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魔鬼的体温在线阅读 - 番外二

番外二

        ,(首字母+org点co)!

        小少女为他撑着伞,大雨哗啦啦,她撑久了快拿不稳。

        裴川几次举起手,又默然放了回去。

        这一年贝瑶十一岁,小姑娘还没有长开,脑袋上绑了一个小马尾。她穿着她小苍表姐的衣服和裤子,脸上有些狼狈。

        大家都说她不如一个小区的敏敏精致好看,可是裴川偶然抬眸,她带着婴儿肥的脸颊软乎乎的,毫不在乎抹了把脸上的雨水,眸光清亮,像是雨水涤尽了眸中的世界,脸颊轮廓依稀能看上几分长大后了不得的模样,好看又柔和。

        裴川自己咬牙推着轮椅,没有拒绝她的好意,却也没有和她说上任何一句话。

        因为轮椅的速度时快时慢,贝瑶吃力地为他撑住伞,那把伞往前举久了手酸,她只能迁就着裴川的速度,在大雨里走走停停。

        到了最后,整个雨幕下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裴川有那么一瞬是恨她的。

        他听着身后亦步亦趋的脚步声,他恨她同情自己,他恨明明自己已经这样冷漠不讨喜了,她依然没有赌气一个人跑回家。

        他们不熟不是吗?

        每年那一回可怜又格式化的问候,能比陌生人好多少?

        裴川似乎从来没有这样恨过一个人,恨贝瑶懵懂不知事,跌跌撞撞在他满是黑暗的世界里凿出小小的光亮。那个贪婪无知的许菲菲都没有她这样讨厌!

        她从他生命里消失就好了,他就不会这样心烦。

        两个半大孩子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赵芝兰下班发现女儿还没回来急得不得了,在小区门口徘徊。

        本来都打算顺着学校的路去找了,结果看见女儿为裴川撑着伞一起走回来了。

        赵芝兰怔了怔,看着半湿的裴川和湿透的瑶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她到底是个成熟的大人,看着小少年虽然瘦削可是挺拔的脊背,忧心地皱了皱眉。

        裴川也看见了赵芝兰的表情,他一言不发,推着轮椅“没礼貌”地离开了。

        赵芝兰转头看贝瑶,小姑娘解释道:“我放学回来遇见裴川,就和他一起回来了。对不起妈妈,我把衣服和鞋子弄湿了。”

        赵芝兰叹了口气,觉得自己想多了,女儿还什么都不懂呢。

        “回家,回去换衣服。”

        *

        那天以后一切并没有什么区别,有时候裴川会静静在家门口的沙发边等,等蒋文娟什么时候回来看看他,说她舍不得这个儿子,说她后悔离开了这个家。

        如果这样,他可以原谅她的。

        看在她曾经是个不错的母亲份上。

        然而从夏天等到冬天,蒋文娟到底消失在了裴川的生活里。

        裴川知道,她这辈子都不会再回来了。

        他的另一个“愿望”却随着成长实现——上了初中以后,贝瑶从他生活中消失了。

        家里如今只有裴浩斌一个大人,裴浩斌要上班,偶尔还要出紧急任务,裴川坐着轮椅,回家不便,从初一这年就开始住校。

        老师为难地看着裴川,该不是还要其他同学伺候他吧?上厕所什么的。

        裴川平静地说:“老师,我一个人住。”

