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魔鬼的体温在线阅读 - 柜中

柜中

        ,(首字母+org点co)!

        有了裴川的承诺,贝瑶心里很高兴。

        每个人上大学之前都会想去看看大学的样子,她也想去B大看看。

        贝瑶想了想:“你好不容易回来,进来小区看看吧,今年变化挺大的。”

        裴川跟着她走进去。

        “那边以前的跷跷板拆掉了,公园就在这里不远,小孩子都喜欢过去玩。”

        “梅花树之前被风吹倒,又被种起来,去年冬天开花特别漂亮。”

        他认真听着,看着她带笑的眉眼,心里也忍不住欢喜。

        贝瑶想了想,踮起脚尖在他耳边悄声说:“你要不要来我家看看?”

        裴川僵住。

        他说:“别闹,回家吧。”

        贝瑶说:“裴川,陈英骐都去我家看过,你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来过,不好奇遗憾吗?”

        他脑海里忍不住想起那年夏天,少女窗前爬山虎旺盛,蔷薇盛开,她还没有褪去婴儿肥,在跳操锻炼,露出一截玉白纤细的腰肢。

        裴川抿唇。

        怎么可能……不好奇少女的闺房。又怎么可能不遗憾没有去过。

        她杏儿眼清亮:“我妈妈接弟弟去了,你就去我家做客吧,对了,我之前准备给你的礼物还在我房间呢,空气凤梨还活着,你的围巾和手套,我一直都忘了还给你。”

        很好客的模样。

        理由也特别充分。

        他明明该走,她可以不遵守那两条约定,他自己不能不遵守。

        然而心里有个声音说,你走了,可能这辈子都不会有机会看看她生活长大的地方。

        裴川沉默地跟着她上了楼。

        贝瑶拿出钥匙开门,就像她说的,爸爸妈妈都还没回来。估计还得二十多分钟,客厅养了一红一黑两尾金鱼,在慢悠悠游动。

        他的目光从那两尾金鱼上移开,扫视了一遍房子。

        贝家的格局和他以前的家很像,毕竟是一个小区,然而这个家明显要温馨许多。

        十多年的老房子了,屋顶和房梁都看得出老旧的痕迹,贝瑶家境确实不太好,换个人敏感的人带人参观这样的房子可能会自卑不自在,然而她并没有,她骨子里快乐而满足。

        贝瑶说:“你要不要来我房间看看?我房间有点乱,我妈妈说是猫窝,肯定没有你之前房间干净。”

        他垂眸,跟着她走。

        裴川告诉自己,看一眼就走。

        贝瑶推开门。

        夕阳倾斜下来,从窗口跃入房间。蔷薇花枝随着风摇曳。

        她的“小猫窝”有张小小的床,粉色的床单,床头有个熊娃娃。

        米色的窗帘垂下流苏,一张很小的用来写作业的桌子,还有一个老旧的衣柜。

        房间放了水果盘,桌上还有一个七岁的小女娃笑着的照片。

        那是七岁的贝瑶,女孩子笑着,露出缺了的门牙,小肉脸又呆又萌,他目光都忍不住软了软。

        地上有一个军绿色的画板。

        贝瑶说:“你要看我画的画吗?”

        她杏儿眼湿漉漉的,他抿唇,明明告诉自己该走了,赵姨要是回来……

        可是又确实舍不得她,他点点头。

        贝瑶说:“我不专业,你不要笑。”

        她打开画板,是水彩画。

        有小区外的那棵梅花树开花的模样,再一翻,还有陈英骐家那只乱窜的猫咪,下一张是B市那座桥,天上有明月。

        他看得很认真,贝瑶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她刚要说什么,门外就响起了脚步声:“瑶瑶?瑶瑶!”

        赵芝兰这时候回来了!

        贝瑶懵了,她下意识惊慌地看了裴川一眼。

        其实……作为前邻居家的小哥哥,裴川来她家做客没什么,但是他……在她房间。

        要知道陈英骐也不敢这么干呐。

        裴川漆黑的眸回望她。

        她真怕他被妈妈打死!贝瑶慌张看他一眼,画板往地上一扔,四处看看后拉开衣柜,急得快哭了:“躲好躲好。”

        裴川:“……”

        他见小姑娘现在才知道慌,心里也有些好笑。

        衣柜倒是很大,最下层是空着的。他在她快急哭的目光中躲进去。裴川的腿不好弯曲,他沉默着,尽量没让她看出他的异样。

        贝瑶急得手都在抖。

        他抬眸看她,小姑娘好可怜的模样。他天不怕地不怕,面不改色,但她一看就是做坏事快被抓包。

        赵姨一问,她估计要慌死。

        何况她书包还在外面,不能装作不在家。

        裴川长臂一拉,在赵芝兰开她房门之间,把她一起拉进了衣柜,总不能让她一个人害怕。

        下一刻赵芝兰推门进来。

        她看着空荡荡的房间,画板散落在地上,画纸到处飞。赵芝兰叹气:“一个都不省心,不知道又跑哪里去了。”

