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魔鬼的体温在线阅读 - 出狱

出狱

        ,(首字母+org点co)!

        裴川在高三暑假入狱,后来和国家签订了一份四年的协议,按理说他正式出狱时贝瑶刚好大四。

        五年制的专业,她还没有彻底走完。

        快四年的时间,这个少年比谁都要努力,在“第七监狱”积极接受教育。

        “第七监狱”出狱流程和其他监狱不同,毕竟这地方往好点说,也是另一个人才培养摇篮。

        2013年过年的时候,裴川提前填表格,年后释放证明和任职书会一同发放。

        成铮海过去瞧,年轻男人在桌案前坐得笔直,填那个表格。

        裴川,男,22岁。

        成铮海哈哈大笑:“二十二,到法定结婚年龄了。”

        裴川握住笔的手顿了顿。

        “裴川,你这辈子算不算柳暗花明,绝处逢生?”阴差阳错走上了另一条路,出狱反而能直接为祖国工作。这辈子或许得奉献,然而终究是荣誉的。

        “成前辈。”他淡淡说,“我没有念过一天大学。”

        “那又有什么关系?你看现在的大学生,把大学四年读完,谁可以当科学家,谁可以去国家研究所或者一线工作?你这四年付出了多少,以后比起你同龄小男生,你成熟太多了。以后有了出息,记得来看看我这个老头子。”

        裴川始终面色平静,让人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成前辈说:“你这个人唯一的不好,就是年纪轻轻,思虑太重。”

        裴川把表格填完,没有接话。

        这个世界对他的定义因人而异,有人或许会感叹他出狱以后就是国家科学家,然而还有一部分人只会看到,他是个坐了四年牢,没有念过一天大学的男人。

        他在牢里不见天光,与这些老前辈们相处,学到的固然多,可是以后要面对的是复杂的社会。

        裴川并没有畏怯心理,他不怕外界的目光,然而顾及贝瑶,他却不得不多想。

        他还在牢里的时候,她的同学们可能还不知道她有个他这样的“男朋友”,他也可以等着她少女心性沉淀,看清真心。将近四年的时间,贝瑶随时都有反悔说分手的退路,然而她并没有。

        但一个男人,不可以不给女人未来。

        赵芝兰当年用全部身家,求他放过他们家女儿,那时裴川还没有坐过牢,赵姨他们尚且如此。现在坐完牢出来的境况无疑更加糟糕。他怕贝瑶因为和他在一起受伤害,更怕她看清这个世界,离他而去。

        她给的一切太美好,他陷得太深了。

        她如果哪天因为被伤害,害怕了,想要离开他,他受不了。

        出狱究竟是件值得庆贺的事,尽管贝瑶和金子阳他们都不知道,这一切依然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

        2013年过年时,贝瑶没有办法去看裴川。

        外婆病重,已经快不行了。

        不知道谁说过,当一个人成为母亲,那么在她眼里,孩子最重要,其次才是父母。人类永远更加疼爱下一辈。

        所以尽管赵芝兰有些神伤,依然没立刻把贝瑶叫回来,怕女儿在学校心神不宁,又怕耽误她期末考试。其实赵芝兰嘴上没有说过,心中是有怨的,贝瑶外婆这辈子就一儿一女,女儿赵芝兰是姐姐,小时候吃够了苦,小时候身高还不及农村灶台高就要做饭。

        赵芝兰弟弟赵兴出生以后,得到万般宠爱。赵芝兰这辈子只有嫁给贝立材以后,才从那样的生活坏境中解脱出来。

        赵兴这辈子是个棒槌,没有做过一点好事,贝瑶外公死于意外,得到不少抚恤金,都被外婆花在赵兴身上了。

        贝瑶出生以来一直由赵芝兰亲手拉扯养大,贝瑶外婆是没有帮赵芝兰带过一天孩子的。

        只除了那年为了生二胎贝军,赵芝兰回娘家住过一段时间。

        那个时候的外婆约莫也明白了儿子不可靠,将来也许是靠女儿养老,因此对赵芝兰的女儿贝瑶态度特别好,里外夸瑶瑶漂亮。

        然而赵芝兰却知道,嘴上说的东西最容易。以前贝家的钱都借给赵兴败光了,以至于家里穷到让贝瑶穿她小苍表姐的旧衣服。那么困难,外婆也没能帮一把。

        爱屋及乌,赵小苍的漂亮衣服,却大多是贝瑶外婆买的。

        因此这回贝瑶考完期末考试,赵芝兰才给贝瑶说:“回来见见你外婆最后一面吧。”

