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魔鬼的体温在线阅读 - 他爱你

他爱你

        ,(首字母+org点co)!

        “高考理科状元裴川自首。”

        “昔日受害者,今日扭曲者。”

        “高考状元堕.落的背后”

        ……

        整个七月和八月,C市都被这样的新闻覆盖。

        老人后来常常教训自己的后辈:“看见这个人没有?聪明成绩好,可是不学好,那就只有在监狱里蹲着。”一旦坐了牢,不管身上曾经有多么辉煌的勋章,似乎瞬间就黯然失色了,多年的努力一朝便可化为泡影。

        当初一三六的学生都知道了这件事。

        金子阳初初知道这件事时震惊的,后来听到这样的话非常生气吼出来:“你瞎说什么!你认识他吗?知道他是怎么样的人吗?再瞎逼逼小爷揍你!”

        郑航这次也不拉他。

        几个少年聚在一起,想要找到裴川。然而社会给他们上了一堂最生动的课,当你还没有彻底长大时,并没有颠覆一切的本事。

        金子阳捂脸蹲在地上,他第一次明白当朋友出事,他什么都做不了。

        三年的兄弟了啊。

        裴川是自首。

        他兴许很早就有这个打算了,所以谢师宴那天,给他们每个人都指明了未来的方向。

        初见裴川时,他是个高冷沉默的少年,他这个人喜欢的东西很少,没有什么爱好,有时候脾气还很不怎么好,可是到了后面,谁也不会讨厌那样的裴川。

        季伟难过极了,比他自己高考落榜还要难过。

        金子阳握拳:“我以后要好好跟我爸学,赚很多很多钱,找到川哥把他带出来。”

        郑航拍拍他肩膀:“嗯!”

        裴川这辈子朋友太少了,如果他连他们都失去了,那他到底还剩下什么?

        季伟八月份去报复读班的时候,给大家挥手告白:“我不知道我哪一年能考上大学,但是有一天你们找到川哥了,一定要及时通知我。不管他在哪里,我都想去看看他。”

        裴浩斌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当天就到处跑找人问人去了。

        他当了这么多年的队长,却是第一次因为私事拉下脸来求人,可是找遍了人,人家最后告诉他的是:国家重要案件,并不能透露更多。

        媒体报道到了八月份才渐渐消弭下去,那时候裴浩斌已经看到许多关于剖析裴川成长的新闻了。

        这些新闻将他的家庭和过往撕开给他看,让裴浩斌明白,究竟是谁,导致了裴川后来的模样。他错了,他不是个好父亲。

        裴川原本就站在深渊,可是在他需要时,裴浩斌这个父亲从来没有拉过他一把。

        等他意识到自己错了,却再也找不回来这个儿子了。

        裴浩斌那天改了遗嘱,他这次的决心分外坚定,也请了律师过来做见证。当天曹莉抱着才出生没多久的儿子,白玉彤也在一旁。

        裴浩斌说:“我死以后,除了给第二个孩子的赡养费,所有钱都留给裴川。”

        他说这些话时,脸上有些沧桑,他已经不是盛年了。不再是当初可以骑着摩托车送裴川读书的爸爸。

        “不管裴川哪一年出狱,最终判决如何,即便他这辈子都出不来,这钱都是他的。如果不能交到他的手上,那就留给国家。”

        裴浩斌做完这些,曹莉脸色一点也不好看,然而这次没有谁能动摇裴浩斌的决心。曹莉的眼泪不可以,襁褓里的婴儿也不可以。

        他们踩着裴川的断腿走出来的荣誉,早该还回去了。

        裴浩斌这份气魄迟来了十多年,却也是他这个父亲能为不知在何方的大儿子,最后能做的事。

        ~

        九月份初秋清冷,贝瑶去上帝都上大学,赵芝兰特别不放心女儿。裴川的事情像一颗骤然投进水里的石子,溅起无数涟漪,最后又悄无声息平静了下去。

        贝瑶要去帝都那天,贝立材特地想请假去陪女儿报名,贝瑶拒绝了。

        一整个暑假特别漫长,足够她用来平复心情。

        贝瑶走之前,再次把儿时就陪伴自己的笔记找了出来。

        纵然她没有完整的记忆,可贝瑶也知道,两辈子的发展完全不同了。

        笔记这样写——

        “那个男人叫裴川,是个全世界眼中很坏的男人。他沉默寡言,保护了贝瑶两年,最后她死那天,裴川告诉她,‘她是他一辈子不敢爱的心肝。’”

