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魔鬼的体温在线阅读 - 多喜欢

多喜欢

        ,(首字母+org点co)!

        阳光柔柔打在她身上,贝瑶的长睫在眼睑上投下剪影。

        贝瑶摇头:“我不要这个。”

        裴川说:“这是十七岁生日礼物。”

        她说:“又不是每个不熟的人都要送礼物,裴川,你是我的谁?”

        她杏儿眼里闪烁着执拗的光彩,那一晚的事情才不要忘,你见过哪个姑娘转头睡一觉就把自己初吻忘了?

        贝瑶不答应他的条件,但她要他正视她的感情。

        不是青春期好奇,也不是随口说说,更不是一时冲动。

        所以,非要我收下礼物的话,裴川,你是我的谁?

        裴川沉默地看她一眼:“瑶瑶,别耍赖。”

        她心里仰着小脑袋期待的小人哇的一声哭了,但贝瑶没哭,她瞪他一眼,憋住眼泪,把奥运会门票还给他。他都不明白她的心意,她也不要他的礼物。

        裴川原本的礼物空气凤梨还被她冷落着呢。

        放假了学校很安静,校园里还能听见夏天的蝉鸣。

        六中的夏天,书卷气很浓,一年四季常青的香樟树散发着数木清浅的香味。

        她走了好几步,又憋着眼泪跑回来。

        他手中拿着那几张票,看着她跑到自己面前。

        “裴川。”那双清澈的眼睛倒映着他的模样,她咬牙,鼓起勇气问,“你喜欢我吗?”

        他垂眸看她。

        知了叫个不听,七月温暖又干燥,瑶瑶,我爱你。

        和她懵懂青涩,情窦初开不一样。爱不是喜欢,是小心翼翼的试探,想着会痛,想妥贴珍藏。喜欢随着时间和经历会变,爱不会。

        但是同样的,喜欢不会成为人的枷锁,爱会。

        贝瑶见他不回答,她抿唇,这次头也不回地走了。

        高二这个暑假并不漫长,比起以前冗长又无聊的假期,这个假期可以说非常紧迫。就连赵芝兰说:“高考越来越紧张了吧,瑶瑶中午想吃什么,妈妈给你买点好点的补补脑。”

        贝瑶说:“都可以,谢谢妈妈。”

        她拉开窗帘,楼下陈英骐在跑步,七月的太阳炙热,晒在他身上,汗水打湿了衣服。

        他跑了一个小时了。

        围着整个小区,一圈又一圈。小区其他少年招手:“陈虎,你热不热啊,过来吃冰棍。”

        那年的碎碎冰,两手一掰,就成了两个。

        陈英骐目光落在碎碎冰上面,简直快要黏在上面了,他咽了咽口水,朝着少年们走了两步,忽而一咬牙,又掉头跑了起来。

        老远还能听见他闷声道:“都说了不要叫我陈虎,叫陈英骐。”

        赵芝兰过来一看也皱眉:“这孩子怎么了,大热天这样跑,也不怕中暑。小军过来,给那个哥哥送点水喝。”

        贝军得了任务,很有小孩子被委以重任的快乐和使命感,他蹬蹬蹬就跑去给陈英骐送水了。

        没一会儿,跑完一圈的陈英骐又跑回来了。他累得像一头命不久矣的老牛,一屁.股坐在地上喘气。

        贝瑶也下了楼,和弟弟一起给他送水。

        陈英骐有些犹豫,然后想起水是可以喝的,他接过来,很克制地喝了两口。

        夏天地面上也炙热,人一坐下就烫得跳起来。但是陈英骐显然累坏了,汗水让他眼睛都睁不开,整个人像是淋了雨回来。

        贝瑶说:“你在减肥吗?”

        陈英骐嘴巴一咧,露出白白的牙齿:“是啊,我都坚持一个月了,瘦了两斤,一年下去,就可以瘦二十四斤,三四年我就又高又帅了。”

        贝瑶笑了。

        陈英骐说:“你别笑,你是不是不信我啊?”

        贝瑶说:“我相信你,但是你这样容易中暑。”

        “嘿!我不会,我身体好,一直都没事。就是晒黑了点。”

        而且最热的时候跑,流的汗水也多,不然以他喝水都要长胖的体质,很难减肥成功。

        贝瑶回家以后,赵芝兰提起陈英骐也是一阵唏嘘:“那孩子看着大大咧咧,没想到还挺有恒心的。”

        是很有恒心啊,谁一个月拼死拼活减两斤还会这样高兴的?

        后来陈英骐在小区跑步成了独特的景象,邻里路过总会问:“陈虎又出来跑步了啊?”

