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魔鬼的体温在线阅读 - Hey!Satan(三)

Hey!Satan(三)

        ,(首字母+org点co)!

        第二天高琼眼神发直来了小别庄,于上弦笑得矜贵又优雅:“早上好呀。”

        高琼咬牙,腿肚子都在抖:“我在不老林里跪了一.夜,你竟然没给我求情?”

        于上弦诧异道:“你竟然需要我给你求情的吗?我以为你已经做好了过去跪个几天几夜的打算,还怕打扰了你的雅兴。”

        高琼脸黑得跟炭一样。

        于上弦笑吟吟的:“你这不没事嘛,以后少作死就行。”

        高琼握拳:“你以为我会放弃Satan吗,我不会的。那个小妖女早晚要败在老娘手上,既然是间谍,我就不信她不会露出狐狸尾巴。”

        于上弦笑着点了点头。

        按理说,贝瑶每年的忌日,Satan只会在坟地的小别庄待上三天,毕竟外面的世界还有一大堆事情等着他处理,在小岛上多有不便。

        他在这个岛和出了这个岛屿的性格相比较,完全就是两个人。出了岛屿,便喜怒无常又暴戾。虽然这样讲不厚道,但是每年贝瑶的忌日,高琼都有种来小岛度假的松快感。

        高琼:“今天是第四天了,Satan会回去吗?”

        于上弦摇头:“我哪里知道,按照他年复一年的惯例,是会离开的。”

        高琼忧心忡忡,她这次都不敢强行立flag了,不确定地道:“他不会为了这个冒牌货在岛上久留吧?”停留久了,容易暴露行踪,会带来许多危险。

        于上弦还没开口,面前的一扇门就被人推开了。

        阿左推着裴川,轮椅上的Satan淡淡吩咐道:“准备离开。”

        高琼和于上弦对视一眼愣了愣,随即高琼舒了口气,Satan打算离开这里了。

        裴川说:“把小易叫过来。”

        没一会儿,一个胖胖憨厚的男人就过来了,小易原本是个贪污受贿的官员,后来被植入了往生,来管理小岛。这人圆滑,做事非常讨喜,因为往生的存在,又非常忠诚。小易恭敬地道:“Satan,您有什么吩咐?”

        裴川淡淡开口:“岛上这位小姐,你好好照顾她,她要什么给就是了。如果她要去墓地,不必阻拦。”

        裴川带着面具,大家看不清他说这话时的表情。

        高琼愣了愣,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反应过来以后差点乐疯,Satan竟然不打算带冒牌货走,他不要那个冒牌货了!

        哈哈哈可喜可贺。她就说自己吃过的苦是值得的,那个小妖精也就只能引起Satan一时的怜惜,这不,Satan一离开不是只带她和于上弦么!

        高琼压下疯狂上扬的嘴角,太过欢乐以至于有些嘴抽筋。

        于上弦表情捉摸不定,最后还是跟着裴川往岛边走了。

        轮椅上的男人始终平静极了,阿左推着裴川,裴川打开电脑,在看邮件。

        于上弦跟了裴川将近十年,从他少年到现在,也几乎见证了裴川的大半辈子。岛上微风和煦,于上弦蓦然想起有一年,“往生”根基还不稳定的时候,他们给一群来找贝瑶的人植入了初级ctl芯片。

        芯片一入体,启动惩罚程序。

        有人当场戳爆了自己眼球,还有同伴相残,满地的血。

        不管怎么验尸,这些人的死都不会联系到裴川身上去。

        于上弦本笑吟吟地欣赏着芯片带来的威力,没想到一抬头就看见了门边脸色苍白的贝瑶。于上弦都看见贝瑶了,Satan自然也看见了。

        后来没过多久,ctl带来的隐患让Satan的处境十分糟糕。

        他们被迫更换住所,那天早晨,Satan请求贝瑶跟他们一起走,她最后拒绝了。

        过了很多年,于上弦都难以忘记那天Satan的表情。

        他瑶瑶看着她,目光卑微又恳求:“你跟我走吧,我求求你了。我以后……永远也不用ctl了,我保证。”

