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魔鬼的体温在线阅读 - 见面

见面

        ,(首字母+org点co)!

        “第七监狱”里的人,或多或少都有重要的亲人或者朋友,每到“探监日”,就会来探望他们。

        这个监狱的人都是有未来的。

        每一年都有很多人从这里出去,成为专为国家工作的人,毕竟都是难得的高智商人才,犯的错也没有造成特别严重的后果。

        然而裴川进来那一年,他比所有人都努力工作,却没有见过有人来探监。

        过去一年多里,四百多个日日夜夜,每个人的名字都被叫到过,除了裴川。

        大家似乎都默认这个沉默寡言的少年没有亲人了,然而今天竟然会有人来探监。而且看裴川这反应,来的人很重要啊?

        当然,“第七监狱”很尊重人权,裴川是可以选择不去的。

        “前生物学家”成铮海看了眼少年骤然沉默的脸色,开口说:“去看看吧,大过年的,外面这么冷,我们这个地方又这么偏,不管谁来都不容易。”

        是啊,今年冬天的雪特别大,有时候树梢上的水珠还没有滴落就结成了冰。

        裴川还是去了。

        狱警来推着他的轮椅,来了这里裴川签完协议以后,就没有再穿假肢,他每天的工作时间很长,用假肢站立久了反而会痛,坐下来弯膝盖也不方便,后来国家索性给他换回了轮椅。

        小小的会面室,一盏昏黄的灯光亮着。

        天窗外飞着白色的大雪,她在会见室灯下等他。

        她长大了些,眉眼清秀温婉,总是水盈盈的眼睛沉静了几分。长发披散在肩头,穿了一身水红色的羽绒服。

        很喜庆,也可人。和梦里一样,可是又和梦里不同。

        裴川垂下眸,泛白的手指握紧轮椅扶手。

        贝瑶也静静看着他。

        她明白他为什么不直视自己的目光,裴川瘦了些,少年轮廓褪.去,这里的磨练让他有了男人坚毅的轮廓。他长得并不像裴浩斌,比裴叔叔更加清隽几分,

        然而他头发被剪短了,贝瑶看过监狱相关材料,他头发应该被剃过,后来长长了又被剪短。

        在他自己眼里,这幅形象总归是不好看的。

        她看着心悄悄疼。

        她的少年,一个人吞咽伤痛,却总是在想着她的未来。

        如果她不来找他,或许就像他预计的那样,这辈子和他再没什么交集。她安安静静念完大学,找个好男人结婚,他未来不知道在哪个地方,一个人的舔舐伤口。

        门被狱警带上,探监是有时间规定的。

        贝瑶很多年没有见过他坐在轮椅上的样子了,裴川好强,自从小学戴上假肢以后,在人前就再也不会坐轮椅。

        这一年,应该是他人生最狼狈的一年。

        因为C市高考理科状元的身份被关注,却又在下一刻跌入尘埃。他从最初到后来进“第七监狱”都很淡然安静,可是这一刻,他却再也没法淡然了。

        贝瑶在他面前蹲下。

        她杏儿眼直视他低垂的眼睛:“裴川。”

        他低声应:“嗯。”到底沉寂的心跳开始跳动,他看着少女的眉眼,轻声问她,“怎么过来了?”

        这里很冷,夏天还好,消暑。可是冬天即便是室内,也是一阵冰冷。

        他一想到她顶着风雪,不知道花了多少心思过来,就喉咙干涩。

        贝瑶眼睛酸酸的:“因为想你了。”

        他死死咬住口腔里的肉,半晌低声道:“瑶瑶,别再说这样的话了。”

        如果是以前,他还能拼着被赵姨和贝叔讨厌来对她好,现在身处“第七监狱”的他,连听她说这些话的资格都没有。

        她既然长大了,就应该明白这个世界多无情世俗。社会不会接受她喜欢他这样一个人,她的爸妈也不会接受。

        为什么她越来越好看,见过的东西越来越多,却总是不明白这些呢?

