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魔鬼的体温在线阅读 - 激吻

激吻

        ,(首字母+org点co)!

        裴川走到昔日小区,三月春的夜晚寒凉。

        金子阳分外忐忑:“川哥,你这样去给人家送钱,会被人家打出来的。”

        毕竟对于赵芝兰来说,霍旭不光彩肖想贝瑶,裴川也是肖想人家女儿,没什么不同。

        赵芝兰接受谁的钱心里都膈应,裴川说:“我知道。”

        “所以你还要去?”

        裴川摇头:“不去。”

        “那……你不和霍旭争啦?”

        裴川眸子暗了暗,夜风吹在他们身上,寒凉得不得了,裴川一腔心事,光与暗交织。赵芝兰不要霍旭的钱,更不会要自己的钱。

        裴川清楚极了,就像金子阳说的那样,赵芝兰如果连霍旭都瞧不起,又凭什么瞧得起他这个坐过牢的残废呢?

        让赵芝兰接纳他很难,非常难。

        裴川说:“你回去吧,我有办法。”

        “川哥你这个脸色,搞得我很紧张,你不会做什么傻事吧?别呀,我很慌。”

        裴川说:“不要乱猜,回去!”

        金子阳摸了张卡:“这里三十万,要不?”要不把那张五百万的先收着,这张卡先给赵芝兰他们。

        裴川眸色漆黑:“不需要,今晚我不会送钱过去的。”

        金子阳不明白裴川要做什么,一步三回头。到底还是走了。

        裴川抬眸,贝瑶家灯光亮着,他在暗夜里静静看着那个方向,男人背影挺直如松。冷风并没有把身体吹凉,心在岩浆里翻滚。

        半晌,贝瑶家灯灭了。裴川给她发了条短信——

        【瑶瑶,我在你家楼下】

        ~

        贝瑶收到这条短信时,还以为自己看错了,震惊无以复加,裴川不是还在刑期么?

        然而号码确实是他以前用过的号码。

        她很有危机意识地悄悄从窗外远眺,看见暗夜处一个看不真切的身影,她认出来确实是他。

        贝瑶心中震惊,连忙穿了外套轻声下楼。

        赵芝兰这两天筹钱还钱,现在好不容易睡下,贝瑶怕吵醒妈妈,脚步很轻。

        春风料峭,贝瑶走到他面前,裴川低眸看她。

        半年不见,他每次见她都不容易。

        他藏了心事,对她笑了笑。

        贝瑶说:“你……你不是还有几年吗?”

        裴川低声说:“减刑,结束了。”他说这话时,掌心沁出冷汗。怕她质疑为什么不提前和她说,也怕万一这段时间她已经喜欢上了那个富家子霍旭,从而听到他出狱的消息感到失望。

        她似不敢相信,歪着脑袋想了想。

        他沉默,等着她最后的判决。

        时间每一分每一秒都很缓慢,她突然扑进他怀里。男人身上带着春夜的寒气,微微凉。

        她笑得很开心:“以后都自由了吗?”

        心中冰冷的地方一点点化开,他伸出双臂抱住她,嗓音干涩,低声道:“嗯。”

        贝瑶说:“那真的太好了,你早告诉我,我可以来接你。我听说出狱要放鞭炮去去晦气是不是?我们明天去办?”

        他紧紧抱着她,说道:“好。”

        贝瑶没有和他提霍旭的事,在她眼里,这是个很大的麻烦,笔记里提到霍旭时憎恨,讳莫如深。裴川才出狱,一无所有,她不敢让裴川因为这件事再出事了。

        贝瑶说:“以后有什么打算?”要回裴家去住吗?

        裴川黑瞳映出她的模样:“我找个正经工作,努力上进好不好?”

        她点点头,非常高兴:“嗯!”

        裴川沉默了片刻,尽量平静地补充道:“工资不会太低的。”

        她想了想:“这些都没有关系,工作要安全,别太累,我们慢慢来。”她知道裴川是个很拼命的人。

        贝瑶有些遗憾,裴川没有上大学。她不知道监狱里是怎么样的生活,贝瑶并非嫌弃他,而是心疼他明明是高考状元,人生却平白缺失了一段,往后变成灰色。

        贝瑶前两年被室友们说多了,也担心他找不到好工作,这些都没有关系,她可以养他。可是她的裴川本来就自卑,她怕他难过。

        裴川喉结动了动:“瑶瑶,你明年毕业,有什么打算吗?”

        她想了想:“想去当儿科医生,毕业先去实习,转正以后再说。”

        他抿唇,她未来几年的计划里并没有和他……结婚。

        二十一岁,对女孩子来说太早了,怎么也不会想在这个年纪就结婚。年轻时喜欢打拼和自由,她这样的年纪,肯定不会喜欢被婚姻束缚。

        他声音微涩:“瑶瑶,我以后会对你很好的。”

        她不明白裴川问什么会突然说这样的话,然而贝瑶眼里亮亮的,有些害羞,轻轻点点头。

        他被这样单纯的眼神看得心里发疼。想到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裴川愧疚又恐惧,他低声道:“如果有一天,我做了你没那么喜欢的事情,你会不会怪我?”

        贝瑶疑惑道:“什么是我不喜欢的事?”