        空出的那件最偏僻的宿舍最后留给了裴川,他每天自己准时起床洗漱,撑着手臂坐上轮椅,然后去教室上课。

        很多时候住一栋宿舍楼的男生都会好奇地看看那间“被独立”出来的一楼宿舍,然而大家也知道裴川性格孤僻,没有上前和他搭话。

        春去秋来,裴川觉得现在的生活和以前没什么不同。成长带给他的第一课,最先就是习惯孤独。

        裴川许的“愿望”实现了,不会在楼下看到那张天真的小脸,还有圆溜溜的杏儿眼。

        八月份的时候,也错过了她生日送的蛋糕。

        两次期末考,裴川都考了年级第一。

        裴川的同桌,那个叫孙远的男生开始主动和他说话了。还在放暑假之前,送了裴川一个溜溜球。

        裴川可有可无地收下。

        回到小区的时候,他几乎一眼就看到了贝瑶。

        她微长的头发披散下来,在自家花圃里摘葱,一起的还有方敏君。

        两个小姑娘蹲在阳光下,贝瑶菱唇上叼着一根“叫叫草”的种荚。

        她轻轻一吹,清脆的声音传了老远。

        结果回头看见坐在轮椅上的裴川,贝瑶立马把它拿下来了,带着几分囧迫看裴川一眼。

        她犹疑地打招呼:“放假了吗?”

        裴川本不该应,可是小姑娘打招呼这样的生疏的语气,让他捏紧了那个溜溜球,他应道:“嗯。”

        她羞赧一笑,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也是,本来就不熟,小时候还会厚着脸皮喊哥哥。可是再迟钝的人,长大了也知道不能乱喊。

        相对无言,裴川推着轮椅往家的方向走了。

        走出老远,裴川听到她们在聊天。和对着他的拘谨不同,她的笑声清凌凌的,快活自在极了。

        “愿望”明明成了真,他却更加“恨”她了。

        裴川也不知道自己要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这一年他十四了,马上就要念初二。

        暑假快结束之前有一个晴天,小区的女孩子们在院子里玩跳绳。

        蝉鸣清脆,下面一阵娇娇的欢呼声。

        裴川皱眉推开窗,就看见了贝瑶在翻跟斗。

        她翻跟斗笨拙极了,不似男孩子那种活蹦乱跳的模样,小姑娘先双手撑在地上,然后使力单腿去搭高高的皮筋绳子,虽然笨,可是阳光下活力满满,全是青春的味道。

        翻过去的时候,姑娘们笑成一片。

        她自己的衣服因为倒着,露出了一截白嫩.嫩纤细的腰肢。

        脸上的婴儿肥还没褪.去,那截细腰却曲线婀娜,凹陷下去的弧度美丽极了。

        裴川面无表情,刷的一声拉上帘子。

        *

        裴川初二的时候,贝瑶刚好也升了初中。这年孩子上初中图个方便,就近上学,大多不会考去市里。于是裴川和贝瑶又一个学校了,只不过他始终比她大一届。

        那个溜溜球,裴川随意一抛,手指灵活,就能玩出不同的花样。

        偶尔同桌孙远会主动和裴川说话,虽然裴川冷冷淡淡,但是孙远本来就是一个话痨,倒也不在意他的冷淡。久而久之,裴川有时候也会应他几句。

        初二的男生有部分正好进入变声期,也开始热烈地讨论起了不一样的八卦。

        “听说了吗?三班的曾子文和曹芳芳在谈恋爱。”

        “真的假的啊?他们胆子真大。”

        “可不是嘛,我听见有人说他们放学以后就在操场上亲嘴。”

        孙远听见了嘿嘿直笑,粗嘎的笑声难听,嘀咕着放学要去看看。

        孙远偏过头看自己同桌,他身边热烈讨论情窦初开这些事的时候,他同桌像是入定的老僧,在演算本来该初三才开始学习的物理题。

        冷淡又面无表情。

        有时候孙远都会疑惑,一个人的好奇心怎么能低到这种境界呢?

