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承平伯夫人的客厅在线阅读 - 第三十四章,承平伯府原来是生发之地

第三十四章,承平伯府原来是生发之地

        所以晋王梁仁挑选南宫夫人为枕边人之一,跟她的容貌没有太大的关系。

        南宫夫人确实美丽动人,可是她的想法简单才入晋王的青眼。

        她此时坐在小客厅上,浑然忘记不久以前她聚众上门侮辱,她的脑海里想的全是能得到许多的财富。

        这附近门上的婆子可无法忘记,这位不是尊贵的客人,婆子不会严格按照客人上门的礼数守在门外等着侍候,可她又一定要监视着南宫夫人不是再次上门破坏。

        人要是坏起来,那可没个边儿,承平伯府的位置又决定着在这里当差的家人们资讯较多,婆子被安排接待南宫夫人的当时,就只想到一个曾在南兴流传的官司。

        两家不和,其中一方也是主动上门道歉,结果把一些官府禁止的东西放到对方的家里,他再出首举报,造成对方险些家破人亡。

        婆子不会让南宫夫人离开自己的视线,侍候她决不可能,就拿个扫把装模作样的在小客厅外面扫地,从左走到右,从右走到左,眼神不离开南宫夫人,嘴里叽咕的低声骂着。

        她这是在门里面骂,在门的外面,街道上也有一个人嘴里叽咕的低声骂着。

        “这个最能讨好卖乖的贱人收到什么样的风声,屁颠颠的带着礼物跑到这里来出丑?”

        日光照在她的面上,皱纹表示出她的年纪约在五十岁上下,半旧的一身蓝裳蓝裙带着折射感,上面的绣花又不见得怎么的时新,这是一身说得过去的绸衣裳,不怎么出挑的那种。

        她一半花白的头发上面插的全是银簪子,风让乱发出来,抬起的手带着粗糙,一看就是个劳作人。

        她是农耕者,或者哪家的家人。

        这个婆子骂着等着,直到承平伯夫人被簇拥着出来,南宫夫人迫不及待的走出来,两个人居然还互相见礼,婆子惊的仿佛让天雷击中,她目光呆滞的感觉自己顶着滚滚众雷,深一脚浅一脚的离开这里,走上长街,走到街道,走进蒋夫人家的角门。

        “夫人,不好了,南宫家的贱人提着四色的礼物现在承平伯府。”婆子有些醒神的时候,话说得上气不接下气。

        可以是随着这句话的传递,被婆子头顶回来的滚滚众雷也传递给蒋夫人,拿小调羹慢条斯理吃补品的蒋夫人猛的坐直,整个人变僵,眼睛一眨不眨的瞪着婆子。

        婆子从没有见过蒋夫人这样,她还以为是自己回话不对惹怒主人,慌慌张张、语无伦次的话潮水般的往外面涌:“我真的看到,亲眼看到,夫人您让我单独当差,您另外赏给我绸衣裳,给我钱让我每天盯着南宫夫人,如果殿下往她们家去,就赶紧回来告诉您,如果南宫夫人出门可能是和殿下在别的地方见面,我也得弄明白了回来告诉您.....”

        她拉拉杂杂的说了一大堆,在这里侍候的两个丫头听得目瞪口呆,许婆子办事倒是不含糊,就是这张嘴实在怕人,这些话能全说出来吗?幸好这里没有别人。

        蒋夫人倒是没有介意,她在自己的茫然里困顿的走不出来,穿透雕花窗棂的日光照出她的纠结,也照出她乌云般的发髻,和俏丽的眉眼儿。

        她也是位美人儿,在南兴王城里的评价不比南宫夫人差到哪里,南宫夫人因此最为忌惮她。

        也因要说成为晋王的枕边人后谁最了解南宫夫人,应该是这位和南宫夫人没完没了比拼的蒋夫人刘氏,对手有时候是最为互相了解的人,蒋夫人知道要让南宫夫人低头只能是一个可能,而这个可能适用于天下绝大多数的人。

        那就是向承平伯夫人低头能带给南宫夫人莫大的利益,这个利益的第一要求应该是殿下的恩宠。

        “可是我收到的消息,殿下根本不喜欢承平伯夫人。”蒋夫人自言自语的道。

        她虽然没进过晋王府,为了更好的抱住晋王这个金饭碗,挖空心思也会弄到一些与枕边人有关的消息。

        比如蒋夫人让认识梁武的人前去询问:“倘若殿下喜爱承平伯夫人,也请武大爷知会我一声儿,也免得我再次冲撞到林家。”

        梁武自然是摇头:“没有的事儿。”

        梁武以王府管家的身份不可能说假话,在蒋夫人与梁武的间接性接触里,这位管家说一句是一句,他的话可以相信。

        承平伯夫人将带给南宫夫人殿下这个利益先否定掉,余下的就只剩下一个字:钱。

        两个字:银钱。

        更多的字:一大笔的财富。

        少了南宫夫人才看不上眼,她会像历史上的一位名人一样,不折腰。

        名人的不折腰是保气节,南宫夫人拒绝的理由:钱太少不中看。

        得多大的财富才能让南宫夫人低头,蒋夫人想到这里,她的眸光骤然火热,南兴的富裕在于晋王梁仁来到以后大力推动经商,并且扩大农耕面积,各种鼓励开展副业,承平伯府也就不是南兴最有财富的那一队人里,可还是令枕边人们流口水。

        “备轿。”

        蒋夫人急匆匆的喊着,在丫头们答应下来,又问许婆子:“你看到南宫夫人的四色礼物是什么?”

        办事不含糊的许婆子张口就答:“两包果子,两包合熙祥孔家的点心,一两银子一盒的那种。”

        蒋夫人心中有谱了,撇嘴道:“贱人倒也肯下本钱,也罢,咱们也这样备办。”

        许婆子暗暗的咽口水,南兴整体富裕,可是本朝的收入及消费摆在那里,很多穷人挣不来一个月一两银子,拿几两银子送人,这算体面的礼物。

        许婆子也糊涂了,承平伯夫人这个被欺负的抛头露面打人的贵夫人,她握着什么法宝让嚣张的自家主人---这是内心实话,让更跋扈的南宫夫人自愿低头?

        跟随蒋夫人出门,许婆子决定擦亮双眼看得清楚,这里面的弯弯弄得清楚明白的话,就可以更讨主人欢心,得到更多的赏钱。

        得,这位也是为了财富。

        承平伯府今天注定热闹,蒋夫人的轿子落下来,就看到另一个熟悉的人儿,小宣夫人从她的轿子里出来,两下里一碰面,心知肚明对方为什么来的,蒋夫人似笑非笑,暗道这贱人倒是个耳报神。

        小宣夫人微微冷笑,贱人真会抢光,她来的也不慢。

        ------题外话------

        错字另改,今天还有更新哈,时间不定的,容仔倾诉一下。

        有段时间我更新固定的,可是到时间就催,有时候灵感跟不上,生活杂事致命跟不上,仔的个性着急,那滋味儿可不好过。

        再说现在的好书颇多,亲爱的们雨露平摊哈,仔就很高兴了,推荐票子这些各种鼓励给仔一些,就很好了滴。

        让仔在自由的更新状态下写作,早早的恢复并再次达成更好的状态,谢谢了。

        注:曾有人指点过,“家人”会令一些读者看不清楚,可是在古代小说里,“家人”

        不是家里的亲人,而是下人、奴仆,这是存在的,仔这本还是这样写了,维持传统这课题太大,仅仅是保留一下,没有看到过的亲们看到一下,仅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