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魔鬼的体温在线阅读 - Hey!Satan(四)

Hey!Satan(四)

        ,(首字母+org点co)!

        游轮上的灯光趁得海上波光粼粼,高琼看见Satan坐了好一会儿,又推着轮椅回船舱了,他神情平静,似乎什么也没发生。

        但是高琼明白,没有喊阿左过来推他,就是Satan最大的不平静了。

        高琼踹了一脚栏杆,这一定不是贝瑶小姐,贝瑶小姐不会吻Satan的。

        她等着Satan对冒牌货失望。

        或者冒牌货到了陆地,自己就怕了Satan。

        海风带着独特的腥咸味道,夜晚的月亮特别亮。

        有人一.夜无眠。

        早晨的阳光笼罩在整个甲板上,安安静静的海面,朝阳初升。

        阿左推着裴川走出舱门时,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

        男人神色平静,冷峻的脸上,有一个黑色的文身"S",如果不是他身后跟着忠心耿耿的阿左,大家几乎会以为弄错了人。有多少年没有见过Satan的模样了?

        面对隐晦又惊讶的目光,裴川倒是分外淡然。

        他内心不太习惯,面具戴久了,皮肤有些冰冷的苍白。

        他不太习惯待会儿议事时身边奇奇怪怪的目光,冲身边的少女伸出了手:“还我吧。”别玩了。

        贝瑶手上拿着那个堕.落天神面具,她往身后藏了藏。

        裴川温和道:“听话。”

        贝瑶觉得有些别扭,明明几天之前,自己和裴川还是同龄人,几天以后,Satan就比自己大了好多。

        她把面具还给他,裴川自己戴上,一众下属表情还是怪怪的。

        男人们吃了早餐要议事,船上基本都是糙老爷们儿,就高琼和贝瑶两个女孩子。裴川看了眼身边的贝瑶,对高琼道:“你陪着她走走。”

        高琼不情不愿道:“是。”

        植入往生以后,高琼的衷心无可置疑。她尽职尽责跟着贝瑶,贝瑶也怕给裴川添麻烦,为了让他放心,她并没有拒绝。

        埋葬“贝瑶”的岛屿上没有女人的衣服,她穿的衣服都是高琼带来的,高琼想起贝瑶昨晚那个吻,这会儿看贝瑶不顺眼极了。

        她挑剔的目光在贝瑶身段上扫来扫去。

        贝瑶问她:“你在看什么?”

        高琼的目光最后贝瑶的胸上。

        贝瑶被她露骨的眼神看得发毛,有些羞恼。

        高琼目光灼灼,乖乖啊,她隆过胸才能撑起贝瑶身上那条裙子,可是这小妖精竟然穿着也合身。

        高琼:“喂冒牌货,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以色侍人,色衰而爱弛。”

        贝瑶:“……”她也不傻,明白高琼在说什么。正如高琼不喜欢她,她也不喜欢高琼。

        贝瑶原本也不喜欢较真,可是一想到她的裴川身边这么多年跟着的都是高琼,她心里也酸溜溜的,她故意气高琼:“至少有色比没有好,裴川就喜欢我这样的。”

        高琼眼皮子一跳:“我说你到底要什么?往生的解决方法和Satan的性命没得商量,其余你说说看,我都可以帮你。你的上级派你来,总得有个目的吧。”她受不了了!只要这货能走,她送佛一样送她走行不行!

        贝瑶看了她一眼,目光严肃道:“我有目的啊。”

        高琼一喜:“什么目的?”

        贝瑶眼睛弯弯:“要Satan的喜欢。”

        “你耍我!”

        贝瑶纳罕:“你怎么就听不得实话。”

        高琼懒得和她说话,贝瑶也没有打算理她,她自己逛游轮。

        游轮十分豪华,让她一度想起曾经的电影《泰坦尼克号》,她出生的城市没有大海,贝瑶也没有出过海,因此在柔柔的海风上,她心情轻松地四处参观。

        她的身边似乎时光静谧,又特别满足愉快,高琼觉察到了这个氛围,那种幸福感似乎能感染人,她表情变了变,不满地哼道:“土包子。”

        贝瑶也不和她计较。

        到了中午,原本是吃饭的时间,可是她连裴川的面都没有见到,午餐都是送到房间的。

        裴川似乎很忙,一直忙到了夜晚,依然没有空闲。

        贝瑶往大厅那边看了好几回,心中有些失落,她伸出手指,黄昏的光触碰在指尖。

        高琼幸灾乐祸道:“上午谁得意洋洋说Satan就喜欢你这样的?Satan虽然忙,可是不至于连你一面都不见吧,少往自己脸上贴金。”

        很晚的时候,贝瑶去敲了敲裴川的门,门那头男人声音平和:“请进。”

        贝瑶推开门,他在看书。

        裴川看着门口局促的少女:“怎么了?”