        然而这辈子裴川并没有成为这样的坏人,他自首了。

        两辈子,只有贝瑶的到来,是唯一的变数。

        她才是最后困住裴川的牢笼。

        裴川早就知道了,和她在一起片刻的欢愉最后会有怎样的后果,然而他还是陪着她走过了这一段青春。

        贝瑶去上大学之前,小区还在家的少年少女都来看她。

        大家很羡慕她能去上大学,纷纷送了她很多礼物。

        后来去火车站,陈英骐说:“贝瑶,我送送你!”

        两个人一起走在马路上。

        陈英骐一张脸皱着,好半晌才支支吾吾开口:“你找到裴川了吗?”

        贝瑶说:“没有。”

        陈英骐深吸了一口气:“贝瑶,你真的喜欢他吗?”

        旧小区天空上,偶有几根电线交错。秋天燕子还没飞走,歪着小脑袋向下看他们。

        贝瑶静静看着陈英骐。

        陈英骐一鼓作气:“不是因为同情他,也不是因为可怜他,是爱慕,是想一辈子在一起那种喜欢。”

        贝瑶眼里水色氤氲,最后点了点头。

        她第一次向外人这样坦白自己的感情。

        陈英骐似乎舒了口气,可是又更惆怅了,他说:“你喜欢他,可是他爱你。贝瑶,你永远都没法知道他多爱你。”

        胖胖的少年从自己兜里拿了一张卡出来:“这是他这些年攒的钱。你们高考之前那天晚上,他突然找到我,让我往后照顾着点你和赵姨。他说男人最懂男人,怕你被人欺负被人骗,让我好好为你把关,万一……”

        小胖子红了眼:“万一以后你和谁在一起了,那个人对你不好,花钱也要教训他。”

        贝瑶抿唇,眼眶含着泪。

        陈英骐说:“他那个时候就决定好要自首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会判多少年,最后会是怎样的结果。你喜欢谁都好,不要再想着他了。”

        其实裴川还说了好多好多,说贝瑶爱笑,可是有时候也会哭,将来为她把关时,一定要一个脾气不那么坏的男人,哪有女孩子去哄着男人的道理?

        贝瑶终于明白了那句话。

        ——“她是他一辈子不敢爱的心肝。”

        ~

        九月份初秋,裴川在做笔录录口供。

        按照法律规定,一切可能被处死刑的人哪怕自己不请律师,国家都会帮他请一位律师。

        那天做完口供律师也在。

        裴川看着白色的天花板:“是不是九月了?”

        里面也不比外面,时光被拉得好长好长。

        律师说:“九月6号了。”

        裴川点头,那她应该已经在B大校园里了。

        律师皱眉:“我刚刚问了人,你又没有按照我教你的说,裴川,你到底怕不怕判刑?你这种情况,好好表现很可能刑期特别少的。”

        裴川说:“谢谢,不过我不需要。”

        少年说“不需要”的时候分外平静,甄律师从业这么多年,第一次见有人这么不在意的。

        有时候明明是同一件事,用不同的说法说出来就有不同的效果,偏偏裴川懂这个道理,却阐述得分外平静,全都是对他不利的。

        “我那时候16岁,对,我知道他们用来窃取金融机构。”

        “贩毒吗?知道一部分。”

        “07年的安保系统是我破坏的。”

        “最后一项开发是控制人脑芯片,一旦完成,不管是谁,都会成为傀儡。我没有做完,做了一半,后来彻底删除了,他们有帮助做这个的医生和博士,我负责芯片部分,有专人植入。”

        “我知道芯片做好会抓活人来做实验,没人和我说,是我猜到的。”

        裴川对面的人没忍住问:“你恨这个世界吗?”