        她眼里水汽氤氲,快要哭出来的模样。

        他很想伸手触碰那双含泪的杏儿眼,可是裴川也明白一年过去了,她上了大学,肯定见过许多有趣好玩的事。听甄律师说她依然是校花,这么漂亮性格又好的姑娘,不管在哪里都是很受欢迎的。

        贝瑶不会再被故乡那一轮月亮困住,她眼界越来越宽广,就不会好奇青涩少女时恋爱的感觉,因为会有很多优秀的人会追求她,想要和她在一起。

        她就该明白,年少时和他这样的人在一起,有多么不值得。

        贝瑶说:“为什么不能说这样的话,我想你,很想很想,有时候睡一觉起来,我仿佛还在六中念书。你就在不远的学校,离我很近。”

        她说:“你总说我长大就明白了什么是喜欢,什么是好奇,我现在成年了,知道自己说的每个字的意义。裴川,我喜欢你。”

        他喉结动了动,手指轻颤:“别说了。”

        可她依然继续道:“很喜欢很喜欢,不是同情,也不是可怜。”

        他害怕什么似的,声音冷淡,却又语速极快:“你清醒点,你看看这是哪里?外面下着雪,热闹地过着年,这里只有四面墙,还有一群杀人放火的犯罪分子!我不是什么豪门望族,也没有身份名望,我全部财产充了公,没有名誉、没有钱、没有未来,一无所有!”

        她抽泣了两声,清亮的眼里,依然只有他的模样。

        她眼里映出一个冷酷的、头发很短穿着囚服的年轻男人。

        他闭了闭眼,到底永远不会吼她,手指死死扣住轮椅:“回去吧,不要再来了,也不要说喜欢我,否则……”

        她猛然扑进了他怀里。

        这个二月特别冷,她带着外面风雨的寒意,他怀里像个火炉,燃烧着男人的爱和痛苦。

        她抱住他脖子,带着浅浅的鼻音:“但是就喜欢你。”

        跟不讲道理的小孩子似的。

        “就喜欢你,只喜欢你。”

        她小手冰凉,发丝微润。她不需要讲道理,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单纯又热烈,让人的心滚烫。

        他情不自禁扣住她的腰,压抑的情感溃不成军。

        贝瑶骤然想起那一晚秦冬妮的话,有些东西压抑得住,爱情却是掩饰不住的。

        男人明明在颤抖,他总说她不清醒,可他最后还是抱紧了她。她破涕为笑,下巴搁在他肩上:“裴川,你说女孩子不可以被欺负,我说了想你,你也要说想我。”

        他一颗心在火中滚过,又被沾上蜜糖,嘴里弥散着因为压抑自己咬出来的血腥气。

        “我……”他闭了闭眼,干涩道,“我想你,瑶瑶。”

        很想很想,发疯似的想。

        最初进来的每一个白天,他都在拼命工作,夜晚却总也睡不着。有人的世界是大千世界,有人的世界小得只能容下一个人。

        裴川无数次都在想,要是她没有进入过他的生命就好了。他无牵无挂,将来不管死在哪个角落,哪怕腐朽成一块没人认得出来的枯骨,至少心里没有任何念想。

        可是她来了,十多岁的少女,单纯不懂事,却偏偏热烈地像一团火,让他不知道该把她怎么办。

        然而偏偏他又明白,他多庆幸她来过他的生命。

        所有的色彩由她绘成,所有的苦涩是她给的,甜蜜也是她给的。

        她说:“裴川,你看,我再也没有把你弄丢了。”

        那夜她在少年手上系上氢气球,告诉他这辈子都不会把他弄丢。她说:“你以后也不许再让我哭,呐,快给我擦擦。”