        然而那年贝瑶小姐依然没有跟他走。

        当然,最后Satan也没走。

        后来于上弦也不确定,贝瑶不离开,到底是害怕早晚有一天害死Satan,还是怕他们那天的残忍,看见了未来可以预见的暴.乱。

        毕竟她太多次拒绝Satan了。

        有时候南山的花儿开了,漫山遍野的桃花,开得灼灼,Satan邀请她出去走走。她依然会拒绝,Satan目光黯淡,笑容却依然温和。

        于上弦心想,如果现在岛上这位是真的贝瑶。那么Satan不邀请她离开,也是明白她不会离开。

        她连一次出游约会的机会都不给他,又怎么会陪他去到混乱的世界一辈子呢?

        海风渐渐有些大了。

        高琼的裙子被吹得胡乱飞舞,她心情明显很好。他们这趟离开,下次再来小岛的时候,估计都是明年的六月份了。那时候Satan早就把冒牌货小妖精给忘了。

        裴川上船前,手指在电脑键盘上顿了顿:“小易。”

        男人连忙应了一声。

        “如果有一天她回家了,你和我说一声。”

        小易虽然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回家?那位小姐自己怎么回家?然而小易还是听命道:“是。”

        裴川看着一望无垠的海面,想起昨晚那个认清他是Satan的姑娘,轻轻叹息了一声。

        有些事情他不必问,跟着他亦或者留下?

        有什么好问的呢,留下她才能回家。

        外面的世界乱糟糟,至少岛上还能护她安好。交集浅一点,如果有一天她离开了,他多年的平静死寂的内心,也只是多了一抹怅然若失而已。

        *

        贝瑶晚上没睡好,一直沉浸在梦中,早晨起晚了些。她想起昨晚那个梦境,表情有些微妙。

        她这是看到了什么?另外一个世界的自己,依然在上着课,第二天去探望裴川。仿佛自己的离开,并没有在那个世界发生任何改变。那种感觉太过真实了,以至于让她觉得,她来到这里,只是内心为了全Satan一个念想,她是时空长河里的差错,却也是属于孤单了二十七年的Satan的礼物。

        贝瑶不太想得通,她伸了个懒腰,洗漱好揉揉眼睛下了楼。

        早餐已经准备好了,但是小别庄安安静静的。

        贝瑶问给她端牛奶的张妈:“抱歉我起晚了,Satan呢?”

        张妈诧异地看她一眼:“今天都是第四天了,是Satan离开岛屿的日子。小姐您不知道吗?”

        贝瑶险些被牛奶呛住:“他走了呀?”

        张妈说:“走了。”

        她脑子里一嗡鸣,站起来往外跑。

        张妈在她身后喊:“小姐,您不吃早餐了吗?”

        吃什么早餐呀,那个男人就喜欢抛弃她。好气哦,他人走了,礼物瑶瑶都不要了吗?岛上的环境被保护得很好,Satan下过死命令,不许岛上行车,以至于环保的小径,只停了几辆脚踏车,本来是用作紧急公务的。

        贝瑶蹬上脚踏车,旁边的保镖欲言又止,不敢阻止,最后任由她骑着离开了。

        小岛气候宜人,哪怕是六月的天,海风也十分温柔。

        到达沙滩前,贝瑶远远看见了海岸上的游轮。

        游轮快开了,她跳下自行车,越过沙滩跑过去。脚下是软绵绵米黄色的沙子,一踩鞋子里进了一堆沙。

        贝瑶把鞋子蹬下来,光着脚丫往海边跑。

        因为总是容易陷在细软的沙子里,她跑得磕磕绊绊,像只蹦蹦跳跳的小兔子。

        在游轮上的高琼第一个看见她。

        高琼端着红酒杯,看见沙滩上奔跑的少女时脱口而出:“卧槽!”

