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魔鬼的体温在线阅读 - 结婚吗

结婚吗

        ,(首字母+org点co)!

        四月春,已经提前沾染上些许夏季的温度了。

        贝瑶穿着白色外套,袖口绣着几朵浅粉的樱花,她手腕又白又细,手指纤长柔软。

        他垂眸,轻轻握住她的手。

        贝瑶有些意外,四周还有人呢,她本以为以裴川的性格,不会靠她太近的。她从未和裴川在大庭广众之下牵过手,她不太习惯,也有些女孩子的羞涩。

        裴川一年四季体温都很高,可是今天手指有些凉。

        贝瑶在学校挺有名的,此刻大家看到一个男人牵她,她还没有甩开他的手,学生们都悄悄看过来。

        毕竟前段时间,学校还有传言,贝瑶的男朋友是……才出狱的残废。

        牵着贝瑶的男人面孔陌生,人的好奇心往往如此,一路走过,大家都忍不住去看他长裤下的小腿。

        贝瑶不管别人怎么看,她看向身旁的裴川,小声问:“我们要去哪里?”

        裴川唇色有些白,本来以为很容易就能说出口的事,现在才发现很难说出口。

        他害怕从她眼里看到震惊失望和抗拒。

        不管哪一种,都是在他心上凌迟。

        其实他明白,这并不光彩。

        非常不光彩。

        有的人人生死寂,一眼便能看透未来。他就属于这样的人,坐牢那年,他就知道,如果这一辈子几乎不可能和她在一起。

        可是那个寒冷的年夜她来了,又软又暖的姑娘,撒娇在他脖子上蹭了一个唇印。

        他心里有道堤坝决堤,那时候他眼眶酸涩。

        他多想爱她啊,想一辈子在一起。

        能爱一天是一天,能有一年是一年。

        然而当她问起还要等他多久的时候,他最后说八年。

        他愿长长的八年,她看遍繁华,走过世上万千。最后倘若依旧不嫌弃他,那他这辈子认了,抵死也要和她纠缠在一起。

        可是世上变故太多,他如今断绝了她选择和反悔的机会。

        她甚至不知道,他是怎样冷眼看着霍旭威胁她父母的。

        她越好,裴川越怕将来反噬。

        她给的太美好,哪怕有一点儿裂痕,他心底就能凉成一片。

        现在,他怎么告诉她去哪里?

        裴川张了张嘴,最后说:“带你去约会好不好?”

        她伸手碰碰树枝,侧脸微红,欲盖弥彰若无其事:“好呀。”

        裴川抿唇。

        他昨夜一整晚没睡,想得倒是很干脆。直接给她讲明利弊,哪怕她厌恶排斥,可是依然得同意去领证,然而此刻,他怎么也害怕说出来。

        他也完全没有面对赵姨他们的冷静,每一次心跳,带来眩晕和不知所措。

        然而问题来了,他究竟临时要带她去哪里“约会”?

        裴川生活毫无情趣,贝瑶知道。

        她看着面前这扇大门时,憋住了笑,没有吭声。

        裴川沉默地拿出钥匙开门。

        他带她回家了。

        这是他在B市新买的公寓,打开这扇门前,裴川抿了抿唇。

        贝瑶本来想笑,然而看到房子的时候,她惊呆了。

        她记得高中春节去过一次裴川曾经在C市的家,那时候满屋子的黑白灰,性冷淡风。没有半点儿人气,她鞋子都只能穿裴川的。然而现在……

        屋子向阳,阳光倾泻下来,房子很大很大,在B市,这年房价依然寸土寸金,窗帘是温柔的暖色。

        阳台种了月见草、醉蝶花、牡丹,还有一大片玫瑰。

        阳台前特地做了落地窗,窗前有花藤秋千。

        地毯是米色的,沙发上许多小巧可爱的抱枕。

        玄关处有了女士拖鞋,拖鞋上缀了一个呆萌的粉兔子。

        她反应不过来,如果不是裴川的钥匙打开了这所房子,她会以为闯到那个大富豪家给小公主买的房子。

        裴川不说话,他甚至不敢看她表情。

        所有的心思,其实都在这个“家”明了。房子离B大不远,他知道她还要上学。

        贝瑶说:“你家好漂亮。”

        他低声应:“嗯。”

        这年贝瑶才二十一,她怎么也不会想到结婚上去,她唯一敢想的是,裴川知道她会来玩,给她造了小秋千。

        她很乖很礼貌,也不乱走,眼巴巴问裴川:“我可以坐一下秋千吗?”

        花藤秋千,真的好看极了。

        裴川点头。

        她也不要人推,觉得新奇,房子大就这点好,要是他们家在C市那个小破房,别说秋千,藤椅都安不下。

        裴川见她挺开心,咬牙,艰难开口道:“你要看看卧室吗?”

        贝瑶脑袋靠在花藤上,小脸比身后的玫瑰还娇。

        她不明白别人的卧室有什么好看的,但是男人眼瞳漆黑,带着说不出的希冀。她只好轻声问:“我可以看吗?”

        当然。

        他打开卧室门。

        贝瑶呆了。

        如果说,刚才她还没觉察有什么不对。现在傻子都明白了。

        裴川垂眸,唇色略微苍白。

        红色的被单,现代风的鸳鸯戏水。上面绣了暗纹双“喜”字,窗帘也是红色。

        主卧特别大,单独带了浴室。

        房顶有氢气球和彩花,垂下彩带。大红的枕头、地毯一路蜿蜒到她脚下。衣柜上掉了一对小红鱼儿,璎珞下是同心结。

        是婚房。

        这个“约会”,有些吓人了。贝瑶不太敢相信,她拉拉他衣袖,女孩子声音轻轻的:“裴川,谁把你家装成这样啊?”

