做不到。

        他不散布都随时会掉脑袋,都知道死人口风最紧,如果他敢另外求援,只怕把别的人也害死几个。

        脖子后面寒嗖嗖,齐贵忽然不计较生意赚钱或损失,他现在保命放在首位。

        “只能这样做了。”齐贵把烟袋里的灰在桌角磕干净,绕几绕收起来,往外面走去,他要继续拜见承平伯夫人,直到林家有人站出来为自己寻个新靠山。

        他坚信晋王是个好的,这位殿下并不嗜杀,也因为这位殿下不嗜杀,才迷惑的齐贵前几天两耳嗡嗡都是银钱声,他暂时的忘记几个字。

        违禁品。

        他的生意里有违禁物品。

        ------题外话------

        加鸡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