        可是那天晚上,裴川做了个梦。

        梦里就是他们学校的操场,天幕暗了下来,在刮风却并不冷,周围没有一个人。他的腿似乎好了,能站起来,周围静静的,只有他和身下的女孩。

        她脸颊娇艳,一双剪水清瞳杏儿眼似笑非笑,不如以前那般天真无暇。小少女轻轻用手指抚摸着他的下巴,偏头看他。

        他喉结动了动,情不自禁地压了上去。

        辗转反侧,怎么都不够。

        什么禁欲、不感兴趣、冷淡冷漠,都和他没有关系,他匍匐在她身上,紧紧扣住那双小手,疯狂又不能自控地表达着自己的渴求。

        天亮时学校的起床铃声把他吵醒。

        裴川从狭窄的床上坐起来,看着湿了一片的裤子,沉默地又躺了回去。

        裴川苦笑了一声。

        外面天光不明,学校的墙壁并不隔音,陆陆续续有人起床,碰着什么了哐当响。周围杂乱的声音却比不上他杂乱的心境,这个梦打碎了他长期以来的自欺欺人,他很喜欢她。

        情窦初开就是她。

        哪里有什么“恨”,年少时那种控制不住的心乱,只是人类认清感情的伊始。

        裴川躺着没有动,他像是濒死之人,大口喘着气。

        住校的同学们都要出去跑步,他不用,所以比别人多了十来分钟的时间。

        他在想梦里那个贝瑶。

        那是她,又不是她。那个主动又撩人的小姑娘,或许才是他一直以来渴望她能对自己做的事。他幻想了一个喜欢自己的小姑娘,像女性喜欢男性那样,恋慕着他。不是同情,是勾人令荷尔蒙发散那种恋慕。

        多好笑啊,她以为自己讨厌她,可是在梦里她勾勾手指,他就情不自禁扑上去了。

        裴川不再“恨”她了,他应该憎恶的,一直是自己。

        *

        裴川初二这年,拜一个喜欢说八卦的同桌所赐,他是听说过尚梦娴的。

        成长的路上,有时候会对朦胧的情愫和性本能产生好奇。

        好看的姑娘也会成为班上男性悄悄讨论的对象,就像男生无聊到会比大小一样是常态。

        孙远说:“你知道初三的尚梦娴学姐吧?我听说她才是玩得特别开,有时候甚至会和社会上的人谈恋爱呢,她胆子才是最大的,但是她很漂亮,还会化妆。她化妆很好看,不像我们班的陈莲安,脸化得跟什么似的。”

        裴川一向对与自己无关的人和事不闻不问,因此听到这些也没有什么反应。

        直到尚梦娴找上了他。

        有时候她会穿着短裙小跑着和他一起走回寝室的这段路。

        有时候她会故意说一些夸奖他的话,譬如成绩好,长得好之类的。

        这个半大少女很聪明,她和足够多的男性.交往过,知道男人的自尊和虚荣心喜欢听带有崇拜感的话。

        然而这招对裴川来说并不管用,他冷冷看着她,像是在看跳梁小丑。

        什么虚荣心,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死去了,一点都不剩。

        尚梦娴的态度非常暧.昧,似乎认定了这个年纪的男孩容易撩拨和引诱,有时候她会送巧克力,有时候是情话诗集。

        然而裴川一开始的态度就是拒绝的,只不过腿长在尚梦娴身上,她要跟过来,谁也没有办法。

        尚梦娴有些生气,又觉得没有面子。

        她的朋友说:“欸那个坐在轮椅上的你还没有搞定啊?都多久了,不是说你一旦对他表露出有点意思,他就会紧扒着你不放么?”

        尚梦瑶咬牙道:“可能是他不好意思吧。”

        她下定决心,一定要尽快“攻略”这个不解风情的人。

        年少时,尚梦娴把人家的残缺当成了一种有趣新奇的游戏,残忍而不自知。

        这天黄昏,尚梦娴跟着裴川一起往寝室走的时候,她刻意咬了一个棒棒糖,然后拦住了裴川,她化了妆,这个年纪的姑娘没有什么钱,化妆品透着一股劣质的气息。

        少年坐在轮椅上,冷冷地看她想玩什么把戏。

        尚梦娴拿出嘴巴里的棒棒糖,迅速碰了一下少年苍白的唇:“甜不甜?”

