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魔鬼的体温在线阅读 - 情话

情话

        ,(首字母+org点co)!

        校园阳光明媚,几棵晚樱树叶子随风摆动。

        裴川这回没再一直背过身写板书,他写一段,然后面朝学生们讲一段。

        讲台下望着他的目光大多很专注,裴川的目光略过一张张不太成熟的面孔,他们脸上都带着还没有出社会的朝气蓬勃。

        青春的、对未来充满希望的眼睛。

        裴川不太喜欢这样的眼睛,他在监狱那几年,看过的大多是晦涩难言、充满人生苦痛的眼睛。以至于他偶尔照镜子时,也能看见自己眸中的不同于他年龄的沉静。

        看多了晦涩,乍一看到无数的光明,他有时候会觉得自己不合群。

        其实他并不比他们大多少,但是经历的东西太多,就涤尽了眼中的向往,变得晦涩难懂。

        他的目光最后落在了贝瑶身上。

        这么多年,他第一次走进教室看她,一如小时候的午后,五月的夏,她和所有人一样年轻动人,唯一不同,是他看向她时,他眼中的情绪浅浅化开来。

        大家都发现,这节课裴教授讲课声音不自觉降了两个调,语气也不那么平缓无波了。

        他的字比大多数老师都写得漂亮,衬衫微微挽起,露出一截结实的小臂。

        秦冬妮最喜欢八卦,来凑热闹上课也是为了看八卦。然而裴川的课安安静静的,没人敢说话,秦冬妮也不太好意思说话了。

        她和贝瑶来的时候,带了医学院的书和笔记本。

        秦冬妮想了想,在纸上写:瑶瑶,这个教授身材很赞哎!

        她写完递给贝瑶,贝瑶看着这句话愣了愣。然后也朝裴川看过去。

        在她眼中,从来就没有想过什么身材不身材,她喜欢和裴川在一起的感觉。然而看到秦冬妮的字,她猛然想起了那晚裴川解开他衣领,把她的手放在他胸口那种感觉。

        贝瑶看着裴川。

        他的衬衫很薄,隐隐能看出结实的肌理,肩宽腰窄,因为以前练拳击,每一寸肌肉都很有力量。

        她呆呆看着,似乎第一次明白,爱欲里还会夹杂着肉.体审美这样的东西。她莫名有些脸红。

        秦冬妮看见了室友脸颊上的绯色,笑嘻嘻接着和她八卦:是吧是吧?很有男人味,以我的经验来看,他肯定有胸肌和腹肌!

        贝瑶看得羞耻,秦冬妮点评身材的习惯什么时候能改改!她才来大学换上睡衣的时候,秦冬妮看见她胸.前隆起的玲珑弧度眼睛都直了:“你看起来好瘦,但是胸有C吧!”

        当时一个寝室都看了过来,贝瑶愣了愣,脸一下就红了。秦冬妮眼睛毒得不行!

        现在贝瑶简直想捂住室友看裴川的眼睛,她刷刷在纸上回:别说了,别看他,看你的书!

        秦冬妮写:不要害羞嘛,看看而已。

        她们两个在做小动作,裴川站在上面自然看得见。

        他微微敛眸,自己是不是讲得太枯燥了?然而他本就不是八面玲珑的性格,只能继续讲。

        旁边之前让位子的灰衣服男生忍不住别过头悄悄去看贝瑶。

        他就挨着她坐,身边的姑娘很香,不是喷了香水那种味道,是一种更浅的香气。

        男生一眼就看见了贝瑶微红的脸,他先前也听过贝瑶的传闻,据说她之前有个坐过牢的男朋友,但是大家谁也没见过啊!说不定早分了!

        男生也看见了她们传纸条,他心中一动,心想难得靠校花这么近,也刷刷写:“贝瑶,能给我一个你的电话吗?”

        他写完就推到了贝瑶面前。

        贝瑶看着面前多出来的计算机课本,错愕地别过头看身边的男生。

        裴川抿唇。

        他说:“第三排灰色衣服的男生,ColjureDSL自动解析配置的原理和程序是什么?”