        少年瞳孔漆黑,许久他笑了:“不,警官,我爱这个世界。”

        这是所有人都意外的回答。

        那时候为了检测裴川的精神状态,也请了心理医生。

        心理医生手插在兜里,皱眉道:“他情况很特殊,也许是成长坏境不好,小时候又遭遇了那样糟糕的事,性格里曾经有一部分反社会心理,可是现在都没了。他说热爱这个世界,不是假话。他停手了,没有变成一个糟糕的社会混乱缔造者,他很聪明,以前那样发展下去,兴许还会成为那些人的首脑。”

        是的,不仅没有变成真正的Satan,他还把原本几年后应该会成为他“手下”的人一锅端了。

        几个人面面相觑,最后啼笑皆非。

        这算不算是天才的“我杀我自己”?自己灭全族。

        然而玩笑究竟是玩笑,来年一月的时候,裴川的案子秘密开庭了。

        开庭前,律师急得不行:“裴川!我最后一次警告你,要想活命就不能是放任的态度,你想想看!你才多大,就想一辈子蹲在牢里吗?你这个不是小事,你犯罪时十六岁,已经是负重大刑事责任的年龄了,还是高智商犯罪,国家最怕就是你这种人!”

        裴川不语。

        甄律师大喊一声:“裴川!为什么不争取早点出去?”

        裴川没有回头,他说:“甄律师,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但是即便出去了,和在里面也没有差别。”

        一个坐过牢的人,连站在她面前都不配。

        至少这个地方,还能关住他的躯体,让他不至于情难自禁再次玷污她。

        甄律师想起这几天调查的事,开口道:“裴川,你难道不想再见见她吗?你答应我好好表现,我给你看她前几天的照片。”

        少年步子猛然顿住。

        甄律师一见有戏,忍不住说:“你就不想看看?她今年十八岁了。相信我,我会想办法带进来!”

        裴川咬牙:“我今天……好好说。”

        甄律师笑了,臭小子,倔驴。

        臭小子今天果然沉稳多了,他终于会说一些对自己有利的发言。说到最后,裴川还提供了一个账号:“他们打过来的钱,我一分没动,我自己用的钱是以前帮老板开发软件赚的。他们打过来的钱都在这个账号里,密码是190815,全部上缴给国家。”

        结果警官一看,好家伙!

        那个账号里的钱足足三个亿!

        甄律师也惊呆了,少年看着他,苍白的唇抿了抿:“你答应过我的。”

        “……好、好的。”

        没过两天,甄律师守信,经过重重首肯,他拿来了一张论坛截图,彩印下来带给裴川。

        甄律师说:“抱歉,照片不好带,纸张粗糙了些,别介意。”

        裴川摇摇头,拿过来那张彩印的纸。

        她今年十八岁了。

        少女长发扎成马尾,发尾微卷,空气刘海很温柔。她在湖边亭子里看书,这是十二月的照片。少女穿着白色的羽绒服,亭子外在下雪,湖面尚未结冰。

        裴川的指尖触上照片她的脸,黑眸安静。

        甄律师心里叹了口气,拍了拍他肩膀:“小裴,她很漂亮,也很可爱,图片是从他们学校论坛下载的,校花评选人气第一名呐!小姑娘很优秀,你表现好一点,有一天也可以再见见她是不是?哪怕远远的看一眼。”

        裴川低声说:“这张纸我可不可以留着?”

        纸张最后被收走,裴川这样的“危险人物”,一根草也不会给他留。

        他看着甄律师带着那张“照片”,站起来又被人按着坐了下去。

        这一年他的假肢还不是最先进那种,膝盖一弯生疼。

        甄律师说:“想见她就未来某天光明正大地见,看照片算什么本事!”

        ※※※※※※※※※※※※※※※※※※※※

        从62章开始修文,这章已修。

        大家看标题后的内容提要就知道是否是修改章节。

        62~66会重写。建议大家3.10号(明天)晚上22:00再一起看后面的彻底修改版本。现在看会衔接不上。

        喜欢魔鬼的体温请大家收藏:()魔鬼的体温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