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天才萌宝:总裁爹地放肆宠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二十一章 复活了

第五百二十一章 复活了

        寂静的院子中,白梓玥委屈的像是一个受气的小媳妇,低着头,轻轻的擦去眼角的泪水,吸着鼻子。

        偌大的圆桌前,围坐着自己的老熟人,老朋友。

        可她现在的注意力,全都在秦风的身上,用泛着泪光的大眼睛,一直紧紧的盯着他,生怕自己是做梦,一眨眼间,面前的人就会飞走。

        “哈哈,你啊,怎么像个小孩子一样?不要哭了,我知道你这段时间确实是受了不少的委屈,也因为我的事伤心了很久。但,我也是有苦衷的。”

        白梓玥吸着鼻子,想要努力平服自己起伏的胸.口,让声音平稳一些,可一张口,还是拖着浓郁的抽泣声。

        “呜呜,可\可是你,你也不能骗我啊!呜呜,我当时,当时真的好伤心。我还自责了好久,前,前两天,我还因为没能给你扫墓,又哭了一鼻子呢!”

        秦风宠爱的看着面前哭的如同一个小孩子的侄媳妇,无奈的摇了摇头。

        说实在的,看到面前的女人,他真的有种这才是自己亲侄女的感觉。

        因为她是真的关心自己,虽然两人之前的交流真的很少,但能在一个人死后,还如此在意伤心,除了亲人,可能就没有谁能做出来了吧。

        不过想到亲人这两个字,他便郁闷的叹了口气。

        自己现在唯一的亲人,就是秦寒枭和秦玉这两个侄子。

        只不过在自己死去的这个消息传出后,一个因为智商有限,到现在都不能理解什么叫做去世死亡。

        而另外一个,在看到自己写了那么长的一封信后,虽然看似很伤心,也哭的泪流满面。

        可实际上,这也是秦寒枭高明的地方。

        他竟然在看到那封信后,第一时间,便分析出自己是要借用假死来金蝉脱壳。

        然后顺水推舟,开始了他逼真的演戏,百人杀手团的人,甚至连枕边人都骗了。

        可实际上,他在看完那封信之后,便给他信赖的几个人发布了一个秘密的任务。

        那就是找出秦风藏身的地方。

        虽然心中郁闷,但秦风还是佩服自己侄子的聪明,竟然在自己扔出一具瞒天过海的尸体后,就顺藤摸瓜找到了自己。

        叔侄两人,其实早在一周之前,就秘密见过面,并且进行了一场彻夜深谈,将现在面临的所有情况都一一分析,商量对策后,才分开。

        只不过,他们制定的计划比较危险,为了保护自己深爱的女人,秦寒枭还是选择隐瞒。

        白梓玥好不容易平息了自己委屈的情绪,哭的声音有些嘶哑,不过心情已经好转。

        毕竟还有什么事,比自己的亲人死而复生来的开心呢?

        刚刚还在下雨,此刻却已经雨过天晴。

        她露出了一抹灿烂的笑容,好奇的对秦风问:“二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和秦寒枭是不是一早就已经商量好这个计划,要瞒着我了?”

        “哈哈,也不能这么说。其实是我先瞒着你们所有人,我以为自己是一只老狐狸,没想到寒枭比我还要狡猾,竟然在看完我的信后,就开始怀疑我没有死,只是金蝉脱壳。所以要说欺骗的话,只能说,从始至终都是秦寒枭在骗你。”

        白梓玥一听,立刻皱起眉头,心中开始咒骂那个说再也不会欺骗自己的坏家伙。

        骗子,说什么以后再也不骗自己了,结果还是骗了她,还骗了这么久。

        她心中一阵愤怒,将刚刚的哀伤之气全部盖住,只剩下对秦寒枭的怒火。

        秦风见终于将女人的注意力转移,不再哭泣,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不过看来自己的侄子是要惨了。

        他只能默默双手合十,祈祷自己侄子的身体可以经得起这次的暴风雨。

        坐在一边的贺威廉,已经从两人的表情上看出了他们各自的小心思,眼底浮上一层笑意,捂嘴偷笑,瞬间心情大好。

        “好了,咱们边吃边聊吧,反正今天梓玥肯定是一晚上都要缠着秦爷解惑了。”

        坐在一旁的陈玉,眉眼带笑的赞同道:“对,梓玥啊,咱们这么久都没有见面了,你难道都不想和我们聊聊吗?”

        听到熟悉的声音,白梓玥顿时一愣,才想起来,自己看到秦风之后,就因为太过于激动,而忽略了其他人。

        这一看,才发现更让她惊喜得便是,这满满一桌的人都是老熟人,有的甚至是从毕业之后就没有见过面的好友。

        “天,天啊!你,你们怎么在一起,而且,你们又是怎么认识的呢?”

        女人惊讶的瞪大双眼,从自己的左手边开始细数,一次是陈玉,徐东武,戴维,贺威廉,还有此刻应该在平原县城正在昏迷的霍哲,竟然也正坐在这里。

        看他的精神状态,一切无异常。

        “霍哲,你康复了?”

        “恩,白总,抱歉,其实我之前就应该和你说的,但是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所以我不得不继续装成病人。”

        “那、那这么说,戴维也是知道的了?你们所有人都在瞒着我?”

        白梓玥感觉自己的大脑陷入一片空白之中。

        之前所有人说的每句话,还有他们相处中发生的事情,似乎都带着一团迷雾,现在将所有的细节串联在一起,似乎确实是疑点重重。

        她疑惑的看向霍哲,不明所以的皱着眉头,心中更加气恼秦寒枭这个混蛋,竟然欺骗自己这么深!

        而这时,旁边响起了一个男人的轻笑声,虽然有些陌生,但语气却透着化不开的亲昵感。

        “梓玥啊,你难道就只看到这些经常和你在一起的朋友,没有看到我这个对你照顾有加的学长吗?”

        “学长?”

        白梓玥疑惑的将目光转向一旁眉眼带笑的眼镜男身上,他身穿一身休闲运动装,看起来,就像是刚刚打完篮球的人。

        他的笑容很和善,但是样子却有些模糊,感觉有些眼熟,却又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见过。

        男人无奈的摇了摇头,装作悲伤的说道:“哎,你怎么可以把我忘掉呢?还真是好伤我的心啊。”

        看着那标志性的耸肩动作,一道闪光从脑海中闪过,记忆深处的一个许久未见的人浮现在眼前,她激动的惊呼道:“难道你是雨田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