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从今天开始征服三界在线阅读 - 第80章 拳打优越狗

第80章 拳打优越狗

        “继续又如何?”

        面对那如刀割般挑衅的目光,江云竟无丝毫胆怯之色,反而昂首挺胸,跨步向前,直视着一脸铁青的陈长春,气势更是丝毫未落下风,隐约露出越发汹涌的样子。

        气氛凝重得宛如一处深潭,仿佛连呼吸都为之一泄。

        两者相互注视之下,好似眼神都在与之战斗,竟散发出一股浓重的火药味。

        面对那强硬的回应,陈长春脸色阴沉,那游离的目光中,涌动着一抹嗜人般的寒意,只听他怒道:“果然是死鸭子嘴硬,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今日我就让你知道,你我之间的区别!”

        “开窍!”

        话音刚落,陈长春体内的灵气顿时汹涌澎湃,顺着两条经脉疯狂的运转,他的气势猛然间提高数倍,就连那宽松的院服都无风自飘,猎猎作响,显然实力和之前不再一个水准之上。

        不由得,江云神情凝重,目光不敢移开半步。

        瞧得江云那严肃而认真的样子,陈长春顿时心情大好,自傲道:“就让我看看你这废物,究竟够不够资格说出刚才那些话!”

        “接我一招!崩山拳!”

        随即,陈长春一记重拳挥出,出拳的方式简单而直接,没有任何花俏的招式。

        然而,这看似简单而随意的一拳,却充满着惊人的力量,好似一支激射而来的羽箭,快得让人有些看不清。

        “好快!”

        江云眼神一惊,神情有些动容,这出拳速度远非当初可比拟。

        恍惚之间,那道拳影呼啸而至,根本来不及躲闪,情急之下,江云只好硬着头皮强上,只听他怒喝一声,右拳猛挥,竟然直接采取硬碰硬的方式。

        “咚!”

        两者相互碰撞,传来激烈的碰撞之声,好似闷雷炸响,声动四野。

        声响过后,江云那瘦弱的身躯,竟如同断线的风筝般,向远处飘去。

        瞧得江云一拳未能接下,四周少年当即活络起来,小声的交谈着。

        其中一人羡慕道:“陈哥就是厉害,这才出一拳那家伙就有些吃不消了。”

        “可不是么?天下武学分四阶九品,乃天地玄黄四阶,每阶又分一至九品,而陈哥修炼的则是黄阶二品武学崩山拳。”另一人轻笑道。

        “这崩山拳虽品阶不高,但非常适合新手修炼,而且拳风霸道,威力惊人,哪怕在黄阶武学之中,也算的上拿的出手的武学之一。”

        “况且陈哥已开四窍,体内灵气浑厚,就算是我,恐怕都很难正面接上这一拳。”

        先前那一人当即讥笑道:“这下那家伙可有的苦头吃咯。”

        伴随着二人的简单交谈,他们的视线再次转移到战局之上。

        而那飘向远处的江云,在其强大的冲击力之下,竟在地面滑行一小段距离,才勉强停下。

        “可恶!”江云暗骂一声,看着略微红肿的左臂,有些诧异道:“这就是开窍的力量?增幅竟有如此之大!”

        他万万没想到,先前还能勉强承受攻击,而如今陈长春运用开窍的力量之后,仅仅是一拳,就无从抵挡,这其中的差距,还真是让人瞠目结舌。

        “嘿嘿,怎么?吃不消了?我可是连一半的力量都没用。”陈长春阴笑几声,舔舐着有些干渴的嘴唇,眼中闪过一抹炽热。

        在他眼中,恐怕没有什么比折磨对手,来的更加具有吸引力。

        他相信,在他的折磨之下,江云肯定会精神崩溃,而跪地求饶。

        而他,陈长春。

        从今天起,注定会因为江云的跪地求饶,而名动整个学院。

        想着未来那无限风光的日子,他眼中那抹炽热,更是旺盛几分。

        陈长春脸部的表情变得极为的疯狂,他怪笑着,癫狂着,浑然未发觉周围的少年都露出害怕的表情在望着他。

        仿佛,整个世界,他就是王!

        江云从地上缓慢爬起,他嘴角带着一丝血迹,突然冷笑起来,弄得周围少年一阵莫名其妙,就连陈长春都隐约感觉到一丝不对劲。

        当望向那抹坚定的目光之时,陈长春突然恐慌了。

        那癫狂的表情,也随之凝固。

        难道这家伙……根本不怕我?

        当这念头闪过时,他的身体竟不为人知的抖动了一下。

        “区区一条狗,安能用全力?”

        江云虽有几分狼狈,但那星眸中的目光,却是无比的坚定,好似出鞘的宝剑,锋芒毕露,直指人心。

        此话一出,周围少年可是彻底傻了眼。

        如果先前出言挑衅,叫做狂妄的话,那现在只能用疯子二字来形容!

        这简直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完全是自寻死路的做法。

        而眼前嘴角带着血迹的少年,却偏偏这么做,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

        一条狗?

        他竟然形容我是一条狗?

        我堂堂陈家的大少爷,竟然在那混账眼中如此不堪?

        陈长春那原本较为清秀的脸庞,在此刻都显得有几分狰狞,甚至额头的青筋都被喷涌而上的气血撑得极为鼓胀,好似凶神恶煞的恶鬼,颇有吃人之态。

        他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要气炸了!

        幻想的跪地求饶不仅没有出现,反而被对方狠狠的当着众人的面嘲讽一波。

        这种事情,着实令他丢脸至极。

        他绝对不会放过眼前的家伙。

        “混账,今天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陈长春怒目圆瞪,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

        一旁的王苟,漠然的注视着场上的一幕。

        这场战斗的结果不言而喻,江云完全处于下风,就算勉强战斗下去,恐怕迟早也是落败的命,结局更是无需多言。

        按照王苟的猜想,以陈长春的性格和脾气来看,就算江云不死,至少也得被刮下一层皮,若不加以阻止,恐怕生命都会有危险。

        当然,王苟才不会愚昧的去阻止这种好戏,他想看到的就是这种结果,胆敢反抗陵兰者,必须受到应有的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