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魔鬼的体温在线阅读 - 探望

探望

        ,(首字母+org点co)!

        裴川的案子最后在一月份开庭,然而外界谁都不知道那个案子最后是怎样的判决。

        B大的秋天很美,湖面水光粼粼,万物被染成了丰收的暖黄色。

        踏进大学校园,才想起当初李芳群的那些话:未来的你们不知道会去往这个国家的哪个城市,有人会去遥远的北国看雪,有人会在南方小镇临水而居。

        上一次来B大,裴川背着她走了一段路,去年冬天下着雪。那个时候贝瑶不懂为什么少年非要坚持走完那段路,现在却明白了。

        大学报到程序并没有高中那么复杂,贝瑶最后还是选择了住校,她的寝室在五楼,引领新生的学姐把她带到宿舍楼下后调侃:“学妹长得真漂亮,刚刚我领走你,不知道多少人惋惜愤恨啊。”

        贝瑶笑了笑:“学姐也很漂亮。”

        学姐心花怒放,毕竟女孩子都喜欢听夸奖的话。

        贝瑶拎着大包小包行李上到五楼,喘气喘了好一会儿才推开门。

        王乾坤在换溅了泥水的裤子,一看见贝瑶眼睛都亮了:“日哦,新室友?”王乾坤忍不住吹了个口哨。

        王乾坤同学留了一头短发,和男孩子一样短,她平胸,五官清朗俊秀,就是一个假小子。

        贝瑶愣了愣,有点不确定自己走的是女生寝室还是男生寝室。

        寝室里面接水的一个女生走过来笑了:“新室友来了吗?你好,我叫秦冬妮,她叫王乾坤,都是女的……咳咳女的。”

        贝瑶连忙道:“你们好,我叫贝瑶。”

        贝瑶还是忍不住多看了眼王乾坤。

        这个室友名字也特别,像个男孩子的名字,王乾坤说:“是不是觉得我名字特别扯淡,别提了,我爸取的,他酷爱研究风水五行,我庆幸他老人家没给我取名‘八卦’,不然别人叫我就叫,喂,那个王八卦,听着就跟王八挂了似的。”

        贝瑶没忍住,笑出了声。秦冬妮也是哈哈大笑。

        陌生的氛围就这样缓和了。

        没多久寝室最后一个女孩子也来了,叫做单小麦。

        单小麦说话很小声,和王乾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蚊子哼哼一样。王乾坤恨不得给她安了小蜜蜂挂在腰上。

        相处久了,大家的性格就一目了然。

        王乾坤是寝室的搞笑源泉和男友力担当,平时提矿泉水,别的寝室两个人抬,王乾坤一个人就能拎着桶装矿泉水上五楼,歇都不带歇的。

        单小麦胆小,学医还晕血,曾经上课上着上着就晕了过去,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后来王乾坤问:“晕血学什么医啊麦子?”

        单小麦小声说:“我妈让学。”

        “……”大家都无言以对。

        秦冬妮是帝都本地人,她性格活泼,长得也不错,还懂得撒娇,第二个月就交了个男朋友。

        有一晚贝瑶下晚自习,不小心看见秦冬妮和她男朋友在树下吻得难舍难分。

        男生的手情不自禁往上移,十月已经换上了较厚的秋装,他的手从衣摆钻了进去。

        贝瑶脸蛋腾的一下红了,她不是故意看见这一幕,不敢再看,加快脚步就要走。单小麦也是满脸通红。

        王乾坤看得津津有味,拉住贝瑶说:“急什么急什么,看看嘛,秦冬妮都不介意。”

        秦冬妮确实不介意,她亲完了,一抹嘴就欢呼道:“瑶瑶!乾坤,麦子。”

        这姑娘也不管男朋友了,冲过来要和室友们一起回去。

        秦冬妮眨眨眼,给室友们说:“你们先回,我和瑶瑶走两圈。”

        贝瑶被她拉去逛操场了。

        夜晚灯光有些暗。秦冬妮小声说:“我前两天看见你拒绝楚巡了,为什么呀?他长得帅,也挺有钱的。”

        灯下看美人更美,秦冬妮打量着室友脸蛋,觉得校花之名名不虚传。

        上个月校花评选,楚巡不知道多积极在帮贝瑶拉票,当然贝瑶本身确实很美,最后票数最高当选。

        然而秦冬妮纳罕的是,自己都有男朋友了,贝瑶依然没有男朋友。

        贝瑶愣了愣,她不知道秦冬妮看到了,她笑着说:“因为我有男朋友呀。”

        秦冬妮惊呆了:“什么……谁?他在哪里啊?”

