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承平伯夫人的客厅在线阅读 - 第三章,解气

第三章,解气

        丁氏太着急了,他们不过是个小生意人家,每日盈利仅够吃用,对方可是承平伯爵府的管家,看看他的绸长衫,看看他的绣荷包,这全是钱,全是家里用不起的东西。

        她想也不想的抬手就是一巴掌,打算拍在尤二姑娘的后背上,没拍到的时候已用足了力气往下按,脸上对着忠管家陪笑:“二姑娘见到您欢喜傻了的,这就见礼,这就见礼.....”

        丁氏进门这几年,按尤掌柜的话说,没少吃没少穿,用尤二姑娘的经历说,每天是战场。

        尤二姑娘早就猜到丁氏不会只闲着不动手,她见到丁氏抬手就机灵的往旁边一让,丁氏一巴掌按个空,又用上力气,这一下子带着她往前扑过去,一脑袋撞向忠管家。

        忠管家不慌不忙的往旁边一侧步,丁氏撞上一旁的桌子,把她疼的哎哟一声,拿手捂着额头已经摸到一个肿起的地方,再一迟疑,这包鼓鼓的蔓延开来。

        依着她的本心,倒是想再和二姑娘算账来着,可是忠管家在这个时候笑着道:“娘子要不要紧?倘若要紧,就请去看医生,掌柜的和二姑娘这里我会招待。”

        这可是美味楼的菜,丁氏从知道晚饭会在这里吃,就馋虫勾动,她怎么肯走,忙忍痛抹泪的强挤出笑容:“我好了,忠管家的您不知道我们这粗人哪天不撞上几下子,我已经好了。”

        她额头上油光水亮的大包在烛光下,倔强的发着光芒。

        忠管家打个哈哈,对于丁氏这样的人,他没有必要寒暄,如果不是老爷吩咐下来和尤家的姑娘见上一面,他也不要理会一个就要进府的姨娘。

        多年的忠仆胜家人,忠管家知道自己的身份,也知道没倚靠的姨娘在府里的日子,在她生下孩子以前,也仅仅是衣食无忧。

        丁氏的狼狈,他直接装看不见:“没事就好,尤掌柜的请,二姑娘请,咱们楼上先坐下来,我家老爷稍后就到。”

        尤二姑娘也没指望一位大老爷会等她,他们也来得确实早,在南兴王城普遍吃晚饭的钟点上,又早半个时辰,这与美味楼太远也有关系,需要早出门,劳作的人走路快,到这里以后还算是早的。

        在尤掌柜继续的点头哈腰里,尤二姑娘正要说声好,丁氏小旋风般的冲上前去,嚷着:“不客气不客气,咱们先坐着的好。”

        她冲上楼梯,很快消失在楼道里,但是等到大家上来,丁氏还茫然的站着楼梯口上,二楼和一楼格局走向相似,正中大厅摆吃饭桌子,两边就不是掌柜的柜台也没有厨房,一间一间的雅间挂着干净的竹帘子,风吹过来发出唰唰声,哪一间才是承平伯府定下?

        小二见到这衣着朴素的一家三人真的是承平伯府客人,就不肯让丁氏难堪,抢先一步到丁氏前面:“客人跟我来。”

        他的态度毫无差错,可是角度的原因,尤二姑娘分明看到那嘴角噙着的一个笑,又瞬间放下来,尤二姑娘颇感丢人,面庞上火辣辣的烧灼着。

        她不知道忠管家会怎么看待丁氏的行径,也不用丁氏说就知道她过门以后需要老家人的照顾,可是尤二姑娘眼睁睁地看着丁氏再次莽撞的闯进雅间,而面容平静没有说一个字。

        她阻拦不了丁氏的出糗,她也愿意看到丁氏出糗,这有利于她接下来要说的话,并非她是冷血。

        要说冷血,嫁妹为妾的人才称得上冷血吧。

        尤二姑娘在哥嫂的眼里有当妾的本钱,当然她生得相当好,就是哥哥尤掌柜的除去畏缩以外,也一表人才,张家的、王家的......求亲的大有人在,可是出不起丁氏想要的那笔聘礼,尤二姑娘的亲事耽误至今,要被哥嫂送去当妾。

        她当然不会让哥嫂如愿,因为她从梦中醒来,感觉这里才是梦,梦里才是真,既然这里是个梦,她又惧什么怕什么,她要活成想要的模样。

        否则,就让梦醒吧,让她回到那“真”里去。

        既然是梦,她乐得看丁氏的笑话,就丁氏进门后的几年岁月先收个利息。

        她的沉稳,让忠管家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惊讶,忠管家本来以为这位新姨娘也像丁氏那样的粗人,心里已酝酿好一番向老爷进言换个姑娘,承平伯爵府虽是这一代才有的爵位,却早就是官宦之家。

        忠管家想了想,客客气气的向站在雅间外停步不前的尤二姑娘道:“请进。”

        “不客气呵呵,不客气,”尤掌柜的眯着眼也来抢话。

        更显出尤二姑娘气定神闲。

        对方有礼,她也从容的欠欠身子:“管家请。”

        忠管家愈发的奇怪,不管怎么看这姑娘也不像小门小户,她大方又得体,倒像个小姐。

        他暗暗敬佩老爷慧眼识人,从河边儿上逛一遭就发现这位姑娘的长处,可见老爷就是老爷。

        他轻视的心情早就飞到九霄云外,只有不敢怠慢这四个字留下来,请尤二姑娘坐下来,顺带的也照顾一下尤掌柜的,至于丁氏才不要管她,稍有眼光的人就看得出来姑嫂不和,以后新姨娘未必肯走动这门亲戚,至多见一见尤掌柜,理她作甚?

        忠管家的让一步,尤二姑娘走在前面进去,尤掌柜的也让一步,跟在忠管家的后面进去,雅间的陈设先就不同,丁氏早就惊喜若狂的坐下,摸摸这里,又碰碰那里,见到丈夫进来就招手:“快来快来,这只怕是一水儿的榆木。”

        小二没有忍住,轻轻地笑道:“这个么,全是红木的。”

        丁氏吓的站了起来,她虽不是木材店里出来的姑娘,却也听说过几种贵重的木材,她哪敢再继续坐着,紧走几步打算离开这贵重的东西,免得倘若损坏要找自己赔偿,可是雅间就那么大,又进去五个人,丁氏只走一步就被迫停下,否则就要撞到忠管家的身上去,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的她尴尬的原地嘟囔:“这种费钱儿的物事,怎么能拿出来吓人,你们是想坑人银子吧?”

        静静站着的尤二姑娘看到这里,觉得出门前心口堵着的那点儿闷,悄无声息的消了去。

        那被哥嫂强卖为妾的气就此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