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魔鬼的体温在线阅读 - 成人礼

成人礼

        ,(首字母+org点co)!

        寒假快结束前,贝瑶和赵芝兰还有贝军去方敏君家串门。

        方老师给他们家送了东西,赵芝兰把自己做好的香肠也给方家送了点去。

        赵芝兰在客厅和赵秀聊天,贝军自己在玩自己的。

        方敏君年后也十七岁了,她如今看起来娴静稳重,仿佛脱胎换骨似的,没了故作骄矜的姿态,变得讨喜起来。

        方敏君拿出切好的苹果丁和贝瑶一起吃,她说:“人真是奇怪,明明你.妈和我妈比较了大半辈子,心里不知道多唾弃对方,结果一搬走,逢年过节还要串门。”

        贝瑶也噗嗤一声笑了。

        方敏君无奈道:“你们家那瓶酒是我妈让送的,我爸可没那个脑子。我妈她吧,这个人嘴巴不讨喜,大半辈子可能也就兰阿姨一个朋友。”

        贝瑶点点头:“我妈妈今年还在念叨,你们家搬走,过年都冷清了很多。”

        方敏君问:“裴叔叔家也搬走了吗?”

        “嗯。”

        方敏君和贝瑶都念六中,因为不是一个班,平时学校里很少见面,但是年前那个重大的“作弊”事件,方敏君自然也是知道的。

        “裴叔叔搬家,裴川没跟着一起吗?”

        贝瑶轻轻说:“嗯。”

        两个女孩子都有些沉默。毕竟裴家这么多年那些事,当初的老邻居谁都清楚。

        方敏君想了想:“裴川妈妈呢?怎么这么多年,都没有听说过蒋阿姨过得怎么样了。”

        贝瑶看着窗外,白茫茫一片,雾气朦胧了窗户,她说:“我也不知道,她结了婚,应该有了新家吧。”

        失去家的,只有裴川一个人。

        方敏君转身,在自己柜子里找了一会儿,找出来一个小猪存钱罐,她往外倒出来,一堆纸币和硬币:“我每年过年钱都给我妈了,现在只有这些,我和他也不是很熟,你带给他吧。”

        贝瑶把钱给她装回去:“敏敏你留着自己花吧,裴川不会要的。”

        方敏君一想裴川那个又臭又硬的性格:“也是。”

        两个女孩子聊了一阵,方敏君突然说:“前段时间,我妈说带我去认识人,其实是相亲。”

        贝瑶没想到她会主动提起这个,方敏君倒是不怎么介意的样子:“我不去怕我妈会不高兴,她这个人……心眼不坏,我去看了,那个男生比我大两岁,叫霍丁霖。我不喜欢他,他明明不太瞧得起我们家攀附行为,却还是一脸假笑。”她说起“攀附”时很坦诚,长大了倒是胸襟分外宽广。

        方敏君皱眉:“本来也不是相亲的年代了,我答应去就像我妈说的,认识个朋友,但是我妈对霍丁霖很满意。她说霍家子孙根正苗红,非要让我多去几回。”

        贝瑶疑惑:“根正苗红?”

        方敏君解释道:“霍家在B市挺有威望的,本家以前出过很多出色的军官,后来从商了,也是一帆风顺,非常有钱。霍丁霖他们家是霍家远亲,但是因为有这层关系,一回来C市也是个香饽饽。”

        贝瑶也说不清楚,她听见这些总觉得怪怪的,然而因为记忆停在了高三,又改变了那么多,她已经不再参考从前的记忆了。

        贝瑶只能和方敏君说:“不喜欢就不要勉强了,你好好和赵秀阿姨说,她能理解的。”

        “我会的。”

        贝瑶回小区,遇见了陈英骐。他比她们大一些,现在在念职高。

        “赵姨,贝瑶。”

        “是陈虎啊,吃饭了吗?”

        陈英骐点头,强调道:“我叫陈英骐了。”

        “哦哦赵姨记性不好,给忘了。”

        贝瑶见他别扭样,只好对妈妈说:“我和陈英骐说一会儿话。”

        赵芝兰抱着贝军上楼了。

        陈英骐小眼神飞呀飞,半晌支支吾吾开口:“你去方敏君家里,你们都聊些什么啊?”