        裴川咬牙,不敢看她目光。

        贝瑶觉得心里的猜测不太可能,她的想法其实单纯又简单,和裴川谈恋爱,如果以后他能接受在一起了,那么一起想办法让她爸妈接受他。

        毕竟还有求婚、订婚什么的,慢慢来也得好久好久呢。

        她反应不过来,怕裴川家装修时,被人误以为他要结婚了。

        所以成了这个风格,或者裴川买的现房?这是前主人原本准备结婚的房子?

        她语气太过无辜自然,裴川就知道,在贝瑶心里,这时从来没有想过和他结婚。

        她有些被吓到,所以都不敢踏进去。

        豪华是豪华,可是好喜庆……好吉利的样子啊,看得出来“主人”的用心和重视,甚至深重的期许,贝瑶都不敢往前走一步,怕破坏了这份心意。

        她不敢往前走,他轻轻闭了闭眼,知道避无可避。

        裴川看着她的眼睛,里面清澈,有些对未知的惊疑,里面映出他的模样:“瑶瑶,就是你猜的那样。我想和你结婚。”

        她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

        裴川却不敢听她说任何事,他怕极了。这本来就是用尽一切心机才有的局面,他几乎立刻接着道:“霍旭有个喜欢的人,叫做邵月。霍家很乱,家主霍燃的前妻姜华琼有个孩子叫霍南山,霍南山五年前死在了C市,姜华琼怀疑是霍燃私生子霍旭杀的她亲儿子,一怒之下离了婚,还要报复霍旭。霍燃把霍旭送回国,这两年霍旭才回来,接管霍家。但是势力比不上姜华琼,他怕姜华琼伤害当时帮他离开C市的邵月,于是追求你。”

        贝瑶有些晃神。

        听到这段话,她终于联系起来小时候开始就存在的笔记。

        笔记上说霍旭有喜欢的人,可是那时候有未来记忆的自己来不及写清楚故事的始末,原来是这样。

        裴川指节发白:“他会伤害你,甚至开始向你父母施压,让你五月和他订婚。你只有……”

        后面每个字他都说得无比艰难,裴川说:“只有结了婚,让姜华琼相信你是无辜的,才能安全。所以我们必须要在这两天结婚。”

        贝瑶愣愣地听着。她下意识道:“可是找到姜华琼,告诉她事情始末,也能安全啊。”裴川选择和自己结婚,万一他不愿意结婚,那得多委屈他呀。而且让裴川娶了自己,必须得去对抗霍旭,这是多么危险的事。

        裴川脸色一瞬间苍白如纸。

        是,他知道可以直接找姜华琼。

        贝瑶想得到,他又怎么会想不到。可是他……他一辈子,只有这么一个光明正大得到她的机会。往前一步是全世界,退后一步是深渊。

        他心一直往下坠,许久才看着她眼睛,轻声道:“霍旭已经干扰了姜华琼一年多,姜华琼现在也摸不准,即便告诉她,她多疑,大概率觉得你才是霍旭喜欢的人。”

        毕竟下一局棋,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她想了想,觉得有些道理。

        然而依然没松口。

        裴川咬住口腔里的肉,蔓延开的血腥气让他难受,却怎么也压不住心里微微的痛。

        他怕惨了她拒绝,勉强笑道:“放心吧,只是……结个婚,我们谁也不说,不告诉你的同学,你继续好好念书。我也不碰你,如果以后……”

        如果你有喜欢的人,我们和平离婚,我会告诉他我们清清白白。

        后面这些话像是用刀在心上剜肉,裴川唇动了动,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他抿抿唇,最后说:“以后,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她歪了歪头,仔细想了想:“结婚以后你有危险吗?”

        他摇头,连忙道:“不会。”

        “噢。”贝瑶说,她本来还想说,都结婚啦,那……为什么不碰她?

        可是女孩子……怎么也问不出这种让人羞死的问题。

        这年她21,确实也没有感受到生理需求方面的问题。她看着男人苍白的唇色和漆黑的眼睛,忍住害羞,慢慢道:“那、那去结婚?”

        她想了想,有些忐忑:“我爸妈不会同意的。”

        裴川没说话,把她家的户口本摸出来给她看。

        贝瑶:“……”她好像不能说什么了,虽然她特别想知道,户口本真是她妈妈给裴川的啊?不能够吧!

        她有点害羞,又觉得特别突然。贝瑶小声问:“什么时候结婚呢?”没结过,不懂啊。

        裴川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感觉,为了退让他的心低微进尘埃里,可是哪怕她什么都不懂,答应了和他结婚,他眼里还是控制不住亮起光彩。

        裴川喉结动了动,说道:“现在。”

        2013年,命运不同的转折点。

        四月十八号,星期三下午三点钟,民政局开着门。

        ※※※※※※※※※※※※※※※※※※※※

        好晚了,那明天整理剩下一半霸王票吧。晋江有新出的那个一键整理功能,但它整理得很不合理,我还是手动吧。

        求个营养液好不啦魔鬼女孩们?

        喜欢魔鬼的体温请大家收藏:()魔鬼的体温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