        冒牌货小妖精又眼巴巴地追来了!

        游轮开了。

        高琼看着少女双手成喇叭状大声喊:“裴川!裴川!”

        想了想,她又焦急地喊:“Satan!”

        高琼心里MMP!

        她虽然庆幸Satan不带着小妖精走,可是万一呢,万一Satan一见到这货就死灰复燃又改变了主意怎么办?

        高琼小心翼翼看了眼游轮里面在工作视频议事的Satan,焉坏焉坏的,一脚过去把Satan的门给关上了。

        然后她叉腰看着小妖精。

        喊吧,以游轮的精巧结实程度,你喊破喉咙Satan也不会理你的。

        贝瑶看着游轮越开越远,她自然也看见了游轮上拿着酒杯远远冲她干杯的得意女人。

        她急得直挥手:“高琼小姐,你们停一停呀。”

        高琼笑眯眯地想,走你!老娘脑子又没进水。

        贝瑶嗓子生疼,她跌坐在软软的沙子上,半是委屈半是生气。从小别庄客厅一路过来,她累得快没气儿了。

        高琼心情好得恨不得高歌一曲,她隔着空气冲小少女干完了杯。一回头就见了身后的Satan。

        高琼险些没吓尿。

        “S、Satan。”

        裴川皱眉:“你在做什么?”

        高琼:“……”现世报来得太快了。

        事实上,裴川也并不需要问她,他心思何其敏锐,高琼关门虽然不是大事,可是这些年任何风吹草动都足以引起他的警醒。他一偏头,就看见岸边可怜巴巴坐着的小姑娘。

        看见裴川出来了,贝瑶又来了精神,她冲他挥挥手:“裴川!”

        高琼一咬牙:“哈哈哈,Satan,游轮都开啦。我估计她就是想和你道个别。”

        裴川默了默:“停船,开回去。”

        高琼咬碎了牙,在心里已经骂死了那个小妖精。

        老大的命令就是终极命令,游轮很快又往岸边靠了。

        阿左推着裴川下了游轮。

        裴川低眸,沙滩上的少女在喘气,他伸出手,把她拉了起来:“怎么了?”

        她白嫩.嫩的脚趾蜷了蜷:“你要离开了吗?”

        “是啊。”

        贝瑶指指自己:“我还在这里呢。”她有种难言的委屈,我还在这里,你怎么说也不说就离开了呢。

        裴川温和笑笑:“你要回家的啊。”

        她杏儿眼圆圆的,想起自己之前在坟头跳来跳去想回家,有些尴尬。

        旁边于上弦和高琼他们都下了船,贝瑶也不好解释那个梦。

        她只能蹲下来,撒娇似的握住裴川的手:“我要跟你走。”

        海水天蓝色,和湛蓝的天空几乎融为了一体。天上白云大朵大朵的,像软乎乎的棉花糖。

        裴川怔住了,掌心钻进了一只又白又软的小手。

        这次比上次的感觉更加真实,柔弱无骨,就像那年下着雪,她小心翼翼为他包扎自己紧握的那种感觉。

        她到底有些不好意思,前几天才给人家说了自己要回家,还让人家保重,今天就得厚着脸皮要跟人家走。

        她轻轻挠了挠他掌心,眼巴巴地看着他。

        裴川顿了顿:“好。”

        高琼在一旁围观,眼睛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她看着两人交握的手,Satan似乎还收了收力道,高琼眼前一阵晕厥。

        小妖精啊啊啊啊啊小贱人!竟然又来这一招!

        她看看自己的爪子,恨不得把小妖精的手拿出来,自己塞进去。

        然而高琼也算明白了,要是她再来,估计就是她噗通一声跪下,然后长留岛上了。

        然而这还不算完,接下来才是最让高琼吐血的。

        按理说,让一个女孩子从小别庄赶到海岸,再跑过沙滩,确实是一个消耗体力的活儿。然而也不是不能忍吧,休息休息也就缓过来了。

        然而那个冒牌货也太他.妈娇气了吧!