        贝瑶说:“没事。”

        她其实并不粘人,只是这个世界太过让她缺乏安全感,而裴川昨晚的温柔亲昵还停留在记忆中,今天就变得若即若离,贝瑶不解又惶恐不安。

        裴川说:“好好休息。”

        她似乎一下子没有了精神,垂头丧气往房间走。

        裴川有些不忍,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最后到底什么也没说。

        等她走了,他才捂着胸口咳了咳。

        于上弦带着医生过来的时候,皱了皱眉:“什么时候出现的情况?”议事突然心绞痛,这还是第一次。

        裴川很平静:“没事,让医生先看看吧。”

        医生过来给他检查了一下,许久才说:“您自己保重些身体,情绪波动不要太大了。”

        裴川道:“我明白。”

        于上弦难得动怒了:“到底是谁,小岛的位置我们并没有泄露,你身体之前一直没有出状况,我要把小岛的人都盘问一遍,问不出来都杀了。”

        裴川抬眼:“你想太多了,不是什么大事。”

        不是大事?那为什么会痛到昏厥?

        于上弦欲言又止,裴川冷冷道:“医生留下,你出去吧。消息封锁了。”

        这就是下了死命令,于上弦敛眉,应道:“是。”

        夜风吹得人愤怒也消散了些,取而代之的是机智。

        于上弦出门就遇见了高琼,高琼心情不错,她说:“冒牌货房间的灯很早就熄了,她肯定吃了闭门羹。”

        于上弦眯了眯眼:“你这两天和这位小姐相处,觉得她怎么样?”

        高琼本来想骂一堆,可是贝瑶实在不是一个让人讨厌得起来的人,高琼瘪了瘪嘴说:“就那样吧。”

        “你觉得她来有什么目的,会害了Satan吗?”

        高琼惊喜道:“你也觉得她有问题了对不对?她肯定图谋不轨!”

        于上弦看了眼高琼的表情,觉得自己在鸡同鸭讲,他不动声色笑了笑。

        “贝瑶小姐死那年,你还记得Satan做了什么吗?”

        “好像是让劣质的往生流了出去,混乱发生。他自己关在房间里面,所有人都以为他接受不了贝瑶的死,可是我们Satan够man!没几天就若无其事地回来了,还带领我们越来越强大。你问这个做什么?”

        于上弦若有所思:“没什么。”

        “古古怪怪的,我要去见Satan。”

        于上弦拦住她:“Satan休息了。”

        “这么早?”

        高琼想了想,休息了也好,总比和冒牌货一起看星星好。

        她想通了也回了自己的房间。

        于上弦脚步顿了顿,有个突如其来的猜想。

        *

        裴川第二天起床的时候,脸色明显好很多了。

        阿左憨厚,过来给他推轮椅的时候,担忧地问道:“Satan身体怎么样了?”

        裴川说:“没事。”

        二楼的餐厅,晨光熹微。裴川皱了皱眉:“她呢?”

        高琼环视了一圈,也没有看见贝瑶。见裴川看过来,她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啊,我昨天陪着她走了走,很早她就回去睡觉了。”

        除了离开岛屿那一天,贝瑶从来不迟到。她守时懂礼貌,不会让人难堪。

        高琼说:“您先用餐,我去叫她。”

        于上弦见裴川垂眸没说话,笑眯眯开口:“那位小姐才十九岁,我们这些人都快长了她一轮,Satan养过小妹妹吗?估计她是一个人孤单,闹脾气了。昨天您议事一天没有见她。”

        他意有所指,高琼不满了,小妖精还闹脾气!给Satan脸色看!给她个火箭是不是要上天啊!

        裴川说:“你们吃,我去看看她。”

        阿左连忙要过来推轮椅,他抬手拒绝了。

        裴川自己去到贝瑶的房间外面。

        他敲了敲门,温声道:“贝瑶,抱歉没有理解你的心情。这个世界对你来说很陌生,是我不好,一直让你一个人。”

        房间里安安静静的,裴川想起于上弦的话,她闹脾气了吗?他低低叹息一声:“我今天陪着你好不好?让船停下来,可以在海上海钓。”

        他默了默,他是个无趣的人,并不会哄小姑娘,以前就不会讨她欢心。

        他说:“你要是有什么喜欢的想要的,可以同我说。”