        她唇角上弯,杏儿眼里的泪水却要掉不掉。

        他漆黑的眸子看着她,捧着她的脸,粗糙的指腹给她擦去眼角的泪。她眨了眨眼睛,长长的睫毛落在他指尖,泛起羞惭的甜。

        他总是在一步步打破最初的原则和计划,一次次为了她让步。偏偏苦涩又甜蜜,难以割舍。

        贝瑶本来有许多话想问,想知道他累不累,痛不痛,可是眼前的男人永远不会诉苦,也不会沉溺过往。

        她还想问他是不是因为自己,最后才选择了这条更难更苦的路,然而到了嘴边,贝瑶却不再问。

        他这样敏.感,可不能再误会她是因为愧疚才说喜欢他。

        没有什么,是比未来更让人欢喜的了。

        许是年轻气盛,他怀里很暖,男人身体结实,她没一会儿就暖了过来。探监的时间就要过去了,她轻声说:“裴川,新年快乐。”

        少女在兜兜里找了找,找出银行卡和纸币,通通塞到他手里:“我听说这里面可以买东西的,裴川,要是冷了饿了,就请人买东西知不知道?”

        他拿着银行卡和纸币,看着这个傻姑娘。

        他还有太多太多事情没有教会她了,好男人永远不会花自己女人的钱。可她这么傻,要是被人骗,那得多可怜。

        裴川把这些东西又放回了她兜里,摸了摸她头发:“这里面用不着这个,钻石卖了没有?”

        她摇头。

        裴川说:“把它卖了,去市中心买新房子。”还好钻石和黄金这些东西永远不贬值。

        她说:“不卖,以后要给你拿去镶嵌戒指的。”

        他不可置信看着她。

        她垂眸,睫毛两把小扇子一样:“裴川,你在这里要好好地照顾自己,每个人一生都会犯错,犯错是羞耻的事情,可是改正并且弥补就不是羞耻了。我们正视错误,弥补错误,但是不能把它看成自己一辈子洗刷不掉的耻辱。向前看好不好?”

        她说:“裴川,不许瞧不起自己。”

        他喉咙干涩到发痛,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这么个姑娘,软软的一团,却让人什么办法也没有。

        半晌,他说:“嗯。”

        她笑了,轻轻抚上他脸颊,声音很温柔:“还要几年,裴川?”

        他低声说:“八年。”

        她眸中也并没有失望,反而笑着说:“那我问问狱警伯伯,下次你们可以探监是什么时候,到时候我再来看你好不好?”

        “嗯。”

        她跟着狱警离开的时候,漫天风雪小了许多。天色有些暗沉了,那辆自行车上已经落了厚厚的积雪。

        她拍掉积雪坐上去,重新围上围巾,娇.小的背影消失在风雪里。

        这么娇弱的身体,却又有着柔韧炙热的力量。

        平时哪里见过这个冷冰冰的年轻男人如此动情,偏偏这个少女一来,裴川整个人都由她去了。

        狱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问裴川:“你骗人家做什么?”

        哪里还有八年?“第七监狱”和所有监狱都不一样,也算是人才改造摇篮了。裴川表现非常好,他当初本就属于自首,并且当时没有造成严重后果,不仅这样,还有立功情节,把那个组织给一锅端了。

        裴川明面上被判了八年,可是被送来“第七监狱”以后,裴川拿到手的协议是四年。

        为国家工作四年,思想品行要端正,平时也要好好接受教育、继续学习。当然,也得定期看心理医生。等到每个人的协议时间结束,一出来就是正职的国家工作人员。

        裴川这样的年轻人,是有未来的,原本就是高材生,因为年少成长环境不好误入歧途而已,这样的人国家会再给一次机会的。

        裴川已经“服刑”了一年多,还有两年多的时间,就可以出去了。

        裴川没有回答狱警的话。

        他只是在给她反悔的机会和留有余地的未来。

        裴川继续回去和“狱友”们吃团圆饭。

        他换了双筷子,捧起碗,这群“狱友”可没什么良心,早把肉夹完了,剩下些汤汤水水。他和着汤水吃白米饭依然没什么表情。

        “前生物学家”成铮海笑着道:“裴川啊,心情不错?”

        裴川绷着脸不吭声。在这里他年纪最小,这里面都是一群人精,但是裴川脑子也好使。

        “第七监狱”都是未来可期的人,因此一直还都挺和谐的,说不定未来什么时候就成了同事了。

        几个人看裴川冷清的模样,不知道是谁带头笑出了声。

        成铮海拍着大.腿笑得不行:“裴川啊,开心你就笑嘛,非要绷着脸吃饭做什么?”