        不管她是从哪里学来的调.情手法,裴川紧紧握住轮椅,目光骤然变冷。

        他胃里一阵翻滚,突然伸手死死掐住尚梦娴下巴。

        少年纤细灼热的手,像一把铁钳,尚梦娴疼得当场惊叫出声。她这才看见这个少年目光很凉,像是一月的冰雪,没有一点儿感情。和她想象中的他会脸红动容不一样,他眼中全是暴戾的怒火,要把她生生灼烧殆尽。

        尚梦娴终于怕了,糖掉在地上,拼命去拍他的手。

        她的朋友见势不妙,才过来把尚梦娴救出来。

        一看尚梦娴脸上三个指印,直接泛出了淤青。

        两个人只敢远远骂裴川几句,吓得慌不择路跑了。

        裴川回了宿舍,洗了好多遍自己的脸。

        他看着镜中的自己,这才慢慢露出了嘲讽和厌恶的表情。

        然而这件事并不算完,对于尚梦娴来说,她享受男生们的追捧高高在上惯了,先前那一幕简直是当着好朋友的面生生被打脸。

        第二天裴川不知死活不要脸追求尚梦娴的传闻就传遍了整个校园。

        不管走到哪里,都能听见窃窃私语和嘲笑声。

        孙远目光复杂地看着裴川,没有说话。

        那天以后,裴川开始被尚梦娴的“追求者”报复,尚梦娴放出话说裴川缠着自己,让自己恶心。年少时冲动又不成熟的男孩,为了证明自己对喜欢的人忠诚和勇敢,不久后就悄悄把裴川了打一顿。裴川蜷在地上,护住自己的脑袋,一声不吭,眸光却像是永夜般沉寂。

        有时候这些人会往裴川抽屉里丢垃圾,裴川把垃圾清理出来,什么也没说。

        有一次甚至放了一条菜花蛇,裴川从抽屉里把菜花蛇拎出来,他掐住小蛇的七寸,狠狠一用力,那条蛇扭动着没有了声息。

        全班目睹,爆发了一阵惊叫。

        裴川环视了一圈,目光冷冷凉凉。

        后排接触他目光的两个男生,纷纷若无其事别开了头。那天以后倒是没有人来找他麻烦了,欺软怕硬是许多人的本能,只不过孙远也离他远远的,不再和他讲话了。

        裴川冷笑了一声。

        升初三前,他联系了一下以前的“老熟人”。

        “老熟人”感谢他帮忙提供丁文祥的信息,让丁文祥得到了教训。这次裴川敲击着轮椅,不咸不淡地问他们:“初三的尚梦娴感不感兴趣?”

        那头说了什么,裴川阴鸷着道:“不,等她毕业再动手。不用逼,引诱就够了。”

        后来初三毕业的尚梦娴,听说是跟人跑了。

        很多年后,有人在娱乐会所见过她,纸醉金迷什么都肯干。

        这年的裴川准备着中考,有时候望着天空灿烂的阳光,他遮住眼睛,小时候觉得温暖无比的东西,现在竟然觉得开始刺眼了。

        有一回他拿着饭盒推着轮椅从食堂往寝室走,一个洁白崭新的羽毛球堪堪落在他怀里。

        羽毛球在饭盒上弹跳了一下,被他握在掌中。

        裴川抬眸,就看见了一群尴尬不知所措的女孩子。

        他也看见了贝瑶。

        因为秋天打球热出了薄汗,她裤腿轻轻卷着,小腿细细的,她回头看看同伴,又硬着头皮朝着裴川走了过来。

        他没有扔回去,捏住那个羽毛球,等着贝瑶走过来。

        他太久太久没有和她说过一句话了。

        小姑娘怯怯地问:“打到你了吗?对不起。你可不可以把球还给我们。”