        他守在她房门外,清晨的海风柔和,她房间几个风铃清脆作响,裴川坐了许久,伸手推开了门。

        房间空空荡荡的,那串海贝风铃随着风飘摇,她床上的被子整整齐齐,两尾热带小鱼在玻璃球里游来游去。

        一切都整洁又鲜活,只有贝瑶不在房间里,她不是被人带走的。

        他闭了闭眼。

        宁愿相信于上弦说的是真的,她只是闹脾气了。

        有时候他能埋怨什么呢?活了二十七年,他才明白一个道理,纵然他手腕滔天,也斗不过命运。

        它要她来到他的生活就来,也可以让她悄无声息地离开。搅乱一池春水,嘲笑他的可悲。裴川按了按胸口的地方,似乎很难过,可是又没有那么难过。

        裴川不在,餐厅的大家自然不敢吃饭。

        一整个早晨,裴川都没有回来,正当大家使着暧.昧的眼色、高琼脸色难看时,裴川一个人回来了。

        他特别平静:“吃饭吧。”

        高琼诧异地看着他,脖子上没唇印,衣服上也一丝不苟。她看不懂现在情况,又看向于上弦,于上弦也不解地皱了皱眉,问道:“那位小姐不来用餐吗?”

        裴川平静地道:“她不来了。”

        大海蔚蓝色,天幕苍白。裴川补充道:“她回家了,把那间房锁好。”

        大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什么又叫“回家了”,于上弦眼中有些微惊讶。

        众人一顿饭吃得战战兢兢,生怕裴川突然发怒,可是他始终没有,很平静地用完餐,擦干净手指,然后让阿左推着他去书房了。

        等他走远了,高琼揣测:“Satan不会把冒牌货丢到海里喂鱼了吧?”

        于上弦挑眉:“你不高兴?”

        “不……也不是,就是觉得,这也太喜怒无常了点。他没那么喜欢冒牌货对吧?”

        于上弦笑笑:“谁知道呢。”

        高琼嘟囔道:“肯定不喜欢,不然一个人不见了,他平静得跟没事人似的。”冒牌货不见了,就连高琼都觉得不太舒服。冒牌货虽然讨人厌,可是有时候,也挺养眼吧?高琼经常恐吓她要给她植入往生,可是也不没动手嘛!

        好好一个人,说没就没了,高琼摸了摸鼻子,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探头探脑到处找了找,都没有看到冒牌货的身影。

        *

        海上行程还有两天,贝瑶睁开眼睛。

        四周光线有点暗,她嗅到了海水和潮湿木板的味道。

        她的手腕被拷在木桩上,一个男人走进来。

        “于上弦?”

        “你还好吧?”

        贝瑶皱了皱眉:“你冒充裴川让我过去,是想做什么?”

        她接到了裴川的内线电话,让她过去,结果才出门就被迷晕了,然后就被藏到了船舱最下层,偶尔会用来堆积货物的地方。一时间贝瑶脑海里忍不住想了很多东西,比如谋害裴川上位之类的。

        于上弦举起手:“别想那么复杂,我没有坏心。我只是太过于好奇一件事,又怕Satan有一天把他自己玩死了,才敢胆子这么大请你过来待一段时间。”

        贝瑶听到了关键词:“什么叫Satan会死?”

        “你知道往生是什么吗?”

        这个词贝瑶从高琼口中听到过,然而所有人都讳莫如深,没有同她说起。

        于上弦娓娓道来:“往生是一种能控制人思维和情绪的芯片,它植入人脑,可以完全掌控一个人的思想和行为,不可取出,不可违抗。”

        贝瑶看着他,神情有些凝重。

        于上弦说:“你猜得不错,我和高琼都被植入了往生,但是我们体内的往生,是已经成熟以后的成品。平时不会对我们有什么伤害,可是最初版本的往生,当时Satan放任它流出,富豪暗地争相购买,植入时弄死了很多人。”

        贝瑶抿唇不语。

        “哈,别这么紧张嘛。”于上弦挑眉,“我也只是怀疑,怀疑Satan最开始,就给他自己植入了往生。他那么骄傲的人,不会让别人做他的主人,所以他索性自己给自己下了命令。命令是什么呢?我们来猜一猜。”

        于上弦手指点点下巴:“你来以后,他才出现了违抗‘往生’命令的反应,心脏疼痛。”

        他笑眯眯的样子,让贝瑶想踹他一脚。

        于上弦看贝瑶着急的模样,说道:“我估计他当初植入往生的时候,命令是不要那么爱你,像个正常人一样继续活着。你一来他面上平静无波,结果内心往生发作了,真是可怕啊啧啧。”

        于上弦说:“我先给你解开啊。”

        他友好地把贝瑶解开了,贝瑶问他:“往生有什么解决办法吗?”

        “没有哦,死了就随烟化土,说起来这也是我们造的孽,报应嘛,早晚都得受着。看你心疼的模样,也不是没有解决办法,你不要让Satan惦记你不就好了。”

        贝瑶都没忍住嘴角一跳:“这就是你骗我过来的原因?”

        于上弦丝毫没有觉得什么不对,点头。

        “你喜欢过谁吗?”