        裴川说:“比如……干涉你的未来。”

        她认真想了想:“如果很严重,那我会生气的。不喜欢的都会生气,所以你不要做让我生气的事好不好?”

        他沉默片刻,摸摸她头发:“好。”

        夜晚的风有些凉,他凝望着她的眼睛,心中既期待又酸楚。

        他这辈子,只骗她最后一次。

        霍旭让他有了很严重的危机感,金子阳问他,不争了吗?不可能不争,不会不争!

        他不仅要争,还会直接争取最后的结果。

        他要和她结婚。

        可是贝瑶暂时并没有想过结婚,她的想法很单纯,和大多数女孩子一样,毕业实习了找工作,最后再恋爱几年,选择合适的人结婚。裴川想,几年后再让她选择,或许她就不会选自己了。

        毕竟像他以前说的,人的一辈子会遇上许多事,可以有很多选择,会动心,会变心。他本想给她了解世界的机会,可是现在有人告诉他,他可能会失去她。

        他高二那年,下定决心不再卑鄙对她,永远尊重她最后的选择。

        可是霍旭的事情,让他心中蛰伏的恐惧感顿生。

        他等不了,不能等,甚至害怕给贝瑶时间去做选择。

        是,裴川不完美,他没有高学历,不会哄人,现在的积蓄也不多,甚至有不堪的身体和过去。可是那又怎么样呢?

        那又怎么样……他是个男人,他得争一争。

        如果正常发展,赵芝兰一辈子都不会接受自己。可是霍旭这件事,利用好了,却是裴川绝地反击的机会。

        裴川承认自己卑鄙,但他得逼赵芝兰做一个选择,让她把她家宝贝交给自己。

        外面待久了冷,贝瑶感受着男人怀里的冷冽,不知道他吹了多久风。

        她说:“我们明天去买鞭炮庆祝你出狱,我很快就回学校了,到时候见好不好?这几天我家忙,不能陪着你,过几天和你一起。”

        她想了想,怕裴川没钱住宿,又不敢把人往家里带——赵芝兰这两天火气大得很。

        贝瑶在自己外衣口袋里摸了摸,摸出所有的钱递给他:“先将就一下住宾馆,明天我们去找房子好吗?”

        他没要她的钱:“我身上有钱。”

        贝瑶知道他敏感,便也不勉强:“外面冷,很晚了,裴川你好好休息。我也回家了。”

        裴川猛然握住她手腕。

        她眼里很温柔包容,带着笑道:“怎么啦?”

        裴川抿抿唇:“我能不能……亲你?”

        她脸颊发烫,到底害羞,手指交握,半晌点点头。这种问题……为什么要问出来呀?

        他抬起她下巴,低头,唇落在她唇上。

        裴川捧着她的脸,喉结滚动。

        风很冷,他的唇却很烫。

        今夜天上无月,男人宽厚的手掌下移,停在她柔软的脖子上。女孩子的肌肤温温的,很柔软。让人想狠狠触碰,他手指的力度便也重了些。粗糙的指腹摩挲,让人在他掌下微微颤栗。

        贝瑶晕乎乎地想起,大一有一次撞见秦冬妮和男朋友激吻,那时候自己悄悄感叹,好激烈啊。

        可是今晚……今晚……

        久久她喘息着,裴川拇指轻轻给她擦唇角。

        男人哑声道:“回家。”

        她脸红透,走路轻飘飘的,等回到房间关上门,她用被子捂住自己,才感受到砰砰乱跳的心脏,在黑夜里分外清晰。

        ~

        贝瑶第二天去买了鞭炮,悄悄和裴川一起放了。

        裴川暂时住在宾馆,看着贝瑶放完鞭炮,又急匆匆回家。他始终很平静。

        金子阳像热锅上的蚂蚁,摸不准裴川的想法,金子阳急死了。

        “川哥,赵姨应该很急吧,你现在不送钱过去,难不成真要等霍旭捷足先登啊。”

        裴川擦了擦手指:“嗯。”

        “卧槽!你说什么!”

        年少时,所有人都知道裴川多喜欢贝瑶,这次……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裴川说:“让他逼赵姨。”他沉默了会儿,“金子阳,你有没有听过,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金子阳:“……我虽然没文化,但是这个我还是听过的。”

        裴川点头,平静道:“赵姨和贝叔不会让我娶瑶瑶的,今年不会,明年不会,这辈子都不会。我要是有女儿,也不会让她嫁给一个残废。”

        这么耿直地……说自己是残废真的好吗?

        金子阳咳了咳,有些尴尬。

        裴川瞳孔漆黑:“所以,我要让他们不得不同意。”他说这话时,其实不那么平静,也知道自己的卑鄙,害怕现在就让贝瑶没了选择,会被贝瑶讨厌,所以目光低垂,落在墙角那株生气蓬勃的植物上。

        金子阳:“……”

        他有些怕了。

        搞什么飞机啊?认真的吗?有什么办法,是可以让人家把女儿现在就嫁给你的?没病吧!

        ※※※※※※※※※※※※※※※※※※※※

        今天有二更,很晚,所以别等。二更感谢霸王票。

        求一波营养液。爱大家。

        喜欢魔鬼的体温请大家收藏:()魔鬼的体温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