        靠近了,他闻到她身上那股香,不似小时候浅淡的牛奶味,而是浅浅的丁香。

        少女声音也不是小时候那般奶味儿十足,反倒有种三月春风拂面的温柔。

        南方啊,姑娘的吴侬软语。

        他伸出手摊开,洁白的羽毛球就躺在他掌心。

        裴川一言不发,只是静静看着她。贝瑶有些紧张,从他掌心拿走了羽毛球,她的指尖软软的,不经意碰到他掌心,裴川手指颤了颤,低声道:“没关系。”

        到底是邻居,贝瑶冲他笑了笑:“谢谢你。”

        她跑回去,和伙伴们继续打羽毛球了。

        他看着她活泼可爱的背影,第一次认真思考,她什么时候也开始疏远自己的呢,是不是六年级的时候,他接过那把雨伞,事情就会大有不同?

        然而过去始终是过去,没什么后悔之说。

        他摩挲了下自己的掌心,推着轮椅离开了。

        *

        初三这年毕业后,裴川本以为生活和贝瑶不会再有交集,那些每每午夜抵死缠.绵的梦,反正这辈子不会有人知道。

        初三的时候,学校的八卦变成了贝瑶。

        她长大了,当初大雨中惊鸿一瞥预见的美丽,在十四五岁的时候成为了现实。

        裴川庆幸自己毕业了,又可以躲避一年,不必再心心念念想她。这一年还发生了件事,他的父亲再婚了,对象是个叫陈秀的寡妇。

        后来裴浩斌出任务受了伤,躺在床上一直没有醒。

        陈秀觉得晦气极了,她也怕别人说自己克夫,硬是没来看裴浩斌。裴川天天听自己姑姑和姑父吵架,一个懦弱的女人想要养他,那个男人却直言不讳说他是残废。

        在病房都能吵起来,实在是好笑不过。

        等人都走了。

        裴川看着床上脸上毫无血色的裴浩斌:“你要是这辈子醒不过来,也挺好的。毕竟像个英雄那样死去,多伟大。”

        他低笑了声:“只不过你挑女人的眼光可太烂了。”

        后来到底也没能“如他所愿”,裴浩斌醒了。

        那个叫陈秀的女人又若无其事回来了,抹了两把眼泪,病房像是唱戏一样。

        裴川坐在门口,讥讽的神色看见远处的贝瑶和赵志兰以后收了起来。

        初三一小半年,他都从别人口中听到贝瑶的名字。

        如今她抱着一束康乃馨,穿着浅蓝裙子过来,他远远看了眼,心跳不争气地加速,下一刻垂下了眸光。

        那抹绮丽又像是钻过她年少就破开的光芒,绵绵密密开始疼了起来。

        哪怕她并不是来看他的,只是作为邻居,友好地探望裴叔叔。

        他在门边,迎着七月的暖阳,看着她纤细的背影,眯了眯眼睛。

        其实裴川也明白,这屡鲜活可爱的光,这辈子注定和自己没有关系。人怎么可能握住光呢?