        贝瑶轻声说:“不知道在哪个牢里待着,但我在等他。”

        “……”

        空气静默了两秒,然后秦冬妮爆笑出声。

        哈哈哈哈贝校花真幽默,是跟着王乾坤久了,也会讲笑话了吗?哈哈哈哈哈不知道在哪个牢里待着!

        贝瑶也不知道哪里好笑,就只好等她笑够。

        她杏儿眼明澈,倒是让秦冬妮不好意思了。

        秦冬妮收了笑,贝瑶才轻声问:“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秦冬妮说:“什么?”

        贝瑶有些不好意思,她声音低低的,但是在晚秋听起来很舒服:“你和男朋友在一起,都会那样……亲吗?”

        好激烈。

        秦冬妮看着室友有些羞涩的脸,噗嗤一声笑了。

        “是啊,你是不是还看到他摸我了。谈恋爱嘛,多少有些情不自禁,一个人很喜欢你,他虽然会克制,可是也有些东西是忍不住的。”

        贝瑶看着远处跑步的人影,大学的夜晚也很热闹,裴川本来也该在大学的校园里的。

        可是他为了和自己在一起那很短很短的时间,几乎放弃了一生。

        裴川从来没有这样亲过自己,他吻她时心跳很快,会喘息,可是总是特别克制珍惜。

        贝瑶明白,他一直觉得他脏。

        一如起初裴川想要制定的那两个条件,不亲密接触、不公布关系。他一定老早就想到了会有这一天,未来留她一个人长大。

        然而秦冬妮说得对,有些东西,是忍不住的。

        如果她还能找到裴川,如果她还能见到裴川。

        一定要给他说一说,迟到了许久的、她到底多喜欢他。

        ~

        然而日子还是在不紧不慢过去,大家都知道医学系那个校花喜欢往法学院跑,惹得学法学的男生们春心浮动不已。

        然而从第一年秋天到第二天秋天,贝瑶都没有找过任何一个学生,她找的都是法学院教授,请教他们各种刑事犯罪最后的处决。

        学校里的老师都被她拜访了个遍。

        法学系一度传言校花姑娘是想转个专业,毕竟人家也不是来找哪个男生谈恋爱的。可是后来转专业的时间过去了,贝瑶依然在医学系,大家就不知道她究竟是想做什么了。

        贝瑶一有空闲也会去周围的律所咨询,后来有个老师给她说:“不公开审理的案件,要么是未成年人案件,要么是……和机密沾边的案件。你问的那个人既然已经成年了,那么很可能是后者。”

        贝瑶想起了笔记上“魔鬼”的称呼,还有提到的软件。

        她换了一种问法:“如果是高智商犯罪呢?可能会比较严重,他最后会被关押在哪里?”

        老师想了想:“探监都不被允许的话,一定是经过了最高审的。少年犯罪,高智商人才,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这样一个案件。”

        老师继续说:“在十多年前,x国曾经出过一个女间谍,她窃取过多国机密,从十岁开始就进入组织,随后引起好几场动乱。后来她被G国抓获时才十八岁,本来想执行枪决,后来经过重重商讨,这个女间谍被释放,重新给了她一次机会。她整理出做间谍期间的密报,反而避免了许多场战争。”

        老师总结道:“国家对于心向正义的人才是非常宽容的。贝瑶,如果真如你所说,那么他很可能在进行更机密性的改造,国家会吸纳这样的人才。”

        老师看见面前的姑娘如月色一样温和的眼睛亮起点点碎光。

        “老师,那他会在哪里呢?”

