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魔鬼的体温在线阅读 - 你牵

你牵

        ,(首字母+org点co)!

        明月倚在天空,裴川抱了她一会儿,贝瑶说话还带着鼻音:“那我们明天一起去看奥运会。”

        奥运会一共举办十六天,但是贝瑶的假期时间不够,帝都物价太高,一家人经费也不够,所以赵芝兰只打算在帝都待三天,明天是最后一天了。

        她想和裴川一起站在赛场上。

        裴川垂眸,落在她微红的眼眶上,轻声道:“好。”

        她笑了,破涕为笑。

        贝瑶杏儿眼里水汪汪的,他伸手拂开她脸颊边的发,没有告诉她她的要求有多为难人。

        这傻姑娘恐怕至今都不知道她的家人多不喜欢他。

        她不愿意接受他的条件,他心里却有一面明镜,如果让赵姨知道,一定会责备贝瑶。他不怕其他人的怒火,可那是她的父母。

        等有一天,他不能和她在一起了,她的父母却是可以照顾她很久的人。

        裴川不能让他们离心。

        所以他不会告诉贝瑶,她父母对他的不喜。

        他说:“晚上不要乱走,我送你回去。”

        她达成所有要求,现在好说话极了,贝瑶现在回想起刚刚哭了,也挺不好意思的。她悄悄看他,然而裴川竟然什么都答应了。

        裴川带着她往回走,明月不及灯光亮,灯影里他的影子拉得老长。

        她落后他两步,一脚踩在他影子的手上。

        “裴川。”少女声音脆脆的,风拨着铃儿响。他是不是又想骗她啊?他们一家人都被他骗好几回了,他真有这么好说话吗?

        别人谈恋爱肯定不是这样的,裴川自己走自己的,恨不得她头发丝都不沾染。

        裴川回头:“怎么了?”

        她站在路灯下面,眸中亮晶晶看他:“你牵。”

        虽然脸颊慢慢变红,但她就是站在那里不肯走。

        裴川眸光落在她身上,少女又娇又俏,他沉默地走回去,狠了狠心握住她小手。

        女孩子的手很软,软绵绵的,指尖有些夏夜的凉。

        她红着脸颊,转头偷偷笑。

        裴川手腕转了转,握住她手的姿势变了,下一刻她五指被迫分开,与他十指相扣。

        他掌心滚烫,发烧一样。

        她呆呆地低头看了眼两人交握的手,开始害羞了,啊……他没骗她啊。

        裴川牵着她走回宾馆,他抬头看了眼楼上,灯光熄灭,赵芝兰和贝立材已经睡了。

        也还好他们睡了,不然活活打死他的心都有了。

        裴川轻轻叹息,低眸看她。

        她这会儿知道羞了,一路都不开口。

        裴川说:“好了,回去吧。我答应你的事情不会忘,明天一起看奥运。”

        她点头,去乘坐电梯了。

        裴川看着她上了楼,才闭眼靠在墙壁上。

        冰冷让他内心的一腔热度慢慢冷却。

        她不懂事,他总不可能什么都不管。贝瑶需要未来,他唯一给不起的就是未来。

        ~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赵芝兰看见女儿总往后面看:“瑶瑶,看什么呢?”

        贝瑶现在才意识到这个问题,赵芝兰再怎么开明,也不会同意孩子早恋的,她只好说:“没看什么。”

        赵芝兰牵着贝军说:“明天就回去了,晚上去买点特产再赶火车,好歹不能白来这一趟。”

        男人对奥运会兴趣到底要大许多,贝立材这几天都很高兴,就连小贝军也很兴奋。

        到了场地,比赛都开始了,贝瑶还是没能看到裴川的身影。

        裴川大骗子!他是不是丢下自己又不见了?

        她口中的骗子还在场地外。

        裴川只有四张票,全给贝瑶了。他来帝都本来也不是为了看比赛,而是不放心她,所以提前买票的时候就没有买第五张。

        他怕她喜欢外面的繁华,却又怕她死心眼惦记糟糕的他。

        可是昨晚那一抱,粉碎了他所有的计划,她要什么他都给了。

        裴川在发愁。

        这一年他还没那种本事,可以没票进场地看奥运会。

        他低头看了眼手表,已经早上九点钟了。

        赵芝兰应该带着贝瑶他们进场地了。

        裴川抬眼,拦住一个中年女人:“你好,我能买你手上的票吗?我出十万块。”

        女人翻了个白眼:“神经病。”

        哪有来看奥运会没有票的,肯定是骗子。谁会出十万块买票啊!开幕式炒到最高的价格也就五千块。

        裴川知道这很难,就像赵芝兰之前卖票的困难一样,出价太高别人觉得是骗子,出价不高的话,来看奥运会都是为了喜好,谁会把心头好卖掉?

        大套票难买,是他给赵芝兰的那种,小套票好买,却因为价格便宜早就售罄了。

        裴川神色倒是平静,又去问下一个人。

        他也不知道挨了多少骂,终于有个阿姨看不下去了:“小伙子,真想进去啊?”

        “嗯。”

        “你给阿姨讲讲原因。”

        裴川垂眸:“我答应了……她,要和她一起看这场比赛。”

        阿姨眉开眼笑:“女朋友呐?”

        裴川眼中柔和:“不、不是。只是我喜欢她。”

        阿姨了然,有些可怜这少年,这样的眼神,怎么也不可能是骗子:“这样,我这里只有今天明天两场的小套票,你那十万块就算了吧,别吓我这样的老年人,八百块钱,不过分吧?”