        她开始捡画纸。

        老旧的衣柜里,贝瑶窝在裴川怀里。

        衣柜被他单手拉住,她还是怕,闭着眼睛,生怕赵芝兰发现异样。

        贝瑶好半晌鼓起勇气睁开眼睛,对上了一双漆黑的眼。

        九月的夕阳只有一缕照在衣柜外面,她睁眼转头透过缝隙去看外面的赵芝兰,赵芝兰爬楼梯上来,现在坐在她桌前喘气。

        空气安安静静的,她又转头去看裴川。

        少年腿曲着,她跪在她双腿之间。

        柜子里空气不好,他灼热的呼吸喷在她脖子处,贝瑶脸通红。

        还痒痒的,好奇怪的感觉。

        她吭哧去推他脑袋,少年沉默了一下,顺从她的力道,不挨着她。

        他垂眸,左手死死扣住柜子的门,指节泛白。

        裴川尽量不去看跪着的贝瑶。

        这么多年,第一次有人靠他的假肢和残肢这样近。他忍住颤栗,抿紧了唇。他其实……是害怕她觉察到他怪异的姿势和……假肢冰冷的温度。

        光线很暗,贝瑶抬眸看他。

        世界一下子变得好小,她有种很奇妙的感觉,仿佛被关在了他的心里。

        一颗并不那么明亮的心。

        他的世界很黑暗,逼仄。少年冷峻的脸映在她的眼睛里。

        她第一次看到只有他一个人的世界,那么小,可是里面只有她。

        裴川很好看。

        她心跳有些快,像是想起了曾经那些夜晚,她悄悄在网上搜索,希望别人告诉她答案——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

        现在她知道了,贝瑶伸出纤细的手指,轻轻抚上他清隽的脸颊。

        他转头低眸看她。

        少女杏儿眼很亮很温柔。她并没有去关注他腿异样的姿态,也没碰到他的假肢。她微凉的指尖,只是落在自己眉眼上。

        一笔一笔,轻轻地勾画。

        这是裴川——

        她这辈子第一次喜欢的少年。

        他有锋锐如剑的眉,漆黑冷淡的眼,棱角分明的脸庞轮廓,还有苍白的薄唇。

        有些冷淡的酷。

        凉凉的指尖划过他的眉眼,最后落在他薄唇上。

        九月的夕阳温暖,她眼里缀满了星星。

        仿佛永远不会去感受他的残缺,眼里只看得到他的好。其实他没那么好,哪怕长相方面,他也不是顶帅的人,至少不是她这样,让人看一眼就惊艳的容颜。

        可是在她明亮的眼里看自己,裴川有种错觉,他是个完整的、健康的男人。

        她的手指微凉,裴川心跳失控,右手握住她小手。原来和她在一起,总是忘记考虑自己的残缺,留下一腔无所适从的心动。

        瑶瑶,不许闹。

        赵芝兰歇了好一会儿,才走出房间。她提前回来拿证件,小贝军还没接回来呢。赵芝兰关上门,拿了证件,又匆匆出门接儿子。

        ~

        晚上赵芝兰回来的时候,见闺女在发奋写作业,心里很安慰。贝瑶耳尖发红,一想起不久前自己和裴川慌不择路躲在柜子里,现在懊恼到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赵芝兰想起刚刚听到的两件事,心中依然有些不舒服,一件事是赵秀坚持要方敏君和霍丁霖处处试试看,十七的姑娘,谈这些未免过早了。

        赵芝兰就不希望自家瑶瑶在这个年龄过于重视青春期感情。

        另一件事就是下班路上遇见了裴队。

        赵芝兰交流几句,裴浩斌问了下裴川的情况。赵芝兰心想,这也非常可笑,亲儿子的消息还要从外人口中得知。不知道是该可怜裴川还是该怒裴浩斌的不作为。

        但是赵芝兰作为外人,总不好撕破脸皮,随即裴浩斌说出来的一件事让赵芝兰心情更复杂了——

        曹莉怀孕了。

        都快四十的女人,怀上了裴浩斌的孩子。裴浩斌说起这件事时,脸上没有多大的喜悦,反而多了一些迷茫。

        显然这个孩子也是他意料之外的。

        赵芝兰作为外人都险些气炸。

        小区里谁不知道当年那些事啊,裴浩斌的“成名一战”,保护了许多个无辜的家庭,裴川却被绑走,被绑匪砍断了小腿。

        当时这件事闹得很大,还登上了报纸。

        大家都觉得这个孩子可怜无辜,然而后续却不会有人再关注。

        裴浩斌得到了无数个家庭的感谢和荣誉的徽章,断腿的裴川得了无数句“可怜”。

        这个“可怜”的孩子,自己长大了,成了一个坚强的少年。他的父亲再婚,新的孩子即将出生。

        等到那个孩子出生了,将来有健全的身体,还有完满的家庭。甚至会分走裴川的财产。

        赵芝兰本来还顾及着邻居的情分,听到这句话吸了口气:“几个月了?”