        于上弦挑眉,摇头。

        “……”怪不得,怪不得啊。贝瑶都不知道裴川是从哪里找来的两个左右手奇葩。

        他竟然觉得一个人看不见听不到,就能不再惦记。

        他们天才都是这么奇葩的吗?两个人面面相觑,于上弦说:“不行么,那你说怎么办?”

        两个人正说着话,天窗一下子打开了,露出了裴川一张带着面具的脸。

        六月的天,外面海风徐徐,堕.落天神面具甚至有几分淡漠。他低眸,与坐在仓库抬眸的贝瑶四目相对。

        她清亮的瞳孔里映出他的模样。

        于上弦站在一旁,打了个寒颤。

        裴川却只是伸出手:“上来吧。”

        这件事虽然从头到尾都是于上弦犯傻,但是贝瑶没来由有些心虚,也不知道他们在下面讲话裴川听见了没有。

        于上弦乖觉得很,等贝瑶爬上了梯子,他噗通一声就跪下了。

        于上弦认错积极得要命:“我有罪我认错,我自己跳海去喂鱼。”

        说着就往楼上走了,没多久贝瑶听见很微弱的“噗通”一声。

        于上弦自己绑着绳索跳了海,他一脸生无可恋地被游轮拖着走。裴川就像在看一场闹剧,全程没有吭声。

        于上弦走了,他抬眼看着贝瑶,语气称得上温和:“下面仓库潮湿,你裙子打湿了,回去换衣服吧。”

        尽管是盛夏,可是天气是阴天,海风一吹有些冷。

        贝瑶咬唇,她想靠近他,可是一时又茫然。她对他的每个笑容,每一个触碰,原来都是往生在他体内翻来覆去的疼痛。

        贝瑶不知道违抗往生会怎么样,然而看高琼和于上弦那么自觉就知道了,那种滋味一定是生不如死。

        她张了张嘴巴,乖乖听他的话换衣服去了。

        裴川也没说什么。

        等她换好裙子出来,微弱的阳光下,她穿了条鹅黄鲜艳的裙子,像朵盛开的夏花儿。

        裴川冲她点点头:“过来吧。”

        他打了个手势,没一会儿游轮停下来了。

        海上无风无浪,一如男人沉稳的态度。他拿起鱼竿,对她道:“我昨天没有空陪你,今天没事了,可以陪你玩。”

        他见贝瑶低头不说话:“不喜欢这个吗?你喜欢什么?”

        贝瑶拿着鱼竿摇摇头,船尾还吊着一个生无可恋的于上弦。她猜测裴川并没有听到她和于上弦的对话,只不过一打开地下仓库就看见了他们倆。

        裴川顿了顿:“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无趣?”

        贝瑶说:“才没有。”

        裴川道:“很多事情我不懂,我不太会猜测女孩子的心思。如果你生气我昨天没有陪着你,以后不会了。不要联合于上弦躲着我,我会以为你回家了。”

        他说这番话时很平静,贝瑶却莫名觉得眼睛酸涩,原来他是以为自己闹脾气,和于上弦一起联合着躲着他。

        她突然问道:“如果我真的回家了呢?”你会不会就又能恢复最初的平静,哪怕做这个世界最坏的Satan,至少他的内心安然无忧。

        他转过头,堕.落天神面具背后,他眸光竟如水一般温柔。六月海上的气候恰好,不暖不凉。

        他说:“我会想你的。”如果你回家了,我会思念你的。

        贝瑶骤然红了眼眶。

        Satan想念她,是每想念一次,心中撕裂一回。

        他温柔的想念,是连呼吸都撕扯着疼痛。

        他会想念,而不是忘记。

        所以不管她是离开亦或者留下,他永远也摆脱不了往生带来的痛苦。贝瑶竟然第一次宁愿他爱的人变成了高琼。

        他的一句想念,让她几乎哽咽。

        裴川问:“我说错什么了吗?”

        小姑娘怎么哭了?

        他手指顿了顿,轻轻触上她的脸颊。

        她点上他胸口,裴川穿的黑色衬衫,手指下,他体温滚烫。她轻声问他:“这里痛吗?”

        裴川僵了僵。

        她又问:“每天会痛多少回?”

        面具下,男人沉默良久,许久后开口:“一百零三次。”

        “往生”告诉他不要去爱了,你得好好活。当初他就是靠着往生好好活下去,久了其实也没有那么想她了。他以为她永远离开他的世界了,可是有一天,她重新回来了,带着他曾经最渴望的模样。一天内,他重新爱上她,整整一百零三次。

        贝瑶握住男人宽大的手掌:“Satan。”她说,“我不回家了。”

        他静默看着她。

        “Satan。”她看着男人安静黑色的眼睛,叫他如今的名字,“贝瑶很爱你。”

        你的寂静无声,沉默不语,岁月长河里,从不把她遗忘。

        喜欢魔鬼的体温请大家收藏:()魔鬼的体温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