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魔鬼的体温在线阅读 - 选择

选择

        ,(首字母+org点co)!

        六月初,C市渐渐有了夏天的炙热,听说霍丁霖和方敏君要订婚了。

        霍家的没落并没有影响到霍丁霖家里,他们家属于公务员家庭,因此这场订婚典礼赵秀女士非常高兴。

        贝瑶高烧慢慢退了下去,有些惆怅:“敏敏最后还是没有和陈英骐在一起,她明明没有多喜欢的霍丁霖的,为什么要和他订婚?”

        按理说,作为多年的邻居和从小到大的玩伴,贝瑶家应该去。

        可裴川是个很谨慎的人,这个时候自然不会让她出门。

        “你身体还没好,等你好了,我带你去看她好不好?”

        贝瑶点点头,她知道现在形势很严峻,自然不会反对。裴川要承受的压力已经很大了。

        然而六月的一个傍晚,裴川收到了一条短信。

        【小川,妈妈可不可以见你最后一面?】

        竟然是阔别已久的蒋文娟。

        裴川沉默良久,贝瑶已经睡着了,他在她额上轻轻吻了吻,穿上衣服出了门。

        C市傍晚,没有漂亮华丽的霓虹,只有昏暗老旧的路灯。

        裴川对于蒋文娟的记忆,最后停留在初中那年她说去出差,然后再也没有回来。

        不管是裴浩斌出事、裴川入狱,还是后来裴川结婚,他再也没有见过这个女人。唯一的联系,是她交给裴浩斌的那张卡。

        蒋文娟坐在湖边公园的木椅上。

        裴川走过去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她。比起曾经围着围裙做饭的蒋文娟,她现在看起来很高雅,头发染过烫过,穿着打扮也很不错。

        看到他来,蒋文娟怔了怔。

        多少年了?

        从裴川四岁被斩断腿到现在,她记忆里的儿子越来越模糊,直到今天看见高大挺拔的男人,蒋文娟突然有些心酸。

        裴川说:“有什么事?”

        他说不上恨蒋文娟,她十月怀胎生下了他,也曾一度为了他的腿心理崩溃,为他做饭洗衣洗澡。离开他之前,她都算不上一个坏母亲,蒋文娟只是没那么坚强罢了。

        蒋文娟怔怔看着他,良久才低下头:“没什么事,回了C市,想看看你。”

        裴川表情未变:“你现在看到了,没事我就走了。”

        他说完转身就走,蒋文娟或许没有想到自己当年还懂事听话的儿子会这么无情,情不自禁追了几步:“小川!”

        裴川回头。

        蒋文娟捂住嘴,眼里有泪光:“瑶瑶对你好吗?”

        裴川看了她一眼:“很好。”

        “这就好……这就好……”蒋文娟似哭似笑,语气哽咽。

        裴川没说话,许久他转身,继续往回走。

        裴川轻轻皱了皱眉,这趟他出来,其实是用自己做“诱饵”的,裴川比姜华琼更清楚,穷途末路的霍旭会不择手段。

        他个人不比姜华琼和霍旭有那么大的财力,纵然头脑聪明,可人家是长久的财富积累。

        霍旭说不定早就知道他和贝瑶在哪里了,可是至今没有出手。

        多半是忌惮姜华琼,于是也藏得严严实实,蒋文娟多年没和自己联系,现在突然说要见他,裴川下意识就想到了是霍旭的阴谋。

        霍旭活着一天,没人比裴川还有危机感。因此他宁愿冒险出来一次,哪怕霍旭对他下手,也比对贝瑶下手强。

        可是蒋文娟什么也没做,到了现在,也没有看到霍旭的人。

        六月的夜风有些凉意,在裴川转身的时候,他听到了背后的水花声。

        裴川回头。

        方才蒋文娟站的地方空无一人,裴川大步走过去。

        湖面一个女人几乎快被湖水淹没了顶。原来这就是蒋文娟说的最后一面……

        那年给他讲过故事,为他掉过许多眼泪的母亲。

        裴川心有一瞬冰凉,他并不会游泳,下一刻他反应过来:“出来救人!”

        两三个黑衣服的男人赶紧从隐蔽处出来,一个跳下水去救蒋文娟。

        很快蒋文娟被救了上来,她拼命咳嗽,眼泪却不停地流。

        裴川站在原地,半晌走过去,他低头:“为什么跳湖?”