        裴浩斌颓然道:“三个月。”他嘴巴嗫嚅道,“是我……对不起小川。”

        赵芝兰当场气得抱着贝军就回来了,也不管什么面上功夫。

        赵芝兰看了眼认真写作业的贝瑶,皱了皱眉,没把这件事告诉贝瑶。她心里也一度非常难受,可是裴浩斌不是个合格的父亲,她却是贝瑶的母亲,得为贝瑶考虑,裴川的家庭太复杂了,他的身体也……

        她不希望贝瑶和他有什么关系。

        ~

        曹莉怀孕,最高兴的人除了她自己莫过于白玉彤。

        白玉彤盼星星盼月亮,就希望母亲给裴叔叔生一个弟弟。

        这个孩子的出生,意味着她和妈妈的地位也稳固了,那个继兄再也回不来这个家。因为已经有人取代他的地位了。

        一个健康的弟弟,怎么也比性格阴郁的少年讨喜吧?

        曹莉警告她:“收起你这股兴奋劲,裴浩斌心里对裴川还是有愧疚的,你要是还想你妈安生一点给你生个弟弟,你就安分一点。”

        毕竟孩子怎么来的曹莉清楚。

        裴川一双腿换来了裴家许多年的荣耀,裴浩斌虽然感情拎不清,可是确实没打算再要孩子。曹莉在安全套上扎了洞,才有这个孩子的到来。

        她和裴浩斌感情一直不错,却也害怕裴浩斌因为这件事责骂她。

        好歹木已成舟,顾及到她肚子里这块肉,裴浩斌脸色白了白,却没说什么。

        这晚裴浩斌说:“曹莉,这件事我得和你说清楚。我……对不起文娟和小川,你也知道当年那件事,小川的腿……我原本是打算,把所有财产都留给他,他长大了,这是我唯一能给他的补偿。”

        曹莉心里一咯噔,面上还是贤惠笑着的。

        裴浩斌说:“现在我都四十多了,等这个孩子出生长大,我们都六十多了,他是我亲骨肉,我不可能不管你和孩子,但是裴川的情况……我希望你能让让他,我会留够孩子受教育的钱,其余所有还是给裴川。”

        曹莉心中气得……

        然而她倒也是个沉得住气的,现在说这些有用么?

        等她肚子里这块肉出来了,裴浩斌随时都能改主意。怀孕这件事本来就是她的私心,这时候她肯定得顺着裴浩斌说好。

        反正那个冷漠的残废注定一无所有。

        她的孩子一定是健康、家庭完整的。

        ※※※※※※※※※※※※※※※※※※※※

        霸王票没整理完,没整理到的明天感谢。

        感谢以下小天使的打赏,谢谢大家的喜欢,挨个儿抱抱~

        感谢【果宝】姑娘的火箭炮X3

        感谢【邓半仙儿、g□□fruit、雪白奶胖、九口椰汁、23017979】五位姑娘的火箭炮

        感谢【eva、闲置人口、多哈麻麻、自由价最高、蓝蝶茉忆、Gelo.洛、33914618、炸黄黄、尽欢.、qiqi】十位姑娘的手榴弹

        感谢【择城、妞小贺、几道啊、属龙的兔宝宝、抄袭可耻、要吃星星吗、篱落、篱落、今天叫什么、cc、顾、珩赜、顾、珩赜、毋名氏、毋名氏、是阿宋啊、25015945、G阔爱、幸子、幸子.、false、明天会更好、番茄酱、G阔爱、财迷金、棉花藤、初晴、魚魚、闪闪金豆豆、19630102、27903348、无敌最英俊、羡五柳、周哇、NXXN、小八只有两岁半、我的大刀呢?、au、CuCu、南一-2号、妹喜、落叶、箐箬、古楼八号、、安安麻麻、流离是欢、26295107、林胖胖今天努力了吗、百酒若寻、闲人免进、甜桃奶猫卷、风月云归、24226466、哈默、sky、sky、FFAN、Mortal_、Mortal_、佐伊的梦、璃子啊、阿弥、啊倦一、离蓧、Bashful、西决、849718、妞小贺、BIUBIU、栀白、BIUBIU、镜子、訾南、黎明、本大王威震四方、不吃草的兔子、一一、倩、珊大王、鱼摆摆?、嘉人尔已??、甜酒果】的地雷打赏

        喜欢魔鬼的体温请大家收藏:()魔鬼的体温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