        因为光着脚跑过了沙滩,她脚心被残缺的贝壳渣划破了,踩在羊绒地毯上都在流血。

        高琼别过脸,不去看眼前让她气疯的一幕。

        之前有多得意,现在就他.妈有多气。

        Satan握住那只小巧白嫩的脚,在给小妖精清理沙子上药。

        小妖精双手支着下巴,羞答答的模样。

        其实对于贝瑶来说,这个裴川熟悉又新奇。他很成熟,也少了许多少年气满满的裴川应该有的性格。

        比如说自卑。

        自己那个世界的裴川鲜少坐轮椅,一直戴着假肢,不会让人看见残肢。

        然而眼前的裴川沉默着,将她白嫩.嫩的脚丫放在他的膝盖处上药。

        男人的手宽大温柔,她怕痒,憋笑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大眼睛里有水色,刚刚的委屈模样也不见了。

        她笑声脆脆的,裴川的手顿了顿,高琼也忍不住回了头。

        高琼一回头就恨自己眼睛贱。

        她没忍住看了眼小妖精的脚,那只小巧可爱的脚丫漂亮又白皙,玉一样的,比高琼脸还白。搁在Satan的掌心,就跟他在把玩一样。

        高琼:“……”她心里恶毒地想,这货娇滴滴的模样,恐怕也只有这点能勾住Satan了。

        裴川给贝瑶上完了药,她乖宝宝一样地坐在他面前。

        裴川问:“真的决定好了?一离开岛屿,恐怕明年这个时间才会回来。”

        贝瑶点点头:“嗯,我想好了。”

        他面具下瞳孔幽深,许久说:“开船吧。”

        二十七年,他第一次得到她的主动追随,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于上弦没有撒谎,对于裴川来说,曾经与贝瑶相处的那一年,听她说过最多的话就是礼节性问候。贝瑶从不与他亲近,她连亲昵的态度都不曾有。

        可是现在,他摩挲了下指尖,仿佛还残留着少女脚上那种温软的温度。

        岛屿非常远,离他们要去的地方会足足行驶一整天。

        贝瑶见他电脑还开着,估计很忙,于是自己去看海。

        海风带着独特的咸味儿,她才在栏杆处坐下来,高琼就踱步过来了。

        高琼见贝瑶坐着,也不知道地面脏不脏。她哼了一声:“别以为跟着我们一起就代表Satan喜欢你,他留你一命让你在岛上你还不珍惜,偏偏要跟来送死。”

        贝瑶也有火气,上船前高琼明明看见了自己,却故意阻止自己上船,如果不是裴川出来看看,估计她就一个人被流放到孤岛上一年了。

        贝瑶说:“他不喜欢我难道喜欢你吗?”

        高琼:“……”

        贝瑶眨眨眼睛:“他拉我了,还让我亲。”

        “……”

        贝瑶还嫌不够,她鲜少这样小家子气,她说:“他也喜欢亲我的。”

        高琼气得脑门子冒烟:“你还要脸吗?”

        贝瑶说:“我在说实话。”

        高琼恨不得一脚把她踹到海里去,这个一脸清丽的小妖精战斗力也不弱嘛,高琼说:“他喜欢的不是你,是贝瑶。”

        没想到小妖精一点都不气,喜滋滋道:“喜欢贝瑶就是喜欢我。”

        高琼:“……”