        蒋文娟呜咽不成声:“我对不起你。”

        裴川皱了皱眉。

        蒋文娟别的却不肯说了。

        裴川心中有不太好的感觉,吩咐道:“送她去医院。”

        他不再看流泪的蒋文娟一眼,拼命往家的地方赶。

        夜晚的灯光忽明忽暗,整个城市进入黑夜的时候,他到了他和贝瑶暂时住着的地方。

        门是开着的。

        裴川的心立刻沉了下去,他死死握紧拳头,冲进卧室。床上空无一人。

        客厅的东西被弄乱了,几个男人捂着脸走过来,全身都是伤:“他们有枪。”

        裴川闭了闭眼。

        到了现在,他强迫自己冷静思考:“派个人去通知姜华琼,说霍旭露面了。”然而不过片刻,裴川说:“不用去了,你们都离开吧。”

        按理说霍旭不会这么不要命,可是绑架这种事都做出来了,还购入了非法枪支,似乎是被什么东西刺激到下定了决心。

        这几个保镖被人打了一顿,显然也是报复之前霍旭被混混打了一顿的事。

        为首的保镖说:“老板,他们留下了这个给你。”

        裴川打开这张纸——

        【不急,游戏刚刚开始。想见贝瑶,你一个人明天上午九点来“聚梦山庄”。】

        裴川捏紧了纸条,口腔被他咬出了血。

        他第一次痛恨自己在牢里耽误了那么多年,以至于现在与霍旭姜华琼这类人抗衡不够本。不能联系姜华琼,姜华琼可以对付霍旭,然而她并不会顾及贝瑶的安全。

        霍旭这种人,要是狗急跳墙,多半是会让贝瑶陪葬的。

        裴川冷静了很久,一.夜没合眼。

        许久,他拨通了另一个电话。

        他打完电话就开始做软件,一刻不停地忙碌,生怕一闲下来就会想贝瑶。

        *

        贝瑶醒过来的时候,在一间白色的房间,与她关在一起的,竟然还有两个人。

        她昏迷前吸入了一些气体,现在昏昏沉沉的,角落里有两个人,都被铁链子拴住脖子。

        一个陌生的女人,一个眼熟的小男孩。

        小男孩浑身发抖,嘴巴被贴上了胶布。

        贝瑶不确定地出声:“裴家栋?”

        小男孩害怕极了,一直在流眼泪。然而贝瑶还是确定了,小男孩就是曹莉和裴浩斌的儿子,也是裴川同父异母的弟弟。

        房间里三个人,只有贝瑶是在一张柔软的床上,另外一个女人嘴巴倒是没被贴上,只不过那个仇恨的目光十分露骨。

        贝瑶手腕脚腕被柔软的布料绑起来,下一刻房间门开了。

        几个人都同时看过去,霍旭微笑着推着餐车走进来。

        现在快早晨了。

        他端起一碗粥,没看角落被链子锁起来的裴家栋和邵月,走过来贝瑶身边,语气很温柔:“醒了吗?饿不饿?我喂你吃点饭。”

        他在床边坐下,勺子递到了贝瑶唇边。

        贝瑶退后,别开脸:“霍旭,你到底在做什么?”

        霍旭不知道哪根神经被刺到,猛然捏住她脸:“你看着我,正眼看着我!”

        贝瑶被迫看着他。

        他眸中露出几分满意的痴迷:“瑶瑶,对,就是这样,眼睛里只装着我。你其实喜欢过我是不是?只不过我最初太坏了,不安好心,所以你才一直不看我。”

        贝瑶心跳很快,没有说话。

        霍旭说:“你看,我都改正了,没再想把你当邵月的挡箭牌,你看看那个角落里的女人,你要是不高兴,我就帮你出气好不好?”

        邵月听到这话,颤抖起来,却一个字不敢说。

        原来角落里的是邵月,贝瑶心惊肉跳,一直以来她知道的信息是霍旭很爱邵月。可是角落里的邵月衣服破烂,脸部轮廓瘦削,整个人畏畏缩缩,显然害怕极了。

        霍旭端起碗,继续道:“我看到你的日记,知道你的秘密了,但是你不要怕,你上辈子是嫁给我的对不对?我不会再像那样对你,我现在心里只有你。每晚都梦到你,想念你,但是没关系了,现在你又回到我身边了。”

        贝瑶呼吸微滞:“你说什么?”

        霍旭笑了笑:“我说我知道你应该是我的妻子,我会好好照顾你的。等裴川死了,我们就去国外好好生活。来,先吃点东西。”

        贝瑶觉得他精神状态不太对,她手指都在颤抖,邵月都这么怕霍旭,可见这种状态持续很久了。

        一个拿着巨额财产精神不太正常的男人,她忍住了恐惧,也忍住了去担心裴川的心,贝瑶曾经为了裴川,读过很多心理学的书,知道霍旭这样的人不能再刺激。

        她笑着说:“我现在还不饿,等我饿了再吃好不好?”

        霍旭看着她的笑容,非常高兴:“好,你想吃的时候再吃。”

        角落的邵月死死咬着牙,眼里流出一丝激愤,她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然而霍旭极力讨好贝瑶显然是刺激到了她,她拉扯着脖子上的链子:“啊啊啊啊你们怎么不去死!我要杀了你们!”

        霍旭听到她的声音,一下子冷下眉眼:“聒噪。”

        他拉开房间里的柜子,从里面拿出一条鞭子。邵月立刻噤了声,瑟瑟发抖:“不要打我,不要打我!”

