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燃情蚀骨:老公大人请矜持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三章 破碎的天灯

第八十三章 破碎的天灯

        宋南乔整理下衣领,朝着总裁办公室走去。

        推开门就看到阮玉委屈的好像被人欺负,就差梨花带雨的脸。

        而唐竞泽,唇角微微勾着,却看不出一点笑意,一张完美的侧脸,邪肆而紧绷。

        “有事?”

        宋南乔淡淡开口,对阮玉的作态视若无睹。

        “刚刚的事我已经知道了,你为了一个小小的员工居然和阮玉在人事部吵起来,难道你就一点都不注意分寸吗?”

        他开口就责备,宋南乔顿觉不适,眉头拧紧,很是不爽。

        这个男人,都不问问前因后果,就这样怪罪!

        似乎所有落她面子的事情,他都不问青红皂白。

        “我一定要时刻的提醒你这里是唐氏集团你才知道?不要把这里当成是你家的后院,胡作非为。”

        他神色愠怒,魅惑的桃花眼隐约含着不耐。

        宋南乔嗤笑。

        “我胡作非为?我当然知道这是哪里,正因为我知道这是唐氏集团我才这么做,一个区区的小职员也要弄的满城风雨,我也不是很理解,公司上下几百号的员工,难道看谁不顺眼就要把她辞退,难道就要人身攻击?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想辞退我的人应该不计其数,我是不是也要离开?”

        阮玉看的一愣一愣,不可思议的错愕。

        以为自己向唐竞泽告了一状,宋南乔就会被骂,就会老老实实的像自己道歉。

        可她万万没想到,宋南乔居然敢和哥哥互怼,甚至每句话半点面子都不给,这是在她意料之外的。

        再看唐竞泽,此时脸上依旧波澜不惊,丝毫不为宋南乔的顶撞而震怒,反而一副习以为常。

        阮玉顿时暗叫不妙,看来眼前的宋南乔连哥哥都收服不了,自己岂不是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多此一举。

        姑母不是说她性子柔弱温婉么?

        现在看来,哪里有半点温婉的样子!

        进退两难,一双眸子落在了唐竞泽身上。

        唐竞泽沉默,并不是不想反驳,而是确实挺认同她的话,更觉得有些道理。

        “还有事吗?没什么事的话我佷忙。”

        宋南乔见他不回应,淡淡的撇了一眼阮玉,头都没回转身离开。

        “哥!她怎么这样!”

        阮玉不可置信的看着唐竞泽。

        他一向脾气不好,众所周知,有他说别人的,哪里有人对他如此这般?

        唐竞泽眯了眼眸子,抬头挑眉睨着她,“你来公司多久?”

        “一......一天!”她有些后怕的看着他,逼迫的压力,手心出汗。

        “一天你就打着唐氏的旗号开除人?阮玉这就是我妈让你来的目的么?你加入的是设计部吧?我竟不知道你还管起了人事的事情!”

        他话说的不轻不重。

        阮玉心跳差点崩停。

        “哥,我.......错了。”

        唐竞泽略微点头,“出去吧。”

        没有责怪,也没有多说一个字。

        饶是这样,她出去后,还感觉腿是软的。

        狠狠咬咬牙。

        看着宋南乔的办公室攥紧了拳头,跺着脚离开。

        ……

        晚上回家,宋南乔洗漱完毕后直接进了书房。

        唐竞泽这个时间不可能回来,他半夜能回来都算是早的了。

        趁着没人,宋南乔正好可以安心的在家里加班,手里一堆还没整理完的设计稿,光是看都觉得头大。

        可当她刚要进入工作状态时,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宋南乔看着那串熟悉的号码她真心不想接,可李秋月是自己的婆婆,出于礼貌还是接起。

        “南乔,今天公司的事我听说了,不是我说你,你怎么可以这么说阮玉,好歹她也是我们唐家的人,都是一家人,你怎么可以为了一个不起眼的小职员而和自己家人过不去。”

        李秋月上来就开始对宋南乔数落一通,捡着难听的扎心,生怕人不疼似的毫不问缘由就是护短。

        宋南乔闭上双眸,她真是小看了阮玉的告状能力,看唐竞泽不能拿自己怎么样,现在又告到唐母那里。

        但是面对李秋月,那是自己的长辈,也是唐竞泽的母亲,宋南乔只有听的份,此刻她都能想象的到,一旁的阮玉此时定是一副得意忘形的模样。

        “之前我也提醒过你,我不希望再听到一些风言风语,现在你到是为了她和阮玉过不去,南乔,你要清楚你现在的身份,你不只是在唐氏集团工作,同时也是唐家人,要分得清才好。”

        “好,我知道了。”

        宋南乔笑着应声。

        隐忍着怒火总算是听完唐母的数落,放下手机。

        叹了口气。

        心总是定不下来,心烦意乱的让她不自觉的皱起眉头。

        对她来说,区区一件小事,阮玉就可以闹的整个唐家来针对自己,还真有两下子,她怎么早没发现她是个不省心的主。

        越想越烦,再看着眼前堆积如山的设计图稿,宋南乔顿时没了心情。

        脑子里全是白天出现的一幕幕景象。

        “烦死了!”

        一个搅家不良的女人!

        她扶着额,深呼一口气。

        完全没注意扔到旁边的手机直接将文件撞飞出去。

        “咣当!”

        一阵清脆的声响,宋南乔吓了一跳。

        回头就看见摆放在架子上的天灯被刮下来,直接落在地上砸了个粉碎。

        她没记错的话,这天灯是唐竞泽之前拍卖来的,价值连城。

        脸色大变。

        这东西可是文物!

        实在可惜,唐竞泽很喜欢,宝贝的很,特意带回来放在书房,平时工作之余就拿来把玩。

        她几次看见他都是十分喜欢的模样。

        若他看见,岂不是能杀了她?

        起身准备收拾。

        “别动!”

        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呵斥,宋南乔回头,脚下一滑没站住,整个身子顺势倒下。

        眼下就是一地的玻璃碎片,来不及闪,她闭紧眼眸,双手实实的按在了一地玻璃上,地板顿时鲜红一片。

        宋南乔只感觉自己的掌心一股股暖流奔涌,钻心的疼痛随即而来。

        “嗯....”

        她极力隐忍着,眼角已渗出泪水,不敢动,哪怕是手指轻微的浮动,撕心裂肺的痛让她浑身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