        全班一下子看了过来。

        大家都有些错愕,说实话,裴教授讲课一直是冷漠的单机模式。他讲就只讲,不管你有没有在听,到底听不听得懂,不会和学生互动,也不会提问,这是他第一次提问。

        还在等待贝瑶答案的男生懵逼了,发现全年级都在看他。

        他站起来,那种被老师抽问的心慌一下子冒上来。

        他隐隐听到了问题,但是裴教授问的是什么鬼问题啊!这他.妈谁知道啊!

        裴川冷淡开口:“上课不要传纸条。”他说完转身写板书。

        男生尴尬站在原地,脸一下子红透了。要是上其他老师的课被逮到绝对不会这样尴尬,然而讲台上这位的课很难得,他开小差还被抓出来,特别尴尬!而且裴川的课和成绩挂钩啊,完了他肯定要挂科了。

        男生垂头丧气坐下,他还忍不住有点委屈地看看贝瑶和秦冬妮。

        为什么她们传纸条教授这么放纵?自己就写了一句,就被点名了!

        秦冬妮被那句“不要传纸条”吓出一身冷汗。

        这个教授严肃起来看起来脾气确实不太好啊!

        她知道刚刚裴教授肯定看到自己和贝瑶传笔记本了,她有些尴尬地低头盯着自己的书,不敢传纸条了。

        贝瑶半捂住脸,也觉得好羞耻。

        上自己男人的课,她竟然因为秦冬妮一句关于身材的话开起了小差,还被看到了。

        放学铃声响起的时候,大家都没急着走。

        裴川说:“下课。”

        大家这才起身陆陆续续离开。

        窗外夕阳斜斜照射进来,贝瑶穿一身浅樱花色的短袖,露在外面的半截胳膊白嫩.嫩的。

        秦冬妮后半部分的课难熬极了,她学医的!听不懂啊!

        现在好不容易下课,秦冬妮赶紧说:“瑶瑶,走走走。”

        她话音才落,裴教授就走了过来。

        靠近了看,秦冬妮更觉得这个男人年轻,他五官硬朗,有种不近人情的疏冷。他走过来,教室里还没离开的人都愣了愣,不走了,悄悄看过去。

        秦冬妮心想:完蛋!这教授不会这么小气,放学才开追究她们上课写纸条的事吧。

        裴教授抿唇,秦冬妮听他开口问贝瑶:“没听懂吗?”

        贝瑶仰起脸,看着男人的黑眸。她老老实实点头。

        裴教授的课,专业人士都听不懂,她完全没学过,自然更不懂。

        他语气低下去:“哪里不懂,我可以讲。”

        贝瑶呆呆看了他一眼,她要是说,哪里都不懂。是不是会让他失落?他第一次讲课吧?

        贝瑶在记忆里努力搜寻:“GPL是什么?”

        男人说:“general-purposelanguage的简称。”他用最简单的解释补充道,“C,Java,Python,这些都属于GPL。”

        C和JA.VA贝瑶听懂了,她点点头,甜甜地笑,歪了歪头:“谢谢裴教授。”

        他没说话,只是看着她。

        那时候教室三三两两还剩了好几个同学,其中就有计算机系的系花,叫做段悠的女生。

        大家看段悠的眼神有些同情,也有不少幸灾乐祸的。原来教授不是不近女色啊,只是喜欢最漂亮的。

        贝瑶问的那个简单问题,其他人敢问,早就被打死了。

        段悠脸色都不好了!

        上课她也看见秦冬妮传纸条给贝瑶了!这个男人竟然也不管!完全是放任的态度。

        贝瑶站起来:“放学了,你要和我去吃饭吗?”

        她声音很轻很甜,没走的人又看向裴教授。

        男人似乎在等这句话,他说:“嗯。”

        教室里安安静静。

        别说其他人,秦冬妮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裴川率先走出教室等贝瑶。

        五月初夏,从教学楼看下去,沐浴在夕阳下的大学分外柔和。

        他年轻俊朗的脸,沉默地看向更远的操场。

        有人在跑步,有人在肆意踢足球。整所大学,除了深厚的文化底蕴,还有挥洒的青春朝气。

        贝瑶和秦冬妮告了别走到裴川身边,她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突然想起高三那年冬天,裴川让她在大学好好过。

        那时候他早就准备去自首了。

        她有些心疼。

        她握住男人修长的手指:“我带你去吃食堂好不好?”