        裴川点点头:“谢谢。”

        “不客气,谁没年轻过。去吧,勇敢一点,希望以后你们在一起。”

        裴川垂眸,摩挲着手上的票,这话他没接,不吭声了。

        B市时间十点十分,贝瑶收到一条短信。

        “瑶瑶,六点钟方向。”

        她看向对面,太阳升起来了。

        裴川在她对面,明明那么大的场地,那么热闹的地方。人和人之间,一眼望去,视力再好也看不清谁是谁。

        然而很神奇的,就如他知道她在哪里,贝瑶一眼就知道了他的方向。

        手机滴滴响,贝瑶低头去看。

        他说——

        “瑶瑶,生日快乐。”

        她忍不住笑了,站起来用力挥手。

        赵芝兰说:“你这孩子,开心个什么劲。”

        她咬唇,杏儿眼里光彩亮晶晶的。贝瑶只好说:“妈妈,国家队会赢。”

        赵芝兰抻长脖子去看比赛:“是啊是啊,一定会赢。”

        ~

        2008年这场奥运会是世界的盛典,直到开学了,同学们依然津津乐道。

        大家会一起探讨国家赢了多少块金银牌和铜牌,哪些运动员这一年特别不容易。

        这阵兴奋劲还没过,秋天也就来了。

        贝瑶他们这一届正式进入高三。

        李芳群见同学们因为奥运会特别浮躁,还特地开了一个“收心大会”。

        李老师说:“我像你们这么大的时候,世道可没有这么好。我们那时候想一直读书都不容易,要是考上大学,嗬!那可不得了,大学生包分配啊,那可是金饭碗,一辈子就望得见未来了。可是同学们,你们虽然时代好了,努力奋斗的精神却不能丢。不到一年就要高考了,明年六月份,你们坐在考场,手心紧张得发汗,就明白老师今天讲的话多重要。”

        “上了大学,你们可以见到更宽广的世界,去你们想去的城市,当然。”李老师一笑,“还可以自由恋爱,那时候老师和家长都不会干涉你们。”

        班里一阵起哄声,李老师拍了拍桌子:“激动什么?激动什么!又不是说现在你们可以,谁敢早恋,谁周一就去那个台子上给我站着,总之这一年狠狠努把力,好日子就在后头。”

        班上一阵遗憾的嘘声。

        新学期班上也换了座位,贝瑶的同桌换成了杨嘉,杨嘉也是贝瑶的室友,只不过心直口快,容易和人发生冲突,在班上人缘不太好。

        贝瑶却挺喜欢她的性格,杨嘉没有什么小心眼,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听到不许早恋的时候,贝瑶和杨嘉都愣了愣。

        杨嘉小声说:“贝瑶,今年那个传言,就是你和韩臻,不是真的吧。”

        贝瑶说:“不是真的。”

        杨嘉舒了口气。

        贝瑶心想,但是她和另一个人,可是真得不能再真了。

        纵然有“周一去台子上”站着的说法,心中的甜蜜和欢喜却不畏一切恐惧。贝瑶低头学习。

        高三开学以来,贝瑶更加努力了。

        她早上吃完早饭就来教室,晚上总得拖到教室关灯才走。

        杨嘉说:“你这么努力,让我也好心慌。”

        毕竟比她优秀的人还比她努力,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杨嘉也收了心,一起好好学习了。

        贝瑶和裴川不在一所学校,高三的复习又特别繁重,她以为很长一段时间都见不到他了。

        可九月份放月假的时候,贝瑶在自家小区门口看到了裴川和陈英骐。

        一个月不见,陈英骐倒是没什么变化,裴川看着憔悴了些,少年高高的,手插在裤兜里,他不知道给陈英骐说了什么,陈英骐神色凝重地点点头。

        看见贝瑶的时候,裴川拍了拍陈英骐肩膀,陈英骐也看了贝瑶一眼,然后走了。

        “裴川。”她跑过去,好奇道,“你和陈英骐说了什么呀?”

        他眼里漆黑,在看到她的时候化为一片柔意:“和他聊了下天,问问这些年的生活。”

        “噢噢。”贝瑶很高兴,他终于试着和其他人好好相处了。

        她仔细打量了一下他:“怎么瘦了?”

        裴川说:“高三了,在好好学习。”

        贝瑶终于有了杨嘉看自己的感觉,她说:“我好紧张,你这么厉害还特别努力,要是我不能和你考上一所大学怎么办?”

        她是真的在认真想这个问题,九月末的微风吹过她碎发。

        傻姑娘。她的未来有他,约莫是他这辈子听过最动听的情话。

        他笑了:“不会。不会考不上的,你想去哪所大学?”

        贝瑶说:“如果是我,想去B市的大学,听说那里冬天也会下雪,就和C市一样,还不会这么冷。”

        一场奥运会,到底是在她心中留下了不同的色彩,让她认可了那座城市。

        裴川说:“那就去B大。”

        他沉默了一会儿:“今年冬天寒假,我带你去B大看雪好不好?”

        贝瑶点头,眼里亮晶晶的,她说:“我一定会努力的,不会比你差太多。”

        他也笑:“嗯,我相信瑶瑶。”

        陪着她去大学,是他对未来最好的设想和规划。

        ※※※※※※※※※※※※※※※※※※※※

        今天的二更在00:15.

        读者:川哥谈着年轻人的恋爱,操着老父亲的心

        (哈哈哈这个总结)

        喜欢魔鬼的体温请大家收藏:()魔鬼的体温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