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魔鬼的体温在线阅读 - 兄弟

兄弟

        ,(首字母+org点co)!

        贝瑶盼星星盼月亮都在盼着春天四月份到来。

        她做了许多准备功课,“探监”可以带哪些东西。贝瑶和方敏君都不知道“第七监狱”到底是个怎样的存在,她是真的做好了等裴川八年的准备。

        即便他出来时一无所有,她不是已经在工作了吗?

        她始终坚信,日子是靠两个人越过越好的。

        春天到来时,贝瑶被好几个人告白过,其中有个是法学院的大才子,据说去年看到贝瑶时惊为天人。

        王乾坤说起这件事时笑得前俯后仰,因为大才子有点呆,说话一板一眼的,知道的明白在告白,不知道的还以为在审犯人。

        王乾坤学得惟妙惟肖,贝瑶也被逗乐了。

        至于贝瑶说有男朋友,男朋友在监狱的事,秦冬妮给室友们说了,一个人都不信。

        王乾坤说:“瑶瑶大美人,什么时候你也谈个恋爱呗,我看着你就觉得甜,哈哈哈以后你男朋友肯定要把你宠到天上去。”

        贝瑶说:“我有男朋友的呀。”

        秦冬妮调侃道:“监狱那个?”

        贝瑶点头,室友们一阵爆笑。王乾坤说:“瑶瑶你够了啊,玩笑开了这么久,该消停一点了。都大二了,下学期快大三了,你再不谈恋爱,就只有和学弟谈了,你喜欢你比小的幼齿小男人啊?我嘛,我就没什么希望了,我觉得自己特别爷们儿,但是那么多人追你,你都不考虑,怎么想的啊?”

        说真话怎么大家都不信?贝瑶肃起小脸:“我真有男朋友。”

        她用强调的语气再说了一遍,寝室另外三个人面面相觑。秦冬妮干笑:“真在监狱啊?”

        贝瑶点头,她脸上并没有什么羞耻难堪之色,仿佛只是在说一件正常的事。

        王乾坤捂住脸,哀嚎了一声。

        秦冬妮问:“还有多久出来啊?”

        贝瑶轻声回答道:“八年。”

        “……”一寝室姑娘都沉默了。

        第二天,大家开始对贝瑶进行教育:“呐,我们没有贬低他的意思啊,但是瑶瑶,八年,两千九百二十天,一个女人最好的年华,你都用来等他了。那是坐牢!不是郊游!你以为每个人都像禹学勤博士那样,坐过牢出来还能做医学大师啊?”

        贝瑶问:“禹学勤博士是谁?”

        “我们专业的大佬你都没听过?今年都五十多了吧,以前是外科医生,手稳得一匹,在牢里都立过不少功,救过很多人。后来出来了,还有无数有钱人凑上去找他做手术。现在有钱得不得了。”

        贝瑶点点头。

        大家发现话题有些跑偏,又不是每个人都是禹学勤博士这样的人。坐过牢的出来,大多数都是大龄无业青年好么?要么成了地痞流.氓,要么是赌徒恶棍。

        秦冬妮她们是真的很担心贝瑶被骗。

        就连单小麦都忍不住说了句:“我妈说坐过牢的人特别凶,瑶瑶你还是好好考虑吧。”

        贝瑶只是笑着摇摇头:“谢谢你们,我知道你们是为了我好。可是我男朋友他很好,我不分手。”

        贝瑶看见室友们的反应,也明白了裴川先前的想法,人们确实对坐过牢的人有偏见。哪怕他们不认识他,并不知道他以前犯过怎样的错误。

        四月开春时,天气已经彻底暖回来了。

        贝瑶和室友们去逛街,女孩子们都兴致勃勃□□装时,贝瑶去男装区看衣服。

        商场的衣服并不便宜。

        贝瑶没有卖那颗值钱的钻石,赵芝兰和贝立材要养小贝军,贝瑶的生活费来源是奖学金、助学金加上兼职。

        她长得美,却鲜少给自己买新衣服。

        她几乎用所有的积蓄来给裴川买衣服了,她给他挑了烟灰色衬衫,还有一件黑色薄毛衣。

        王乾坤她们看她买衣服,半晌秦冬妮小声道:“瑶瑶何必呢?”

        是啊,何必呢。

        学校当初校花评选的第二名,是新闻系系花,现在欢欢喜喜和富二代在一起,人家公子哥儿不仅送了各种漂亮衣服,上个月还送了辆车。

        要论美貌,贝瑶绝对更甚一筹,哪怕她随便挑个不错的男人,都不会这样辛苦。

        等一个没有未来的男人等八年,王乾坤她们第一次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他出狱了能给瑶瑶什么呢?那时候瑶瑶都二十六了,他多半没房没车还没工作,身上只有一个“犯罪分子”的过往。

        想想都是很苦的人生。

        贝瑶不知道她们怎么想的,她悉心装好衣服。想了想,又想办法联系了一下金子阳。

        这两年金公子发愤图强,据说混得很不错。他们至今也没放弃过找裴川,贝瑶想到裴浩斌,轻轻皱了皱眉,还有裴川恐怕至今都不知道他有个同父异母的弟弟。

        贝瑶最后还是没有通知裴浩斌。

        四月十日,贝瑶依然租的自行车往郊外走。

        才出校门没多久,就被一辆车拦下。

        车窗往下摇,露出楚巡的一张脸。

        楚巡大一时追贝瑶追得轰轰烈烈,后来被拒绝也是人尽皆知。楚巡皮笑肉不笑:“去哪儿啊?骑车多不爽,我送你呗。”