        裴川说:“嗯。”

        计算机学院有个离这栋教学楼并不远的食堂,掩映在葱茏大树后。

        贝瑶取了两个餐盘,带着他去打饭。

        食堂的饭菜很普通,但是氛围很热闹。

        她知道裴川不挑食,给他打了好几种类别的荤素。然后拉着他在窗前坐下。

        学生们来回穿行,裴川鲜少在这样热闹的环境下吃饭。

        贝瑶会挑食,裴川安安静静的,给她把餐盘里调味的芹菜挑出来放在自己餐盘里,又把自己餐盘的茄子放进去。

        除了计算机系的,鲜少知道这就是那位教授。

        贝瑶没吃完饭,她饭量不大,食堂阿姨给的分量又足,饭量小的女生们通常都吃不完。

        裴川默默地接着吃她吃不完的饭。

        贝瑶有些脸红,她说:“你别吃了,我吃过的。”

        他几口吃完,用纸巾轻轻给她擦了擦唇角,眼里隐有笑意。

        她看着看着,心里突然也很甜蜜。

        裴川握住她的手,在校园中散步。夕阳照得人身上暖暖的,贝瑶说:“你来B大讲课,怎么也不和我说?”

        裴川说:“你在考试。”

        “我昨晚就考完了。”

        裴川默了默,问她:“那什么时候回家?”

        她愣了足足好几秒,突然绕到他面前,杏儿眼弯成月牙儿,贝瑶仰头看他,声音娇娇的:“裴川,你是不是想我啦?”

        彼时校园的风柔柔的,树影婆娑,几只燕子轻盈飞过天空。

        以前深埋的情绪,现在并不难以启齿,他说:“嗯,想你了。”

        她脸颊染上浅浅的粉,然而眸光更亮:“有多想?”

        他抬手,轻轻抚上姑娘的脸颊。

        又软又绵,娇贵到让人想捧在心尖上疼爱。

        他并不会说什么情话,只能平静地告诉她:“有些失眠。”

        娶到她太不真实了,有时候怕夜晚睡觉以后,早晨醒来她不在怀里,然后发现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梦,他其实依然在监狱那张冷硬的床上躺着。也怕霍旭有什么动作,他来不及保护她。

        贝瑶握住他手指,脸颊轻轻蹭了蹭,说不清欢喜多还是害羞更多。一个人想她想到失眠,约莫是这辈子听过最朴素又动人的情话。

        太阳渐渐落下去,天色有些暗了,贝瑶之前看裴川遥望操场。

        她说:“我们去操场走一走。”

        操场上不少人在跑步。

        贝瑶轻声说:“我也很想你,从大一想到现在。我一开始找不到你,有些生气,我就想,要是明天再找不到你,我就不找了。”

        他喉结动了动。

        贝瑶接着说:“可是一个又一个明天过去了,我在想,再坚持一下,万一下一个明天就找到你了呢?你离开我两次,我一定要打你一顿的。可是过年我看到你,什么气都没了,只剩下欢喜。”

        他握紧她的手紧了紧。

        贝瑶突然凑近他耳边小声说:“要不我们今晚不回家了吧,我们去那里住!”

        他顺着她手指的地方看过去,闪闪烁烁的霓虹,勾勒出几个大字。

        台沧酒店。

        他沉默了一下。

        贝瑶有些不好意思,其实她说完就懊恼了。好在天黑了,操场灯光不亮,她低头看着脚尖。

        下一秒,她背抵操场防护栏。

        男人的吻落了下来。

        夜晚很安静,偶尔能听见几声夏天的虫鸣。

        他双臂撑在她身侧,觉得自己没有陪着她的四年错过了太多。

        他走的时候,她还是公交车上笑着冲他挥挥手的小姑娘,貌似什么都不懂。

        有个计算机系的同学跑步路过,半晌又悄悄倒回来,整个人都惊呆了!

        天啊!她没眼花吧!

        初夏的夜色柔和,灯光也柔和。

        那个据说性冷淡的裴教授!单手抵着栏杆,一只手扣住怀里长发姑娘的后脑勺,在低头吻她。月亮躲在云背后,路过的女同学捂住脸,飞快地跑远了。

        喜欢魔鬼的体温请大家收藏:()魔鬼的体温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