        *

        于上弦一本正经地把往生最新测试结论给裴川的时候,他发现每隔几分钟,Satan就会往游轮外看一眼。

        Satan没有养过小姑娘,就像身边突然多了一个牵挂,总是想要看看她在做什么,会不会无聊。

        见高琼和贝瑶似乎聊得挺起劲的,裴川这才收回目光,专心看测试分析结果。

        晚上吃完了饭,是裴川工作交接的时候,贝瑶去世以后,他除了吃饭睡觉的时间,其余都留给了工作。每年在游轮上也是即将要与陆地工作交接的时间。

        吃完饭贝瑶就跑出去了。

        她倒是乖觉,知道他忙,也不打扰,自己找事做。

        裴川收回目光,不知道在想什么。

        高琼这时候心情好了起来,毕竟贝瑶什么都不懂,要说贤内助,就是要她高琼这样的嘛!她的工作做得很出色,几个人在一起汇报交接的时候,高琼是唯一的女性,这也是她能稳居高位这么多年的要求。

        她看着近在咫尺的Satan,裴川工作时非常认真,哪怕戴着面具,高琼依然能根据多年前的记忆想起他曾经的模样。

        高琼心想,看看,小妖精除了长得好看,简直就没有卵用。这种场合需要那个小妖精吗?不需要!

        大家把工作汇报交接完了,已经快十点钟了。

        门口跑进了一个欢快的身影,语气像是三月的风,清凌凌的动听:“裴川,我们去看星星嘛。”

        裴川愣了愣,随即笑道:“好。”

        贝瑶欢欢喜喜就推着他轮椅出去了。

        拿着报表的高琼:“……”

        她差点捏烂了手里的报告单和列表,Satan他不喜欢报表,他就喜欢娇滴滴又会撒娇的美人。

        高琼到底不甘心,想要偷偷摸摸去看。

        于上弦好笑地拽住她:“你做什么啊?”

        高琼说:“我要监视那个间谍,万一她伤害Satan怎么办?”

        “她不会伤害Satan的。”

        高琼立马用看阶级敌人的眼神看于上弦:“你怎么知道?”

        “她自己不是说过吗?她喜欢Satan。”

        “她的话你也信!”

        于上弦:“为什么不信?”

        高琼跳脚:“她哪点看上去像是好人了?”

        于上弦诧异地道:“我们难不成是好人吗?”

        高琼无言以对,她最后说:“我不管,我一定要去看看。”

        于上弦松手耸耸肩:“那你就去吧,被扔下海喂鱼我可不负责把你捞上来。”

        瞪了于上弦一眼,高琼偷偷摸摸往甲板上去了。

        海上偶尔能看见星星,今夜恰好就是这样的好天气,海上的星星一闪一闪,天上那轮月亮皎洁漂亮。

        贝瑶搬着小板凳坐在裴川身边,他问她:“怎么突然决定离开了,不找回家的方法了吗?”

        贝瑶想了想:“我觉得我回不去了。”

        裴川黑瞳安安静静的。

        贝瑶有些紧张地看着他:“好像是真的,我能不能暂时跟着你呀?”

        裴川说:“好。”

        贝瑶大眼睛弯了弯,她说:“你喜欢我对不对?不是因为你认识的那个贝瑶,就是带着很多记忆的我。”

        但凡早个几年,她问出这种问题,他要么会出自自卑沉默,要么会有别的反应。

        然而估计也是年纪渐长,脸皮厚了。他注视着她,平静应道:“嗯。”

        他喜欢这个可爱又活泼、会亲近人的姑娘,发自内心地会被吸引目光。也因此他能第一眼确定她就是贝瑶。

        贝瑶得了肯定的答案,反倒先是脸红了。

        裴川看着她羞红的脸颊,开口道:“但是你也知道,我和你的裴川,或许不太一样。昨晚我们就聊过了,我现在是Satan。出了这个岛屿,你会看到一个不一样的世界,我并不是一个好人。也不是为了你自首的裴川。”

        贝瑶说:“我知道你是Satan,Satan也是我的裴川。不知道怎么和你解释,我记得小时候发生的事,关于你和我。”

        他目光微动。

        贝瑶说:“你戴着面具,我都看不见你的表情,我能把它取下来吗?”