        贝瑶来不及赶去看裴川,只好给金子阳打了个电话,让他给裴川讲一下。

        她匆匆赶到老家医院时,外婆正拉着赵兴的手,一双浑浊的眼看着唯一的儿子,嘴唇动了动,却说不出话。

        空气中有淡淡的尿骚味,赵小苍站在门边,鼻子侧对着门外,不时吸一口外面的空气。

        赵芝兰在病房里,贝瑶回来,她招招手:“过来看看外婆。”

        贝瑶过去,轻轻握住老人另一只手:“外婆,我来看你了。”

        那只布满皱纹的手抖动着,外婆用了很久的力气才辨认出这是外孙女,她这辈子没有疼过的外孙女。

        而她从小疼着长大的孙女赵小苍,烫了一头大波浪,表情很难看地站在门边,似乎被这股气味熏得受不了。

        小贝军牵着妈妈的手,他虽然不懂事,可是也知道家里发生大事了,不敢说话,老老实实站着,也不抱怨臭。

        赵兴没说话,也没呵斥外面的赵小苍。

        外婆的眼睛看过一屋子人,最后眼角流出浑浊的泪。

        她宝贝了一辈子儿子,结果儿子是个败家子,不光败光了家里抚恤金,还把姐姐赵芝兰家拖累了十来年。她很少关心这个女儿,没想到生命最后一段时间,屎尿都是赵芝兰在伺候。

        她带了好几年的孙女赵小苍,嫌她臭。

        外婆说不出话,握住贝瑶那只手用力,一直在颤抖。

        赵芝兰别过脸,不让一屋子人看到她的泪水。

        她有时候也不能明白,为什么同样是旧时代苦难里走过来的女人,偏偏就瞧不起女人,苛待女儿。

        那天晚上外婆还是去世了,没有留下一句遗言。

        赵芝兰希望母亲走得体面些,给自己妈换衣服,贝瑶想帮忙,赵芝兰说:“瑶瑶带着弟弟出去,这里有妈就行了。”

        赵芝兰骨子里是个倔强的女人,贝瑶只能牵着弟弟出去。

        谁也不知道重男轻女的外婆临终在想什么,有没有后悔。

        贝军小声说:“姐姐,妈妈一天没吃饭了。”

        贝瑶皱眉,最后带着贝军去医院外面买吃的。

        这一晚天上下着雨,出了医院还得走很久。贝瑶不放心舅舅一家人,只能把弟弟带在身边,

        她打包了一碗稀饭,让弟弟拿着,她抱着弟弟跑回来。

        病房里突然吵了起来,赵芝兰第一次这么生气:“老家你不修墓地,城里买不起墓地,赵兴,你这辈子好样的,钱败光了,你.妈下葬都来不及!”

        赵兴梗着脖子:“这也是你.妈!”

        “我妈?”赵芝兰多少年积压的难受一下子爆发出来,“是我妈!让我七岁开始煮饭洗衣服,小学读完就辍学,养鸡养鸭子,你吃鸡蛋我吃红薯。最后我女儿穿你女儿旧裙子!她活着你从她那里搜刮钱,死了你又不想管,你还问我要钱?”

        门外的赵小苍听到忍不住说:“姑,你自己舍不得给贝瑶买新衣服,这也能怪我爸?”

        赵小苍妈妈邓菊连忙拉住女儿,瞪了她一眼。

        赵芝兰被个小辈气得不轻,瑶瑶为什么不能买新衣服?还不是因为赵兴撞死了人!她顾及这十多年养育之恩拉了这个弟弟一把,把钱都拿去给他“周转”,结果看看人家怎么说的!

        当初赵兴打贝军的主意,赵芝兰就决定彻底和他们断了。

        然而不论怎么样,人要死了,过往也就一笔勾销。她当过母亲,知道女人生孩子多痛,才会临终过来服侍。没想到赵兴连他亲妈的棺材都没想准备,反而赖上了赵芝兰。

        老人遗体就在这里,赵兴说他一分钱都没有。

        现在是二月份遗体能保存几天还好,要是夏天,那简直!

        赵芝兰当即过去给了赵小苍一耳光,赵小苍懵了:“你打我?”她爸妈都没打过她!邓菊脸色也难看起来,当即说:“姐,我家小苍又不是小孩子了,说错了话也不至于动手吧!”

        赵芝兰怒道:“你和赵兴不教,就怪不得我动手!”