        老师摇摇头,这个她就无能为力了。

        贝瑶深深鞠了一躬:“谢谢您。”

        这一年大二冬天,贝瑶回C市过年。C市树梢上被挂上大红灯笼,贝瑶吃完团圆饭,方敏君过来拜访。

        方敏君长大了,从衣着开始,都渐渐成熟的模样。

        她烫了一头大波浪卷发,染成了栗色。

        两个姑娘在房间说话。

        方敏君并不太开心的模样,她自嘲地撩了撩自己的头发:“我这个样子,是不是很陌生?”

        她不喜欢这样,她喜欢年少时和贝瑶他们在一起,冬天打雪仗,一头黑色的长发肆意张扬。那时候不化妆不打扮就很美。

        可是霍丁霖喜欢方敏君现在这个模样,到底有当年港星常雪的轮廓,方敏君长大了一打扮挺亮眼的。

        贝瑶笑着说:“敏敏一直很漂亮,我小时候可羡慕你了。”

        贝瑶语调温柔,眼里很真诚,方敏君心中酸涩,险些红了眼。霍丁霖家在C市发展得很好,作为霍家的重要旁支,在一个新城市两年就站稳了脚跟,霍家早年出过元帅,至今还有很大的影响力,在军中也认识些人。

        方敏君凑近贝瑶耳边:“瑶瑶,我问过霍丁霖和霍叔叔,国家关高智商犯罪会关在哪里。”

        她轻声说了几个字,贝瑶睁大眼。

        霍家以前到处出过不少军官,方敏君说:“虽然有可能不在那里,但是也有一半的希望。谢谢你以前的帮助,我能为你做的并不多,就只有这些了。”

        方敏君和赵秀离开的时候,贝瑶看着她的背影:“敏敏!”

        方敏君回头。

        “谢谢。”

        方敏君笑了:“不谢。”她冷清的轮廓柔和下来,原来有些人长大,真的会越来越美好的。

        ~

        春节还没到来,贝瑶却说又要返回B市了。

        赵芝兰急切道:“你这孩子,大过年的,怎么突然又要回学校去,有什么事过完年回去不行吗?”

        然而贝瑶最后还是回去了,票并不好卖,许多交通都停运了。

        贝瑶磕磕绊绊回到B市时,B市正在下大雪。

        漫天的鹅毛大雪,顷刻使人白头。

        贝瑶去“第七监狱”前,做好了见不到裴川的准备,连方敏君都说了,只是有裴川在这里的可能,也或许并不在这里。

        然而贝瑶还是来了。

        “第七监狱”建得很偏,都处于城郊了。

        没有直达的车,贝瑶租了一辆自行车骑过去,她问围巾蒙住脸颊抵挡风雪,到第七监狱外面已经是晚饭时间了。

        过年其他地方欢庆,监狱有几分冷清。

        “第七监狱”有些不同的是,它关押的都是可改造型人才。

        换言之,戴罪立功。

        过年监狱会加强警力部署,也会组织一些活动让犯人们参与。

        贝瑶手都快冻僵了,她看着面前的建筑,眼里酸酸的。

        第七监狱并非不允许人探监,然而能找到这里的少之又少,裴川当初进来就写过已无至亲,因此并没有通知他的亲人他被关在哪里。

        至于贝瑶。

        他凭什么耽搁人家好好的女孩子呢?

        狱警过来通知的时候,裴川正在吃饭。周围一圈人都是高智商大佬,有生化类天才,还有机械类人才,国家很宽容,他们的年过得并不冷清,听说一会儿饭后会有两个活动。

        毕竟这里每个人都签了协议,他们并不算是“坐牢”,而是秘密为国家工作。

        以往狱警过来说谁的家人找时,裴川都没什么感觉。

        他没有家人了,也没人知道他在这里,然而这次狱警开口说:“裴川,有人找。”

        空气一瞬间安静,“狱友”们或诧异或调侃地看着裴川。

        裴川神色淡淡原本安静吃着饭,那一刻手中的筷子,猛然滑落在了地上。

        ※※※※※※※※※※※※※※※※※※※※

        这章也修改完毕了。

        注:“第七监狱”的设定,属于架空设定。

        读者:我大晋江的男主厉害起来能把自己送进监狱

        读者:我川崽即使坐牢也是最帅的那个!

        读者:川为大家现场表演,我杀我自己

        喜欢魔鬼的体温请大家收藏:()魔鬼的体温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