        然而接下来,霍旭狠狠抽了她两下。

        小男孩裴家栋一直流着泪,瑟缩着,贝瑶也被这一幕惊呆了。她从来没有想过,之前见过的风度翩翩的霍旭,短短时间就成了这个样子。

        贝瑶控制住不让自己发抖。

        霍旭走过来,讨好地说:“我不会让她骂你的,谁也不可以欺负你。”

        贝瑶勉强笑了笑:“谢谢。”她也控制自己不去看角落的小家栋,生怕霍旭的情绪也迁怒到裴家栋身上去。

        霍旭靠近贝瑶,仔细打量她的脸。

        许久倾身过来吻她。

        贝瑶心一紧,忍无可忍,下意识往后退。

        霍旭脸色变了变,有些难看。

        他有些想发火,然而意识到这是他朝思暮想的人,又生生忍了下来,笑道:“没关系,等裴川死了,我们还有很多时间。时间也快到了,我请你们看场戏。”

        他点开了遥控器,面前的屏幕出现了一副监控画面。

        六月的山间,监控里面出现了裴川的身影。

        他按照霍旭的要求,只身徒步爬上山,现在有些狼狈。然而男人身姿笔挺,嗓音也很冷静:“霍旭,我过来了,瑶瑶呢?”

        霍旭看了眼身边的贝瑶,也用胶带把她的嘴封住,这才打了个电话给裴川,桌子上的手机响起来,裴川过去接起来。

        裴川听到了那头霍旭的声音:“我们先不谈瑶瑶,就谈谈你这段时间联合姜华琼对我做的这些事。没有你,我不会到今天这个地步,然而你凭什么呢?一个残废,你哪来的自信和我斗?”

        裴川并没生气,他观察了下附近的坏境。

        密闭式的地点行动会很不便,他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唯一庆幸的是这个地方挺远,霍旭和瑶瑶待在一起的时间不长。

        霍旭说:“我今天给你准备了三道选择题,只要有一个人选你,你就可以活着回去。”

        “第一道,我让你的母亲蒋文娟女士做了个选择,是把自己儿子骗出来呢?还是让自己现任丈夫受伤。很显然,她没有选择你。于是我顺利带走了贝瑶,瑶瑶睡着的时候相当可爱呢,可惜你这个废物没有保护好她。”

        裴川脸色很冷静,他抿了抿唇。

        “第二道选择题,我让你亲耳听听吧。”

        霍旭打通了一个号码,那头立马传来了一个中年男人焦急的声音:“你是谁?你把我儿子带到哪里去了?”

        霍旭换了变声器:“裴浩斌,不用着急,我只是想送你一样礼物。”

        霍旭撕开了裴家栋嘴上的胶带,裴家栋大哭出声:“爸爸救我,爸爸……唔唔。”

        霍旭又贴了回去,他笑着说:“你两个儿子,裴川和裴家栋都在我这里,这份礼物也很简单。你是想保住裴家栋的双.腿呢,还是想保住裴川的双手呢?给你一分钟,好好想想告诉我答案。”

        六月的山间,笼罩了一层薄雾。

        贝瑶瞪大眼睛,眼里慢慢浸出了泪水。

        监控里的裴川沉默着。

        四周都很安静。

        只有各处的扬声器沙哑得有些焦虑,裴川似乎一瞬又回到了四岁那年,炎热的夏天。他们说是因为他的父亲,他才会出现在那里。

        “一分钟过去了,裴浩斌,告诉我你的答案。如果你都不选,那他们的手脚,会同时送到你家来,这幅场景不陌生吧?”

        “我选!”

        裴川闭了闭眼。

        “你不要伤害家栋。”裴浩斌很崩溃,那头曹莉也在痛哭。

        霍旭大笑着挂断了电话:“裴川,很遗憾,你的父母都没有选择你。”

        裴川冷冷道:“你要做什么直接说,不用玩这种把戏。”

        “不不。”霍旭动了动手腕,“你设计姜华琼对付我,又娶了瑶瑶时,怎么不少玩点把戏呢?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最精彩的选择题你还没看到,怎么可以结束。最后一个题,我让瑶瑶来做个选择吧。”

        “看到你前面的盒子没有?好好看看,里面有瑶瑶很久之前的笔记。”

        裴川皱眉,他打开盒子,一下子就看到了那个泛黄的本子。陌生又熟悉的字迹,铅笔字似乎写得很吃力。

        裴川看着它,有一瞬,觉得世界都是空空荡荡的。

        许多记忆一下子鲜明起来,96年下了一场冰雹,冰雹过后,那个小粉团子姑娘不再害怕他,开始向他靠近。对于裴川来说,那是很难忘的日子,于是也记得格外清楚。

        霍旭说:“你知道吗?我刚开始看到它也是不可置信,可是后来又想,这世上最不可能的事,有时候也最合理,不然我追她,她为什么一眼都不愿意看我。而你一个残废,她却愿意嫁给你。你好好想想,瑶瑶是哪一年开始对你好的?”

        裴川指节发白:“够了,我不信。”

        “不信啊,那我们让瑶瑶做个选择吧,把你和谁拿来比较好?让我想想……”霍旭说,“你觉得,作为她曾经的恩人,你比得上谁的地位呢?她母亲、父亲、还是弟弟?”

        喜欢魔鬼的体温请大家收藏:()魔鬼的体温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