        裴川筷子顿了顿,看了下眼前这群人。

        有人真忍不住了:“裴川,你脖子上,是你小情.人儿蹭出来的口红印子吧。哎哟心里是不是美死了,难为你还这么淡定坐在这里吃饭啊!”

        “难为了难为了。”

        裴川放下碗,往小姑娘刚刚哼哼唧唧的地方一摸,一看指尖果然有一道很浅很浅的口红色,不知道小姑娘什么时候蹭上来的。

        似乎还带着冰雪般的少女香。

        裴川终于笑了,对一众开玩笑的人说:“滚。”

        众人哈哈大笑。

        这个冬天真的不太冷。

        一开始裴川进来的时候,比任何里面的老人还要努力,后来久了,不知道谁在说,裴川以后想要当个科学家。

        从这里面出去还能当科学家的,少之又少,然而他夜以继日,十分努力。

        没有人理解这份固执是为了什么,知道今天,一年后有人来看他,大家才知道,有些人心中的信念和爱永生不灭,不管多久多苦,始终记得一切。

        记得那时候他们第一次去做飞机,贝瑶说起科学家,像说起大英雄一样,眼里都是对这个世界的热爱和期待。

        ~

        贝瑶找到他,心里也松了口气。

        人最怕的是没有希望,下一次开放“探监”的日子会是明年四月份,那时候已经春天了。

        新年贝瑶自然不可能再回到C市去。

        她不用再在法学院来回跑,可以安安心心念自己的专业。

        二月份假期结束,同学们陆陆续续都回来了。

        第一个来寝室的是B市本地的秦冬妮,秦冬妮还以为自己是第一个来的,看见从图书馆回来的贝瑶纳罕道:“瑶瑶,你来得这么早呀?”

        贝瑶笑着点点头。

        这一年是2010年了,贝瑶他们学医是五年制。秦冬妮见她抱着很厚一摞书籍,凑过去看:“这都是什么书啊?咦?护理按摩类的,瑶瑶,我们不学这个呀,你看这些做什么?”

        贝瑶把书摆好,笑着没有说话。她虽然并不介意裴川的身体,可是她不喜欢把他介意的事情用来随口聊天。

        好在秦冬妮也就随口问问,很快讲起了新年趣事。

        第二天是开学的最后期限,王乾坤和单小麦也来了。

        单小麦还给室友们带来了自己的家乡特产,她胆子小,长得也像个未成年,背这么大一袋子爬五楼把王乾坤都吓坏了。

        当时大一是有一次转专业的机会的,单小麦特别想转。

        寝室四个人,只有她会在解剖课上晕倒尖叫,也会在看见福尔马林浸泡的尸体时哭出来。秦冬妮神色正常,贝瑶也能忍得住,王乾坤……这货就不说了,她是因为热爱这一行选的。

        可是单小麦的妈妈不许她转,她就没有转了。

        王乾坤单手把她的东西拎起来放好:“麦子,你.妈为什么要叫你学医啊?”

        单小麦低下头:“我弟弟身体不好。”

        娘胎里带的病,先天不足。

        单小麦一说,几人对视了一眼,都不再问了。许多原生家庭都有难以启齿的痛。单小麦家就是重男轻女。

        王乾坤大大咧咧搭住单小麦肩膀:“来来麦子,给你看我们那边的特产。”

        家庭的痛会影响孩子,单小麦比起秦冬妮,就要自卑许多。她总觉得优秀的男孩子瞧不上她,平时也沉默寡言。

        贝瑶看着右手边的按摩护理书籍,他总说长大会眼界更广,了解人性,然后就明白他不值得被爱。

        可她多么庆幸,她越长大,就越能明白和理解他。

        爱他的温柔,爱他清冷骄傲,也开始懂了他难以启齿的敏.感和自卑。

        ※※※※※※※※※※※※※※※※※※※※

        修改完毕。

        喜欢魔鬼的体温请大家收藏:()魔鬼的体温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