        她伸出手,试探地去碰他的面具。

        他握住她的手腕,对上她的目光:“有纹身,不好看。”

        他到底是Satan,轻轻一握她的手腕就礼貌地松开了,怕引起她的反感。毕竟以前的贝瑶,是避免与他触碰的,裴川七窍玲珑心,自然什么都看得透彻。

        贝瑶眨眨眼睛,娇声道:“让我看看嘛,你最好看最酷啦。”

        两人四目相对,他低低叹息了一声。

        裴川有种说不出的感受,说来也是羞惭,他都二十七了,竟然被一个小姑娘不走心的夸赞弄得心潮澎湃。

        他最后默认了。

        贝瑶欣喜地揭开了他的面具,月光下,男人容颜冷峻。

        许是因为喜欢皱眉,他眉间有浅浅的皱眉痕迹,然而最吸引人眼球的是他右边脸上的一个“S”。

        黑色的文身,有种诡异又华丽的冰冷感。

        她长睫抬起,问他:“S是Satan的意思吗?”

        “嗯。”他温和笑笑,“不太好看是吗?”

        贝瑶说:“很帅。”她双手握在下巴边,一副真诚的模样。

        裴川失笑。

        她眼中印出他和明月,有种清透动人的温柔。她注视着谁时,似乎就会有种谁是她的全世界的错觉。

        裴川问:“脚伤好些了吗?”

        他语调平和低沉,有种说不出的沉稳感觉。像是友好地在关心一个晚辈。

        她不满裴川这样的疏离,她以后多半就能陪他一辈子了,这样算是什么啊。她知道以前的贝瑶并不亲近他,想起他之前也不介意帮她处理伤口,她把受伤那只小巧白皙的脚放在他膝盖上:“那你看看。”

        语气亲昵又娇滴滴的。

        裴川看不出在想什么,倒是听了她的话,认认真真检查了一下伤口。

        她用脚尖蹭了蹭他手指。

        月光下,他不语,却用拇指摩挲着那只顽皮的脚的脚背。

        到最后,还是她受不住痒,自己收了回来。她一笑眼里就有潋滟的水光,他见了也忍不住眼中带上几分笑意。

        她有些喜欢他现在含笑的模样。

        似乎一开始见到他,不管是种花还是说话,似乎由于知道她会离开,他一直都平静得像一滩死水,无悲无喜。可是现在,他整个人像是活了过来。

        于上弦说,贝瑶从来都对他没有过亲近。

        他像是沙漠里走不出去的旅人,日复一日的无望。

        贝瑶说:“我今晚也要住你隔壁。”

        “好。”

        她想了想,又带着些许委屈道:“你下次离开不要抛下我了好不好?”

        裴川说:“嗯。”他低声道歉,“对不起。”

        她说:“我不是生气,我只是怕有一天找不到你了。”

        不管是跑、追逐还是询问,全世界都找不到他的消息,一如当年她找不到在牢里的裴川一样。她不怕千里奔波,只是害怕就此错过和失去。

        眼前的Satan眸光平和,这是裴川长大成熟的模样。

        她指了指天上的月亮:“那周围好像有什么。”

        裴川凝眸抬头,蔚蓝色的天幕,那轮月亮又圆又亮,天空虽然繁星点点,然而月亮周围什么都没有。

        高琼探出头,就看见眼前让她炸了肺的一幕。

        小妖精手里拿着Satan的面具,飞快在他右脸上的“S”亲了亲,然后跑回船舱了。她这是告诉他,这次我知道亲的Satan噢。

        高琼绝倒,啊啊啊啊小妖精啊!又把Satan迷得七荤八素!

        恐怕只有小妖精以为飞快在偷亲,其实Satan的反应速度早该把她给弄死了,可是他默认了。

        特别配合地默认了!

        喜欢魔鬼的体温请大家收藏:()魔鬼的体温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