        贝瑶没骗他:“她妈妈给她相亲,她给我说这件事。”

        “什么!”

        胖胖的少年险些一跳八丈高:“相亲!她才多大就相亲!”

        他声音敦厚,穿透力却不弱,贝瑶无奈道:“我们都这么想,但是赵姨不这样想,她觉得那个男孩子很优秀,早点认识一下也挺好的。”

        陈英骐怔然,愣住了。

        半晌,他失落地垂下头。

        他看自己的手,又宽又大,满是赘肉,他的身体、肚子、脖子、脸颊,都有很多肉。除了爱吃,还有先天性的家族遗传,他家家境一般,陈爸爸是普通工薪阶层,他自己也不聪明,这一年读一个普通的职高学汽修技术。

        十八岁的少年第一次发现,他看不见自己的未来。

        他不喜欢从别人身边路过时,他们捂着嘴小声谈论他身材的动作。但他可以装作乐天派,若无其事毫不介意的模样。

        人这一生,有好多东西迫不得已。

        陈英骐把自己怀里的红薯干零食给贝瑶:“谢谢你告诉我这些,贝瑶,你和贝军拿去吃吧。”

        贝瑶怎么会白白要他的东西,她摇摇头:“谢谢你,我家还有很多年货没吃完呢,你要是喜欢,我待会儿给你拿些来。”

        陈英骐不说话,他闷头把才买的零食丢到小区垃圾桶里面。

        他也不想这么贪吃,他也不想这么胖的。

        贝瑶疑惑不解地看着他,十六岁的少女,站在雪地里,像个好看的瓷娃娃。

        陈英骐突然说:“贝瑶,假设,我是说假设,裴川喜欢你,你会接受他吗?”

        贝瑶脸一下子红了:“你、你问这个做什么?”

        “你告诉我,你嫌弃他吗?”

        陈英骐听见她问:“我为什么嫌弃他?”她眼里很干净,像是冰雪化了水,没有一点杂质。

        陈英骐咬牙:“他没有腿!”

        那是一辈子的缺陷你懂不懂?

        贝瑶脸上的笑也浅了很多,她垂下长睫说:“很多人有健康的腿,但他们都不是裴川。”

        裴川不是怪物,他只是小时候比很多孩子都不幸。这世上健康的人那么多,她却没有喜欢他们的理由,他们都不是裴川。

        陈英骐震惊地看着她。

        “你……”

        贝瑶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陈英骐又不是傻子,她这么维护裴川,哪怕不确定,陈英骐都明白她不会嫌弃裴川。

        贝瑶要回家了。

        陈英骐等她快上楼了,突然道:“贝瑶。”

        她回头。

        “你很好。”他诚恳地评价道,“就是太好了,裴川一定不敢喜欢你的。”

        贝瑶有些震惊,她不太懂少年的意思。

        陈英骐握紧了拳头:“有缺陷的人,哪怕脸上不在乎,心里却会很……自卑。我刚刚只是假设,你不要往心里去。我和他一起长大,虽然我小时候讨人厌,但我知道,以他的性格他一定不会打扰你。如果有可能,请你对他好一点吧,我们这样的……不,他,他向前走一步都很不容易。”

        他说完,也不管贝瑶是什么反应,调头往家跑了。他长大后倒是能看懂几分裴川了,于是怎么也对那个冷淡的少年讨厌不起来。

        贝瑶站在初八的雪地里,轻轻抬眸,小区的寒梅曾经被大风吹倒,后来又被居民们扶起来好好养护种起来了。

        它在冰天雪地里,开出香气袅袅的花朵。

        有些曾经不明了的东西,裴川让她生气的反应,还有他说是哥哥,种种一切,就像往玻璃窗上呵气,然后用手指擦去雾气,变得清晰起来。

        “裴川一定不敢喜欢你的。”

        ~

        大雪化了以后,贝瑶进入高二了。

        三月春回大地,化雪的时候最冷。因为高二要补课,学校提前开了学。

        学习仿佛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听说今年的暑假也不会放那么久,顶多放一个“高温假”。