        等他读高中就好了,等他见过更多女人,见过更漂亮更好的,他就可以忘掉这些难以启齿,忘掉年复一年谁也不知道的心心念念。

        *

        高中的时候,裴川认识了高骏和虞尹凡这批人。

        他在保送的时候,选择了一中。

        高中以后,裴川再也没有回过家。

        他也听说过隔壁学校三中的金子阳他们,但是高骏这种人是完全不一样的。

        他们混社会,纹纹身,不像金子阳他们那种普通的富二代,这群人没有那么有钱,但是够狠戾。

        他们欣赏裴川,大家混在一起,互惠互利,虽然不知道裴川哪里来的资金,但是高骏他们也会帮裴川解决一些棘手的事。

        久而久之,裴川开始忘了以前的自己是个什么模样。

        他学会了抽烟和喝酒。

        也学会了忘记贝瑶。

        反正也不是他要得起的姑娘,何必心心念念。

        当然,后面他也见过漂亮姑娘。

        高骏他们是会玩女人的,各种会所都有出入,和金子阳他们去“倾世”不一样,高骏他们去的地方叫做“小皇庭”。被戏称男人的天堂。

        他们玩儿女人荤素不忌,搞得很开。

        裴川懒洋洋眯着眼,对活春宫无感。

        女人攀上他的肩,呵气如兰。

        裴川笑了笑,心里像是沉浸在了某一年的黑暗泥泞里,没什么感觉。

        就像年少时有人突然把沾了口水的糖碰到他的唇,他心中除了厌恶,竟然生不起动情的情绪。

        他推开那女人,索然无味。

        高骏他们调侃:“川哥不会不行吧?”

        裴川冷冷扫过去。

        高骏咬着跟烟:“成了成了,知道你看不上眼。”

        后来高三那年的圣诞,高骏他们听说了六中的贝瑶。

        怎么说呢,纯情大美人,这两年无比低调,以至于高骏一看照片就乐了:“这妞正啊,弄来玩玩?”

        当然这种小姑娘不敢玩太过,闹出人命就不好了。但是亲亲摸摸也很过瘾。

        他们也没和裴川说,毕竟裴川似乎对这方面不太感兴趣。

        真正的混账干这档子事是又嚣张又擅长的。

        贝瑶被迷晕送来“小皇庭”的时候,裴川几乎看了一眼全身就僵硬了。

        “她怎么会在这里?”

        高骏惊讶道:“怎么着,川哥的熟人啊?”

        裴川咬牙:“你们把人弄来的?”

        高骏没听出他语气里的不对,兴奋地说:“是啊,漂亮吧!嫩得能掐出水。川哥感兴趣吗?先请,只是别闹大了,给她留层膜,免得寻死觅活。”

        身体里沉寂多年的猛兽像是猛然露出了獠牙,全身血液逆流。

        那晚小皇庭保安都来了。

        裴川第一次与人打架,用破碎的啤酒瓶在高骏身上捅了好几下。

        他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高骏的拳头不是吃素的,裴川发疯高骏还想活命,也拿着啤酒瓶在裴川脑袋上砸了个洞。

        血液顺着太阳穴往下流。

        高骏也快疯了:“你麻痹不要命啊,我还没动她,大不了送回去……”

        没动?你还想怎么动?裴川疯狂地想,快十八年,他连一根手指都舍不得动的人,他们竟然敢下药弄过来。

        面前的裴川像是修罗,哪怕是没有双.腿,也死死捁住了高骏脖子,把他脸颊按在破碎的啤酒瓶上碾动。

        高骏一脸血,最后被送去了医院。

        他们打得那么厉害,一旁的沙发上,贝瑶安安静静地睡着,丝毫不知道有人为了她想杀人。

        后来裴川的伤处理好了。

        小皇庭的服务人员尴尬说:“那位小姐我们不知道送到哪里。”

        裴川脸上好几道口子,他顿了顿:“先送到我房间。”

        时隔好几年,没想到再见是这样的方式。

        他抹了把脸,看着床上甜甜蜜蜜无忧睡着的小姑娘,看不起自己。

        他是坏了,如果没有自己的钱,高骏他们不会这样嚣张。然而他之前没有后悔,在看到她的一刻就后悔了。

        裴川推动着轮椅靠近她。

        小皇庭他的房间,她是第一个进来的姑娘。他以为时间久了,他就可以忘记她,然而现在才知道,有些人像是长在心头的痣,哪怕把那块肉剜了,也得一痛经年。

        裴川低眸。

        她长睫垂下来,小巧的菱唇嫣红。

        这年她多大来着?

        快十七了吧。

        他就是个混球,以后也不会是个好人。他做的都不是什么好事。

        明天,等她顺顺利利回学校了,可能这辈子都不会知道他们今晚见过。

        或许这就是他们最后一次相见了。

        他没法做她男人,可他又真真实实地喜欢了她好多年。

        他手臂撑在她两侧,看着她粉粉.嫩.嫩的唇。

        倾身到一半,又起身了。

        他不配,他太脏了。

        “我帮你报仇,芯片需要一个试验品,就高骏了好不好?”