        病房吵得这么大声,许多人都在看热闹。

        贝军害怕,抱着贝瑶不让姐姐过去。他现在害怕舅舅极了,始终记得当初赵兴差点伤害他。

        赵兴把毒瘾戒了,家里却倾家荡产背着债,总之他是打定主意不管母亲遗体了。

        霍旭就是这时候来的,他穿着西装,看了眼贝瑶。

        然后进去问:“发生什么事了?”

        赵兴烦躁得很:“关你屁事!”

        霍旭看了眼床上咽气的老人,还有空气中的异味,他说:“先让老人入土为安吧。”

        “你说得轻松,你给钱啊!”

        霍旭说:“我给。”

        这句话让一屋子的人都把目光落在他身上,贝瑶轻轻皱了皱眉。

        赵兴态度立马变了,却还是有些怀疑:“你说真的假的?”

        霍旭说:“当然是真的,一会儿我让人安排。”

        赵兴喜形于色:“谢谢你,大好人,大好人!”

        赵芝兰脸色铁青。

        她上次“中了”那十来万,不是不愿意花钱,而是不想再掉进赵兴这个坑!她恨透了这个弟弟吸自己家血的行为。

        上次贝军的事,母亲选择了赵兴,她就发誓不再管了。如果今天她依然被赵兴给赖上,她这辈子都咽不下这口气。

        没想到最后料理母亲后事的是个年轻小伙子,这简直在逼赵芝兰做选择。

        赵芝兰咬牙说:“我妈的事,不用外人管,我出钱就我出钱,但是赵兴,你再敢伸手问我要一分钱,我用菜刀砍了你!”

        赵兴嘀咕道:“不是有人出钱了吗?”

        霍旭看了眼赵芝兰,也知道她脾气倔,出去打了个电话,然后又回来道:“我能最快找到墓地,火葬那边也会来人。阿姨,你女儿救过我,就当我帮你家忙吧。”

        此言一出,空气安静了一瞬。

        大家都看向贝瑶。

        赵小苍自从霍旭出现,就心脏砰砰跳。优质有钱男人,她还是辨认得出来的,而且这男人一来,就又出钱又出力。

        没想到是为了她表妹贝瑶!

        赵芝兰也愣了愣,然而现在太乱,也顾不及想太多,只是点头:“你找人,我把钱给你!”

        没一会儿来人了,里面匆匆忙忙,霍旭走向贝瑶。

        他鲜少与她说话,然而她身上带着二月清冽的香,有几分外面的冷意。

        霍旭本来不是抱着好目的靠近她,却屡屡有些失神。

        “你……你别难过,有什么需要帮助的给我说。”

        贝瑶目光有些冷:“不需要。”

        霍旭抿唇:“你是不是有些讨厌我?”

        为什么呢?明明她十六岁时,还愿意对陌生人生出援手的。可是如今他回国,身份也高,她却始终有些讨厌排斥他。

        在B市时,他刻意创造了好几次机会和她见面,她都暗暗躲开。他送去的礼物,贝瑶也没有收。

        少女不为所动,霍旭也是急了,今天才强制插入这件事。

        本来是不怀好意,可是越靠近,越说不清楚心里的不甘心是什么。

        贝瑶目光清透,不回答他。

        后来天色更晚了些,贝瑶过去抱了抱赵芝兰:“妈,先回家休息吧。”

        等贝瑶他们走了,邓菊悄悄掐了把赵兴:“你看人家闺女是个有本事的,那男人一看就是有钱人,还这么讨好贝瑶。你可不许跟你姐生分了,以后我们家小苍……”

        赵兴有些烦躁:“我妈才死,你说这些做什么!”

        年后这件事过去了,只是霍旭不肯收赵芝兰的钱。

        贝瑶有些焦躁,她没有记忆,不明白这个人要做什么。

        赵芝兰也不喜欢霍旭,原因很简单。

        霍旭给贝瑶外婆找的墓地和各种费用加起来——整整十五万。

        这他么……住皇陵啊!

        然而遗体移进去了,总不可能……

        又要面临倾家荡产都给不起的钱,赵芝兰脸色难看极了,压力也重。这都是些什么事啊!天上能不能再掉个馅饼?抽个奖什么的?

        ~

        没多久就开春了。

        开春正好是裴川提前出狱的日子。

        男人换上假肢,许久没有戴假肢,他有些许不适应。

        成铮海拍拍他肩膀:“年轻人,以后就好好在外面为国家工作知道吗?未来社会就靠你们了!”