        看着贝瑶这张动人的脸,楚巡就恨得咬牙切齿,就是见过她,他才想要最好的,结果得不到就算了,再看其他人都乏味极了。

        贝瑶有些烦他,她皱眉绕开他走。

        她很难见裴川一面,实在不想和楚巡在这里耗时间。

        楚巡心里窝火,他打开车门下来,拦住贝瑶:“我对你不好吗?啊?你又没有男朋友,跟我在一起怎么了?你要什么?房子,还是车子?”

        楚巡嗓门不小,恨不得昭告天下。贝瑶气笑了:“什么都不要,你对我这么好,那你为我去坐牢啊。”

        楚巡懵了一瞬:“什、什么?”

        贝瑶抿唇,绕开他想走。楚巡不依不挠,要拉着她说清楚,一只手过来,把楚巡的手拍开。

        楚巡看见男人,直接骂人:“我.操.你.妈,哪根葱管闲事?”

        男人皱了皱眉,他穿着西装,声音清朗:“这位同学,在你们学校门口,这样纠缠女同学不好吧?”

        楚巡冷笑:“滚开。”他想动手,那男人格住他,把楚巡的手甩开。

        男人似笑非笑,给了一张名片给楚巡:“楚少爷,多动脑子。”

        楚巡低头一看,名片上大写两个字“霍旭”。

        “霍旭!”

        听见楚巡口中喊出这个名字,贝瑶回头,刚好看见男人清朗温润的眉眼。他站在校门口,身旁是高高的行道树。

        霍旭对上她明澈干净的杏儿眼,露了一个笑容。

        下一刻贝瑶蹬上自行车,头也不回地骑走了。

        原地两个男人皆有些沉默。

        为什么一出英雄救美的戏码,美人既不理恶霸少爷,也不理英雄?

        ~

        贝瑶虽然没有高三以后的记忆,但那个笔记上的字,看了这么多年,每个字她都认真揣测过意思。

        对“霍旭”这个名字再熟悉不过,不怀好意害过自己的人。

        她抿唇,倒不去想霍旭要做什么。

        她记忆力不错,一见到这个人,就想起十六岁那年在贝军幼儿园门口救过的少年。

        几年后再见,平心而论,这个人很有资本。然而抹不去她一见到他就产生的恶感和排斥。

        贝瑶一路往郊外骑,不太好的心情倒是被春风吹散了不少。

        “第七监狱”门口,已经有几辆车停在那里了。

        贝瑶到达的时候,郑航难得有些晃神。

        她长大了,比起原来的青涩,更多了几分绮丽之色。贝瑶见到他们有些惊讶,她明明只通知了这几年到处打听消息的金子阳。

        可是郑航和季伟都来了。

        季伟还背着书包,抱着自己的《五年高考,三年模拟》。

        她心里有些温暖,也有些感激他们从来没有把裴川遗忘。毕竟这一路走来,裴川的朋友实在太少了。小时候就性格孤僻的男孩子,小区都没人愿意和他玩。

        几个人一起往里面走,刚好是开放探监的时间。

        郑航看着这里面的坏境,觉得有些不对,挑了挑眉。这……这他么看起来不像个单纯的监狱啊。

        普通监狱“探监日”都是一起开放,然后统一在宽敞的会见室见面,但是“第七监狱”,给了每个人一个单独的小房间。

        然而走程序说明情况时,狱警皱眉:“裴川……昨晚打架,今天在关禁闭。”

        几个男人都满脸卧槽。

        贝瑶也愣了愣。

        谁都知道,在服刑期间,不能动手,否则后果极其严重。裴川这是疯了么。

        刚好前辈成铮海也有人来探望,路过看见了门外几个年轻人,笑眯眯说:“那个老陈啊,你就通融通融嘛,明天开始关行不行,关那小子半个月都没事。”

        成铮海以前就是极有威望的,他家族也有钱,只是后来女儿被人玷污折辱,成老怒极,用了生化武器杀人才进来这地方,几年前人人都要尊称他一声成老。

        后来裴川到底还是被推过来了。

        年轻男人漆黑的瞳很淡漠,可是看到金子阳他们,眼里依然有片刻错愕。他以为……三年的半路朋友,早就各分东西了,这辈子都不会再见面。

        金子阳很激动,他这两年确实在动用所有关系找人,现在都快口齿不清了:“川哥,终于见到你了。”

        他们第一次见裴川坐轮椅的模样,改造并非度假,怎么都是狼狈的。裴川脸上的冷清和淡漠,却没有使他们退却。

        金子阳这货还摸了摸轮椅:“川哥,有点酷啊这玩意儿。”

        “……”

        裴川目光在他们身上看了一圈,最后落在最里面的姑娘身上,她软软喊:“裴川。”

        他柔和了眉眼,怕吓着她似的,低声应:“嗯。”

        ※※※※※※※※※※※※※※※※※※※※

        本章修改完毕

        喜欢魔鬼的体温请大家收藏:()魔鬼的体温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