        他撩开她的头发。

        少女自然听不见。

        夜色最深的时候,他自嘲地笑道:“你可能都忘了我是谁了。”

        然而他却一辈子没法忘记她的模样。这真不公平。

        “这辈子,只对你做这一件过分的事。”

        裴川食指轻轻点上她的唇。

        久久分离,他眯眼眷恋地在自己食指指尖吻了吻,似乎嗅到了她唇间的香气。

        “瑶瑶,我还是第一次这样叫你,我送你回家。”

        ※※※※※※※※※※※※※※※※※※※※

        感谢姑娘们的营养液灌溉。

        感谢以下小天使的打赏,谢谢大家的喜欢,挨个儿抱抱~

        感谢【29925537】姑娘的深水鱼雷,抱抱姑娘,破费啦!

        感谢【木木】姑娘的浅水炸弹,谢谢姑娘了

        感谢【玉三儿】姑娘火箭炮X3

        感谢【多哈麻麻、云朵朵、燕珏】三位姑娘的火箭炮

        感谢【Nicole、嘻嘻哈、~、九口椰汁、湘慈、海登、安安麻麻、墨梓逸、小八只有两岁半、叶城、漫三拍、叶修家的云起。、真的已经自闭啦、燕珏、蓝蝶茉忆、銀河落九天】十六位姑娘的手榴弹

        感谢【叛翼、叶修家的云起。、夏桃源、海登、槿汐、蓝蝶茉忆、芒果战戟、箩琦、小阿雪、痛痛、嘭嘭嘭k、风月云归、湘慈、复又、复又、复又、好多好多树、xsy12356、xsy12356、xsy12356、xsy12356、释然、天天桃花凉、南乡子、纯到深处自然黑、泠君卿辞、闪闪金豆豆、朴雁江、朴雁江、美朱很lucky、棒棒糖、蓝蝶茉忆、乔乔吖、南风、佐伊的梦、知夏、小阿雪、山楂、小八只有两岁半、耽于美色耽于小说、水色、多吃糖少运动、风月云归、Nicole、叶修家的云起。、翊&茗、xuancat、Hikakin扔了I个地雷冰若尘、夏雩、xuancat、BUG千机伞、点心兒、源起、33080875、33080875、陳曉星、???好看??、卉啊卉、南方有鱼、夏~桃源、喵喵苗苗、tsyystleave、独孤磨叽、HY、啾啾唧、曲正正、24239043、阿佳佳佳油、阿佳佳佳油.、夜鸷、、果子酱、果子酱、明月不是饼、知之为之之、李家姑娘、

        作者哭着伸出舌头舔上、多吃糖少运动、小语、与寅、尘生作妖、苏城晚月、YiYueYueYue、白茶清欢无别事、成才、W-HR-NT、润微、奥。、再看小说自戳双目、25761157、阿姜姜姜、星星呀biubiubiu、银河、32001110、蔚蓝晴天夏草吹、王者的萌点、大只、大只、依琳、xuancat、吉吉吉吉吉吉、yao123、北落师门、时光不可被辜负、弹大胃球、复又、菲儿、超冷静、kk、小小鱼、凤杉、卿、Simona、Simona、错夏、云帆枫树林、颶匿神梵、戴宏泽的妈妈、葛生、27847422、沉疴、22325348、JKL、温衡1yxx、温衡lyxx、南风、TY、123、布娅晴天、则年、胭脂赠佳人、33601217、同人使我快乐、点心兒、团子要睡九小时、妗嫫、纯到深处自然黑、间歇性正经】的地雷打赏

        喜欢魔鬼的体温请大家收藏:()魔鬼的体温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