        裴川没多说,点点头。他任职通知都下来了,今年夏天就可以去研究所。

        然而他心中一直挂念过年时金子阳带来的消息——贝瑶外婆病重。

        裴川换了身衣服,他22岁了,眉眼英挺,不笑的时候分外冷淡。

        裴川直接回了C市,天空很蓝,外面的空气也很清新。

        他看见故乡的一草一木,仿佛已经过去了,陌生又熟悉。

        金子阳接到他电话的时候还是懵逼的,两人一见面:“卧槽川哥你越狱了?”

        裴川冷冷看他一眼。

        裴川说:“上次卖软件剩下的钱呢?”

        金子阳说到这个就愁:“那玩意儿挺值钱的,你说最低三百万,结果人家报价就五百万,吓得我赶紧加了一百万。最后六百万成交,至今……呃……给了赵姨十二万。”

        那没办法,总不能天天搞抽奖,别人又不是傻子。

        裴川颔首。

        金子阳把卡递给他:“还剩五百多万。”

        金子阳心情复杂:“川哥啊,这些钱真不违法吧?你别又把自己搞进去了,你要是没事做,可以来我爸公司当经理啊!”

        “……”

        裴川刚要走,金子阳叫住他:“那个,川哥,你听我说。前段时间贝瑶说她外婆重病,我就关注了下,然后发现……B市霍家那个霍少在追她。”

        裴川脚步顿住,紧紧抿唇。

        “她外婆出殡的钱、墓地,都是霍旭找的。你有个心理准备吧。”金子阳咬牙,心里也摸不准。

        要是别人就算了,可是霍旭的身份,也是不容小觑。

        有钱有颜,还是留学归来的。

        天知道赵姨他们家会不会因为这份恩情,更喜欢那个霍旭。霍旭身份确实很牛逼啊,海归、豪门,长得好,温柔体贴的,大多数女孩子估计都看得上。

        在金子阳看来,裴川才出狱,不止身体残缺……还是个“无业人员”。用什么去争人家的女儿?

        裴川摸着口袋里“第一科学研究所”的入职书,没有说话。

        ※※※※※※※※※※※※※※※※※※※※

        没有二更,日常求一下营养液。

        霍旭不是标准男配,算炮灰级别男配。修正了下之前日记的时间bug。

        感谢以下小天使的霸王票打赏,谢谢大家的喜欢,挨个儿抱抱~

        感谢【团鱼团、狐狸墨墨、五月、叶城、32873250】五位姑娘的火箭炮

        感谢【祁可爱、只想睡觉、grapefruit、密码丢失、热热大Ezhou.、光年、微酸、谢闲、海登、baoba050、叶修家的云起。、啊哈哈、八荒的风袖】十三位姑娘的手榴弹

        感谢【秋风、如来、敖乌兰、多吃糖少运动、17754429、false、王者的萌点、时易、a小新、妙之、啊胡大大、啊胡大大、31909614、染冉雾姍湫、风月云归、叶修家的云起。、未闻花开、就这样、aweisa、是雾隐城堞没错了、叶修楚、银河、银河、欲青天、20881862、也不太好吃、任性小选手、海登、我儿纸叫悠悠球、冬日的雪、细细、迎风飞舞、清吟、咩★彡、叶熙昭、某在斯、最近爱买小裙子、最近爱买小裙子、最近爱买小裙子、最近爱买小裙子、最近爱买小裙子、最近爱买小裙子、最近爱买小裙子、最近爱买小裙子、?、haha、墨隐轻尘、35335239、baobao050、思思、YiYueYueYue、Daydream、沧海蜉蝣、柚子豆子、丫丫、偷猪养你鸭、偷猪养你鸭、丫丫和啦啦、九尾喵、35849118、朱颜、yyy、蓝蝶茉忆、妄北、叶城、叶城、sweet、Yimi、安岑、23685848、浅笑Y安然、Zzzz、25537225、妈呀,太好看了、17、雨墨微凉、高雪明、阿姨Yi、星星、31143294、一一-风荷举、想要一个黑贞、财迷金、快乐小+、看看真开心、绵绵的金主、小兔子乖乖、嘉人尔已??、小行、29961450、蓝蝶茉忆、棉花藤、绝世黄瓜、錦愿、旧巷。、仙女味的奈、彩虹、超甜!、绿绿绿绿绿、王者的萌点、清音、薄荷凛然、静怡心雨、复又、复又、复又、从此日光不倾城、闪闪金豆豆、一只酒窝儿、画了个喵、三思而后言、小玉儿、未、Zzzz、昀呗、余生腐过、浪漫至死不渝、一厢情愿,有始无终】的地雷打赏

        喜欢魔鬼的体温请大家收藏:()魔鬼的体温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