        陈英骐生硬洪亮地回答她:“是啊张婶婶!”

        赵芝兰常常觉得,带孩子就像一眨眼的事,看着慢,可是再一眨眼吧,孩子们都长大了。小时候或调皮或活泼的,长大了都各有自己的模样和性格。

        包括她家瑶瑶和赵秀家的敏敏,这个月也要十七岁了。

        八月赵芝兰依然去上班。

        一号中午她回来,整个人走路都是飘的。

        在沙发上呆呆坐了好久。

        贝立材说:“怎么了呢你?”

        赵芝兰说:“老公,你快掐一下我,看我是不是在做梦。”

        贝立材苦笑不得:“到底怎么了?”

        赵芝兰从衣兜里摸出四张奥运会的门票:“我刚刚回来,本来是要去超市买菜,然后在门口看到免费抽奖,我心想免费嘛,那抽一条毛巾和一块肥皂也很好。结果我抽了一张梅花七以后,那个人说我中了四张奥运会门票。”

        她当真摸出四张门票。

        贝立材也吓了一跳,奥运会门票有市无价。哪能那么容易被抽到。

        “你该不是遇见骗子了吧,他收了你多少钱?”

        赵芝兰也懵着呢:“没收我钱。”

        就更害怕在做梦了怎么办?

        贝立材说:“我看看。”

        夫妻俩又上网查又各种问,结果证明那门票都是真的。

        赵芝兰说:“不会这么巧吧,还刚好一次性中四张。这查户口呐!”贝瑶学习完出房间,就看见了那四张票到了妈妈手中。

        然而想来想去,就是想不出什么问题。

        赵芝兰说:“不行,我要把它卖了!”

        贝瑶:“……”

        这一幕好眼熟。那个奇奇怪怪的夏令营!她咬牙,想把那个混蛋打一顿。他是不是觉得他们一家人都特别傻呀。

        然而谁也拦不住赵芝兰,她转头就要去卖这几张奥运会门票。

        贝瑶又不敢揭穿裴川,只能心焦地关注进展。

        结果没买出去。

        理由很简单,大家都觉得这是骗子,黄牛都不敢这么干,谁一次出手四张奥运会门票,喊价还不高啊!

        赵芝兰卖不出去,方敏君生日到了,赵秀一家带她旅游去了。

        这回赵芝兰自己看自己都觉得她像个骗子。

        然而这四张票的价值,已经超越全家的家当了,不去都让人难受。

        赵芝兰一咬牙,瑶瑶生日到了,带她去看奥运会挺好的!

        不敢贝瑶怎么抗拒,最后一家人还是被赵妈妈强行带上了去北京的火车。不能浪费不能浪费!

        贝军听说要看什么会,兴奋极了,在赵芝兰怀里扭来扭去,一刻也不安生。

        火车笃笃笃开了一天一.夜,一家人踏上帝都的土地。

        这一年帝都繁华,因为奥运会,街上常常能看到金发碧眼的外国人。

        贝瑶生了一路的闷气,却到底是个十七岁的小姑娘,看到新奇的世界大眼睛忍不住好奇。

        奥运会那天,他们拿的票果然进了场地。

        赛场上,运动健儿们挥洒着汗水,国人的骄傲和拼搏让国旗升起,国歌一遍遍奏响。

        人民为自己的国家呐喊助威,贝瑶看到最后,也看到了一个全新震撼的世界。

        就连闹腾的小贝军,也乖乖紧张地窝在妈妈的怀里。

        贝军清澈的眼睛瞪大,看着不同人种为了自己国家努力,比赛精神不停传递。

        “爸爸,我长大也要当运动员,跑得最快!”

        贝立材哈哈大笑。

        世界真的好大好大。梦想就像一颗种子,慢慢散播。

        那一晚贝瑶睡不着,她推开宾馆的窗,看着帝都的月亮。家里疼女儿,在这样寸金寸土的地方,单独给贝瑶开了一间房,小贝军是和爸爸妈妈挤在一起的。

        大都市的“鸟巢”好看,街上的灯光炫丽漂亮。

        热闹、繁华,不一样的人生百态。

        贝瑶看着天上一轮明月,这不是故乡的月亮。

        她穿上外套下了楼,夜风微凉,贝瑶站在桥上,下巴枕着手臂,看水里被波痕剪碎的月光。

        街头有人拉二胡,声韵悠远。

        她拿出手机打电话,那头很快接通。

        她听着二胡声:“裴川,我在帝都。”

        “嗯,好玩吗?”