        夜里,陈菲菲在宿舍的床上点亮手机看小说,她怕宿舍阿姨查寝,被子闷着头,捂得自己快窒息,但是看得简直停不下来,一下子就凌晨两三点了。

        在高二这个关键点,迷上看小说真是一件要命的事。

        陈菲菲也很痛苦,但她管不住自己点开手机页面的手。

        2008年,军旅高干文,像是一阵风,席卷了校园。青春年少时少女们都喜欢给自己编织一个美好的梦,爱看军旅高干文的女生们,这一年都想长大了嫁保家卫国的军人当军嫂。

        陈菲菲抽空和贝瑶聊天:“你以后想嫁军官吗?又高又帅又酷?”

        贝瑶摇头。

        陈菲菲:“那你喜欢什么职业?医生?科学家?还是老师!师生文也很带感啊!”

        贝瑶小脸正经说:“陈菲菲,你不要看人兽文。”

        “……”陈菲菲想捏这张又严肃又萌的脸。

        贝瑶杏儿眼忍不住弯了弯。

        陈菲菲说:“好呀瑶瑶,你竟然逗我开心!看我的九阴白骨爪!”

        闹完了,贝瑶却想起了那本小字本。

        霍旭,一个非常陌生的名字,他不存在她的生活,却在日记里留存了十来年。以至于,她真对军旅高干没好感。

        她喜欢的人,敏.感又冷酷,桀骜却自卑。

        贝瑶还惦记着裴川的围巾和手套没还回去,她洗完晾干了,开学匆忙的节奏却让人措手不及。

        贝瑶不属于特别聪明的人,她只有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保持住好成绩。

        等到五月初,春天的脚步彻底走进校园,C市夏天都快到来了。学校晚自习甚至还多加了一节,等到劳动节回来就可以午睡了。

        五月份就是裴川的成年礼,成人礼是每个人一生很重要的时刻。这几天贝瑶抽空就在想,到底送什么好呢?

        裴川活得毫无趣味,她知道他讨厌什么。

        讨厌过于刺眼的光线和声音,讨厌西红柿和火腿肠,可是他喜欢什么,却少得近乎没有。

        贝瑶小时候都习惯送他小玩具,但是也没见裴川使用过。而且她没多少钱了,也送不出特别好的东西,想起陈菲菲上次说的,陈菲菲也有个青梅竹马,贝瑶决定请教一下她。

        陈菲菲说:“男生十八岁生日啊?”

        她一想,然后坏笑:“哈!贝瑶,送初吻啊!”

        贝瑶懵了一瞬:“……”

        陈菲菲欢快说:“小白兔,白又白,亲一亲,真可爱。”

        贝瑶脸颊绯红:“我认真在问你。”

        陈菲菲说:“你还想骗我!大家都知道韩臻五月份过生日。我们班刘晓玲她们都在准备礼物,我给你说,小说里都是那么说的,成人礼送初吻,就能相亲相爱一辈子。”

        贝瑶震惊了:“哪本小说说的?”

        陈菲菲点开手机:“我写的小说!看见没,《校霸的小甜妻》。”

        贝瑶一言难尽,陈菲菲你还考大学么!

        陈菲菲说:“相信我,你要是喜欢韩臻,就捧住他脸亲一下。啊你是贝瑶啊!全校的梦中情.人,你亲一下,谁都是你的。韩臻本来就对你有好感,这事稳得不行。但是要悄悄的别让人知道,我们学校不许早恋啊。”

        贝瑶甚至不知道韩臻生日就在五月。

        然而她也没法解释她是要给谁准备礼物。

        贝瑶脸颊埋在手臂间,按陈英骐的说法,裴川都不敢喜欢她。

        初吻什么的,听起来好不靠谱啊。

        ※※※※※※※※※※※※※※※※※※※※

        川:你可真是机灵

        陈菲菲:……

        仙女们!

        28号了!二月最后一天,营养液不用就清空了啊!

        我去写二更。冲鸭!

        喜欢魔鬼的体温请大家收藏:()魔鬼的体温更新速度最快。