        她说:“帝都有在C市没有见过的漂亮霓虹,有盛大的鸟巢,还有最热闹的夜市,明亮的水和月光。还有许多生活快节奏的人。”

        他沉默,难免有些难过。

        “可是裴川。”她说,“它们这么好看,为什么我在桥上,却只想你。”

        想你清冷的目光,黑夜一样的眼睛。

        她语调带着些微哽咽:“就算你不喜欢我,我还是很想你,就像想家那样想。”像是想念故乡温柔的月亮,柔和的路灯,大自然的风和夏天绵绵的雨。

        裴川的手机蓦然摔在地上。

        他站在她口中漂亮霓虹,热闹的夜市和明亮和月光尽头,看着她娇.小单薄的背影,低声道:“瑶瑶。”

        贝瑶回头。

        她长睫轻颤,像两只扑扇着翅膀的蝶,看着桥尽头的少年。

        下一刻城市的流星雨霓虹坠下,她从桥上往他的地方跑,小乳燕入巢一样扑进他怀里。

        他伸手,紧紧抱住她,手微微颤抖。

        几个月的生气和委屈一瞬间倾泻出来,她手指抓紧他衬衫,哇哇大哭:“你就想把我丢了,像高一那次一样,你总是想把我丢掉。”

        他下巴抵住她发顶,声音也是颤抖的:“不会,没有,我怎么舍得。”

        “那你和我讲好过分的条件。”

        他抱住她:“嗯,好过分。”

        她抽泣说:“我不答应,现在也不答应。”

        “好,不应。”

        她脑袋靠在他胸膛,想起那天自己的问题,他当时不回答,贝瑶泪汪汪一口咬住他衬衫上的扣子,像是要咬他一口解气:“你还说不喜欢我。”

        他心脏似乎被她撒娇般轻轻一咬咬碎了,任她为所欲为。

        耳朵下那颗心脏跳动震颤,少年声音低哑,响在她耳边。

        “喜欢,很喜欢。”

        天知道有多喜欢,再喜欢不过了。

        ※※※※※※※※※※※※※※※※※※※※

        二更完成,大家晚安。

        感谢以下小天使的地雷打赏,谢谢大家的喜欢,挨个儿抱抱~

        感谢【yue】姑娘火箭炮X2

        感谢【哈哈哈?、糖醋鲤鱼、32761225、多哈麻麻、阿弥、九口椰汁】六位姑娘的火箭炮

        感谢【乔乔吖、蓝蝶茉忆、我爱元治、凌波笑笑笑、江洋子、魚魚、梦梦、叶修家的云起。、珏、镜子、木槿、一颗粉白菜】十二位姑娘的手榴弹

        感谢【梦梦、变色喵(*’^'*)、篱落、流离是欢、极简主义、孩子的身体、鱼俞木、花城、雪白奶胖、OVO、

        卖火柴的冰块儿、小缪小裟、乔乔吖、妞小贺、訾南、lxw、拽坏的Saimeng、荇心豆、水水水水水、水水水水水、暗恋作者的阿哲、并刀裁纸、陈了深、blog、画茶猫、detachment、最近爱买小裙子、false、小尘、LQY、云谖魂、绯间、观玉山、薛好、甜甜的芋头、28455303、28455303、28455303、28455303、28455303、夏雩、姥爷矍铄、凌波笑笑笑、35668698、安安麻麻、小八只有两岁半、清欢的丈夫、森林、Daisy、露露啊、是阿沐哦、水沧、may、24057095、hyuk、28155530、木木木、蛋糕最爱、最爱黄裤子、七七七八八八、一笑红尘散、右擎小苍苍阿、右擎小苍苍阿、L、右擎小苍苍阿、28237452、28237452、李泽言的挂件、李泽言的挂件、李泽言的挂件、李泽言的挂件、提提咔味、薏仁米红豆、甜甜的小葡萄、灵晞、嘉人尔已??、柚子豆子、吃掉了虾仁的虾皮、川端康晨、看看真开心、g□□fruit、不求高分,但求不挂、不求高分,但求不挂、33901536、靡靡之音、心有所属、绿萝、35288578、35288578、biu、kayla的天空、32575351、王者的萌点、yaaw、择城、pigpig001、北蛟、哈哈哈、吃可爱多长大的小仙女、姍净、凡言、几道啊、几道啊、二十二岁°、安安麻麻、复又、复又、复又、复又、复又、将霁、柚见柠檬、是阿沐哦、33950892、叶修家的云起。】的地雷打赏

        喜欢魔鬼的体温请大家收藏:()魔鬼的体温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